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三峰山之战

三峰山之战于1232年發生,是蒙滅金戰爭中一場重要戰役。

三峰山之战
日期1232年2月(金正大九年正月)
地点三峰山(今河南禹州西南)
结果 蒙古军以少胜多,取得重大胜利。金國主力潰滅,再无力量抵抗蒙古軍。
参战方
蒙古 金國
指挥官和领导者
拖雷
完颜合达
移剌蒲阿
完顏陳和尚
兵力
拖雷部 不足40,000人
窩闊台部 不詳
150,000人
伤亡与损失
不详 數萬人

目录

戰前形勢编辑

1227年,成吉思汗臨終前遺言借宋道攻金之計:「金精兵在潼關,南據連山,北限大河,難以遽破。若假道於宋,宋、金世仇,必能許我,則下兵,直搗大梁。金急,必徵兵潼關。然以數萬之眾,千里赴援,人馬疲弊,雖至弗能戰,破之必矣。[1]

1230年(金哀宗正大七年),蒙古派出使臣到金軍營議和,金將移剌蒲阿軟禁了蒙古使節,後來向使節揚言金軍不怕蒙古[2],放還使節,蒙古大汗窩闊台大怒。金將武仙與蒙將史天澤在貝州激戰,完顏合達率金兵來援,擊敗蒙軍。同年秋天,窩闊台與其弟拖雷率大軍入陝西,1231年二月攻下金國鳳翔[3]

強道宋境编辑

拖雷一軍欲借道南宋,宋拒絕,於是強行攻宋,八月,由大散關攻破鳳州,屠洋州,十一月,攻入饒鳳關,宋軍民死傷慘重[4]。拖雷由金州漢水向東,準備從西南方攻打金國首都開封府。金哀宗下詔屯兵襄州鄧州

戰役經過编辑

禹山编辑

十二月,完顏合達、移剌蒲阿率諸軍入鄧州,完顏陳和尚、武仙等人率軍會合,屯兵順陽[5]。拖雷將兵渡漢水,金諸將議論未幾,蒙古兵畢渡。金軍至禹山,分據地勢,列步卒於山前,列騎士於山後。蒙古兵觀之,竟不前,陣散如雁翅,轉山麓,出金騎兵之後,分三隊而來。合達曰:「今日之勢,未可戰也。」突然蒙古騎兵突前,金兵不得不戰。短兵接,三合,蒙古兵少卻。蒙兵又突襲蒲阿親軍,又退。合達曰:「彼眾號三萬,而輜重居其一。今相持二三日,彼不得食,若乘其卻退而擁之,必勝矣。」蒲阿曰:「江路已絕,黃河不冰,彼入重地,將安歸乎?何以速為。」遂不逐。明日,蒙古兵忽不見。邏騎還,始知在光化對岸棗林中,晝作食,夜不下馬,已而四日,林外不聞音響。金軍入鄧州就糧,辰時至已時到林後,蒙古忽至,金軍迎戰。交接之際,蒙古以百騎邀輜重而去。金兵幾不成列,逮夜乃入鄧州城,懼軍士迷路,鳴鐘招之。合達、蒲阿隱其敗,以大捷聞,於是百姓入保城堡者皆散還鄉社,不數日,蒙古遊騎突至,多被俘獲,悉為捷書所誤[6]

三峰山编辑

金國都城開封受到蒙軍攻擊,城內守軍只有四萬軍士,二萬壯丁,完全指望城外援軍來解圍[7]。在鄧州的完顏合達聽說汴京危急,在1232年正月率所部騎兵二萬、步兵十三萬,合計十五萬大軍北援。蒙兵散漫而北,破略申、裕等州,所有積聚焚毀無餘。金軍由鄧而東,無所仰給[8]。拖雷只分兵三千人跟蹤金大軍,專在其食飯和宿營時挑戰,弄得金軍不得休息,疲憊不堪。當金軍走到鈞州(今河南禹州市)三峰山時,拖雷之三萬兵馬和窩闊台之大軍均趕到三峰山攔截。此時天氣突變,降下大雪,金軍「僵凍無人色,幾不能軍[9]」,而來自漠北之蒙古軍則習慣在寒冷氣候下作戰。在金已極為不利之情況下,兩路蒙軍圍住金軍,輪流休息攻殺,金軍士有不食至三日者,蒙古軍故意讓開通往鈞州之路,金軍倉皇逃命,蒙古軍緊緊追擊,金軍突圍,半途被蒙軍攔腰截斷,大軍崩潰。[10]

鈞州编辑

完顏合達、完顏陳和尚率金軍殘部退至鈞州城內,旋即被蒙軍破城,合達戰死。陳和尚不欲無名地死於亂軍中,親自來到敵營,拒降被殺。移剌蒲阿向汴京逃奔,亦為蒙軍擒獲,不降而死。金軍最後的主力在此役潰敗,損失驍將多員,「兵不復振」,亡國指日可待。

結局後事编辑

敗兵逃到附近各地,如昌武軍[11]洛陽[12]武仙成功逃脫,收羅十萬敗兵屯紮在鄧州一帶,「遂走南陽留山,收潰軍得十萬人,屯留山及威遠寨。立官府,聚糧食,修器仗,兵勢稍振。」[13]1233年,被南宋孟珙多次擊敗,武仙本人「易服而遁」,孟珙「降其眾七萬人,獲甲兵無算。」1234年正月,即三峰山戰後兩年,宋蒙聯軍攻陷蔡州,金亡[14]

注釋编辑

  1. ^ s:元史/卷001#成吉思汗
  2. ^ s:金史/卷111#紇石烈牙吾塔(七年正月)「我已準備軍馬,可戰鬥來。」
  3. ^ s:元史/卷002云二月,s:金史/卷17云四月
  4. ^ s:金史/卷111#完顏訛可
  5. ^ s:金史/卷17
  6. ^ s:金史/卷112#移剌蒲阿
  7. ^ s:金史/卷113#完顏白撒
  8. ^ s:金史/卷112#完顏合達
  9. ^ s:元史/卷115#拖雷
  10. ^ s:金史/卷112#移剌蒲阿》:須臾雪大作,白霧蔽空,人不相覿。時雪已三日,戰地多麻田,往往耕四五過,人馬所踐泥淖沒脛。軍士被甲骨僵立雪中,槍槊結凍如椽,軍士有不食至三日者。北兵與河北軍合,四外圍之,熾薪燔牛羊肉,更遞休息。乘金困憊,乃開鈞州路縱之走,而以生軍夾擊之。金軍遂潰,聲如崩山。
  11. ^ s:金史/卷111#古里甲石倫》:正大八年,大兵入河南,州郡無不下者,朝議以權昌武軍節度使粘葛仝周不知兵事,起石倫代之。石倫初赴昌武,詔諭曰:「卿先朝宿將,甚有威望,故起拜是職。元帥蘇椿、武監軍皆曉兵事,今在昌武,宜與同議,勿複不睦失計也。」時北兵已至許,石倫赴鎮,幾為遊騎所獲。數日,知兩省軍敗,潰軍踵來。有忠孝軍完顏副統入城,兩手皆折,血污滿身,州人憂怖不知所出。
  12. ^ s:金史/卷111#撒合輦》:九年正月,北兵從河清徑渡,分兵至洛,出沒四十餘日。二月乙亥,立砲攻城。洛中初無軍,得三峰潰卒三四千人,與忠孝軍百餘守禦。
  13. ^ s:金史/卷118#武仙
  14. ^ s:宋史/卷412#孟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