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母

中古漢語聲母

並母b)是中古漢語的一個聲母,屬脣音幫組,全濁聲母。該聲母沒有開合口對立,可與所有四個配合。注意並母在簡化字中不應寫作“并母”,因爲“并”字屬全清幫母

其例字如下(中古漢語拼音採用古韻羅馬字):

一等 朋bong、倍baix、步boh、勃buot
二等 龐brung、鮑braux、瓣brenh、帛brak
三等 凡byam、婦biux、附byoh、服biuk、皮bie、辯bienx、斃bjed、愎bik
四等 瓶beng、陛bex、蹩bet

擬音编辑

由於在大多數漢語族語言、域外方音和對音中,並母的大多數字對應雙脣塞音,且爲全濁音,因此音韻學界一致同意將並母擬爲/b/。然而對於其送氣性質並無一致意見,有的學者認爲是送氣音[bʱ],也有的認爲是不送氣音[b],或者無所謂送氣或者平送仄不送等。不過,這個聲母在送氣不送氣方面,並沒有對立音位。

各學者擬音
聲母 古韻羅馬字 高本漢 李方桂 陸志韋 王力 周法高 李榮 邵榮芬 蒲立本 董同龢 鄭張尚芳 潘悟雲 《廣韻》字數
b b b(bʷ) b b b b b b 1118

註:過往學界曾用逆撇號「ʻ」代表送氣音,後來國際語音學學會已規範以「ʱ」作爲濁音送氣符號,上表亦依規範統一。

上古來源编辑

大部分學者一致認為並母字來自於上古漢語[b]輔音,從上古到中古並母字發音都十分穩定。

各家分類编辑

守溫三十字母 三十六字母 陳澧 曾運乾 白涤洲 李榮 周法高
並、奉 並、旁 蒲、符 蒲、符

反切上字编辑

廣韻中,屬於並母的反切上字計23個。

  • 重唇:蒲步裴薄白傍部平皮便毗弼婢
  • 輕唇:房防縛附符苻扶馮浮父

漢語讀音演變编辑

在相當多的方言中,脣音三等字的一部分(有些學者認爲是合口字,還有學者認爲是主要元音爲後元音,或者由於某些介音)轉變爲脣齒音。音韻學上稱這部分字爲輕脣音,而仍保持雙脣音發音的字爲重脣音。在三十六字母中,《切韻》系統中並母的重脣音仍稱並母,而輕脣音稱奉母,如上表中的“凡、婦、附、服”。多數漢語族語言情況繼承自三十六字母階段的發音,例如粵語和北京音系。

粵語中,並母的濁音清化,平仄送氣狀況各片粵語不盡相同,在標準粵語裏,平聲讀送氣的p [pʰ],仄聲讀不送氣的b [p],派入聲調中的陽聲調。少數陽上聲字白讀送氣,如“抱”讀pou5 [pʰou]

吳語的並母重脣音維持濁音,對應吳拼的b [b],輕脣音對應吳拼的v [v]。在保留全濁聲母的漢語族語言裏,演變跟吳語相似。

北京音系和多數官話方言中,全濁聲母清化,重脣音平聲送氣,變爲普拼的p [pʰ]的陽平調,如“平”(中古漢語bieng),仄聲不送氣,變爲普拼的b [p],如“並”(中古漢語bengx)。輕脣字不論平仄均清化爲f [f]

閩語中,並母大多變成[p],少數字不規則念做送氣的[pʰ],例如“抱”[pʰə]。此外,閩語普遍保留並母與奉母混讀的情況,此情形多在白讀層次,例如閩南語“房”[paŋ]、“飯”[pŋ]。在文讀層次則多變成[h],例如"凡"[huan]

方言中,並母多併入送氣的[pʰ]

域外方音编辑

朝鮮語中無脣齒音,並母字發音均爲雙脣音,有的爲不送氣音ㅂ [p],有的爲送氣音ㅍ [pʰ],是否送氣無明顯規律。前者如“排”(brai,배),後者如“皮”(bie,피)。

日語中並母也無輕重脣的區分,在吳音中ば行([b]),漢音は行[h][ɸ])。

越南語中並母字多數保留成爲b [ɓ]的陽調。輕脣字同多數漢語方言,清化變爲ph [f],而重紐四等字變爲清齒塞音t [t],如“幣”(中古漢語bjed,tệ)。

參見编辑

中古早期漢語(切韻音)聲母
表中字母爲潘悟雲擬音的國際音標
全清 次清 全濁 次濁 全清 全濁
脣音 p b m
舌音 t d n
ʈ ʈʰ ɖ ɳ
l
齒音 ts tsʰ dz s z
tʂʰ ʂ ʐ
tɕʰ 常(禪) ȵ ɕ ʑ
牙音 k g ŋ
喉音 ʔ ɦ j h ɦ
三十六字母
全清 次清 全濁 次濁 全清 全濁
脣音 重脣音
輕脣音
舌音 舌頭音
舌上音
齒音 齒頭音
正齒音 穿
牙音
喉音
半舌音
半齒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