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部队

日军部队
(重定向自七三一部队

731部队旧日本帝国陆军關東軍防疫給水部日语防疫給水部本部的通稱號。該單位由石井四郎所領導,因此也稱之為「石井部隊」。“731部队”同时也可以是指在抗日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旧日本帝国陆军於日本以外領土从事生物战细菌战人體試驗相关研究的所有秘密军事医疗部队,也代指大日本帝国陆军在占领满洲期间所做的生物战和人体试验研究。

731部隊
Unit 731 - Complex.jpg
731部队營區

存在時期1940年7月—1945年
國家或地區日本帝國
兵种衛生部隊
功能研究、組織與實施防疫、細菌戰、化學戰
隸屬於關東軍
駐地哈爾濱市平房區
參與戰役
731部队活動

731部队的正式編號是關東軍满洲第691部隊(關東軍防疫給水部)下之满洲第731部队(防疫給水部本部),研究內容对外宣传主要以研究防治疾病與飲水淨化為主,但其实該部隊使用活體中国人苏联人朝鲜人進行生物武器化學武器的效果實驗。731部队把基地建在中国东北哈尔滨平房区,这一区域当时是日本满洲国的一部分。一些研究者认为至少10,000名中国人、苏联人、朝鲜人同盟国战俘在731部队的试验中被害,据日本作家森村诚一在《惡魔的飽食日语悪魔の飽食》中称,通过“特别输送”进入到731部队的“马路大(maruta)”[a]需要进行编号,而从1939年以后,进行了两轮编号,每一轮编号极限为1,500,于是在抗战结束时,共计有3,000人死于此[1][2]

日本生化部队概况编辑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日本陸軍秘密開發化學武器,建立專門製造毒氣之工廠;侵華戰爭開始後,日本化學部隊被派往中國戰場[3]:134。日本在戰時主要的衛生研究部門分别於日本、中国、新加坡。

關東軍中還有一支以進行對蘇化學戰準備為目的之專門化學部隊——516部隊,設在齊齊哈爾市[3]:134。1932年,石井四郎(陸軍軍醫、醫學博士)開始在東京之陸軍軍醫學校中準備細菌戰,1936年,根據日本「軍令陸甲第7號」命令,在哈爾濱之平房正式建立名為「關東軍防疫給水部隊」之細菌部隊,石井四郎擔任部隊長;1941年後,「關東軍防疫給水部隊」稱為「滿洲第731部隊」,並在海拉爾、海林、林口、孫吳等地設立支隊[3]:134

1939年,七三一部隊首次在中蒙邊界之諾門罕戰鬥中使用細菌武器;隨着侵略戰爭之擴大,日本關東軍和華北、華中、華南之派遣軍以及南方軍中,都建立起名為「防疫給水部隊」之細菌部隊,先後對中國之浙江、湖南以及山東、廣東等地實施大規模細菌戰,造成大批平民死傷;僅湖南常德一地有實名記錄之死亡人數就達7,463人[3]:135

而位于中国大陆的研究单位主要集中于满洲国境内,除了研究单位以外另外有63个支队分布在各战场。

  1. 陆军军医学校防疫研究室,驻地日本东京新宿,实为细菌武器研究室
  2. 关东军防疫给水部通称号:满洲第691部队)驻地哈尔滨
    1. 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本部(满洲第731部队)驻地哈尔滨平房区
    2. 关东军军马防疫厂(满洲第100部队),驻地长春,下设2630部队等。负责人高桥隆笃兽医中将和松有次郎兽医少将,进行过大量牲畜试验
  3. 北支那方面军防疫给水部(甲第1855部队),驻地北京神乐署,原国民党中央防疫处所在地,后称第151兵站医院,部长初为黑江,后为菊池齐,1939年西村英二继任也被称为西村部队。下设3个课:
    1. 第1课,设于协和医学院,从事细菌(生物)战剂的研究
    2. 第2课,设于天坛公园西门南侧,从事细菌生产
    3. 第3课,设于北海北京图书馆西原北平静生生物调查所北平社会调查所,为细菌武器研究所
    4. 在济南、天津、太原、青岛、郑州、开封、郾城等地派驻多个支队
  4. 中支那方面军防疫给水部(荣第1644部队英语Unit Ei 1644),驻地南京原南京陆军中央医院,又称“多摩部队”。部队长为桔田武夫中佐,副部队长兼研究课长为小林贤二少佐。下设7个课,在上海、南京、岳阳、荆门、宜昌等地派驻12个支队
  5. 南支那方面军防疫给水部(波第8604部队英语Unit 8604),驻地广州原百子路中山大学医学院,部队长先后为田中严大佐、佐佐木高行日语佐佐木高行佐藤俊二日语佐藤俊二龟泽鹿郎。下设6个课:
    1. 总务课,课长熊仓少佐
    2. 细菌研究课,课长沟口少佐
    3. 防疫给水课,课长江口少佐
    4. 传染病治疗课,课长小口日语小口少佐
    5. 鼠疫培养和病体解剖课,课长渡边少佐
    6. 器材供应课
  6. 南方军防疫给水部(冈第9420部队英语Unit 9420),驻地新加坡

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编辑

本部设于哈尔滨平房区,即731部队。

形成编辑

 
石井四郎

731部队的前身,是石井四郎于1932年在中国东北哈尔滨市郊的背阴河设立的东乡部队

1932年,石井四郎率部队在哈尔滨市郊的监狱修建中马城,但1935年的一次监狱暴动迫使石井关闭中马城。

其后石井到离哈尔滨更近的平房区重新设立細菌工廠,於1939年建成,佔地四平方公里。

其中731部隊總部四方樓「監獄」佔地就達四萬平方米。

工廠內安置了500具孵育器和6座能容納兩噸製造培養液之鍋爐等設備。[4]

673部队在黑河孙吴县建立细菌实验基地,包括动物饲养、制菌室等300间建筑。

主要成员编辑

組織架構编辑

731部队進行分为8个部和4个支队:

總務部(部长中留金藏中佐(中校),后由太田澄军医大佐(上校)兼任)
副官室
調査課
翻譯班
印刷班
寫真班
兵要地誌班
調査班
圖書班
人事課
庶務課
勞務班
庶務室
食堂
酒保
學校
企劃課
經理課
管理課
建設班
工務班
動力班
運輸班
電話班
軍需課
第一部(在活受试验者身上研究淋巴腺鼠疫霍乱炭疽病伤寒肺结核。为此目的建造了一个容纳300人左右的监狱。部长菊地齐军医少将。)
第一課(伤寒)
田部班(研究伤寒。班长田部井和军医中校
第二課(霍乱)
湊班(班长湊政雄陆军技师。研究霍乱)
第三課(俘虜管理)
吉田班(健康診断)
宮川班(X光)
在田班(研究X光等其他放射线)
栗秋班(藥理)
草味班(研究药理、毒剂的化学结构。班长草味正夫药剂少佐(少校))
石井班(俘虜出入管理)
蓬田班(俘虜出入管理)
志村班
特別班(负责特别秘密监狱的管理和实验动物的培养,负责人石井刚男石井三男。)
第四課(痢疾)
江島班(研究赤痢及血清学。班长江岛真平陆军技师。)
第五課(鼠疫)
高橋班(研究鼠疫。班长高桥正彦军医少佐)
第六課(病理)
石川班(研究病理及制作人体组织标本。班长石川太刀雄丸日语石川太刀雄丸陆军技师)
岡本班(研究病理、活体及死体解剖。班长冈本耕造陆军技师)
第七課
第八課(斑疹伤寒)
野口班(班長野口圭一,研究斑疹伤寒)
第九課(水棲昆蟲)
田中班(研究昆虫。班长田中英雄日语田中英雄军医少佐(少校))
第十課(血清)
内海班(研究血清、开发疫苗及实行细菌战时当友军感染後对症疗法。)
小滝班(結核菌素注射液)
第十一課(結核)
肥之藤班(炭疽;班长肥之藤信三。)
太田班(研究炭疽,班长太田澄軍医大佐)
樋渡班
降旗班(腺鼠疫
金澤班
貴貴院班(天花)
二木班(结核菌。班长二木秀雄日语二木秀雄陆军技师)
所属課不詳
笠原班(研究过滤性病毒及当地风土病。班长笠原四郎军医大佐)
吉村班(研究治疗冻伤的有效方法及航空医学。班长吉村寿人日语吉村寿人陆军技师)
碇班(炭疽):研究炭疽;班长碇常重
第二部(研究生物武器的在战场上的使用,特别是以空中传播细菌和寄生虫的设备的研究。部长太田澄大佐。)
八木泽班(植物菌):研究植物菌。班长八木泽行正陆军技师。
燒成班(製造炸彈)
氣象班
航空班
無線班
田中班(昆蟲)
篠田班(昆蟲)
安達實驗場(位於鞠家窑)
第三部(防疫給水部隊,另負責生產生化戰用炮彈,驻扎在哈尔滨。部长江口中佐,下设两个工厂,主要是陶瓷弹壳制造厂,用于生产“石井式”陶瓷细菌彈)
庶務課
第一課(檢索)
第二課(毒物檢查)
第三課
濾水班
給水班
運輸班
工作班(濾水機)
濾水機・彈筒製造窯
第四部(部长川岛清少将,生产各种生物战剂)
第一課(细菌制造班长柄泽十三夫军医少佐(少校))
野口班(班长野口圭一。生产鼠疫菌和炭疽菌)
第二課(研究乾燥菌和疫苗。负责人三谷幸雄。)
第三課(研究乾燥菌和疫苗)
第四課(疫苗)
有田班(生产斑疹伤寒及疫苗。班长有田正义军医少佐(少校)。)
植村班(生产瓦斯坏疽菌和炭疽菌。班长植村肇。)
所属課不詳
朝比奈班(班长朝比奈正二郎日语朝比奈正二郎陆军技师。発疹チフスおよびワクチン製造)
教育部(部长园田太郎大佐(上校),后由西俊英军医中佐接任。负责培训部隊相關人才)
庶務課
教育課
衛生兵
炊事班
診療所
錬成隊
少年隊
資材部(部长大谷日语大谷少将。 负责器材设备的供应)
庶務課
第一課(藥物合成)
山口班(細菌彈)
堀口班
第二課(購買補給)
第三課(濾水機)
第四課(倉庫)
第五課(兵器保管)
第六課(動物飼育)
診療部(附屬醫院,部长永山日语永山大佐。负责细菌感染的预防和日本人的医疗)
傳染病病房
診療室
家族診療所
憲兵室
保機隊

石井的衛生部队(659部队)除了平房本部(731部队)外,还有4个支队:

设施编辑

 
哈尔滨731部队遗址
 
日軍第731部隊旧址「四方楼」
 
日軍第731部隊旧址「煉獄門」
 
日軍第731部隊旧址

731部队的建筑群占地6平方公里,由150余座建筑组成。设施设计用以抵御空袭,防止设施摧毁。建筑群包括各式不同的工厂,还有大約4500个用于饲养跳蚤的容器,6个用于制造化学制剂的大锅炉以及約1800个用于制造生物制剂的容器,几天内可製出约30千克的腺鼠疫细菌。

如今731部队周边设施除已被深埋地下,无法搬迁的部分外,绝大部分作为731部队罪证遗址供游客参观和考古研究使用,另建有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介绍与之相关的历史并展出相关文物和最新研究成果。

非人道实验编辑

關東軍憲兵隊將抓獲之部分抗日士兵和為蘇聯從事情報工作之人員秘密押送到七三一部隊,作為細菌實驗之「材料」(又稱原木),當時稱為「特別輸送」[3]:134

七三一部隊將「特別輸送」之人員關押在秘密監獄裡,進行鼠疫、傷寒、副傷寒、霍亂、炭疽等幾十種細菌實驗,還進行凍傷、人血和馬血互換、人體倒掛等實驗,甚至進行活體解剖,並與化學部隊共同進行毒氣實驗;據七三一部隊要員供認,至少有3,000人在這裡被殘害[3]:134

冻伤实验

地点:野外冻伤试验场

强迫受害者的双手裸露在零下35度的户外,并往上淋冰水,人会因为极度寒冷而昏迷。十小时后,手已完全坏死,呈黑紫色,此时将人送入冷冻实验室,受害者苏醒,又将其双手浸入15度的温水中进行解冻,然后将手上坏死的组织撕下,双手便只剩白骨。

低温实验

地点:冷冻实验室

将受害者的双手放入零下196度的速冻柜中进行速冻,随后双手便坚硬如石,呈灰白色,表面凝结了一层厚厚的白霜。此时用玻璃棒猛击受害者的双手,已经被冻硬的手指就会被一根根地打掉,最后手掌也会被击碎。

灭压实验

地点:灭压舱

将人关进灭压舱后进行减压,此时人会有全身即将爆裂的疼痛感,当指数显示为-4后,人会逐渐死亡,身体会变得浮肿。当压力再减时人的眼球会从眼眶里突出,大小肠、排泄物和未消化的食物会从肛门喷出[來源請求]。灭压舱上有专供部队人士观察的玻璃窗。

毒气实验

地点:毒气实验室

将成人、儿童和鸟类同时关进全透明毒气室,随即释放不同浓度,不同种类的毒气,以此观察成人,儿童和鸟类对于毒气的不同反应,受害者会在慢性毒气中逐渐被毒死,抑或是窒息,会有口吐白沫,眼睛流泪甚至内出血,耳鼻口眼出血的情况。

低温陶瓷细菌弹爆破

地点:安达野外试验场

将少则十几名,多则数十名的不同国籍人种的受害者绑于十字木桩上,随后引爆周围的陶瓷细菌弹,受害者会出现全身皮肤肌肉腐烂,组织坏死,甚至肢体断裂等情况,最终因细菌感染和肌肉组织坏死而死亡。

活体解剖

地点:解剖室

经常作为其他实验的辅助工作,在进行细菌注射后,如果人没有出现任何发病的现象,就会被活体解剖以观察器官活动情况。或是在进行人畜杂交实验后,将疑似已经怀孕的妇女进行活体解剖以观察有无胎儿。如果不是为了取器官做标本,其他原因的解剖都不会进行麻醉,因为部队人士认为用麻醉后的人作观察研究结果是不准确的。

东京编辑

二战期间,731部队在东京新宿区运营着一家医学院校。2006年,曾于战期在该院校工作过的护士石井东洋(音译)透露,1945年日本投降后不久,她在院校的庭院参与掩埋尸体与残肢。日本厚生劳动省于2011年2月开始了位於该遗址的挖掘工作。中国政府要求获取遗骸的DNA样本。而由于日本政府从未正式承认731部队的存在,所以拒绝了这一要求。

广州编辑

驻扎在广州的隶属于南支那方面军8604部队是731部队的关联单位。部队在基地中进行禁食、脱水以及水传斑疹伤寒的人体试验。战后证词表明,该设施曾作为鼠类养殖场,向部队的医疗分队提供腺鼠疫的实验带菌媒介[5],並大量生產鼠疫桿菌,進行細菌戰。[6]

奉天战俘营编辑

服役于英国皇家陆军军械总队的罗伯特·皮蒂少校曾是距哈尔滨平房区350英里的奉天战俘营的英国高级官员。根据他的证词,731部队的医生对战俘施行传染病病菌的常规性注射,并伪装成无害的牛痘疫苗,最终导致186位英国战俘死亡。

倖存者编辑

历史上仅有4名幸存者成功越狱,他们分别是:中華民國吉林省中國國民黨党务第三督导区108支部书记李广德和党员何家训,110支部书记张人天,以及中共党员、抗联侦察员李遇迟。1945年8月12日夜,由于苏联红军逼近牡丹江,日军对这里的在押人员进行了大屠杀。日军射击两轮后迅速撤离,并未进入牢房检查,也未找到预先准备的汽油焚毁建筑。天亮后四人纷纷越狱。当时和何家训同室的赵连青也活着,但是赵连青大门都没走出去就突然死去。其余四人于13日逃出。[7]

遗棄化學武器之傷害编辑

1925年之日內瓦議定書明確規定禁止使用細菌武器與化學武器,因此七三一部隊在戰敗前撤退時,殺害俘虜,炸毁建築,將重要資料和物資帶回日本;但由於攜帶病菌之老鼠、牲畜四散逃逸,造成哈爾濱郊區鼠疫流行,直到1950年代鼠疫才被遏制[3]:135

同時,日軍還把大批化學武器丟棄在中國,遺害無窮;直到最近幾年,仍不斷發現日本軍秘密掩埋之化學武器,導致遺棄化學武器在戰後不斷發生傷人事件;根據禁止化學武器公約之要求,1999年中日間就處理遺棄化學武器問題達成備忘錄,開始銷毁遺棄化學武器[3]:135

731部队与战后政治编辑

由於沒有判罪的緣故,许多前731部队的成员都加入了日本医疗组织。北野政次领导了日本最大的制药公司:绿十字英语Green Cross (Japanese company)。其他成员或进入医学院校的领导层,或为日本厚生省工作。[8][9]

1997年,180名中国人(731部队的死者或其家属),对日本政府提出诉讼,要求全面披露731部队事实,道歉并赔偿。

2002年8月,东京地方法院承认731部队的存在以及所进行的生物战的行为。

2017年8月13日,日本放送協會(NHK)播放纪录片《731部队的真相——精英医者与人体实验》,首次公布了731部隊認罪的錄音資料,并指责多名日本医学界权威专家涉入了731部队人体实验。[10][11]

相關出版物编辑

紀錄片编辑

小說與文字出版品编辑

博物館、紀念建築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日语“丸太(まるた)”的音译,意为“圆木”,此处为731部队对接受人体实验者的代称。

参考资料编辑

  1. ^ Book on Japan's germ warfare crimes published
  2. ^ Biological Weapons Program -- 美國科學家聯盟(FAS)2000年4月16日。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東亞三國的近現代史》共同編寫委員會 (编). 《東亞三國的近現代史》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三聯書店(香港). 2005. ISBN 962-04-2496-4. 
  4. ^ 辛華,《明報》特稿,香港,1995年5月13日
  5. ^ Gold, Hal. Unit 731: Testimony. Tuttle Publishing, 2006, p. 50
  6. ^ 日軍曾在廣州拿活人做實驗
  7. ^ “逃出七三一”萨苏,《尊严不是无代价的:从日本史料揭秘中国抗战》,2009.2,山东画报出版社
  8. ^ An Ethical Blank Check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1-11.
  9. ^ 南香红. 隐姓埋名、洗白过往:731部队杀人科学家的战后高尚生活. 腾讯大家. 2017-08-16 [2017-08-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17). 
  10. ^ 10.0 10.1 揭敵囚人體實驗真相 日首度公開731部隊認罪錄音. 自由时报. 2017-08-14 [2017-08-15]. 
  11. ^ 日公開731部隊錄音 認罪活體實驗. 中國时报. 2017-08-15 [2017-08-15]. 
  12. ^ NHK播731部队纪录片 有日本人看见却装没看见. 新浪网. CCTV. 2017-08-15 [2017-08-15]. 
  13. ^ 林永富,731部隊殘酷史 NHK罕見揭露,中時電子報,2017-08-16
  14. ^ 文艺春秋1983年二月号
  15. ^ 滄海よ眠れ: ミッドウェー 海戦の生と死 澤地久枝 每日新聞社, 1984 P14
  16. ^ Train to Harbin. The Hudson Review. 2014-11-11 [2018-02-23] (美国英语). 

外部链接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 Gold, Hal. Unit 731 Testimony, Charles E Tuttle Co., 1996. ISBN 4-900737-39-9
  • Williams, Peter. Unit 731: Japan's Secret Biological Warfare in World War II, Free Press, 1989. ISBN 0-02-935301-7
  • Endicott, Stephen and Edward Hagerman. The United States and Biological Warfare: Secrets from the Early Cold War and Korea,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9. ISBN 0-253-33472-1
  • Handelman, Stephen and Ken Alibek. Biohazard: The Chilling True Story of the Largest Covert Biological Weapons Program in the World--Told from Inside by the Man Who Ran It, Random House, 1999. ISBN 0-375-50231-9 ISBN 0-385-33496-6
  • Harris, Robert and Jeremy Paxman. A Higher Form of Killing : The Secret History of Chemical and Biological Warfare, Random House, 2002. ISBN 0-8129-6653-8
  • Barnaby, Wendy. The Plague Makers: The Secret World of Biological Warfare, Frog Ltd, 1999. ISBN 1-883319-85-4 ISBN 0-7567-5698-7 ISBN 0-8264-1258-0 ISBN 0-8264-1415-X
  • 《侵華日軍在粵進行細菌戰之概況》 沙東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