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音符號與相關變體(灰底)
ㄭ-bw.png
聲母
發音
方式
塞音 擦音
全清 次清 全濁 次濁
舌尖 Bpmf-dd.svg
舌根
舌冠
翹舌
平舌 Bpmf-ss.svg
其他 Bpmf-hq.svg Bpmf-bv.svg
介母
介音
韻母
單韻
Bpmf-eer.svg
Bpmf-eenn.svg Bpmf-eo.svg
複韻
鼻韻
其他

Bpmf-ih.svg)是注音符號中的韻母之一。字形取自「」的右側,發音則取「師」字的韻母。

「ㄭ」是1932年中華民國教育部為了解釋「」的韻母而創造的注音符號,僅用於解釋,而平常會省略不寫出,因此一般人會覺得「ㄭ」韻是「空韻」,但事實上「ㄭ」韻是有其音值的。「ㄭ」的發音會根據位置不同,漢語學家認爲,「ㄭ」作為「」的韻母時,發為舌尖後不圓脣元音/ʅ/;作為「」的韻母時,則發為舌尖前不圓脣元音/ɿ/。由於後來在注音符號的擴充版本方音符號中,另增加了「」來表示/ʅ/,因此部分書籍將「ㄭ」專門用於/ɿ/,而「ㆨ」專門用於/ʅ/,達到分工效果。

然而,漢語學家的主張未獲國際語音學學會接受,因此語音學界提出了多種新說。其中,傳統的語言學者描述它們有「buzzing聲」。不少現代的語言學者[1][2]則描述它們是音節化的輔音,但有很弱的摩擦,他們把「」的韻母寫作/ʐ̩/,把「」的韻母寫作//[3]。而對多數人來說,擦音僅持續在元音之前[4],舌頭和牙齒的位置不變,但是舌頭的接觸略微降低,以从一開始排除高度近似的元音。UCLA的John Wells[5]使用了更詳細的轉寫,將前者寫作/ɻᶤ/(如「」寫作/ʂɻᶤ/)、後者寫作/z̞ᵚ/(如「」寫作/sz̞ᵚ/),以上標符號表示元音化的特徵,並在/z/下面加上低降符號表示發音時舌头足夠放鬆以除阻。Sang-Im Lee-Kim則把前者定爲音節性捲舌近音/ɻ̩/,後者定爲音節性齒齦近音/ɹ̩/[6]。另有香港學者建議將前者定爲閉央不圓唇元音/ɨ/(如「」寫作/ʂ͡ɨ/),後者定爲閉後不圓唇元音/ɯ/(如「」寫作/s͡ɯ/),以表示擦音的發音機制會衍生爲元音[7]

由於眾說紛紜,條目下文將沿用漢語學家的標記/ʅ/和/ɿ/。

漢語拼音中對應為[i],通用拼音則寫為[ih],臺羅拼音則將/ʅ/寫為[ir]、/ɿ/寫為[ur],南京官話拼音則將/ʅ/寫為[r]、/ɿ/寫為[y]。威妥瑪拼音將「ㄓ、ㄔ、ㄕ、ㄖ」的韻母寫為[ih],而「ㄗ、ㄘ、ㄙ」在舊式拼法中寫為[ŭ];新式拼法則是[u],並將前頭的「ㄗ」[ts]、「ㄘ」[tsʻ]、「ㄙ」[s]改寫為[tz]、[tzʻ]、[ss],來與「ㄗㄨ」、「ㄘㄨ」、「ㄙㄨ」區別。

編碼與拼音编辑

字元 圖檔 編碼 國際音標 漢語拼音 威妥瑪拼音 臺羅拼音 通用拼音 粵拼 拉丁苗文
Unicode Big5 GB 2312
  U+312D 未收錄 未收錄 ʅ[a 1] i ih ir ih
ɿ[a 2] i ŭ、u[a 3] ur ih

註解编辑

  1. ^ 未獲國際語音學學會接受,語音學界分別提出了作/ʐ̩/、/ɻᶤ/、/ɻ̩/、/ɨ/等主張。
  2. ^ 未獲國際語音學學會接受,語音學界分別提出了作//、/z̞ᵚ/、/ɹ̩/、/ɯ/等主張。
  3. ^ [ŭ]是舊式拼法,聲母拼寫不變;[u]是新式拼法,聲母「ㄗ」[ts]、「ㄘ」[tsʻ]、「ㄙ」[s]會同時改寫為[tz]、[tzʻ]、[ss]。

註釋编辑

  1. ^ Jerry Norman (1988). Chinese (Cambridge Linguistic Survey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P. 142.
  2. ^ S. Robert Ramsey (1987). The Languages of China.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P. 45.
  3. ^ San Duanmu (2008). "Syllable Structure in Chinese" (ch. 4). In Syllable Structure. Oxford. 304 pp. Accessed Feb 21, 2013.
  4. ^ UCLA Phonetics Lab Data: [1].
  5. ^ John Wells (March 15, 2007). "Chinese apical vowels. John Wells's phonetic blog. Accessed Feb 21, 2013.
  6. ^ Sang-Im Lee-Kim. Revisiting Mandarin 'apical vowels': An articulatory and acoustic study.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Cambridge Journals Online). 2014-11-25, 44 (3): 261–282 [2019-11-24]. 
  7. ^ 張群顯, 1992. "北京話「知」「資」二韻國際音標寫法商榷" [IPA transcription of the so-called 'apical vowels' in Pekinese], in T. Lee, ed., 香港漢語語言學研究論文集, 香港語言學學會.

參考資料编辑

  • 國語統一籌備委員會:《注音符號總表》,北平:國語統一籌備委員會,1932年4月。
  • 中国文字改革研究委员会秘书处拼音方案工作组:《全国主要方言区方音对照表》,北京:中华书局,1954年12月。
  • 吳守禮:《國臺對照活用辭典》,臺北:遠流,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