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乡族

東鄉族小兒經:دْوݣسِيْا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少數民族,他們自稱為撒爾塔人(Sarta 或 Santa)。主要聚居在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東鄉族自治縣以及積石山保安族東鄉族撒拉族自治縣,少數分布在甘肅臨夏縣和政縣廣河縣康樂縣臨夏市蘭州市定西地區甘南藏族自治州等地。還有一小部分散居在新疆维吾爾自治區青海省寧夏回族自治區等省區。人口為621500人(2010年統計)。[1]

東鄉族
دْوݣسِيْاݣ
Dongxiang minority student 02.jpg
總人口
513,826
分佈地區
 中國
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東鄉族自治縣積石山保安族東鄉族撒拉族自治縣臨夏縣和政縣廣河縣康樂縣臨夏市蘭州市定西地區甘南藏族自治州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青海省寧夏回族自治區也有分佈
語言
東鄉語
宗教信仰
Star and Crescent.svg 伊斯蘭教
相关族群
蒙古族保安族撒拉族撒爾塔人

族源及發展编辑

 
穿戴塔基亞禮拜帽的東鄉族小學生
 
穿戴白色希賈布蓋頭的老年東鄉族婦女

中国伊斯兰教

 

教史
唐朝 · 五代十国 · 宋朝 · 辽朝
金朝 · 元朝 · 明朝 · 清朝
同治陕甘回乱 · 云南回变
1911年至今英语Islam in China (1911–present) · 沙甸事件
教派
格底目英语Gedimu · 依赫瓦尼 · 赛来菲耶英语Sailaifengye · 西道堂英语Xidaotang

苏菲派 · 四大门宦
虎夫耶 · 嘎得忍耶
库布忍耶 · 哲赫忍耶
白山派 · 黑山派

人物
白寿彝 · 包尔汉 · 陈广元
陈克礼 · 陈裕菁 · 傅统先
哈再孜 · 胡登洲 · 姬觉弥 · 金吉堂
李铁铮 · 林松 · 刘锦标 · 刘智
马德新 · 马哈什 · 马坚
马联元 · 马邻翼 · 马松亭 · 马注
买买提 · 木罕买提 · 穆萨 · 纳赛尔
纳忠 · 祁靜一 · 庞士谦 · 萨阿德
沙比提 · 沈遐熙 · 时子周 · 索图克
仝道章 · 王浩然 · 王岱舆 · 王友三
王静斋 · 伍特公 · 伍遵契 · 馬來遲
夏木西丁 · 杨敬修 · 伊本 · 玉素甫
张杰 · 张中 · 周仲羲 · 安士伟
文化教育
汉文《古兰经》
维吾尔文《古兰经》
哈萨克文《古兰经》

古兰经善本 · 汉克塔布英语Han Kitab · 清真寺
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 · 经学院列表
回回话 · 小儿经 · 中國體
清真菜 · 烤串 · 武术

组织
中国回教俱进会

中国回教学会
中国伊斯兰教协会

人文地理

北京 · 上海 · 天津 · 宁夏
陕西 · 甘肃 · 青海 · 新疆
河南 · 河北 · 山东 · 山西
云南 · 四川 · 贵州 · 重庆 · 西藏
浙江 · 福建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吉林 · 辽宁 · 黑龙江 · 内蒙古
安徽 · 江苏 · 江西 · 湖南 · 湖北
香港 · 澳门

人口

回族 · 維吾爾族 · 哈萨克族 · 东乡族
柯尔克孜族 · 撒拉族 · 塔吉克族
保安族 · 乌孜别克族 · 塔塔尔族
藏回
东干人

早先,東鄉族被稱為東鄉回、蒙古回回、東鄉土人、東鄉蒙古人[2]。族群源於中亞撒爾塔人蒙古人,信奉伊斯蘭教,由六種色目人為主體發展出來。即回回乃蠻钦察葛邏祿甘土鲁康里。這些中亞人成為簽軍,由赤老溫統帥,留駐东乡。後來這些軍人被組織入(也与一部分汉人藏人混合),定居下來。由軍戶轉為民戶,採用蒙古語。色目人是重要來源,在元朝中期形成現今東鄉族。

明初這地方屬河州衛管轄,前朝將軍鎖南普賜姓何,任命為指揮同知。世代相傳,實行土司統治。洪武年間設九個里,推行里甲制度。在清朝改為用統治。東鄉族一部分族源是阿難答部下。

通婚编辑

東鄉族姓氏有蒙古族漢族回族藏族等姓氏[3];漢族姓氏王、康、張、高、黃等,回族姓氏有馬和穆。[4][5]在極少數狀況下,東鄉族確實會與其他族群通婚,但只有漢族與回族,而沒有藏族。[6]

东乡族人口分布编辑

东乡族聚居区编辑

語言编辑

東鄉族人使用的東鄉語,屬阿爾泰語系蒙古語族[8],與十三世紀蒙古秘史蒙古語很像。語言內有許多從漢語、阿拉伯語、波斯語和少數突厥語的外來詞。[9]多數人兼通漢語,通用漢字,東鄉族並無自己的文字,使用阿拉伯文字。

由於語言替換因素,東鄉族自治縣東北部使用了一種受漢語普通話影響的東鄉語——唐汪話[10]

東鄉族有豐富的民間口頭文學,民歌稱作「東鄉花兒」。

宗教信仰编辑

東鄉族信仰伊斯蘭教,属遜尼派,又分為五大教派,十門宦。五大派為嘎的林耶庫不林耶哲合忍耶虎夫耶伊赫瓦尼。十門宦為拱北門宦海門門宦花寺門宦張門門宦沙溝門宦穆夫提門宦胡門門宦北莊門宦丁門門宦風門門宦。內部一直有新教與老教之爭。他们十三世紀已經是穆斯林。

教育情况编辑

東鄉族的教育事業在全國範圍內屬於比較落後的。 1982年的數據表明東鄉族的大、中、小學生入學比率低於全省和全國當時水平。每萬人大學生數全省為55人,東鄉7.7人;高中生625人,東鄉為139人;初中生1220人,東鄉305人;小學生2771人,東鄉782人。文盲、半文盲率非常高,全省34.89%,東鄉74.35%,其中女性高於男性,山區高於川區,民族聚居區高於民族雜居區。[11]

根據在2000年人口普查數據,在所有55個少數民族中間,東鄉族文盲人口占15歲以上人口比例最高,為62.88%。[12]经过20年的发展,虽然在教育事业各方面都有进步,但是成人文盲率仍旧高达48%,甘肃省为14%,全国水平为7.7% [13]。根據2000年的人口普查數據,在東鄉縣,人均受教育年限1.98年,只有少數幾個村超過2年 。[14]

風俗習慣编辑

東鄉族人的食衣住行及風俗受伊斯蘭教影響很大。

服飾编辑

東鄉族服飾上帶有回族的特點,顏色多青、藍色或藏青色布製成。婦女的上衣寬大長至膝蓋,衣領衣袖衣襟均繡有裝飾,套褲的褲管也滾有花邊,用飄帶束住。在節日里,婦女會穿上高跟繪花鞋,包頭巾並插銀製飾物。東鄉族婦女的蓋頭分黑、綠、白三種顏色。女孩從七八歲開始戴綠蓋頭,婚後戴黑色蓋頭,老年婦女戴白色蓋頭。

男子頭戴平頂軟帽,分黑、白兩色。黑軟帽的平頂用六快布縫成,只有老教教徒才能戴。新教教徒則多穿制服和小翻領黑布面大衣。男子不能蓄發,但留鬍鬚。男子平日多穿短衫、深色坎肩毛織的褐衣,下穿及踝長褲。冬天穿山羊皮襖,在袖口處縫有黑色或紅色的寬邊。

舞蹈编辑

東鄉族人在婚禮上要跳“哈利舞”,今天已不常見,六十歲以上的老人還能記起。

東鄉族的穆夫提教派在宗教儀式中要表演一種歷史悠久的舞蹈“哲茲白”,舞者均為男子,形式多表現誦經的動作。

陈玉先 《东乡族民族舞蹈》[永久失效連結]

節日编辑

因為信仰伊斯蘭教,東鄉族的節日主要是伊斯蘭教的三大宗教節日,即開齋節古爾邦節聖紀節

基因遺傳编辑

東鄉族群體的父系單倍群構成情況[15]

  O2(18.69%)
  O1a(1.87%)
  O1b(3.73%)
  J(16.82%)
  R1a(14.02%)
  R1b(2.8%)
  R2(9.35%)
  C(6.54%)
  G(5.61%)
  N(5.6%)
  D(4.67%)
  E(3.74%)
  其他(6.56%)

在 2010 年的另一項研究中發現,大多數東鄉族屬於單倍群 R1a英语Haplogroup R1a(54%)。[16]

著名人士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Xu, Dan, Xiaodong Xie, and Shaoqing Wen. "The Dongxiang language and peopl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013).
  2. ^ 东乡族. 国家民委门户网站,摘自《民族问题五种丛书》之《中国少数民族》卷. [2018-0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05) (简体中文). 
  3. ^ James Stuart Olson. An ethno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China.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1998: 66 [2010-06-28]. ISBN 978-0-313-28853-1. 
  4. ^ Henry G. Schwarz. The minorities of northern China: a survey. 17 of Studies on East Asia illustrated. Western Washington. 1984: 100 [17 July 2011]. ISBN 978-0-914584-17-9. (Original from 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
  5. ^ Richard V. Weekes. Richard V. Weekes , 编. Muslim peoples: a world ethnographic survey, Volume 1 2, illustrated. Greenwood Press. 1984: 238 [17 July 2011]. ISBN 978-0-313-23392-0. (Original from 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
  6. ^ Colin Legerton; Jacob Rawson. Invisible China: A Journey Through Ethnic Borderlands . Chicago Review Press. 2009: 156 [2010-06-28]. ISBN 978-1-55652-814-9. dongxiang han hui marriages. 
  7. ^ 国家统计局:《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 [2010-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09). 
  8. ^ Henry Serruys; Françoise Aubin. The Mongols and Ming China: customs and history, Volume 1. Variorum Reprints. 1987: cxv [2010-06-28]. ISBN 978-0-86078-210-0. 
  9.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0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0. ^ International Council for Philosophy and Humanistic Studies. Atlas of languages of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in the Pacific, Asia, and the Americas, Volume 2, Part 1. (Volume 13 of Trends in Linguistics, Documentation Series).. Walter de Gruyter. 1996: 875–882. ISBN 978-3-11-013417-9. 
  11. ^ 《东乡族自治县志》,96页,1996年,甘肃文化出版社
  12. ^ 《2000年人口普查 中国民族人口资料》,190页,2003年,民族出版社 Tabulation on Nationalities of 2000 Population Census of China, The Ethnic Publishing House
  13. ^ 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06-09/09/content_5070005.htm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4. ^ 《东乡族——甘肃东乡县韩则岭村调查》,253页,秦臻,马国忠编,2004年,云南大学出版社
  15. ^ Wen, Shaoqing; Xu, Dan, The Silk Road: Language and Population Admixture and Replacement, Languages and Genes in Northwestern China and Adjacent Regions (Springer, Singapore), 2017: 55–78, ISBN 9789811041686, doi:10.1007/978-981-10-4169-3_4 
  16. ^ Xiao, Chun-Jie; Tang, Wen-Ru; Shi, Hong; Tan, Si-Jie; Dong, Yong-Li; Wei, Chuan-Yu; Qiao, En-Fa; Shou, Wei-Hua. Y-chromosome distributions among populations in Northwest China identify significant contribution from Central Asian pastoralists and lesser influence of western Eurasians.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May 2010, 55 (5): 314–322. ISSN 1435-232X. PMID 20414255. doi:10.1038/jhg.2010.30 .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