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晉伐齊之戰

注意:本页面含有Unihan扩展B区用字:「𠫑」。有关字符可能會错误显示,詳见Unicode扩展汉字

三晉伐齊之戰是中國戰國時代初期的一場大規模戰爭。前後耗時2年,以三晉勝利而告終。是役齊康公被聯軍所俘虜,與三晉之君一起朝見周天子。次年,三晉成為了諸侯。

三晉伐齊之戰
日期前405年-前404年
地点
结果 三晉戰勝
参战方
魏國
趙國
韓國
齊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翟角[1]
孔青[2]
𠫑羌
田布
兵力
不詳 不詳
伤亡与损失
不詳 三万

背景编辑

前405年,齊國卿大夫田悼子去世,田和嗣相位,齊國發生內亂,田布殺死了田孫田會[3]就在廩丘(今山東鄄城縣)反叛,投靠趙國。[4][5]此事史称“和子之乱”或“项子牛之乱”。[6]事后,田布派兵包圍了廩丘,田會派人向三晉求援。由于田会的求援、周王伐齐的命令[7]以及三晋自身想要求得诸侯名号的目的[8],三晉聯合出兵救解。[9]

戰役進程编辑

廪丘之战编辑

此年,三晉以魏軍為主力,魏將翟角為主帥,與包圍廩丘的齊軍展開大會戰。聯軍以分散而靈活機動的步兵,包圍襲擊排列成密集車陣的齊軍,齊軍戰敗,損失車輛二千及三萬軍隊,聯軍把屍體堆成二個高丘。[10][11]而聯軍的謀士寧越向趙將孔青建議,將齊軍的屍體還給齊國,讓齊國的人怨恨他們上面的人,使得上面的人無法再命令他們的人作戰,因此齊國無法繼續抵抗。[12]

平阴之战编辑

田布在龍澤與聯軍再戰,又被打敗,聯軍乘勝長驅直入追擊,圍攻齊國西邊的關塞平陰(今山東平陰縣),並攻入了齊長城,迫使齊國的執政者屈服。

結果编辑

三晋伐齐胜利后, 与齐国订立盟约, 规定齐国不得再攻击廪丘,不得再修筑长城。齐康公被俘虏,在三晋的迫使下一同前往朝见周威烈王。[13]次年,三晋被周王册命为诸侯。”[14]

参考文献编辑

  • 《史記》
  • 《呂氏春秋》
  • 《古本竹書紀年》
  • 《淮南子·人間篇》
  • 《清华简·系年》
  • 𠫑羌鐘銘文

注释编辑

  1. ^ 《吕氏春秋》作翟角,《水经·汶水注》引《纪年》作翟员
  2. ^ 《吕氏春秋》作孔青,《水经·汶水注》引《纪年》作孔屑
  3. ^ 关于公孙会是否为田会,有学者有不同观点。晁福林认为“公孙”都是指诸侯国君的子孙。而当时田氏尚未被册封为诸侯,故其子孙不能称为“公孙”。所以这场内乱实际是姜齐贵族反抗田氏的斗争。推论可得公孙会不是田会。参见 晁福林:《春秋战国的社会变迁》,转引自马卫东:《清华简《系年》项子牛之祸考》,《华夏文化论坛》2013年第01期
  4. ^ 《水经·瓠子水注》引《纪年》:“晋烈公十一年田悼子卒,田布杀其大夫公孙孙,公孙会以廪丘叛于赵”
  5. ^ 《史记六国年表》“齐宣公五十一年田会以廪丘反”
  6. ^ 马卫东:《清华简《系年》项子牛之祸考》,《华夏文化论坛》2013年第01期
  7. ^ 《水经·汶水注》引《纪年》:“烈公十二年, 王命韩景子、赵烈侯、翟员伐齐,入长城”
  8. ^ 《淮南子·人间训》:“三国伐齐, 围平陆, 括子以报于牛子曰:‘三国之地不接于我, 踰邻国而围平陆, 利不足贪也。然则求名于我也。请以齐侯往。’牛子以为善。”
  9. ^ 《水经·瓠子水注》引《纪年》:“田布围廪丘, 翟角、赵孔屑、韩师救廪丘”
  10. ^ 《吕氏春秋·不广》:“齐攻廪丘,赵使孔青将死士而救之。与齐人战,大败之,齐将死,得车二千,得尸三万,以为二京。”
  11. ^ 《孔丛子·论势》“齐攻赵,围廪丘,赵使孔青帅五万击之,克齐军,获尸三万。"
  12. ^ 《吕氏春秋·不广》:“孔青曰:‘敵齊不尸則如何?’言與齊爲敵,不收其尸爲京則如何?甯越曰:‘戰而不勝,其罪一。與人出而不與人入,其罪二。與之尸而弗取,其罪三。民以此三者怨上,上無以使下,下無以事上,是之謂重攻之。’甯越可謂知用文武矣。用武則以力勝,用文則以德勝。文武盡勝,何敵之不服?”
  13. ^ 《清华简·系年》:“晋三子之大夫入齐,盟陈和与陈淏于溋门之外,曰‘毋修长城,毋伐廪丘。’晋公献齐俘载于周王, 以齐侯贷、鲁侯羴、宋公田、卫侯虔、郑伯骀朝周王于周。
  14. ^ 《史记·周本纪》:“威烈王二十三年, 九鼎震, 命韩、魏、赵为诸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