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合作组织

跨政府組織
(重定向自上海合作組織

上海合作组织(简称上合组织;俄語:Шанха́йская организа́ция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а縮寫ШОС;英語: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縮寫为 SCO)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俄羅斯哈萨克斯坦吉爾吉斯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巴基斯坦印度伊朗等九國組成的國際組織,另有3个观察员國:蒙古白俄罗斯阿富汗(前政府),以及9個對話夥伴: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柬埔寨尼泊尔斯里蘭卡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埃及卡塔尔[1][3][2]工作語言漢語俄語[5]。成员总面积为约3600万平方公里,約為亚欧大陆总面积的3/5,人口约34亿,約为世界总人口的43%。这是在中国境内成立的第2个政府與政府之间的国际性组织[註 1],也是首次以中國城市命名的政府间国际组织。上海合作组织宣称以“上海精神”解决各成员国间的边境问题。

上海合作组织
俄語:Шанхайская организация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а
上海合作组织徽章
上海合作组织徽章
  成员国   观察员国   对话伙伴国   候选对话伙伴国   峰会主席国客人
  成员国   观察员国
  对话伙伴国   候选对话伙伴国   峰会主席国客人
秘书处 中國北京
工作语言汉语俄语
类型集体安全、政治、经济等领域政府间国际组织
构成
领导人
• 秘书长
中国 张明(2022年1月1日起)
• 副秘书长
哈萨克斯坦 阿希莫夫·埃里克·萨尔塞别科维奇(2020年8月1日起)

俄罗斯 格力高力·谢苗诺维奇·洛格维诺夫俄语Логвинов, Григорий Семёнович(2021年起)
塔吉克斯坦 索比尔佐达·舒赫拉特·古尔马赫马德(2022年2月25日起)
巴基斯坦 索海尔·汗(2022年5月18日起)
印度 詹内什·凯恩(2022年起)

[4]
• 地区反恐怖机构执行主任
乌兹别克斯坦 米尔扎耶夫·鲁斯兰·埃尔基诺维奇
成立 中国上海
1996年与1997年
• 成立
2002年6月7日
网站
秘書處(中文):chn.sectsco.org
地區反恐怖机构(中文):ecrats.org/cn/

架構编辑

 
上海合作组织秘书处

上合组织最高决策机构是成员国元首理事会,该会议每年举行一次,决定本组织所有重要问题。政府首脑(总理)理事会每年举行一次,讨论本组织框架下多边合作和优先领域的战略,决定经济及其他领域的原则性和重要问题,通过组织预算。上合组织工作语言为汉语和俄语。[6]

除元首理事会会议和政府首脑理事会会议外,运行的机制还有议会领导人会议、安全会议秘书会议、外长会议、国防部长会议、紧急救灾部门领导人会议、经贸部长会议、交通部长会议、文化部长会议、教育部长会议、卫生部长会议、执法部门领导人会议、最高法院院长会议、总检察长会议等。上合组织成员国国家协调员理事会是上合组织框架下的协调机制。[6]

上海合作組織有兩個常設機搆,分別是設於中國首都北京的「上合组织秘书处」,以及設於乌兹別克斯坦首都塔什干的「地区反恐怖机构法语Structure régionale antiterroriste执行委员会」。[6]

秘书处的主要职能是为组织活动提供协调、信息分析、法律和技术保障。

地区反恐怖机构的主要職能是準備有關打擊恐怖主義、分裂主義、極端主義的建議和意見;收集並分析反恐機構從成員國獲取的信息,建立及補充反恐機構資料庫;加強成員國在應有關成員國請求準備和舉行反恐演習、以及準備和舉行打擊恐怖主義、分裂主義、極端主義的緝捕和其他行動中進行協作;參與準備涉及打擊恐怖主義、分裂主義、極端主義問題的國際法律文件草案;協助培訓反恐專家及相關人員、準備及舉行學術會議、研討會、協助就打擊恐怖主義、分裂主義、極端主義問題交換信息。

两个机构各自独立工作,但秘书处级别比反恐怖机构级别高,在重大事件上,地区反恐机构每年都要向秘书处报告。只有秘书处及秘书长能对外代表上合组织。工作人员由各国推选,中国一般由外交部人员担任。

秘书长由国家元首理事会任命,按照上合组织成员国首字母的俄文顺序,由各国轮流来担任,每次任期3年。[7]

而地区反恐怖机构执行主任由国家元首理事会任命,任期2年。[6]

歷任秘书长编辑

秘书长 出身国 任职时间
1   张德广   中国 2004年1月15日 - 2007年1月1日
2   博拉特·努尔加利耶夫   哈萨克斯坦 2007年1月1日 - 2010年1月1日
3   穆拉特别克·伊马纳利耶夫   吉尔吉斯斯坦 2010年1月1日 - 2013年1月1日
4   德米特里·梅津采夫   俄羅斯 2013年1月1日 - 2016年1月1日
5   拉希德·阿利莫夫英语Rashid Alimov   塔吉克斯坦 2016年1月1日 - 2019年1月1日
6   弗拉基米尔·诺罗夫   乌兹别克斯坦 2019年1月1日 - 2022年1月1日
7   张明   中国 2022年1月1日 (現任)

指导原则编辑

上海合作组织以“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种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为基本内容的“上海精神”作为相互关系的原则,以及不结盟、不针对其他国家和地区、对外开放的原则。上海合作组织每年举行一次成员国国家元首正式会晤,定期举行政府首脑会晤,轮流在各成员国举行。组织的宗旨是加强各成员国之间的相互信任与睦邻友好;鼓励各成员国在政治经贸科技文化教育能源交通环保及其它领域的有效合作;共同致力于维护和保障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建立民主、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8]

官方强调上海合作组织不是封闭的军事政治集团,因而與北約等無法類比,该组织防务安全始终遵循公开、开放和透明的原则,奉行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任何其他国家和组织的原则,一直倡导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9]而西方认为上海合作组织是以中国和俄罗斯为首的中亚地区安全保障集团,视为北约未来在东方的平衡器[10]

官方名称编辑

上海合作组织官方工作语言是汉语俄语。组织的正式名称用两种语言(括号内是缩写)是:

汉语
俄语
  • 西里尔字母Шанхайская организация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а(ШОС)
  • 罗马化:Shankhayskaya organizatsiya sotrudnichestva(ShOS)

成员编辑

上海五國會晤機制
上海合作組織
中国
哈萨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俄罗斯
塔吉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印度
巴基斯坦
伊朗
蒙古
阿富汗
白俄罗斯
斯里兰卡
土耳其
柬埔寨
阿塞拜疆
尼泊尔
亚美尼亚
埃及
卡塔尔
沙特阿拉伯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2021
2022
2023

  成员国      观察员国      对话伙伴国

日期 成員 扩大
1996年4月26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上海五国会晤机制
上海合作组织创始成員
  俄羅斯
  哈萨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塔吉克斯坦
2001年6月15日   乌兹别克斯坦 上海合作组织创始成員
2017年6月9日   巴基斯坦 第一次扩大
  印度
履行接收程序中   伊朗 履行接收程序中
启动接收程序   白俄羅斯 启动接收程序

对话伙伴编辑

 
阿富汗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在2004年的上合组织峰会上。

对话伙伴地位创建于2008年。[13]

對話夥伴国 状态批准 正式授予时间[註 2]
  斯里蘭卡 2009年6月15日或16日[14][15] 2010年5月6日[16]
  土耳其 2012年6月7日[11] 2013年4月26日[17]
  柬埔寨 2015年7月10日[18] 2015年9月24日[19]
  阿塞拜疆 2016年3月14日[20]
  尼泊尔 2016年3月22日[21]
  亞美尼亞 2016年4月16日[22]
  埃及 2021年9月16日或17日[3] 2022年9月14日[23][24]
  卡塔尔
  沙烏地阿拉伯
即将到来的对话伙伴[註 3]
  巴林 2022年9月16日 待安排
  馬爾地夫
  科威特
  阿联酋
  緬甸

成員領導人编辑

历史编辑

上海合作组织的前身是上海五国会晤机制。2001年6月14日,上海五国元首在上海举行第六次会晤,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亦出席了此次会晤,会上六国领导人签署了六国元首联合声明,声明表示乌兹别克斯坦以完全平等的身份加入上海五国[25]

2001年6月15日,六国元首举行首次会议,并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宣言》和《关于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的上海公约》[26],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立[27]

2002年6月7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第二次首脑会晤在俄羅斯聖彼得堡举行,会上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宪章》、《关于地区反恐怖机构的协定》和《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宣言》三个文件。

2003年5月29日,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第三次首腦會晤在俄羅斯莫斯科舉行,簽署了《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宣言》[28]中华人民共和国駐俄羅斯大使张德广被任命為本組織首任秘書長。

2003年8月6日至12日,上海合作組織首先舉行在哈萨克斯坦和中国境内的多國聯合反恐軍事演習[29]

2004年1月15日,上海合作組織秘書處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北京舉行成立儀式。

2004年6月17日,上海合作組織峰會在烏茲別克首都塔什干舉行。會上包括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錦濤做了主题为《加強務實合作共謀和平發展》的演讲,各國亦簽署《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塔什干宣言》。同日,設在塔什干的「上海合作組織地區反恐機構正式啟動。蒙古国獲接纳为观察员。

2005年7月4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举行的首脑会议上,六國元首簽署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宣言》[30]。呼籲美國等制定撤離駐中亞軍事基地的期限。伊朗巴基斯坦印度獲接纳为观察员。白俄罗斯正在争取加入。

2006年6月15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理事会会议在中国城市上海举办,主要议题是关于加强当代信息安全,通过合作加大各国保障信息安全的力度。

2007年8月16日,上海合作组织元首理事会会议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举行。为维护上海合作组织范围内的安全与稳定,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锦涛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吉尔吉斯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塔吉克斯坦共和国、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元首共同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该合约致力于缔约各方的“和平共处、世代友好”[31]。鉴于国际信息安全问题日益突出,本次峰会将通过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保障国际信息安全行动计划。

2009年5月15日,莫斯科舉行組織外長會議。俄羅斯外長拉夫罗夫在當天外長會議結束後對媒體表示,目前,很多國家在爭取與上合組織進行合作。因此,上合組織特別制定了一個對話夥伴地位。他透露,各國外長商定將向下月參加葉卡捷琳堡峰會的各國元首建議,給予白俄羅斯和斯里蘭卡上合組織對話夥伴地位。[32]

2014年9月12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发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会议新闻公报》。元首们批准了《给予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地位程序》和《关于申请国加入上海合作组织义务的备忘录范本》修订案,以推进完善本组织活动的法律基础。并决定加快建立组织发展基金和开发银行。

2015年7月10日,启动接纳巴基斯坦印度加入上海合作组织的程序,同時給予亞美尼亞亞塞拜然尼泊爾柬埔寨上合組織對話夥伴地位,并决定赋予白俄罗斯观察员地位[33]。2016年6月24日,印度和巴基斯坦签署《加入上海合作组织义务的备忘录》[34]

2017年6月9日,上合組織阿斯塔納峰會,印度和巴基斯坦完成入會的正式手續,成為上合組織首次的成員擴展。

2021年9月17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启动接收伊朗为成员的程序,吸收沙特阿拉伯埃及卡塔尔为新的对话伙伴[3][35]

2022年9月15日,伊朗签署《加入上海合作组织义务的备忘录》[36];16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启动接收白俄罗斯为成员的程序,吸收巴林马尔代夫科威特阿联酋缅甸为新的对话伙伴。

“上海五国”年度元首会晤编辑

日期 国家 举办地
1 1996年4月25日-26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37]
2 1997年4月24日   俄罗斯联邦莫斯科
3 1998年7月3日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阿拉木圖
4 1999年8月24日-26日   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比什凯克
5 2000年7月3日-5日   塔吉克斯坦共和国杜尚别[38]

上海合作组织高级会议编辑

年度峰会
日期 国家 举办地
1 2001年6月14日-15日   中国上海
2 2002年6月7日   俄罗斯圣彼得堡
3 2003年5月28日-29日   俄罗斯莫斯科
4烏孜別克语Toshkentdagi ShHT sammiti (2004) 2004年6月17日   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
5 2005年7月5日   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
6 2006年6月14日-15日   中国上海
7 2007年8月16日   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
8 2008年8月28日   塔吉克斯坦杜尚别[39]
9 2009年6月15日-16日   俄罗斯叶卡捷琳堡[39]
10烏孜別克语Toshkentdagi ShHT sammiti (2010) 2010年6月10日-11日   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
11 2011年6月15日   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
12英语2012 SCO summit 2012年6月6日-7日   中国北京[40]
13 2013年9月13日   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
14英语2014 SCO summit 2014年9月11日-12日   塔吉克斯坦杜尚别[41]
15 2015年7月9日-10日   俄罗斯乌法
16烏孜別克语Toshkentdagi ShHT sammiti (2016) 2016年6月23日-24日   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42]
17英语2017 SCO summit 2017年6月8日-9日   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
18 2018年6月9日-10日   中国青岛
19 2019年6月14日-15日   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
20 2020年11月10日[註 4]   俄罗斯圣彼得堡[44]
21 2021年9月16日-17日   塔吉克斯坦杜尚别
22 2022年9月15日-16日   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
23 2023年   印度
总理理事会
日期 国家 举办地
1 2001年9月   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
2 2003年9月23日   中国北京
3 2004年9月23日   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
4 2005年10月26日   俄罗斯莫斯科
5 2006年9月15日   塔吉克斯坦杜尚别
6 2007年11月2日   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
7 2008年10月30日   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
8 2009年10月14日   中国北京[45]
9 2010年11月25日   塔吉克斯坦杜尚别[46]
10 2011年11月7日   俄罗斯圣彼得堡
11 2012年12月5日   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47]
12 2013年11月29日   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
13 2014年12月14日-15日   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
14 2015年12月14日-15日   中国郑州[48]
15 2016年11月2日-3日   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49]
16 2017年12月1日-2日   俄罗斯索契[50][51]
17 2018年10月11日-12日   塔吉克斯坦杜尚别
18 2019年11月1日-2日   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52][53]
19 2020年11月30日[註 5]   印度[55][56]
20 2021年11月24日-25日   哈萨克斯坦努尔苏丹[57]
21 2022年11月1日   中国[58]

图片编辑

联合军演编辑

“和平使命”是框架内举行的多边联合反恐军事演习,首次演习于2005年举行,自2014年每两年举行一次。经过多年发展,“和平使命”系列联合军事演习已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反恐安全合作的重要标志之一,也成为成员国之间促进对外军事交流的重要窗口。

未来增扩编辑

2010年上合组织峰会上,与会代表经过磋商达成了接纳新成员的程序。[61]

接收中编辑

  •   伊朗:自2005年以来便是上合组织观察员国[62],2021年9月17日会议上决定启动接纳伊朗成为成员国的程序,这需要“一段合理的时间”。[63][64]2022年11月27日,伊朗议会通过伊朗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法案。[65]
  •   白俄羅斯:2008年曾申请成为正式成员[66],并获得哈萨克斯坦的支持。然而时任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伊万诺夫质疑其是否可以申请加入上合组织,认为其是“纯粹的欧洲国家”[67]。尽管如此,在2009年上合组织叶卡捷琳堡峰会上,与会代表决定给予白俄羅斯對話夥伴国,2010年4月28日正式生效。2012年该国申请成为觀察員,并于2015年正式成为观察员国。2022年6月14日,俄羅斯驻上合组织总统特别代表哈基莫夫表態称白俄羅斯已再次申请該組織成员国身份。[68]

计划中编辑

  •   蒙古:于2004年塔什干峰会上成为该组织第一个观察员国[69],曾表态希望早日申请加入成员国行列。
  •   斯里蘭卡:2010年成为该组织对话伙伴国,是目前对话伙伴国中最早授予状态的。2012年曾申请成为观察员国,雖獲俄羅斯支持,但一般認為斯里蘭卡能否加入上合组织可能必須看印度的臉色再決定。
  •   土耳其:2011年,土耳其申請成为上海合作組織對話伙伴,并于2013年获得批准[70]。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曾表态该国议会曾经考虑放弃欧盟候选国英语Accession of Turkey to the European Union地位,以争取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国的机会[71]。2016年11月21日,在欧洲议会投票决定无限期暂停接纳土耳其加入欧盟程序2天后,2016年11月23日,土耳其获得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2017年届主席国席位。这使得土耳其成为上合组织下属机构中第一个非正式成员的主席国。当地时间2022年9月17日,据路透社援引土耳其NTV电视台等媒体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举办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二十二次会议表示,让身为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加入上海合作组织是他的目标。[72]
  •   亞美尼亞:2012年曾申请成为观察员国,而后2016年成为对话伙伴国。由于该国与阿塞拜疆存在严重的领土争议,多国普遍认为该国获批成为正式成员国的可能性不高。
  •   阿塞拜疆:2012年曾申请成为观察员国,而后2016年成为对话伙伴国。鉴于前述领土争议问题,多国普遍认为该国获批成为正式成员国的可能性不高。
  •   尼泊尔:曾于2012年申请成为上合观察员国,而后于2016年成为对话伙伴国。尼國雖然跟中國關係不錯,但近年來和印度關係十分緊張,印度極有可能會抵制尼國加入上合組織,加上2015年發生的百年地震後的重建問題預料要加入上合組織可能會是條漫漫長路。
  •   柬埔寨:2015年是首個獲得上合對話夥伴地位的東協成員,柬國和中國之間關係向來非常緊密,政局穩定和經濟持續成長,因此預料加入上合組織是指日可待的事。
  •   埃及:2015年申请成为对话伙伴国,2022年9月14日成为对话伙伴国。
  •   卡塔尔:曾于2017年(一说更早)申请成为对话伙伴国,并于2022年9月14日完成。不过目前该国作为美国非北约盟友,暂不清楚是否真能成为上合正式成员国或观察员国。
  •   沙烏地阿拉伯:2019年提交加入上合组织相关申请。[73][74]2022年9月14日成为上合对话伙伴国。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曾私下透露沙特进一步申请升级为上合观察员国的可行性。

观望中编辑

  •   阿富汗:2012年6月7日上合组织元首理事会上,与会代表决定给予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上合组织观察员地位[11]。在加尼总统时期,该国曾表态希望成为正式成员国。但在塔利班重新掌握国家实权后,由于目前尚无任何既有成员国给予其政权外交承认,自2021年7月以来阿富汗长期缺席上合会议。[75]
  •   巴林:曾于2017年(一说更早)申请成为对话伙伴国。
  •   孟加拉国:2012年曾申请成为观察员国,不过由于现状作为正式成员的巴基斯坦方面仍有某些反对态度(参见东巴基斯坦问题),是否能够加入上合依然有待考证。
  •   以色列:2016年以色列曾申请成为对话伙伴国[76]。由於伊朗正積極準備加入上合組織,但兩國關係不睦眾所周知,伊朗有可能會遊說其他上合成員不要接受以色列的入會申請;另一方面,同日本和南韓一樣,以色列跟美國之間關係也非常密切,能否加入上合變數頗大。
  •   伊拉克:于2019年(一说更早)申请成为对话伙伴国。
  •   馬爾地夫:曾于2014—2015年间申请成为对话伙伴国,此后并未有相关进展,由于印度很可能基于珍珠链政策反对,外界普遍认为马尔代夫加入的可能性较低。
  •   緬甸:曾于2022年(一说更早)表态希望申请成为对话伙伴国,但由于目前该国政府被亲敏昂莱军事力量全权掌控,预期需要先解决政府合法性及整顿政党乱象后才能提出申请。
  •   叙利亚:2015年该国申请成为对话伙伴国[76],此前原本计划申请成为观察员国,但上合组织秘书处一位匿名工作人员回复说应先申请成为对话伙伴国后才能进一步申请观察员席位。目前該國局勢混亂,加上伊斯蘭國占領北部大片土地,一般認為問題沒有解決前加入上合的可能性很低。
  •   烏克蘭:曾于2012年亚努科维奇总统任期时表态可以考虑申请上合组织观察员席位[77][78],但由于现状与俄罗斯交恶,以及被俄罗斯认定为不友好国家,外界普遍认为乌克兰永远无法加入该组织。
  •   越南:2011年曾表态希望申请成为观察员国,但未进一步发送申请书[70]

已拒绝编辑

  •   美國:曾于2005年申请成为观察员,不過遭拒絕。[79]即使放寬加入條件,除了地理因素外,美國和中俄之間的意識型態差距和加入後組織權利的失衡都會是個大問題,以及鉴于美国连年不断的对俄罗斯制裁及俄罗斯对此种不友好行为的反应,因此未來美國加入上合的可能几乎为零。
  •   土库曼斯坦:俄罗斯曾邀请总统列席该组织峰会,所以有部分媒體曾认为土库曼斯坦与该组织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但2019年该国议会已再次重申其永久中立国地位,这是被联合国大会决议承认的,不容任何军事性区域组织更改,因此无任何加入之可能性。[80][81]尽管如此,土库曼斯坦自2005年以来至今每年都至少参加一次上合组织大小规模不等的会议。

注释编辑

  1. ^ 首个在中国境内成立的政府间国际组织是国际竹藤组织,总部位于北京市望京
  2. ^ 一国的外交部长和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签署给予地位的备忘录后,该国方可正式成为上海合作组织对话伙伴。
  3. ^ 这些国家尚未签署被给予上合组织对话伙伴地位的备忘录,因此它们还不是“法律上”的对话伙伴。历史上,此类备忘录是在一个国家宣布被批准为上合组织对话伙伴后一年内签署的。
  4. ^ 原定于当年7月22日至23日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举办,因新冠疫情推迟至当年11月10日以视频方式举行[43]
  5. ^ 原定于当年秋季在印度举办,因新冠疫情推迟至当年11月30日以视频方式举行[54]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上海合作组织简介. 上海合作组织秘书处. [2021-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1). 
  2. ^ 2.0 2.1 上合峰會|上海合作組織正式批准伊朗成為永久會員 - 香港01. [2022-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9). 
  3. ^ 3.0 3.1 3.2 3.3 3.4 3.5 上合组织杜尚别“纪念峰会”签署了30份文件. 上海合作组织秘书处. [2021-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9). 
  4. ^ 上海合作组织秘书处简介. 上海合作组织秘书处. [2022-09-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9). 
  5. ^ 上海合作组织宪章. [2008-08-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6-20). 
  6. ^ 6.0 6.1 6.2 6.3 上海合作组织简介. 上海合作组织秘书处. [2021-09-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1). 
  7. ^ 上合组织秘书处是如何运作的?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新京报,2013年09月13日。
  8. ^ 央視-上合組織擴編. [2017-06-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9. ^ 中国驻俄罗斯大使刘古昌就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和平使命-2007”联合反恐军事演习、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比什凯克峰会、中俄元首会晤举行新闻发布会(实录)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官方网站,2008年8月10日
  10. ^ 中国试图将中东国家纳入新版“北约”. sputniknews.cn. 2017年6月29日 [2017-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中文(中国大陆)). 
  11. ^ 11.0 11.1 11.2 11.3 SCO accepts Afghanistan as observer, Turkey dialogue partner. 新华社. 2012年6月7日 [2012-06-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28). 
  12. ^ 上海合作组织峰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6-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6). 
  13. ^ Regulations on the Status of Dialogue Partner of the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sation. The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sation. 28 August 2008 [11 June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14 February 2012). 
  14. ^ Sri Lanka gains partnership in SCO members welcome end to terror in country. Ministry of Defence, Democratic Socialist Republic of Sri Lanka. 30 December 2010 [2021-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15. ^ Bedi, Rahul. Sri Lanka turns to Pakistan, China for military needs. IANS (Urdustan.com Network). 2 June 2007 [2 June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6-04). 
  16. ^ Russian MFA Spokesman Andrei Nesterenko Response to Media Question about the Signing of a Memorandum Granting the Status of SCO Dialogue Partner to Sri Lanka.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Russia). 12 May 2010 [2021-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08). 
  17. ^ No: 123, 26 April 2013, Press Release Concerning the Signing of a Memorandum with the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Turkey). 26 April 2013 [2021-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8). 
  18. ^ Четыре страны получат статус партнеров по диалогу ШОС [Four countries will receive the status of SCO dialogue partners]. RIA Novosti. 10 July 2015 [2021-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30) (俄语). 
  19. ^ Cambodia becomes dialogue partner in SCO. TASS. 24 September 2015 [2021-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7). 
  20. ^ Foreign Minister Elmar Mammadyarov met with Rashid Alimov, Secretary General of the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within his working visit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Azerbaijan). 14 March 2016 [2021-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9). 
  21. ^ Press Release issued by Embassy of Nepal, Beijing on Nepal officially joined the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SCO) as a dialogue partner.. Government of Nepal –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22 March 2016 [4 August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4 August 2018). 
  22. ^ Armenia was granted a status of dialogue partner in the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sation.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Armenia). 16 April 2016 [2021-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9). 
  23. ^ 关于给予阿拉伯埃及共和国和卡塔尔国上海合作组织对话伙伴地位的备忘录获签署. 上海合作组织. [2022-09-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1-02). 
  24. ^ 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撒马尔罕宣言. 新华网. [2022-09-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9-28). 
  25. ^ 六国元首在上海共同签署联合声明. 中国新闻网. 2001-06-14 [2021-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07) (中文). 
  26. ^ 六国元首在上海签署打击“三股势力”公约. www.chinanews.com. 中国新闻网. 2001-06-15 [2021-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07) (中文). 
  27. ^ 江泽民在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大会上的讲话(全文). 中国新闻网. 2001-06-15 [2021-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07) (中文). 
  28. ^ 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签署元首宣言(全文). [2005-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29. ^ 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举行联合军演 反恐唱主角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人民网,2003年8月6日。
  30. ^ 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宣言. [2005-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31. ^ 新华网. 中国批准上合组织成员国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 环球网. 2008-06-26 [2021-0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5) (中文). 
  32. ^ 上合組織外長會議在莫斯科舉行,國際在線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09-05-16 00:10:31 截取
  33. ^ 白俄罗斯正式成为上海合作组织观察员国. [2021-09-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9). 
  34. ^ 常红; 胡倩. 盘点:历届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上的“中国声音”. 人民网. 2018-06-07 [2022-09-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6). 
  35. ^ 习近平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21-09-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01). 
  36. ^ Iran signs memorandum to join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sation. 半岛电视台. 2022-09-15 [2022-09-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9-15) (英语). 
  37. ^ 中、俄、哈、吉、塔五国会晤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国外交部官方网站,2000年11月7日
  38. ^ 吉中合作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吉尔吉斯共和国驻华大使馆[[Category:自{{subst:#time:c}}带有失效链接的条目]][失效連結]
  39. ^ 39.0 39.1 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努尔加利耶夫接受俄罗斯报采访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上海合作组织官方网站,2008年3月1日
  40. ^ 上合组织:安全合作与外溢效应. 新华网. 2012年6月13日 [2012年6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2月26日). 
  41. ^ 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峰会将在杜尚别举行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上海合作组织官方网站,2014年9月2日
  42. ^ Uzbekistan to host 16th SCO summit in 2016. [2016-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5). 
  43. ^ 习近平将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二十次会议.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20-1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44. ^ Путин заявил о переносе саммитов БРИКС и ШОС из Челябинска. [21 July 2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9). 
  45. ^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Summit Concludes in Beijing. [2016-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0-26). 
  46. ^ SCO Heads of Government Council meets in Beijing. [2015-1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10). 
  47. ^ SCO Meeting Expected to Boost Cooperation Among Members. The Gazette of Central Asia (Satrapia). 2012-12-02 [2015-1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5). 
  48. ^ 上海合作组织总理理事会将在郑州举行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15年12月09日
  49. ^ Kyrgyzstan to host next SCO Prime Ministers' meeting in 2016. [2016-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4). 
  50. ^ 李克强抵达索契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总理第十六次会议. 新华网. [2021-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9). 
  51. ^ 李克强抵达索契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总理第十六次会议_国务院动态_中国政府网. www.gov.cn. [2021-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9). 
  52. ^ 商务部欧亚司负责人谈李克强总理出席上合组织成员国第十八次总理会议并访问乌兹别克斯坦经贸成果_新闻发布_中国政府网. www.gov.cn. [2021-07-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18). 
  53. ^ 李克强抵达塔什干--新闻报道-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cpc.people.com.cn. [2021-07-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3). 
  54. ^ 李克强将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 政府首脑(总理)理事会第十九次会议.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20-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3). 
  55. ^ 王毅:面對新挑戰 多邊主義是唯一選擇 - RTHK. news.rthk.hk. [2021-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4) (中文(臺灣)). 
  56. ^ 王毅:面對新挑戰 多邊主義是唯一選擇 - RTHK. news.rthk.hk. [2021-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4) (中文(臺灣)). 
  57. ^ 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在“上海合作组织日”招待会上的致辞 —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www.fmprc.gov.cn. [2021-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9). 
  58. ^ 李克强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总理)理事会第二十次会议.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21-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26). 
  59. ^ “和平使命-2007”联合军演新闻报道. [2007-08-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9). 
  60. ^ 和平使命2014. [2014-09-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61. ^ Wu, Jiao; Li, Xiaokun. SCO agrees deal to expand. China Daily. 2010年6月12日 [2010年6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9月27日). 
  62. ^ What Iran's membership of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sation means. Al Jazeera. 2021年9月19日 [2022年9月1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9月1日). 
  63. ^ News Analysis: Why is Iran keen on full SCO membership?. 新华社. 2021年9月18日 [2022年9月1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5月18日). 
  64. ^ Iran Joins SCO. Financial Tribune. 2021年9月17日 [2022年9月1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6月15日). 
  65. ^ 伊朗议会通过伊朗加入上合组织法案. [2022-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1-28). 
  66. ^ Belarus gets observer status in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白俄罗斯电讯社. 2015-07-10 [2015-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31). 
  67. ^ Lantratov, Konstantin; Orozaliev, Bek; Zygar, Mikhail; Safronov, Ivan. The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sation acquires military character. Kommersant (75). 27 April 2006: 9 [2014-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27). 
  68. ^ Belarus prepares bid to join SCO - Russian presidential envoy. 国际文传电讯社. 2022-06-14 [2022-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2-25). 
  69. ^ 上合組織擴員展望:誰將是第七個正式成員?. 多維新聞. [2016-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2). 
  70. ^ 70.0 70.1 Radyuhin, Vladimir. Vietnam bids to join SCO. The Hindu (Moscow). 2 December 2011 [2022年8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8月6日). 
  71. ^ Dalay, Galip. Turkey between Shanghai and Brussels. The New Turkey. 由Öz, Handan翻译. 2013年5月14日 [2013-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2月6日). 
  72. ^ 熊超然. 埃尔多安:加入上海合作组织是土耳其的目标. 观察者网. [2022-09-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1-02). 
  73. ^ 以色列和沙特提交加入上合组织的相关申请. 环球网. 2019-08-15 [2019-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3). 
  74. ^ ‘SCO family’ widening? Many candidates share ‘Shanghai spirit’, but expansion not a goal. TASS. 2019-09-05 [2019-1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6). 
  75. ^ Seiwert, Eva. The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 Will Not Fill Any Vacuum in Afghanistan. Foreign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 2021年9月30日 [2022年7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7月24日). So far, the SCO has not officially recognized the Taliban regime and did not invite its representatives to the summit in Dushanbe in mid-September. 
  76. ^ 76.0 76.1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Interfax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77. ^ Yanukovych Tells Putin Kyiv Wants SCO Observer Status. 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 25 August 2012 [2022年8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8月6日). 
  78. ^ Grigoryan, Gurgen. Why Ukraine wants to become SCO's partner. InfoSCO. 2012年10月8日 [2022年8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8月6日). 
  79. ^ Shanghai surpris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卫报,2006年6月16日
  80. ^ 聯合國大會 第90屆 Resolution 50/80. Maintenance of international security A/RES/50/80 1995年12月12日. [2019年2月18日].
  81. ^ Shubham. SCO Summit 2018: Why Turkmenistan is not part of the Eurasia security bloc. oneindia.com. 2018-06-07 [2019-0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2月20日).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