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名泉

七十二名泉指的是有“泉城”之称的山东省济南市辖区内著名的七十二眼泉。这些泉一般是泉水比较旺盛,常年不停喷,而存在时间又相对较长的泉眼。

七十二名泉的说法始于大约700年前,金代有人立《名泉碑》,列举了济南72个名泉。历史上因为泉水的消亡和不断产生,七十二名泉不断地发生变更。

2003年12月6日,济南评出新的七十二名泉名录。

历史记载编辑

元代编辑

元代于钦纂修《齐乘》,书中记录了72泉的名字和位置。

 
黑虎泉(2005年)

文载:历下名泉有:曰金线,趵突东。曰皇华、曰柳絮、曰卧牛,金线东。曰东高、曰漱玉,金线南。曰无忧、曰石湾,趵突南。曰酒泉、曰湛露,无忧西。曰满井、曰北煮糠,趵突北。曰北珍珠,白云楼前。曰散水、曰溪亭,北珍珠东。曰濯缨,北珍珠西。曰灰泉,濯缨西北。曰知鱼,灰泉东南。曰朱砂,灰泉西。府城内灰泉最大,自北珍珠以下皆汇于此,周围广数亩,当是大明湖之源也。曰刘氏,北珍珠西北。曰云楼,刘氏南。曰登州、曰望水,万竹园内。曰洗钵,登州东北。曰浅井、曰马跑,洗钵西南。曰舜泉,舜祠下。曰香泉,舜泉西。曰鉴泉,舜泉南。曰杜康,南舜庙。曰金虎、曰黑虎,李承务巷。曰东蜜脂,金虎西南。曰西蜜脂、东蜜脂西。曰孝感,孝感坊内。曰玉环,同知巷前,今县衙内。曰罗姑,塌竹巷东。曰混沙、曰灰池,城西南角场下。曰南珍珠,铁佛巷东。曰芙蓉,姜家亭前。曰滴水,又名清泉,西务北。曰灰湾、曰悬清,城西五龙堂东。日双桃,城西丁子街北。曰温泉,城西石桥北城下。曰汝泉,神通寺内。曰龙门,一名龙泉,神通寺东。曰染池,龙门东。曰悬泉,中宫东。曰都泉,中宫东南。曰柳泉、曰车泉,中宫东远东庄。曰煮糟,四里山南。曰炉泉,南山下。曰白虎,曰甘露,大佛山。曰林汲,佛峪内。曰白泉,王舍店北。曰金沙,曰白龙,龙洞山中。曰花泉,张马泊。曰独孤,灵岩寺。曰醴泉,黉堂岭北。曰浆水,盘龙镇东南。曰南煮糠,历山窝北。曰苦苣,柳埠东。曰熨斗,梨峪门家庄。曰鹿泉,石固寨。曰龙居,长城岭西。合趵突、百脉,总七十二。

明代编辑

明代山东按察司佥事、诗人晏璧作《济南七十二泉诗》,对72泉,逐一吟咏。

诗中有13个泉名不同于《名泉碑》,新收录了泉公泉、白公泉、双女泉、北漱玉泉、南甘露泉、黑龙泉、鹿跑泉、胡桃泉、白花泉、明水泉、鱼池泉、县珠泉、道士泉。《名泉碑》中的朱砂、云楼、鉴泉、金虎、灰湾、汝泉、煮糟、炉泉、白虎、林汲、花泉、鹿泉、百脉等13个名泉未咏录。《名泉碑》中的漱玉、溪亭、知鱼、滴水、悬清、苦苣6泉,也分别改为南漱玉泉、王氏溪亭泉、知鱼池泉、清水泉、贤清泉、莴苣泉。另《名泉碑》中的独孤泉、醴泉,也由长清灵岩和章丘黉堂岑入到了历城天麻岭和康王山醴泉寺(又名四合寺)。

清代编辑

清代,在济南任(同考官)职的文人郝植恭作《济南七十二泉记》中,又记有72个名泉。

但是不同的是泉名发生一定的变化,文中新记录了响泉、冷泉、胭脂泉、当道泉、菩萨泉、双忠泉、窦姑泉、腾蛟泉、虎泉、草泉、南叵罗泉、枪杆泉、试茶泉、琴泉、琵琶泉、印泉、锡杖泉、麻披泉、天镜泉、水帘泉、涌腾泉、团圆泉、避暑泉、冰冰泉、濋泉,计25处名泉。《名泉碑》和《济南七十泉诗》中的36处泉未收记。

近况编辑

改造和破坏编辑

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济南的泉水曾经遭受重大破坏。在进行工程建设时,由于负责人不合理、不科学的开发建设,毁坏了很多位于市内的泉脉,如修建三联商厦地下停车场时挖到泉脉,造成其下一处泉眼(孝感泉,旧七十二名泉之一,此泉现已消失)喷涌高达数米,持续数天之久,后施工队用抽水机连夜抽水后用水泥浇灌,才压住泉喷。然而与此同时市区内多处泉眼也同时停喷。

经七路泺源大街)拓宽改造时,饮虎池(七十二名泉之一)原址遭到破坏,泉池消失。1993年回民小区改造时,施工队打地基挖到饮虎池泉脉,造成泉水涌出。使用水泥浇灌数日无效,形成一大水坑。1998年趵突泉扩建前,旁边的白色围墙内就是此水坑,经常有人在此垂钓。

又如,在改建大型商业街泉城路时,工地长期被挖掘出的泉水覆盖,但是有关部门依然执意进行,对部分泉水造成永久性破坏。这种现象直到2000年左右趵突泉出现长达一年之久的停喷时,才引起了政府领导的足够重视。

保泉运动编辑

 
济南市的保泉运动最终获得胜利。这是2010年10月29日拍摄的趵突泉泉眼,当日地下水位达到29.6米。

进入2000年代,持续的干旱导致地下水补给不足,除此之外随着济南市区人口的增长,城市用水变得相当紧张。由于超量开采地下水,济南市一度出现地面下沉,地下水漏斗,导致各大泉群相继停喷长达近一年之久。为限制开采地下水,济南市政府临时成立了保泉办公室,以通过行政手段恢复泉城的原貌。市民也积极参与其中,关心七十二名泉和泉城文化的复苏。

各水厂和拥有私井的公司,单位被强制关闭了地下水开采口。虽然这一措施使得地下水位有所上升,但是地下水位仍达不到喷涌的高度。

2003-2004年,济南市邀请高校对市区地下水补给源通过微生物跟踪进行了勘测,发现南部主要河流锦阳川,锦绣川,东部浆水泉,北部黄河等对地下水都有补给作用,黄河因为是地表径流,所以它的补给作用最小。由此展开了有计划的水源补给计划。

2006年4月,济南市政府为挽救不断下跌的地下水位,确保泉水持续喷涌,发布了一套黄、橙、红水位应急预警系统,当水位跌至相应的警戒线时,调用济南南部山区水库中的水进行回灌补源,同时加大查封工厂私自采挖地下水的行为,此举有效遏制了水位的进一步下跌。

济南社会各界的努力最终获得了成功。2010年9月23日,趵突泉水位打破了1966年以来的最高水位纪录。值得一提的是,此时济南的泉水已连续喷涌七年不断流。[1]

主要措施编辑

  • 兴修水利工程,减缓水流速度。
  • 减少地下水开采。
  • 2006年,有争议的西部河道防渗膜工程再次开工

现泉眼分布编辑

新七十二名泉中,济南市区公园内有34处、历下区8处、历城区11处、市中区3处、天桥区1处、章丘市6处、长清区5处、平阴县4处。其中列三代七十二名泉的共44处,另外28处未曾列入。今已有28处被填埋或消失,至今能查找到的有85处。

泉群编辑

 
漱玉泉(2005年)

市内四大泉群:

  • 趵突泉泉群
  • 黑虎泉泉群
  • 珍珠泉泉群
  • 五龙潭泉群

市郊五大泉群:

  • 百脉泉群,有泉156处;
  • 洪范泉群,有泉37处;
  • 涌泉泉群,有泉115处;
  • 袈裟泉群,有泉60处;
  • 玉河泉群,有泉36处。

七十二名泉推荐名录编辑

市区公园内编辑

趵突泉、金线泉、皇华泉、卧牛泉、柳絮泉、马跑泉、无忧泉、漱玉泉、石湾泉、湛露泉、满井泉、登州泉、杜康(北煮糠)泉、望水泉、琵琶泉、玛瑙泉、白石泉、九女泉、黑虎泉五龙潭(灰湾泉)、古温泉、贤清泉、月牙泉、天镜泉、蜜脂泉、官家池、回马泉、虬溪泉、玉泉、濂泉、濋泉、珍珠泉、散水泉、溪亭泉。

历下区编辑

8处:

王府池子(濯缨泉)、芙蓉泉玉环泉舜井(泉)、腾蛟泉双忠泉、砚池、浆水泉;

历城区编辑

11处:

涌泉、苦苣泉、避暑泉、泥淤(印度)泉、突泉、玉河泉、缎华泉、白泉、大泉、华泉、圣水泉;

市中区编辑

3处:

斗母(窦姑)泉、林汲泉、甘露泉;

天桥区编辑

无影潭,建筑施工发现。

长清区编辑

5处:

双鹤泉、袈裟泉、檀抱泉、清泠泉、晓露泉

莱芜区编辑

钢城区编辑

章丘区编辑

6处:

百脉泉、净明(明水)泉、龙泉、西麻湾、墨泉梅花泉

平阴县编辑

4处:

洪范池、东流泉、扈泉、日月泉。

参考资料编辑

  1. ^ 30.01米 趵突泉水位再创45年来新高. 齐鲁网. [2010-10-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