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套车

三套车》(俄語:Тро́йка),原題《驿站马车飞奔向前》[1]Вот мчится тройка почтовая),是一首俄罗斯民謠

背景编辑

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俄罗斯,地广人稀,交通不便,马车是重要的交通工具之一。《三套车》就创作在这段时期,歌曲诉说马车夫在伏尔加河畔寂寞长途的奔波,唱出了忧伤苍凉的旋律,体现了当时生活的困苦和马车夫无奈的悲愤之情[2]

苏联音乐家尤里·比留科夫认为,歌曲是由一位无名的作曲家借用格林卡的诗句开头,谱曲而成的作品,于1901年流传开来。另一种说法认为,歌曲的作词者是诗人列昂尼德·特列福列夫,作曲者不详[3]

歌词编辑

原文歌词[4] 中文配词(张宁)[5] 中文配词(高山)[6]
Вот мчится тройка почтовая
По Волге-матушке зимой,
Ямщик, уныло напевая,
Качает буйной головой.
«О чем задумался, детина? —
Седок приветливо спросил. —
Какая на сердце кручина,
Скажи, тебя кто огорчил?»
«Ах, милый барин, добрый барин,
Уж скоро год, как я люблю,
А нехристь староста, татарин,
Меня журит, а я терплю.
Ах, милый барин, скоро святки,
А ей не быть уже моей,
Богатый выбрал да постылый —
Ей не видать отрадных дней…»
Ямщик умолк и кнут ременный
С досадой за пояс заткнул.
«Родные, стой, неугомонный! —
Сказал, сам горестно вздохнул. —
По мне лошадушки взгрустнутся
Расставшись, борзые, со мной,
А мне уж больше не промчаться
По Волге-матушке зимой!»
看三套车飞奔向前方
在寒冬伏尔加河岸上
赶车人低垂着他的头
忧愁地轻声歌唱
乘车人问那年轻的车夫
为什么独自忧伤
为什么深深地叹息
歌声中充满凄凉
好心人我的爱情受折磨
我爱她快一年时光
可恨那工头阻拦我们
痛苦只能往心中藏
眼看着圣诞节将来临
心上人不再属于我
凶恶的财主要把她夺去
她今生不再有欢乐
赶车人默默收起鞭子
插在了他的腰带上
停下吧,受苦受累的马儿呦
车夫吐露着哀伤
马儿呦,我们就要分手
从今后天各一方
我再也不能赶着马车
奔驰在伏尔加河上
冰雪覆盖着伏尔加河
冰河上跑着三套车
有人在唱着忧郁的歌
唱歌的是那赶车的人
小伙子你为什么忧愁
为什么低着你的头
是谁叫你这样的伤心
问他的是那乘车的人
你看吧这匹可怜的老马
它跟我走遍天涯
可恨那财主要把它买了去
今后苦难在等着它

争议编辑

《三套车》歌词的中译文主要有两个版本:最早的版本,也是最广为人知的版本是由高山先生译的,只译了俄文原歌词六段中的第一、二、四段。其主要内容为:财主要把年轻车夫的一匹“老马”强行买去,小伙子舍不得但又惹不起,因此悲伤。后来有学者对此翻译版本表示质疑,认为高山先生误将“姑娘”译成“老马”。最早提出这一观点的是高森先生[7]。这些学者认为,这应该是一首带有悲剧意味的爱情歌曲,讲的是财主要把一位“姑娘”强行抢走,车夫无力反抗,因此悲伤[8][9]。另有学者反对以上说法,认为“姑娘”应该是指代“三套车”[10]

后来,张宁女士在忠实原歌词的基础上又重新进行了配译[11]。这种译法将其当作爱情歌曲,受到了一些学者的肯定[1]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李声权. 简析两首俄罗斯歌曲的歌词误译. 东方翻译. 2012, (5): 62–64. ISSN 1674-6686. 
  2. ^ 悦贺栋. 浅谈俄罗斯民歌《三套车》. 北方音乐. 2017, (37): 73. ISSN 1002-767X. 
  3. ^ 张宁. 《俄罗斯民歌精选》. 北京: 人民音乐出版社. 2002年3月. ISBN 9787103023969. 
  4. ^ 三套车. [2019-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31) (俄语). 
  5. ^ 陈国权(编合唱); 张宁(译配). 三套车(俄罗斯民歌). 歌曲. 1998, (03): 55. 
  6. ^ 高山(译词); 宏扬(配歌). 三套车(俄罗斯民歌). 苏联文学. 1984, (02): 111. 
  7. ^ 高森. 一字之差,面目全非. 音乐生活. 1989, (7). 
  8. ^ 1996年12月25日《光明日报
  9. ^ 杨志双. 夺爱之恨变成了“买马之怨”——试谈俄罗斯民歌“三套车”的原汉语译文 (11). 2010. 
  10. ^ 靳平妥. 不是“老马”,但未必就是“姑娘”——俄罗斯民歌《三套车》歌词原文试解读. 中华读书报. 2012年2月22日: 第19版. 
  11. ^ 归宝康; 李国强. 漫谈苏俄歌曲的翻译问题. 人民音乐. 2004, (03): 56–57. doi:10.3969/j.issn.0447-6573.2004.03.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