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注音符號與相關變體
ㄨ-bw.png
聲母
Bpmf-dd.svg
()
介母
韻母
Bpmf-eer.svg Bpmf-eenn.svg

Bpmf-u.svg)是注音符號中仅有的三個可兼作聲母韻母使用的符號之一,也有劃歸韻母者。字形取自「」的古字「」,發音同「五」。「ㄨ」的發音會根據位置不同,做韻母時發為閉後圓唇元音/u/;作為聲母時,除了上述發音外,還可能弱化為輔音,發為濁圓唇軟顎近音/w/。

汉语拼音威妥瑪拼音通用拼音中,作韵母的时候写作[u];作声母时,寫作[w],如「我」[wo];但若「ㄨ」也是該字的唯一元音,即「ㄨ」用作聲母兼韻母元音,則写作[wu],如「溫」[wun]。而在臺羅拼音中,則全部寫為[u]。

粵拼中,規則與漢語拼音一樣,作韻母時寫作[u],但除了表示閉後圓唇元音/u/外,有時也可能發為次閉次後圓唇元音/ʊ/。作聲母時寫作[w](如「和」[wo]);作聲母兼韻母元音時,則寫作[wu](如「豌」[wun])。

相關變體编辑

注音符號的擴充版本閏音符號中,增加了「ㄨ」的鼻化音,寫作「 」,寫法爲「ㄨ」上方添加「~」號。方音注音符號改爲在「ㄨ」的右旁加兩點「  」,而臺灣方音符號則寫作「ㆫ」( ),寫法為「ㄨ」的最末筆收個圓並突出。它的發音為鼻化閉後圓唇元音/ũ/,在臺羅拼音中寫為[unn]。

臺灣方音符號規定,若一個包含「ㄨ」的鼻化韻母具有多個母音,則「ㄨ」不用寫為「ㆫ」,僅最後一個母音需要寫為鼻化方音符號,對應的臺羅拼音也是如此,只在末字後加[nn]。例如「官」的臺灣話白讀音為/kũã˦˦/,/ũ/跟/ã/都為鼻化母音,但是寫時只寫為「ㄍㄨㆩ」、[kuann],「ㄨ」不需寫為「ㆫ」,拼音不用寫為[kunnann]。另外若是前接的聲母本身就是鼻音聲母(),則所有鼻化韻母都直接寫成非鼻化版本,對應的臺羅拼音也是如此;例如「爛」的臺灣話白讀音為/nũã˧˧/,後面的「ㄨ」、「ㄚ」都是鼻化母音,但是因為前面的「ㄋ」為鼻音聲母,所以「爛」的臺灣話注音寫為「ㄋㄨㄚ˫」即可,後面的「ㄨ」跟「ㄚ」不需要寫成鼻音版本,對應的臺羅拼音也是如此,寫為[nuā]而非[nuānn]。

此外在臺灣方音符號中另有一個變體「ㆨ」( ),對應臺羅拼音為[ir],發音為介於「ㄧ」跟「ㄨ」之間的閉央不圓唇元音/ɨ/,因此其符號也是綜合了「ㄧ」跟「ㄨ」。「ㆨ」同樣也是可做聲母和韻母的介音,例如臺灣話海口腔的「豬」發為「ㄉㆨ」/tɨ˦˦/,即作為韻母;而在海口腔中的「恩」唸做「ㆨㄣ」/ʔɨn˦˦/,ㆨ就變為聲母。此外,在注音符號中的「」,語言學家認為其有兩個音,作為「」時的韻母,亦發為/ɨ/(作的韻母時則發為/ɯ/);因此部分書籍將「ㄭ」專門用於/ɯ/,而「ㆨ」專門用於/ɨ/,達到分工效果。但漢語學家則不認同「ㄭ」發為/ɨ/或/ɯ/,而另自行發明了「舌尖後不圓脣母音」/ʅ/跟「舌尖前不圓脣母音」/ɿ/作為上述兩者的對應(然而這主張並沒有獲國際語音學學會接受)。因此通常「ㆨ」仍不用於官話,只用於其他漢語變體

編碼與拼音编辑

字元 圖檔 編碼 國際音標 漢語拼音 威妥瑪拼音 臺羅拼音 通用拼音 粵拼 拉丁苗文
Unicode Big5 GB 2312
  U+3128 A3B9 A8E8 w w w u w w
u u u u u u u
ʊ u
    未收錄 未收錄 未收錄 ũ nu unn uⁿ
ㄨ:    未收錄 未收錄 未收錄
  U+31AB 未收錄 未收錄
  U+31A8 未收錄 未收錄 ɨ ir ih

參考資料编辑

  • 國語統一籌備委員會:《注音符號總表》,北平:國語統一籌備委員會,1932年4月。
  • 中国文字改革研究委员会秘书处拼音方案工作组:《全国主要方言区方音对照表》,北京:中华书局,1954年12月。
  • 吳守禮:《國臺對照活用辭典》,臺北:遠流,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