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关系

双边关系
(重定向自中俄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关系,簡稱中俄关系(俄語:Китайско-российские отношения),指1991年蘇聯解體后,中華人民共和國俄罗斯联邦之間的雙邊關係。

中華人民共和國-俄羅斯聯邦關係
雙方在世界的位置

俄羅斯聯邦

中华人民共和国
外交代表機構
俄羅斯駐華大使館中國駐俄羅斯大使館
外交代表
大使 安德烈·伊万诺维奇·杰尼索夫[1]大使 张汉晖

中国与俄罗斯是山水相连的邻国,同时也是欧亚地区领土面积最大,人口最多,资源最丰富,经济发展最快,综合实力最强大的区域。中俄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国际关系体系中占据重要地位。中俄关系发展直接涉及中俄两国国家安全与周边国际环境的和平与稳定两国经济具有极大的互补性,良好的中俄关系有利于开展平等互利的经济合作。[2]

1992年,中俄两国元首签署了《关于中俄相互关系基础的联合声明》,宣布双方“相互视为友好国家”。1996年,两国建立战略协作伙伴关系,2001年签署《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2011年建立平等信任、相互支持、共同繁荣、世代友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2019年提升为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历史编辑

1991年末蘇聯解體蘇聯加盟共和國分別成為了獨立的國家。其中,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更名为俄罗斯联邦,成为苏联的继承国[3]。1991年12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签署会谈纪要,解决了两国关系的继承问题。同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宣佈承認俄羅斯聯邦政府,时任中国外交部部长錢其琛致電俄羅斯聯邦外交部部長安德烈·科济列夫,表示中方決定改任原來的駐蘇聯大使王藎卿中國駐俄羅斯大使[3]。1992年9月15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关于俄罗斯联邦与台湾关系的总统令,重申俄罗斯承认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4]

高层互访编辑

 
2001年,江泽民普京在签署《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后握手

1992年12月,俄羅斯总统叶利钦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邀请正式访问中国[5],并与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和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进行了会晤。杨尚昆主席和叶利钦总统签署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相互关系基础的联合声明》,把中俄关系提升至「睦邻友好、互利合作」的層次。1994年9月,江泽民出访俄羅斯,兩國領導人再次签署联合声明,決定使中俄关系成為「建设性伙伴关系」[6]。1995年6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对俄罗斯进行正式访问,双方签署了《中俄联合公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引渡条约》、《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共同建设黑河-布拉戈维申斯克黑龙江(阿穆尔河)界河大桥协定》等8个文件。其後,叶利钦在1996年4月再度访华,与江泽民舉行会谈;中俄領導人签署第三次联合声明,宣布建立中俄之間「平等信任、面向21世纪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7]。1997年4月,江泽民主席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这是自1992年以来中俄第四次最高级会晤。1997年11月,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1998年11月,江泽民主席访俄,并与叶利钦总统举行了中俄元首首次非正式会晤。1999年12月,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访华,与江泽民主席举行了两国元首第二次非正式会晤[8]。2001年7月,江泽民主席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双方签署了《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9]

2002年12月,普京总统访华,会见即将离任的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以及新当选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10]。2004年9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正式访问俄罗斯并举行中俄总理第九次定期会晤。2004年10月,普京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中俄发表联合声明,并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2005年6月底至7月初,国家主席胡锦涛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两国签署《中俄关于21世纪国际秩序的联合声明》和《中俄联合公报》[11]

 
2016年11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

2013年上半年,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访问莫斯科,并發表演說形容中俄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一組雙邊關係」和「最好的一組大国關係」[12]:207。2018年9月11日至1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应俄罗斯总统普京邀请,赴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出席第四届东方经济论坛。这是习近平自2012年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成为最高领导人以来第7次访俄,也是2018年内中俄两国元首的第3次会晤。2019年6月5日,正值中美貿易戰激化期間,習近平訪問俄羅斯,中俄领导人决定将中俄關係提升为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13]。2021年12月15日下午,习近平在北京與普京举行视频会晤[14]

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叶爾钦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德米特里·阿纳托利耶维奇·梅德韦杰夫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俄罗斯联邦总统中共中央总书记

中俄边界编辑

中國和俄羅斯花了超過40年時間完全解決历史遗留下来的边界问题。中俄边界全长4370多公里,其中东段边界长约4320公里,西段长约54公里。1994年9月3日中俄签署了《中俄国界西段协定[15],劃界工作在1998年完成[16]。 1997年11月,俄羅斯總統鮑利斯·葉利欽在北京會見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江澤民,並簽署了有關東段的劃界协议。兩國最後未定的領土問題在2004年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期间签署的《中俄边界东段补充协定》中得到解決[17]。根據該協議,俄羅斯將轉讓阿巴該圖洲渚一部分、整個銀龍島、大約半個黑瞎子島以及部分鄰近河島予中國[18]。2005年4月27日和5月31日,中俄两国最高权力机关分别批准了该协定。2005年6月2日,《中俄国界东段补充协定》在双方互换批准书后正式生效,标志着中俄边界线走向全部确定。[19]

 
满洲里是中国最大的陆路口岸。

2006年,中俄簽署一項邊界管理方面的協議,要求兩國各自清除寬15公尺的樹、沿界線形成一個地帶英语Border vista(即邊界線各清除7.5公尺)(第6條)[20]。界河和界湖只要位於各自界線以內,容許民用導航(第9條),該水域垂釣亦採用類似原則(第10條)。任一方都應該實行措施以免放牧動物跨越對方邊界,努力拘禁和遣返落入對方領土的家禽(第17條)。禁止在邊界線以內1公里使用火器狩獵的行為,狩獵者禁止跨越邊界追逐受傷動物(第19條)[20]。被扣留的非法入境者須在扣留後7天內遣返回原居地(第34條)[20]

截至2013年10月1日,中俄边界有陆运和水运口岸共22个,集中在黑龙江、内蒙古和吉林三个省区。其中21个是1994年1月27日双边协议下开设,另有一个在俄罗斯政府额外特别要求下指定[21]。包括:

经贸关系编辑

双边贸易编辑

2020年9月27日 俄货节:7000余俄罗斯商品上架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极度缺乏轻工业产品,这使中国小商品及服装产业经营者开始从事民间边贸活动。这些国际“倒爷”大多乘火车(尤其是3/4次列车)自行带货,列车进入俄罗斯境内后,每停一站即有中国倒爷站在车窗口售货,经常是车还没到莫斯科,货便已售罄。[23]这种暴富现象也引起了不法分子的注意,1993年更因此发生了一系列抢劫案[24]。同时,一些「倒爷」将劣质产品带到俄罗斯销售,中国货的声誉受到一定程度损害[25]

2015年5月,中俄两国签署了《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与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在“一带一路”战略促进下,除了官方贸易外,中俄民间贸易也呈现良好的发展势头。2019年数据显示,已有数十家中资企业入驻俄罗斯远东跨越式发展区和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之前俄罗斯的日用消费品主要来源于欧盟、土耳其等地。随着国际政治环境的变化,俄罗斯这些消费品的供应开始更多地来自中国[26]。中國的綏芬河市是中俄兩國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貿易口岸,提供各式各樣的貨品,貨物出口到近乎半個俄羅斯的地區。俄屬遠東的市場幾乎被中國貨物壟斷,一些俄羅斯人對此感到憂慮[27]

2019年,中俄双边贸易额1107.57亿美元,同比增长3.4%。中国连续10年保持俄罗斯第一贸易伙伴国地位,俄罗斯在中国主要贸易伙伴中排名第11位,2020年1-9月,中俄双边贸易额788.43亿美元,同比下降2%[28]。中俄双边贸易统计数据显示,俄罗斯向中国出口主要集中在能源、资源、农业等方面,而中国向俄罗斯出口则主要是设备、电子产品、家电等等。

投资營商编辑

2006年中俄签订《关于鼓励和相互保护投资的协定》。投资优先方向包括机械制造业、建筑材料生产、轻工业、运输与物流、农业、建筑业、信息技术与电信业、银行和保险业、创新与应用科学开发、能源领域、煤炭工业、化工业、林业、采矿业等。2011年,中國合共对俄罗斯直接投资3.03亿美元(不包括金融业),涉及的领域包括能源矿产资源林业等,俄罗斯对中國的投资則涉及制造业、运输业等领域;同年,中俄兩國合共签署了總金额為13.8亿美元的工程承包合同[29]。据估计,逾萬名华人在海参崴定居和營商,他们所从事的行業包括飲食業、房地产業、第三产业等,經常遭受俄羅斯警察幫會勒索[30];中國則有俄羅斯人在專門服務自己同胞的餐廳工作[27]。曾有民意調查在2007年詢問俄羅斯人對國家出現中國勞工、中國企業和中國貨品的喜惡,發現21%的俄國人厭惡當地商鋪出現中國貨品、48%的俄國人厭惡當地有中國企業、41%的俄國人厭惡當地中國勞工日益增加[31]:288–289。雖然俄屬遠東地區勞動力不足,但俄羅斯近年推行了新措施,趕走俄屬遠東的部分中國人[31]:289华为从1996年开始拓展俄罗斯市场,目前已成为俄罗斯市场的主导电信品牌。中兴则是2002年开始在俄罗斯建立代表处。目前,其在俄罗斯的代表处下辖圣彼得堡、下新城新西伯利亚等7个办事处,共有员工200人[32]

能源合作编辑

 
2010年中俄油管竣工

1994年,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访问中国,两国政府签署《关于共同开展能源领域合作协定》。2016年,俄罗斯成为中国第一大原油进口来源国,第一大电力进口来源国和第五大煤炭进口来源国。中俄能源合作的重点项目有:

  • 中俄原油管道于2011年1月1日正式投产进油,是中国四大能源战略通道之一。
  • 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合同总价值超过4000亿美元,其中项目建设耗资达550亿美元,是俄罗斯自苏联解体后最大的基建项目[33]
  • 田湾核电站位于江苏省连云港市采用俄罗斯VVER-1000改进型核电机组,单机容量106万千瓦,2007年投入商业运行,被誉为“中俄核能合作的典范项目”。[34]

跨境支付编辑

人民币卢布直接交易有助于降低汇率风险,简化交易环节,节省交易成本,丰富企业和市场选择。2010年11月22日和12月15日,卢布和人民币分别登陆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和莫斯科外汇交易中心,开创了两国银行间货币现汇交易的先河。2014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俄罗斯联邦中央银行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规模为1500亿元人民币/8150亿卢布,旨在便利双边贸易及直接投资,促进两国经济发展[35]。此后,中俄贸易中的本币结算比重稳步增长。从2013年至2014年本币结算约为2%至3%,到2020年前8至9个月,这一占比达到24%至25%[36]。2016年,俄罗斯央行把人民币纳入本国外汇储备。截至2021年11月,人民币在俄罗斯外汇储备占比为13.2%,是俄罗斯第三大储备外汇。[37]

军事关系编辑

武器交易编辑

军事关系是国家关系中最具战略性、实质性、标志性、带动性的领域。由于中国受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的军事技术封锁,在相当长时期,俄罗斯几乎是解放军先进武器装备的唯一来源。90年代中國向俄罗斯採購的軍備包括空军引进的74架苏-27SK及其生产线,海军向俄罗斯定购的4艘柴油动力潜艇,包括2艘出口型的877型“基洛”级潜艇和两艘改进型的636型“基洛”级潜艇[38]。俄罗斯还于2000年首次向中国提供了10架苏-30MK多用途歼击机S-300防空导弹[39]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米-171
  • 现代级导弹驱逐舰:1997年,中俄签署了价值8亿美元的军舰采购合同,中方向俄方采购两艘“现代”级舰及相关武器系统(包括舰载直升机),价值8亿美元,在当时是中俄军事技术合作领域的一个最大项目,两舰(956E型)分别于1999年、2000年交付,被命名为“杭州”号和“福州”号。2001年中国追加两艘改进型(956EM型)的订单,总价值高达14亿美元[40],于2005年和2006年交付,命名为“泰州”号和“宁波”号。
  • Su-35戰鬥機:2015年中国向俄罗斯订购24架Su-35S,合約價值約25億美元[41]。2016年12月25日,蘇-35SK首批4架裝備交付解放軍
  • S-400导弹:2014年11月底,俄中签署出售S-400防空导弹合同,第一批将出售6个营规模装备价值30亿美元[42]。中国成為首個獲得S-400的出口國。2018年中国完成了对俄罗斯交付的第一套S-400“凯旋”防空导弹系统的验收[43],并进行了两次试射。至2020年2月S-400“凯旋”防空系统按照合同交付完毕。[44]
  • 直升机:2019年中俄签订了采购121架直升机的合同,包括68架米-171/E直升机、18架米-171Sh直升机、14架采用VK-2500发动机的米-171直升机、21架安萨特(Ansat)直升机。[45]

纪念活动编辑

2010年紀念衛國戰爭勝利閱兵儀式的完整片段。

1995年5月7-9日,应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邀请,国家主席江泽民出席在莫斯科举行的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庆典。2010年5月,時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親自赴莫斯科出席紀念衛國戰爭勝利的閱兵儀式,又在無名烈士墓前獻花;他表示,中國和俄羅斯人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締結的友誼,是現在中俄友好的基礎[46]

2015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派出共110名軍人組成的儀仗隊,應邀參與2015年红场阅兵[47];阅兵儀式上,普京在演說中特別提及中國對二戰同盟國勝利的貢獻[48]。同年8月22日,俄罗斯的第154“普列奥布拉任斯基”独立警卫团的仪仗队连,共有76人来到中国,参加9月3日在北京举行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49]

2020年6月24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赴俄出席了纪念苏联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阅兵活动,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大队105名军人在阅兵式上亮相。[50]

军事演习编辑

 
車里雅賓斯克空軍基地參演的中國解放軍殲轟7

中俄联合军事演习始于2005年夏举行的自海参崴黄海胶东半岛的“和平使命”大规模联合军演。此后,中俄两军联合军演逐步实现了机制化,演习地域也从两国的“家门口”逐步扩展至日本海、南海、波罗的海、地中海,从俄国西伯利亚大草原扩展至中国内蒙古训练基地,演训领域由陆空、陆海空扩展至信息安全、联合反导、网络安全等新兴领域,演习级别则从战役战术演习提升至战略演习。[51]

自2007年起,“和平使命”成为上合组织框架内举行的多边联合反恐军事演习。自2014年起,演习每两年举行一次[52],演习地点包括俄罗斯境内车里雅宾斯克州切巴尔库尔训练场、哈巴罗夫斯克(伯力),中国境内的沈阳军区洮南合同战术训练基地、内蒙古朱日和基地,吉尔吉斯斯坦巴雷克奇市的“埃杰利维斯”训练中心等。经过多年发展,“和平使命”系列联合军事演习已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反恐安全合作的重要标志之一,也成为成员国之间促进对外军事交流的重要窗口。[53]

2009年,中国海军护航编队与俄罗斯海军护航编队在亚丁湾西部海区举行代号为“和平蓝盾-2009”的联合演练。自2012年以来,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俄羅斯海軍着眼海上非传统领域安全和全球海洋战略稳定举行年度例行联合军演,代号为“海上联合”。演习地点从俄罗斯周边的地中海波罗的海海域到中俄周边的日本海海域,再到中国周边的黄海东海南海海域[54]。内容包括联合防空、联合反潜、联合登陆、救援遇险坐底潜艇等科目[55][56]

另外,由俄罗斯主导的东方-2018英语Vostok 2018[57]、中部-2019[58]高加索-2020等演习也曾邀请中国人民解放军参加[59]。2019年7月24日的发布会上,国防部发言人吴谦证实中国与俄罗斯两国空军在东北亚地区,组织实施首次联合空中战略巡航[60]

人文交流编辑

人员往来编辑

俄罗斯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认定的55个少数民族之一,散居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伊犁塔城阿勒泰乌鲁木齐等地,也有部份散居在黑龙江省内蒙古自治区东部等地,通用俄罗斯语汉语[61]:62-63。根据2010年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俄罗斯族约有15,393人[62]。历经时代变迁,和大范围、长期跨族通婚,族群血统已经由俄罗斯人转变为华俄混血[63]:8。在俄罗斯的华人华侨以新移民为绝大多数[64],在俄的华人75%以商业贸易为主,流动性非常大,其具体数量也难以给出准确的数字,不过根据俄罗斯官方统计,真正拥有俄罗斯长期居留身份的华人华侨不足1万人,其余的有20万到30万华人大多数持有劳动许可证暂住在俄罗斯,从事商业贸易。[65][66]

2000年,中俄两国签订团体旅游互免签证协议,两国公民可以以跟团旅游的方式免签证入境对方国家[67]。自2017年8月8日起,中国公民电子签证可入出俄境的口岸共38个,包括[68]

国家年编辑

 
俄羅斯总统普京與中華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錦濤出席2007年「中國年」。

2005年7月,中俄兩國宣布將在2006年和2007年互办「国家年」活動,中國在2006年舉行「俄罗斯年」活動、俄罗斯則於2007年舉行「中国年」[69]。中国「俄罗斯年」活動包括音乐会书展科技论坛等,不單是文化交流,也牽涉到中俄兩國的經貿和軍事往來[70];俄罗斯「中国年」的活動則有影展郵票展覽英语Philatelic exhibition烹饪比赛等[71]。繼互办「国家年」後,中俄兩國在2009年和2010年互办「语言年」,「俄语年」的活動包括俄语教师评比、寫作比賽等[72],「漢语年」的活動則有美术展英语Art exhibition、文艺晚会等[73]。其後,中国在2012年舉辦「俄罗斯旅游年」,俄罗斯則在2013年舉辦「中国旅游年」[74]。2014-2015年举办青年友好交流年,2016-2017年举办中俄媒体交流年,2018-2019年举办中俄地方合作交流年。2020-2021年举办中俄科技创新年。

跨国教育编辑

1990年代虽然有苏联解体的不利影响,但中俄边贸带动了俄语人才市场需求及培养,主要是旅游翻译人员,学历学位大专学士层次。2005年,中国开设专业俄语的高校约65所。中国具有俄罗斯语言文学博士学位授予权的单位有:北京外国语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黑龙江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解放军外国语学院。2001年5月,根据中俄两国教育部的商定,作为两国教育文化交流的一个重要项目,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黑龙江大学成立了3个俄语中心;2002年2月,上海外国语大学和黑龙江大学的俄语学科被国家教育部列为全国重点学科。[75]

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中国和俄罗斯之间交往日益密切,越来越多的俄罗斯人开始对中国文化中国语言感兴趣[76]。据2018年统计,俄罗斯有179所大学、90余所中小学开设汉语课程。汉语在俄罗斯成为继英、法、德语之后学习人数最多的外语[77]。目前,俄罗斯共有18家孔子学院[78]。其中,莫斯科大学孔子学院由北京大学与莫斯科大学合作建立,開設汉语、书法中医武术等课程;截至2014年5月,莫斯科大学孔子学院共有約2000名已毕业的学员[79]

俄罗斯的孔子学院
所在城市 承办机构 合作机构 启动运行时间 网站
共青城 阿穆尔国立人文师范大学 哈尔滨师范大学 2010年10月 网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叶卡捷琳堡 烏拉爾聯邦大學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2007年12月28日
乌兰乌德 布里亚特国立大学 长春理工大学 2007年7月6日 网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托木斯克 托木斯克国立大学 沈阳理工大学 2008年5月 网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布拉戈维申斯克 布拉戈维申斯克国立师范大学 黑河学院 2007年5月15日 网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喀山 喀山联邦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2007年4月24日 网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新西伯利亚 新西伯利亚国立技术大学 大连外国语大学 2007年4月8日 网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伊尔库茨克 伊尔库茨克国立大学 辽宁大学 2006年12月22日 网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伏尔加格勒 伏尔加格勒国立师范大学 天津外国语大学 2010年6月22日 网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下诺夫哥罗德 下诺夫哥罗德国立语言大学 四川外国语大学 2010年5月5日 网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圣彼得堡 圣彼得堡大学 首都师范大学 2006年11月10日 网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梁赞 梁赞国立大学 长春大学 2010年3月23日 网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莫斯科 莫斯科国立语言大学 北京外国语大学 2010年3月23日 网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莫斯科 莫斯科国立大学 北京大学 2007年9月6日 网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莫斯科 俄罗斯国立人文大学 对外经贸大学 2006年12月26日 网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海参崴 远东联邦大学 黑龙江大学 2006年12月21日 网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卡尔梅克 卡尔梅克国立大学 内蒙古大学 2007年11月22日 网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014年中俄签署了《中国教育部和俄罗斯教育科学部关于支持组建中俄同类高校联盟的谅解备忘录》。中俄两国高校已经签署了近1000份合作协议,设立了100多个合作办学机构项目[80]。2019年,两国间各类留学交流人员突破9万人[81]

中俄联合办学
学校 创建时间 中方 俄方
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 2017年 北京理工大学 莫斯科国立罗蒙诺索夫大学
哈尔滨师范大学国际美术学院[82] 2018年 哈尔滨师范大学 莫斯科国立苏里科夫美术学院俄语Московский художественный институт имени В. И. Сурикова
哈工大圣彼得堡中俄联合校园 建设中 哈尔滨工业大学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

其他层面编辑

地方合作编辑

地方合作是中俄双边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俄推动务实合作的重要增长点[83]。2019年11月29日,中俄两国间首座跨黑龙江(阿穆尔河)界河公路桥竣工[84][85]。截至2020年9月,双方已经建立148对友好城市及省州、数十对经贸结对省州,启动中俄地方领导人定期会晤机制并建立中国长江中上游地区和俄罗斯伏尔加河沿岸联邦区地方合作理事会、中国东北地区和俄罗斯远东及贝加尔地区政府间合作委员会[86]。在“长江-伏尔加河”区域合作机制带动下,2018年长江中上游6个省市对俄贸易额达到近50亿美元[87]

国际协同编辑

中俄同为世界政治大国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俄共同推动成立了上海合作组织,建立了金砖国家、中俄印、中俄蒙合作等机制,在联合国二十国集团、金砖国家、亚太经合组织、上合组织、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亚信)等共同参与的多边机制框架保持密切沟通和协调。中俄在伊核问题、朝核问题、中东问题等安全领域发挥建设性作用,在经济贸易领域,中俄积极推进贸易自由化、发展多边主义,反对贸易保护主义。[88]

2017年7月习近平主席访俄期间,两国元首签署并发表《中俄关于当前世界形势和重大国际问题的联合声明》。双方外交部发表《关于朝鲜半岛问题的联合声明》,阐述共同立场主张。2019年6月,两国元首签署并发表《关于加强当代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89]。2021年3月23日,中国外长王毅与来访的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桂林发表联合声明,就人权民主国际法多边主义全球治理若干问题阐述了共同立场[90]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8-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4). 
  2. ^ 张海霞. 冷战后中俄关系研究. 吉林大学. [2021-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3). 
  3. ^ 3.0 3.1 中國同獨立後的原蘇聯各加盟共和國建交.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 [2015-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6). 
  4. ^ 中苏、中俄双边关系大事纪. 中国新闻网. [2021-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6). 
  5. ^ 1992年12月17日 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 人民网. [2015年4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5月2日). 
  6. ^ 殷卫国. 中俄国家利益交合及安全合作前景评析. 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 2000, (3). 
  7. ^ 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5-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4). 
  8. ^ 江泽民主席同叶利钦总统举行非正式会晤.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00-11-07 [2021-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7). 
  9. ^ 中俄签署睦邻友好合作条约.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01-07-16 [2021-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7). 
  10. ^ 普京访华认识中共新领袖. 美国之音. 2002-11-29 [2021-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7). 
  11. ^ 中俄签署关于21世纪国际秩序的联合声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爱沙尼亚共和国大使馆. 2005-07-01 [2021-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6). 
  12. ^ 余非. 當代中國國情與外交拓展 增補版.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 2014年12月. ISBN 9789620436727. 
  13. ^ 习近平会晤普京 中俄关系升级为“新时代战略伙伴”. [2019-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9). 
  14. ^ 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视频会晤. 
  15. ^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西段的协定. 中国人大网. [2021-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4). 
  16. ^ Chen, Qimao, Sino-Russian relations after the break-up of the Soviet Union, Chufrin, Gennady (编), Russia and Asia: the Emerging Security Agenda (PDF): 288–291, [2017-07-0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5-19) 
  17. ^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ое соглашение между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ей и Китайской Народной Республикой о российско-китайской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границе на ее Восточной части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October 14, 2004 (俄文)
  18. ^ 马亚欧. 中俄(苏)边界谈判与勘界轶事 (PDF). 边界与海洋研究. 2019-09, 4 (5): 55–59 [2021-05-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6-23). 
  19. ^ 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司长谈中国与邻国的划界工作.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1). 
  20. ^ 20.0 20.1 20.2 Соглашение между Правительством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и Правительством Китайской Народной Республики о режиме российско-китайской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границы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greement between the Government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and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n the management of the Russia-China international border)
  21. ^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边境口岸协定. 中俄法律网. 2009-11-30 [2021-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3). 
  22. ^ 二卡口岸. 内蒙古区情网. 2020-01-17 [2021-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1). 
  23. ^ 安轩. 中俄国际列车大劫案全揭秘——公安部“清网行动”系列报道之一. 啄木鸟 (北京市: 群众出版社). 2011, (12): 4–25. ISSN 1002-655X. 
  24. ^ 18 年的跨国追捕:中俄列车大劫案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三联生活周刊. 2011年第32期
  25. ^ 中俄“倒爷经济”:存在即合理. [2019-06-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6). 
  26. ^ 李志勇. “一带一路”催热中俄民间贸易.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经济参考报. 2016-07-01 [2021-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7). 
  27. ^ 27.0 27.1 中俄邊境-綏芬河(中國). 邊城故事. 第9集. 2014-11-30. 高清翡翠台. 
  28. ^ 中国同俄罗斯的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21-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9). 
  29. ^ 2011年中俄经贸合作简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俄罗斯联邦经商参处. [2015-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6). 
  30. ^ 刘琼 (编). 深入俄罗斯滨海边疆:辛勤华人经商初具规模. 中国新闻网. 2005-05-25 [2015-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7). 
  31. ^ 31.0 31.1 海外華人之公民地位與人權. 獨立作家. 2014. ISBN 9789869082501. 
  32. ^ 深度解析华人在俄罗斯的生存现状. 新浪新闻. [2021-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9). 
  33. ^ 俄中天然气管道开通 两国能源战略合作新高度. BBC. 2019-12-02 [2019-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5) (中文). 
  34. ^ 中俄能源合作. 一带一路能源合作网. 2020-12-11 [2021-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8). 
  35. ^ 中俄两国央行签署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第一财经. 2014-10-13 [2021-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6). 
  36. ^ 俄媒称中俄本币结算七年增九倍.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2021-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6). 
  37. ^ 王晓泉. 中俄结算支付体系“去美元化”背景与人民币结算前景分析. 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 2021, (2) [2021-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7). 
  38. ^ 俄罗斯希望中俄之间的武器交易不要“停滞”. 环球时报•环球网. 2008-05-28 [2015-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6-20). 
  39. ^ 中国批量引进基洛级潜艇的背后. 新闻信息报. 2005-03-30 [2021-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8). 
  40. ^ 深度:中国引进现代级驱逐舰意义 助我海军航行世界. [2015-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15). 
  41. ^ 俄方公布中国购买苏35战机合同价格 单价超1亿美元. [2018-05-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03). 
  42. ^ 俄媒称中俄或签S400导弹出口合同 总额30亿美元. [2014-1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29). 
  43. ^ 俄媒:中国已经完成首批购俄S400防空导弹的验收. [2018-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6). 
  44. ^ 俄媒:中国已接收第2批S400系统 含120多枚最新导弹. [2020-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3). 
  45. ^ 中国向俄采购121架军用直升机 美媒:适合在中印边界台海使用. 联合早报. 2020-11-21 [2021-05-06]. 
  46. ^ 胡錦濤出席俄衛國戰爭65週年慶典後返京. 中國新聞網. 2010-05-10 [2015-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7). 
  47. ^ 俄羅斯紅場閱兵綵排 陸解放軍方陣亮相. 世界日報. 2015-05-07 [2015-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9). 
  48. ^ 9/5,3/9. 時事多面睇. 2015-05-13 [2015-05-14]. 無綫新聞.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49. ^ 俄罗斯总统普京出席北京抗战胜利70年阅兵. 透视俄罗斯. 2015-09-03 [2021-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3). 
  50. ^ 李奥. 记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阅兵式. 新华社. 2020-06-25 [2021-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2). 
  51. ^ 中俄军事关系70年回顾与思考:下一步怎么走. 澎湃新闻. 2019-08-07 [2021-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2). 
  52. ^ 国防部:今年没有“和平使命”多边联合反恐军事演习. 人民网. 2017-06-29 [2021-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0). 
  53. ^ 孙之冰. 中俄联合军演这些年. 参考消息网. 2019-08-18 [2021-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0). 
  54. ^ 梅常伟. 中俄历次联合军演. 新华社. 2016-09-12 [2021-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4). 
  55. ^ 中俄“海上联合-2017”军演特点:更远 更难 更实. 新华网. 2017-10-12 [2021-05-10]. 
  56. ^ 陳彥名. 對中俄「海上聯合-2017」 軍演戰略意涵之研究 (PDF). 作战研究: 75–89. [2021-05-10]. doi:10.6237/NPJ.201906_53(3).00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5-10). 
  57. ^ 中国军队将赴俄罗斯参加俄军“东方-2018”战略演习-新华网. www.xinhuanet.com. [2018-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4). 
  58. ^ 王修君. 俄军"中部-2019"演习演练密集火力突击 我军1600人参与. 中新社. 2019-09-12 [2021-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0). 
  59. ^ 白桦. 军演合作升级 中国愈加抱团俄罗斯对抗西方. VOA. 2020-09-27 [2020-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1). 
  60. ^ 郭媛丹. 白皮书首提大国军事关系:中俄关系排位第一. 环球网. 2019-07-24 [2021-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2). 
  61. ^ 唐戈. 《中国俄罗斯族的由来》. 西伯利亚研究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 2009, (2009年第6期): 60–63. ISSN 1008-0961 (简体中文). 
  62. ^ 中华人民共和国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 [2015-1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27). 
  63. ^ 潘华、李永菊. 《略论黑龙江中上游地区俄罗斯族的来源》. 黑龙江史志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黑龙江省地方志办公室;黑龙江省地方史志学会;当代黑龙江研究所). 2014, (2014年23期): 8–9. ISSN 1004-020X.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7) (简体中文). 
  64. ^ 宁艳红. 新时期旅俄华侨华人的发展概况.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 [2021-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9). 
  65. ^ Zayonchkovskaya 2004
  66. ^ Larin 2008
  67. ^ 国家旅游局办公室关于做好中俄互免团体旅游签证第二轮备案工作的通知.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2017-04-01 [2021-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7). 
  68. ^ 签证入境. 中国领事服务网. [2021-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2). 
  69. ^ 岳连国. 俄第一副总理高度评价中国“俄罗斯年”活动. 新华网. 2006-12-13 [2015-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26). 
  70. ^ “俄罗斯年”圆满成功:伟大的创举 丰硕的成果. 新华网. 2006-11-10 [2015-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22). 
  71. ^ 关健斌. 俄罗斯“中国年”下基层活动丰富多彩. 中国青年报. [2015-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8-27). 
  72. ^ 张光政. 中俄“语言年”增进了解. 人民日报. 2009-03-26 [2015-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73. ^ 丁洋 (編); 姜辉; 曹曦. 俄罗斯“汉语年”中俄青少年联谊活动在黑河学院开幕. 东北网. 2010-10-23 [2015-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25). 
  74. ^ 2012-2013中俄旅游年. 國際在線. [2015-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01). 
  75. ^ 王铭玉. 中国俄语教学的历史、现状与发展方略 (PDF). 俄语语言文学研究. 2005, (3) [2021-05-0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5-10). 
  76. ^ “一带一路”背景下的孔子学院在俄罗斯大有可为. 中国日报网. 2016-12-05 [2021-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7). 
  77. ^ 王国庆. 2018俄罗斯汉语教育的现状 (PDF). 中央财经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 [2021-05-0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5-22). 
  78. ^ 关于孔子学院/课堂. 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 [2015-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7). 
  79. ^ 曹昆 (編); 刘旭; 屈海齐. 莫斯科大学孔子学院成功举办中俄青年论坛. 人民网. 2014-05-19 [2015-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6). 
  80. ^ 郭强. “一带一路”战略下的中俄跨境高等教育 (PDF). 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2021-05-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5-11). 
  81. ^ 俄媒:中俄留学交流人数逾9万 2020年有望突破10万人. 参考消息. 2019-09-18 [2021-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6). 
  82. ^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外合作办学监管工作信息平台. www.crs.jsj.edu.cn. [2020-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19). 
  83. ^ 殷新宇. 中俄地方合作驶入“快车道”:互联互通快速推进 交流活动有声有色. 人民日报. 2019-06-05 [2021-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0). 
  84. ^ First highway bridge connecting China and Russia is complete. www.cbsnews.com. [2019-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2) (美国英语). 
  85. ^ 俄中布拉戈维申斯克—黑河界河公路大桥的收费系统接受测试.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2021-05-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5). 
  86. ^ 中国东北地区和俄罗斯远东及贝加尔地区政府间合作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召开. 人民日报. 2020-09-30 [2021-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6). 
  87. ^ 马晓成. 地方合作加速推动中俄经贸发展. 新华网. 2019-06-07 [2021-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9). 
  88. ^ 韦进深. 中俄全面战略协作给不确定的国际政治提供确定性. 中国网. 2020-12-28 [2021-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6). 
  89. ^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加强当代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 人民日报. 2019-06-06 [2021-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7). 
  90. ^ 中俄关于当前全球治理若干问题的联合声明. 新华每日电讯. [2021-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