打开主菜单

“五星出东方”护膊

“五星出东方”护膊,也称“五星锦”、“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汉锦。1995年10月,中国—日本尼雅遗址学术考察队[1]新疆和田地区民丰县尼雅遗址一处墓地进行考古发掘,在一座东汉末至时期的无名男女双人合葬墓中,出土一件蜀锦护膊,上有文字曰“五星出东方利中国”。

“五星出东方”护膊
禁止出境展览文物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局公布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
时代 东汉
出土 新疆和田地区民丰县(1995年)
现藏 新疆考古研究所
入录 2002年

同时出土的另外一块织锦上有“讨南羌”三字。墓中还出土一只刻有“王”字的陶罐。从墓葬规格及其他佐证判断,墓主人应是精绝国国王,这块织锦很可能是他将汉王朝特意赏赐、汉军遗物(或赠物)当作随葬品而以为压胜。尼雅遗址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的民丰以北100公里处,是兴盛于公元前一世纪至公元五世纪的古代都市,是《汉书》所记载的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精绝国

护膊现收藏于新疆考古研究所,为国家一级文物[2],位列2002年公布的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之中[3]

该彩锦护膊出土时,正值中国经济腾飞时期,且五星与中国国旗有其一致性,社会舆论从直白的现代文字解读出字面含义,因此备受舆论关注。

形制编辑

该锦为长方形,圆角、绢缘、缀带、大小18.5厘米×12.5厘米,为五重平纹经锦,经密220根/厘米,纬密48根/厘米,采用经线提花的织造方法制作,以“青赤黄白绿”五色与“五星”对,以宝蓝绛红草绿明黄白色等五组色经织出纹、纹、孔雀仙鹤辟邪纹,其花纹之间贯穿隶书“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文字[4][5]

文字编辑

2017年1月,中国丝绸博物馆对“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护膊进行了织物信息采集和分析检测,确定织锦的图案及文字还原为“五星出東方利中國誅南羌四夷服單于降與天無極”,织锦共用10470根经线,84片花综,2片地综。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是一句占辞,经常出现在古代星占术中。如《史记·天官书》“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利;积于西方,外国用(兵)者利。五星皆从辰星而聚于一舍,其所舍之国可以法致天下。”在《汉书》《晋书》《隋书》《新唐书》天文志中都有此类记载。按照中国古代星相学阴阳家的说法,岁星荧惑鎮星太白辰星五星如果同时出现在东方天空中,则有利。汉元年(前202年)时,此五星同时出现于东方井宿中,被认为是汉朝兴起的祥瑞迹象。

“讨南羌”三字,《汉书·赵充国传》记载:汉宣帝神爵元年,派兵平定羌人的叛乱。行前,汉宣帝赐书:“今五星出东方,中国大利,蛮夷大败”。后果然大胜。此件织锦很可能就是这一次讨南羌军事行动的实物见证。

另外,在现代意义上,“五星出东方利中国”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象征有着有趣的契合,被认为兼顾了中华历史文化传统、民族心理与现实革命、艺术与当今政治的关系。[6]

参考文献编辑

  1. ^ “精绝”绿洲的盛衰往事-新华网. m.xinhuanet.com. [2019-02-09]. 
  2. ^ 张淑媛编著. 天象. 北京:中国旅游出版社. 2015.03: 111. ISBN 978-7-5032-5236-5. 
  3. ^ 王连海编著. 中华传统吉祥图案知识全集. 北京:气象出版社. 2015.08: 255. ISBN 978-7-5029-6121-3. 
  4. ^ 史晓明主编. 新疆古代书法史. 乌鲁木齐: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 2013.09: 56. ISBN 978-7-5469-4353-4. 
  5. ^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护膊之谜. www.kaogu.cn. [2019-02-09]. 
  6. ^ 穿越千年的神秘织锦:"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如何解——中新网. www.chinanews.com. [2019-02-09].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