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LGBT权益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权的一部分

中华人民共和国LGBT权益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LGBT男同性戀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相關權利。中國LGBT者可以依据医院开据的性别重置手术证明和公安机关公证修改自己的户籍信息[6][7]

 中华人民共和国LGBT權益
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亚洲的位置 (深綠:實際統治;淺綠:宣稱主權但未實際統治)
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亚洲的位置
(深綠:實際統治;淺綠:宣稱主權但未實際統治)
同性性行為合法(自1997年)
性別認同表達完成变性手术者可变更性别
同性伴侶關係同性伴侣可办理意定监护公证[註 1]
收養单身收养或继亲收养
兵役議題不明(法律未明文禁止)
反歧視保障禁止对跨性别人士的就业歧视[註 2]、禁止性向扭转治疗[註 3]

1997年3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8],废除了模糊地将同性性行為入罪的流氓罪。2001年4月20日,中华医学会精神科学会等制定的《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將“自我和谐型同性恋”從中刪除[9]。这两个事件一般被认为标志着同性恋在中国的非罪化和非病理化[10]

当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於同性恋議題遵循“不支持、不鼓勵、不反對”的三不政策。同性恋組織也處於法律的尷尬狀態,缺乏法律保障。2016年,有些地方政府明文表示因為「公序良俗」等原因,拒絕當地同性恋組織的婚姻登记、民政注记要求[11]。在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中,也不包含同性婚姻[1][2]

2017年起,中国大陆各地公证处开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对同性伴侣开放办理意定监护公证[12]

LGBT政策简表编辑

項目 合法性
同性性行為合法性  (自1997年起)
可發生性關係的法定年齡一致  (自1997年起)
跨越穿著行為合法性  (自1997年起)
重新指定性別的法律程序  (自2002年起)
更改户籍性别  (需完成性別重置手術;法律程序上自2002年起)[註 4]
反歧視法執行(就業)  (法律未明文禁止)[註 2]
反歧視法適用於商品及服務法規  (法律未明文禁止)[註 5][註 6]
反歧視法適用於所有其他領域(包括:間接歧視、仇恨言論  (法律未明文禁止)[註 5]
同性婚姻  [註 7]
承認同性間的伴侶關係  (同性伴侣可进行意定监护公证[15][16]
家庭暴力適用同居關係  [註 8]
同性伴侶可共同收养子女  [註 9]
同性伴侶可单身或继亲收养子女  [註 10]
禁止性倾向扭转治疗  [註 3]
商業代孕  [註 11][註 12]
女同性戀進行體外受精之合法管道  [註 12]
允許男男性接觸者(MSM)進行捐血  [註 13]
LGBT群體可公開從軍服役  (法律未明文禁止)

历史编辑

中共建政后至改革开放前编辑

中共建政后,同性恋者始终处于社会的隐形地带[19]最高人民法院在1957年4月29日《关于成年人间自愿鸡奸是否犯罪问题的批复》中答复称,是否犯罪“有待立法解决”,“在法律尚无明文规定前”,“以不办罪为宜”[20]。在文化大革命期间(1966年至1976年),同性恋者被视为“资产阶级流氓分子”,并受到严重的迫害,有多名同性恋者因无法经受对其身心的极度凌辱而自尽。[21][22][23][19]

改革开放后至非罪化编辑

从1979年至1997年,“流氓罪”这一罪名使涉及性侵犯(强迫未成年人肛交)的男男性行为成为犯罪。这一法条在该时期内常被用于恐吓或迫害中国大陆的男同性恋者。[24]如电影《东宫西宫》,改编自王小波作品《似水柔情》一书,刻画了就是80年代背景下的同性恋亚文化以及社会法律机制对同性恋群体的对待。值得指出的是,这一反流氓行为的法条从未被用于女同性恋者身上。这部分地是由于在中国传统的男权社会中,没有男性参与的性行为不被认为是真正的性行为(阳具中心主义)。随之而来的是,虽然在一方面女女性行为在中国从未被切实地刑罪化,但另一方面它也导致了女同性恋和双性恋女性在公共层面几不可见。[25]

进入1990年代,社会逐渐开放对同性恋的理论性研究和文学作品。如王小波、李银河(《他们的世界》1992)、王小波(《似水柔情》1990)、张北川(《同性爱》1994)、刘达临(《中国当代性文化》1995)、潘绥铭(《中国性现状》1995)、方刚(《同性恋在中国》1995)等,但在网络世界里各商业和非商业网站中,所推出的同性恋文学作品却如燎原烈火般蔓延不熄。其中,除了脍炙人口的网络同志小说《北京故事》以外,广同网写手YOYO的《非常恋爱》、爱白网写手童戈的《战地》《折断翅膀的早晨》等都在社会广为流传。 [26]这一时期,政府开始取消对同性恋的歧视性政策,人们观念尺度有所放开,民间对同性恋态度趋于宽容。

1992年初,因安徽两名女子同居事件的适用法律问题,公安部在答复安徽省地方政府的意见上明确指示:中国没有关于同性恋的法律,原则上这类案件可以不受理。公安部的意见被新闻媒体报道为中国同性戀的合法化[27]

1997年,中国在颁布的新刑法中,删除了数十年间常常被用于惩处某些同性性行为的“流氓罪”,从而实现了现实中国的同性爱的非刑事化。 [28]

同性恋非罪化后编辑

200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发布《公安部关于公民实施变性手术后变更户口登记性别项目有关问题的批复》(公治〔2002〕131号),规定公民实施变性手术后,申请变更户口登记性别项目的,须出具地级以上医院为其成功实施变性手术的证明,经县市公安机关审核后,公安派出所应予办理性别项目变更手续[13]

2008年,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发布《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关于公民手术变性后变更户口登记性别项目有关问题的批复》(公治〔2008〕478号),规定公民在国外实施变性手术后,提供国内三级医院出具的性别鉴定证明和公证部门出具的公证书,或司法鉴定部门出具的证明,经地级公安机关主管部门核准后,由公安派出所办理性别变更手续。

2014年7月31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名男同性恋者同性恋矫正起诉重庆一家心理咨询机构的案件。该案是中国大陆首例同性恋者就性倾向歧视性商业行为提起诉讼,案件没有当庭宣判。[29][30]当日,北京同志中心的志愿者在法院门口通过向路人发放传单,展示标语的方式抗议治疗同性恋。[31]该案于同年12月19日判决,因認定了被告方有虛假廣告宣傳,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法院并指出“同性恋并非精神疾病”[32]

随着世界上许多国家同性婚姻的迅速合法化,中国也出现了关于这一问题的讨论。其对待LGBT权利和同性婚姻的态度被形容为「善变的」和「不支持、不鼓勵、不反對」。[33][34]

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国际疾病分类第11版正式删除所有关于同性恋的疾病类别[5]。2018年12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印发国际疾病分类第十一次修订本(ICD-11)中文版。并规定,「2019年3月1日起,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应当全面使用ICD-11中文版进行疾病分类和编码[4]。”至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医疗规范中,有关于同性恋的疾病分类相应得到废除。

法律认可编辑

性別認同與表現编辑

跨性别者在完成性別重置手術(变性手术)后,可以依据医院开据的性别重置手术证明和公安机关公证修改自己的户籍信息[35]

同性婚姻关系编辑

中国法律不承认同性婚姻或民事结合等同性伴侣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規定婚姻為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對同性結婚法無明文規定,行政實務上則只接受由男女登記結婚。

2016年1月5日,长沙市芙蓉区法院受理中国大陆首例同性婚姻维权案[36],長沙芙蓉區中級人民法院4月13日宣判原告敗訴[37]

2018年9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草案开放征求意见。由于民法典长期稳定的特殊性,有网友即认为这是在法律层面上要求LGBT平权的大好时机[38]。民法典中涉及到LGBT权利的部分主要是婚姻家庭编和继承编(中国民法拟采用德国民法典体系),LGBT平权主义者主要的诉求即是这两编中所有涉及家庭成员性别的表述的性别中立(比如:“夫妻”改为“配偶”、“父母”改为“长辈直系亲属”、“子女”改为“晚辈直系亲属”等),以及同性婚姻的合法化(如“一夫一妻”改为“个体婚姻”)[39]。但亦有声音指出在中国社会未能完全接纳LGBT群体时直接进行有关立法过于超前,认为民法典编纂者不宜超越社会主流价值观念。[40]

2018年11月6日,在日内瓦召开了中国普遍定期审议英语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第三轮审议。在这次会议上,多个国家提出了有关LGBT+群体权益问题(如反歧视立法、社会保障、反暴力)的相关建议。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首次正面回答了有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LGBT+权益的相关问题[41][42]。原文如下:

2019年8月21日,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工委召开的第一次记者会上,有记者提出中国是否会允许同性婚姻合法化,发言人臧铁伟回答到:“我国现行婚姻法规定的一夫一妻制是建立在一男一女结为夫妻基础上的婚姻制度,这个规定是符合我国的国情和历史文化传统的。”同时他还指出,由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尚未承认同性婚姻的合法性,故《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草案仍然会维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所规定的一夫一妻制。[43]

2019年10月,中国同婚促进团体“爱成家”在中国各大社交平台号召挺同民众前往全国人大网的法律草案征求意见板块对《民法典婚姻家庭篇》有关婚姻、亲属定义及赡养关系等条文提出意见,并组织中国其他同运团体以向人大寄信的方式表达对同性婚姻的支持。[44]同年12月,全国人大法工委发言人岳仲明称:有意见建议将“同性婚姻合法化”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45]但次年5月18日,法工委民法室主任黄薇接受专访时称相关意见是“有组织的”,很多收到的信件内容都相同,“就是复制粘贴”,并表示“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在首次发言人记者会上已作出回应:将维持一夫一妻(一男一女)婚姻制度”。[46]

意定监护公证编辑

2017年3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开始实施意定监护制度,允许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与其近亲属、其他愿意承担监护责任的个人或者有关组织事先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自己的监护人并在公证处办理公证。协商确定的监护人在该成年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履行监护职责[12]

2019年7月26日,南京公证处发布《意定监护公证,搭建LGBT群体爱的桥梁》[47],称LGBT群体可以通过意定监护文件指定自己的伴侣作为自己未来的监护人,方便处理医疗、财产等多方面问题。10月,意定监护的适用人群范围扩大至所有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同性伴侣可前往各地公证处意定监护公证[12]。此举被认为是保障中国大陆同性关系及类民事结合的法律服务。需要注意的是意定监护和婚姻制度还有不少差距。婚姻在规定了监护权利之外包括法定的抚养义务,离婚后还能分得部分财产。而意定监护公证更类似于一种权利的授予,缺少义务的规范,责任的制约和违反的责罚。在缺乏有效的监督下,可以单方面解除。[48]同时,办理意定监护公证也并不意味着法律承认了同性伴侣关系,许多同性伴侣在办理意定监护公证时,协议书都仅以“朋友”描述双方关系。[49]

流氓罪的废止与同性性行為合法化编辑

在中国大陆,法律对成年同性合意、不以營利为目的、不在公共场所进行的、不故意传播性病性行为没有规定,医学上亦不认为自我和谐型同性恋是精神疾病精神障碍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初期,中國处于类似清教徒式的性壓抑社會。同性恋群体被视为“封建残余”,基本上从公众领域中被抹去;在民间话语体系中,則被冠以歧视性代名词。除了文化上的歧视与贬低,国家机构从行政权力甚至法律对同性恋进行打压,但其中法律没有明文规定将同性性倾向或同性性行为定罪,而是以概念模糊的“流氓罪”中的“其他流氓罪行”来对有同性性行为的人或有同性恋身份的人进行行政处罚,例如批斗、革职或监狱服刑。该法律没有统一标准,具有随意性。因此,如果一个单位发现其职工是同性恋的话,会对其进行行政处罚,诸如降职、降薪、调换工作位置(变相的劳动改造)、开除公职、留厂查看、交给群众管制等等“处分”方法。1954年,在山西省长治市清理教师队伍的行动中,教师乔某某被周围人举报是同性恋后,直接被逐出教师队伍;1962年,四川人陈某某被法院以鸡奸罪罪名处以9年有期徒刑。[50]

值得指出的是,这一反流氓行为的法条从未被用于女同性恋者身上。这部分地是由于在中国传统的男权社会中,没有男性参与的性行为不被认为是真正的性行为(阳具中心主义)。随之而来的是,虽然在一方面女女性行为在中国从未被切实地刑罪化,但另一方面它也导致了女同性恋和双性恋女性在公共层面几不可见。[51]

1997年3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52],废除了模糊地将同性性行為入罪的流氓罪

同性伴侣收养与抚养编辑

在中国大陆,同性伴侣无法以“有配偶者”的身份收养子女,只能通过单身收养或继亲收养的方式收养子女,亦无法以代孕的方式生育子女。在中国,有关司法实践认为母子关系的确立是源于“十月怀胎”的孕育过程,而非基于生物学的基因延续,且通过人工生殖技术实现的生育本身也与中国法律相违背。[53]

社会观念与反歧视问题编辑

目前,中国没有保护双性恋、同性恋和跨性别者免受歧视和仇恨罪行的法律、规章和政策。2006年,新华网发布的《中国同性恋现状调查》认为,同性恋群体遭受严重的社会歧视。一项针对生活在大中城市、受过良好教育、相对年轻和“活跃”的男同性恋者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因为受歧视,30%~35%的同性恋者曾有过强烈的自杀念头,9%~13%的人有过自杀行为;超过半数人由于不被理解,曾感到很痛苦并严重影响生活和工作。[54]

精神卫生诊断与非法扭转治療编辑

2001年,中華醫學會精神病學分會将同性恋從精神障碍分類中移除[55]

2014年12月19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判決「重慶心語飄香心理諮詢中心」關於「專業治療同性戀」、“同性恋扭转治疗”的宣傳內容屬於虛假宣傳,法院并指出“同性恋并非精神疾病”[3]

2015年10月8日,男同性恋者余五被家人捆绑送至驻马店市精神病院,该院“性偏好障碍”的名义将其收治,余五被迫接受共计19天的强制治疗,直至10月26日才被当地公安局协调救出。2017年7月3日,驻马店市驿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驻马店市精神病院侵犯余五人身自由权,责令精神病院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余五精神抚慰金5000元[56]

2017年,英國廣播公司聲稱有中國同性戀者從2009年到2017年被家屬送去接受「轉化治療」,包括在醫院被強制服用藥物,接受電擊“療法”,受盡言語及精神虐待[57]

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对疾病的定义采用世界卫生组织编撰的国际疾病分类(ICD),而在ICD-10中,还有5个诊断编码与性取向相关,这5个条目均位于“F66 与性发育和性取向有关的心理及行为障碍”中,分别为“F66.0 性成熟障碍”、“F66.1 自我不和谐的性取向”、“F66.2 性关系障碍”“F66.8 其它性心理发育障碍”及“F66.9 性心理发育障碍,未特定”[5]。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亦采用世卫组织的此种分类[4]。因此精神卫生机构仍可以就性取向问题进行诊断和治疗,全国各地的精神病院和精神病学教育教科书仍然事实上将同性恋视为一种精神障碍,并继续提供转化治疗[58][59][60]。2017年11月15日,國際非營利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15日公布觀察報告「你有想過你父母的幸福嗎?中國對LGBT人士的性傾向轉變療法」(Conversion Therapy Against LGBT People in China),指出中國政府應禁止公立醫院和私人診所提供性傾向轉變療法[61]。2019年4月的一份報告宣稱性傾向轉變療法不但沒有被法律禁止,反而在中國仍然被積極推廣[62]

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国际疾病分类第11版正式删除所有关于同性恋的疾病类别[5]。2018年12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印发国际疾病分类第十一次修订本(ICD-11)中文版。并规定,「2019年3月1日起,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应当全面使用ICD-11中文版进行疾病分类和编码[4]。”至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医疗规范中,有关于同性恋的疾病分类相应得到废除,但仍有部分机构会以“矫正”的名义对青少年LGBT群体提供性傾向轉變療法。[63]

就业就学编辑

2016年4月11日,貴陽市雲岩區勞動人事仲裁委員會仲裁庭審理跨性別就業歧視案,為中國大陸首例[64]

2018年9月,青岛教师明珏(化名)因其同性恋身份被其所在的幼儿园解雇而申请劳动仲裁,经青岛市崂山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判处幼儿园赔偿当事人约六个月的应付工资[65]。但园方认为判决金额过高,于是在同年12月向崂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获受理。而明珏一方也在2019年1月依照侵犯“平等就业权”为由向崂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获受理[66]

2020年1月3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高某某诉当当网就业歧视纠纷案。北京二中院裁定,维持一审要求当当网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判决。法院指,高某某进行性别置换手术后,有权以女性的身份进行如厕,其他同事也应当接受高某某的新性别,以包容的心态与其共事[14]

性教育编辑

2017年3月2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駁回中山大學學生秋白狀告教育部對於“恐同教材”不作為案的上訴[67]

2016年,大学生西西发现在暨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一书中将同性恋视为病态,在屡次向出版社投诉无果的情况下,她委托律师以“产品质量纠纷”为由向法院起诉出版社及电商平台。[68]2020年9月,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法院判决图书质量不合格的主张证据不足,原告败诉。[69]

影视出版编辑

在影视出版方面,同性恋题材的戲劇影片通常会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禁播或因媒体的自我審查而删减[70][71]。對同性恋群體的污名和內容審查,廣泛地存在於影視、出版、網路管理的國家行政法規和學校課程的教材內容上[72][73]

2015年12月22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做出一審判決,認定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對於「下架范坡坡導演同性戀題材紀錄片《彩虹伴我行》的公開回覆」違法[74]

2016年2月22日,同志网络剧上瘾》第12集播出後不久被下架,中国各大视频网站内不能搜索、播放该剧,相关花絮视频也均不能播放[75]。对此制片人之一、原著小说作者柴鸡蛋表示,上瘾的下线是“大环境因素”所致,其本人另一部题材相似的网络剧《逆袭之爱上情敌》也同一时间下线,而腾讯视频等视频网站则未对节目下线做出解释[76]。中国国内未能播出的第13至15集在晚些时间於制作方的YouTube頻道上載,而官方称亦会推出完整DVD[77]。评论及多数网友认为,同性恋话题在中国大陆尚属敏感、且该剧部分台词相对露骨,可能是节目下线的主要原因[76]。部分网友进一步将矛头指向中国廣電總局,甚至有人爆料称具体理由为「涉及未成年戀情」、「不正常性行為」、「主角名字涉及毒品」,法新社文章也暗示广电总局主导的审查可能对节目的下线负有责任。2月27日的中国电视剧行业年会上,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司长罗建辉在报告中指出,“有的网络剧专门刻画同性恋情,低俗化倾向突出”,有意冲击监管底线,被认为是监管部门对该剧的表态[78][79]

2018年2月23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涉嫌歧视同性恋一案,但法院认定原告的诉讼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上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但仍维持一审判决,驳回原告上诉。[80]

2018年4月,北京國際電影節臨時撤下了奧斯卡得獎同志片《请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81]。2018年5月,中国大陆独家转播2018年欧洲歌唱大赛湖南广播电视台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芒果TV在转播第一场半决赛时把象征LGBT彩虹旗打码,并删除了关于同性恋题材舞蹈片段和纹身表演者的画面,因而被欧洲广播联盟禁止转播第二场半决赛及决赛。[82][83][84]

2018年11月,安徽省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製作、販賣淫穢物品牟利罪判处刘姓女作家(网名“天一”)10年6个月有期徒刑。该刘姓女作家撰寫描述男同性戀的小说《攻占》,并在网络爆红,并在线下出版纸质书,引起全国“掃黃打非”工作小组辦公室及公安部門注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鑑定後,認為其內容「淫褻性地具體描寫男男同性戀性行為」、「充斥著大量與性變態有關的暴力、虐待、侮辱等行為」、「內容十分的不堪入目」,將這本小說列為淫穢出版物。其後芜湖市公安局跨省拘捕出版、校對等多名人士,称有关作品在淘宝網售7千本,作者获利15万人民币,有关人士一审被判囚10個月至10年半不等。网民批评判刑过重,並將之與范冰冰偷税漏税事件作比較,指後者逃稅幾億卻沒事[85]。數名當事人均提出上訴,其中女作者稱芜湖市人民法院以20年前司法解釋對他們作審判並不公平[86][87]

2019年6月,BL小说《魔道祖师》改编的网络剧《陈情令》开播,成为热门剧集。8月14日,扫黄打非办发布《网络文学专项整治取得阶段性进展》,指晋江文学城签约写手袁某某、唐某涉及销售非法、淫秽出版物,已被司法处理。袁某某所涉案件,既浙江查办的‘3.28’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网友推测袁某某即是《魔道祖师》作者墨香铜臭,并认为“晋江文学城主动配合官方调查、提供证据致墨香铜臭被抓”。8月19日,晋江文学城发布声明称“我网站从未收到管理部门协助调查相关事情的要求,网站及网站工作人员也从未主动或被动提供任何所谓的相关证据或线索。”将对“晋江文学城主动配合官方调查、提供证据致墨香铜臭被抓”的谣言追究法律责任。晋江文学城站长、CEO黄艳明则表态,不清两位写手身份,对网传墨香铜臭被捕一事完全不知情[88]

网络社群编辑

2011年6月29日,中国大陆演员、基督徒吕丽萍在她的新浪微博上转发某位牧师反对同性恋者的言论[89],并注转发理由“给力”、“兄弟姊妹转起来”等内容,遭到中国同性恋群体抵制以及中国社会活动人士的反对,中国社会学家李银河也在她自己的微博表示“作为公众人物发表这样反动的言论就不可原谅。”[90]宋丹丹蔡康永阿信宁财神杜汶泽姚晨等娱乐界人士亦纷纷对其言论进行批评。[91][92]吕丽萍的歧视言论也很快便引起媒体热议,搜狐[93]网易[94][95]凤凰[96]等多家媒体刊文批评吕、孙的恐同行为。7月5日,中国中央电视台也在节目中称应“尊重每个群体的自我选择。”[97]。7月3日,当年的第48届金马奖执委会也因其歧视言论宣布“暂缓”邀请上一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得主的吕丽萍作为颁奖嘉宾[98]

2018年4月13日,新浪微博宣佈將依照《网络安全法》對涉黃、暴力和同性戀題材的內容進行清查。而擁有超過二十萬粉絲的同志公益媒體「同志之聲」亦發出公告,稱由於不可抗力原因,其微博編輯部將無限期暫停工作,並以「願明天會更好!」結尾對讀者表達感謝。微博網友對此事件反應不一。[99]消息傳出後,大量中國網民隨即發起「#我是同性戀」的抗議行動,公开表达自己的性取向以及对LGBT权益的支持,數日內標籤被討論50萬次,並獲数億網民瀏覽。亦有大量網民以「#我是同志我拒絕被清查」標籤,反對今次審查行動[100][101]。但“#我是同性恋#”话题之后被新浪微博删除。[101][102][103]

而在随后的2018年4月15日,官方媒体人民日报评论微信账号发文称“性倾向不止一种,不管是同性恋还是双性恋都属正常,绝不是疾病”,罕有为同性恋发声[104]。文中称“只要不妨碍他人,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自由”,“尊重他人的性倾向应该是共识”;不过该文章后半部分亦强调“性倾向本身也不应该成为少数人哗众取宠的内容”,称把性倾向当作“卖点”,“博出位、博眼球”的“低俗、媚俗”行为,会让未成年人“盲目跟随”。文章总结道:“同性恋者也是正常的公民,在主张权利的同时,也需要承担自己的一份社会责任[105][104]”。4月16日,新浪微博通过微博管理员的官方账号表示此次清理“不再针对同性恋内容,而主要是清理涉黄,暴力血腥题材内容[106][107][108]”。之前暂停发布内容的「同志之聲」也在当日恢复更新[51]。CNN在报道中则认为,新浪微博和人民日报的不同态度可能是由于政府内部的分歧导致[107]

2018年6月,知乎以“违反法律法规”为由删除了部分与LGBT有关的内容,几乎所有与跨性别者有关的内容被删除,不少跨性别者的账号也被封禁[109]

2021年7月6日晚,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多个高校的LGBT学生社团或兴趣小组所属的微信公众号被微信停止使用,所有内容均被屏蔽,其账号名称也变为“未命名公众号”[110][111]。法新社记者在7月8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询问中方对此事有何评论,发言人汪文斌回应称不了解具体情况,并称中国政府依法管理互联网。[112]

公共场所编辑

國際立即行動组织批评,儘管近年来情况有所好轉,但同志群體仍常遭到警察騷擾與任意扣押。公安常常利用LGBT人群的性因素針對他們,例如以涉嫌賣淫罪逮捕。同志群體和跨性别群体有可能面临警察的敲诈和勒索,以及外界惡意揭露其同志身份的威脅[72]。2017年5月,有同志團體原訂於西安舉行大會,但九名有份籌辦活動的同運人士遭公安扣留,更被明確告知「同性戀活動以後都不可以在西安舉辦」,令活動最終要臨時取消[51]。2018年8月,中國下令禁止世界同志先生在香港舉辦。2019年1月,香港同運分子被驅逐出境。[來源請求]

2018年4月13日,在新浪微博清查同性恋相关内容后,江苏省有LGBT团体经过报备后于4月15日组织了彩虹马拉松活动。参与人士携带代表LGBT的彩虹旗以及支持同性恋标语的道具入场,旨在“让阳光下再次出现彩虹”。但网络上关于此次南京彩马的相关消息被封锁[113]

2018年5月13日下午2时,北京一位名为“票圈君”的网友为响应5月17日国际不再恐同日,在北京798艺术园区外发放彩虹旗勋章,一小时内送出逾3,000枚。随着参加人数增多,活动受到园区保安的阻挠。保安在下午4时左右开始驱离人群并拒绝佩戴彩虹勋章者进入,当时发放勋章的活动已经停止。随后两位佩戴彩虹勋章的女性意欲进入园区取车,与保安发生冲突。当事女生称在将徽章取下后仍遭到保安拒绝进入。现场视频中可以看到一群身着制服的保安将一名女性当事人推倒在地并用脚踹,另一位女生为保护同伴靠近也被保安推开并殴打。两人中一人出现软组织挫伤送医治疗,另一人也有挫伤。事件随即引发强烈反响,质疑保安的行为是针对LGBT群体的非法暴力,是对公民人权的侵犯。中国国内的LGBT平权组织联署抗议此次事件,亦有组织向受害女生提出法律援助。[114][115][116]但相关的讨论和视频在中国社交媒体新浪微博上很快被删除。[115][117]在接受环球时报英文版采访时,798园区安保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园区“有权阻止违法行为”,并称戴彩虹旗的行为“在我看来就是违法”,“那些同性恋的性取向扭曲,很可怕”。该名工作人员还称冲突的起因是两位女生对一位保安竖中指。[117]次日,当事人发表声明介绍事件经过。相关的保安服务公司也出面致歉,开除了涉案的三位保安,并向受害人赔偿了经济损失。中国女权活动家吕频就此事件接受《卫报》采访时称中国LGBT平权运动面临的压力与日俱增,政府对类似事件和彩虹旗等标志也十分敏感。[115][116]

自2009年起,上海的LGBT社群都會在每年6月舉辦「上海驕傲節」,並組織艺术展、电影放映、文学之夜和体育比赛等一系列活動。2020年的上海驕傲節因受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的影響被迫延期,但在同年8月,上海驕傲節主辦方宣佈驕傲節「停止所有活動」,並稱將「終止未來的活動計畫」,但並未說明停辦原因。[118]澳洲國立大學的犯罪学家巴肯2018年批评:「习近平政权对一切都非常紧张。因此,他们打击LGBT活动,并不是因为这些人是同性恋,而是因为他们认为他們的組織化是一个潜在的威胁。」[119]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中华人民共和国暂未开放同性婚姻登记及申领《中华人民共和国结婚证》。《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限定婚姻由“一夫一妻”[1]、“男女双方”[2]组成。
  2. ^ 2.0 2.1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规定,“劳动者享有平等就业和选择职业的权利;劳动者就业,不因民族、种族、性别、宗教信仰等不同而受歧视;用人单位招用人员、职业中介机构从事职业中介活动,应当向劳动者提供平等的就业机会和公平的就业条件,不得实施就业歧视[14]。”《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业促进法》第三条、第二十六条重申了上述宗旨。
  3. ^ 3.0 3.1 2014年,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专业治疗同性恋”、“同性恋扭转治疗”的宣传内容属于虚假宣传及非法,这是首例有关同性恋扭转治疗的案件[3]。但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实施的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疾病分类第10版》(ICD-10)以及中国医学会《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并未完全废止关于同性恋的所有疾病类别,故“自我不和谐的性取向”等5类性别认同障碍仍属于疾病类别之一[4]。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国际疾病分类第11版(ICD-11)正式删除所有关于同性恋的疾病类别[5]。2018年12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印发国际疾病分类第十一次修订本(ICD-11)中文版。并规定,「2019年3月1日起,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应当全面使用ICD-11中文版进行疾病分类和编码[4]。”至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医疗规范中,有关于同性恋的疾病分类相应得到废除。
  4. ^ 200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发布《公安部关于公民实施变性手术后变更户口登记性别项目有关问题的批复》(公治〔2002〕131号),规定公民实施变性手术后,申请变更户口登记性别项目的,须出具地级以上医院为其成功实施变性手术的证明,经县市公安机关审核后,公安派出所应予办理性别项目变更手续[13]
  5. ^ 5.0 5.1 法律未予以明文禁止,但参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零九条规定:“自然人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
  6. ^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四条规定:“消费者在购买、使用商品和接受服务时,享有人格尊严、民族风俗习惯得到尊重的权利,享有个人信息依法得到保护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九条规定,广告不得含有民族、种族、宗教、性别歧视的内容。
  7.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实行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
  8. ^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规定,“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之间实施的暴力行为,参照本法规定执行。”
  9.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零一条规定:“有配偶者收养子女,应当夫妻共同收养。”按该条规定,无法以同性伴侣名义一起收养子女。
  10. ^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零二条规定:“无配偶者收养异性子女的,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四十周岁以上。”按该条规定,同性伴侶可单身或继亲收养子女。
  11. ^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卫生部令第14号)第三条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其第二十二条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代孕技术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3万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追究(即《刑法》第336条规定的非法行医罪)。
  12. ^ 12.0 12.1 根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2003年6月27日修订,2003年10月1日生效)第二章第(二)节第2条规定,“机构必须预先认真查验不育夫妇的身份证、结婚证和符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和条例规定的生育证明原件,并保留其复印件备案;涉外婚姻夫妇及外籍人员应出示护照及婚姻证明并保留其复印件备案”。因此,女同性恋伴侣不能请求医疗机构或医疗人员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17]
  13. ^ 根据《献血者健康检查要求》(GB 18467—2011)第6.1.19条的规定,“献血者有下列情况之一的不得献血:……易感染经血传播疾病的高危人群,如有吸毒史、男男性行为和多个性伴侣者等”。[18]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2020-05-28 [2020-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7) (中文(中国大陆)). 第一千零四十一条 实行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 
  2. ^ 2.0 2.1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2020-05-28 [2020-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7) (中文(中国大陆)). 第一千零四十六条 结婚应当男女双方完全自愿,禁止任何一方对另一方加以强迫,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加以干涉。 
  3. ^ 3.0 3.1 中國首例判決:「治療同性戀」屬於虛假宣傳. 騰訊新聞. 2014-12-19 [2015-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07). 
  4. ^ 4.0 4.1 4.2 4.3 4.4 淡蓝公益. 去病化18年,同性恋仍要解释自己没有精神病. 搜狐网新闻. 北京. [2020-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7) (中文(简体)). 
  5. ^ 5.0 5.1 5.2 5.3 ICD-11工作组建议:删除所有同性恋诊断条目. 医脉通. 北京. [2020-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7) (中文(简体)). 
  6. ^ 王若翰. 变性人群体真实生态:唯学历证明无法修改性别 (新闻稿). 搜狐. 2012-06-20 [2014-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2) (中文(中国大陆)). 手术结束后,变性者可以持医院开据的变性证明,到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修改自己的身份资料。 
  7. ^ Taiwan's marriage law brings frustration and hope for LGBT China. The Guardian. 5 July 2019 [2020-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7). 
  8.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订). 中国人大网. 1997-03-14 [2014-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06) (中文(中国大陆)). 
  9. ^ 同性戀非病理化以及相關文件 (PDF). [2017-04-1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04-15). 
  10. ^ 李银河. 性是自由快乐的. 商务周刊. 2005, 23: 99. 
  11. ^ 在中國,同志組織如何「合法生存」. [2016-03-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7). 
  12. ^ 12.0 12.1 12.2 我为同性伴侣办意定监护公证:他们怕手术时无人签字 公证被当做结婚证明. [2019-09-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8). 
  13. ^ 13.0 13.1 公安部. 关于公民实施变性手术后变更户口登记性别项目有关问题的通知. 河南省公安厅. 郑州. [2020-09-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中文(简体)). 
  14. ^ 14.0 14.1 王晓波. 男员工变性却被当当网以旷工为由解雇?法院判了:恢复工作,有权上女厕. 每日经济新闻. 程度. [2021-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5) (中文(简体)). 
  15. ^ 南京公证处撑同志 让同性伴侣名正言顺. 中国数字时代. [2019-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7). 
  16. ^ 王丹妮. 我为同性伴侣办意定监护公证:他们怕手术时无人签字 公证被当做结婚证明. 搜狐. 极昼. [2019-08-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8). 
  17. ^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卫生部关于修订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相关技术规范、基本标准和伦理原则的通知(卫科教发〔2003〕176号). 2003-06-27 [2021-02-24]. 
  18. ^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 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献血者健康检查要求 (PDF). 中国政府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2019-04-1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4-14). 
  19. ^ 19.0 19.1 Jeffreys, Elaine; Yu, Haiqing. Sex in China. Polity. 2015. ISBN 978-0-7456-5613-7. 
  20. ^ 郭晓飞. 中国有过同性恋的非罪化吗?. 中国“性”研究第26辑. [2021-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9). 
  21. ^ China: Information on Treatment of Homosexuals (PDF). www.justice.gov. 14 June 2002 [2020-08-2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9-07). 
  22. ^ A History Of Homosexuality In China. www.theculturetrip.com. 12 July 2019 [2020-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7). 
  23. ^ 革命时代的同性恋. [2016-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02). 
  24. ^ "亚洲同志"项目 中国国别报告: 对LGBT人群及民间社会 所处的法律与社会环境的参与式调查>[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5. ^ “亚洲同志”项目 中国国别报告: 对LGBT人群及民间社会 所处的法律与社会环境的 参与式调查与分析
  26. ^ 改革开放30年中国同志文化回顾>[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7. ^ 南方人物周刊. 中国当代同性恋档案记录大全. 央视网. [2021-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1-04-10). 
  28. ^ 改革开放30年中国同志文化回顾
  29. ^ 张明宇; 牛杰. 特写:中国首例“同性恋矫正”案开庭. 新华网. 2014-08-01 [2014-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中文(中国大陆)). 
  30. ^ 张淑玲; 金祎. 同性恋者接受电击治疗欲转为异性恋:苦恼如何做自己. 凤凰网. 2014-08-11 [2014-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中文(中国大陆)). 
  31. ^ 我有话说. 北京“同志”团体抗议治疗同性恋. 南方网. 2014-09-02 [2014-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中文(中国大陆)). 
  32. ^ 高志强. 北京法院判决首例同性恋矫正案胜诉. BBC中文网. 2014-12-19 [2014-1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20) (中文(中国大陆)). 
  33. ^ Chinese attitudes towards gay right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The Economist
  34. ^ China's Complicated LGBT Movement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Diplomat, 1 June 2018
  35. ^ 王若翰. 变性人群体真实生态:唯学历证明无法修改性别 (新闻稿). 搜狐. 2012-06-20 [2014-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2) (中文(中国大陆)). 手术结束后,变性者可以持医院开据的变性证明,到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修改自己的身份资料。 
  36. ^ 长沙同性恋者结婚遭拒起诉民政局获法院受理. 中国新闻网. 2016-01-05 [2016-0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0). 
  37. ^ 中國 「同性戀維權第一案」敗訴. 僑報網. 2016-04-13 [2016-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19). 
  38. ^ 中国民法典征求“同性婚姻合法化”意见,你支持吗?. 搜狐. 2018-09-17 [2019-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6). 
  39. ^ 【图片】【教程】民法典同性婚姻立法修改意见操作指南. 百度贴吧“耽美吧”. 2018-09-12 [2019-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6). 
  40. ^ 民法典该如何对待家庭. 澎湃新闻百家号. 2018-03-28 [2019-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2). 
  41. ^ Translives. 中国UPR第三轮审议于日内瓦举行 首次正面回应LGBT+权益问题. 2018-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09). 
  42. ^ Chinese delegation’s stance on LGBT issues at UN applauded at home as massive progress. 環球時報 Global Times. [2019-0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10). 
  43. ^ 王姝. 法工委发言人:一夫一妻制符合我国国情和文化传统. 新京报. 2019-08-21 [2020-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4). 
  44. ^ 小山. 中国同性恋者发动联署 冀10万门槛促人大回应 微博7千万人看.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9-11-09 [2020-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11). 
  45. ^ 法工委:有意见将“同性婚姻合法化”写入民法典. 2019-12-20. 
  46. ^ 林平. 呼之欲出《民法典》:网民意见逾百万,争议中达成共识_法治中国_澎湃新闻-The Paper. 澎湃新闻. 2020-05-18 [2020-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7). 
  47. ^ 意定监护公证,搭建LGBT群体爱的桥梁. [2019-09-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03). 
  48. ^ 余东明; 黄浩栋. 意定监护公证向我们走来. 法制日报 (法制网). 2019-10-18 [2021-05-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1). 
  49. ^ 谭畅; 张昆昆. 一项制度“歪打正着”,同性伴侣有了“生死协议”. 南方周末. 2019-08-08 [2021-05-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1). 
  50. ^ 童戈,何晓培,郭雅琦,崔子恩,毛燕凌,郭晓飞编. 中国“同志”人群生态报告(一). 北京纪安德咨询中心. 2008年4月. 
  51. ^ 51.0 51.1 51.2 “亚洲同志”项目 中国国别报告: 对LGBT人群及民间社会 所处的法律与社会环境的 参与式调查与分析
  52.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订). 中国人大网. 1997-03-14 [2014-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06) (中文(中国大陆)). 
  53. ^ 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 她们都说自己是孩子的妈妈. 湖里法院. 2020-09-09 [2020-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2). 
  54. ^ 中国3000万受歧视同性恋者生存状况调查. 人民网. 2006-07-19 [2014-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中文(中国大陆)). 
  55. ^ "Have You Considered Your Parents' Happiness?" Conversion Therapy Against LGBT People in China. Human Rights Watch. 15 November 2017 [2020-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7). 
  56. ^ 男子被“强制治疗”精神病 法院认定院方侵犯自由权. 新京报. 2017-07-04 [2019-0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9). 
  57. ^ 強行電擊服藥 報告揭中國同性戀接受「轉化治療」. bbc. 2017-11-16 [2017-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20). 
  58.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ILGA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59. ^ Policy issues concerning sexual orientation in China, Canada, and the United States (PDF). [29 April 201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1-08). 
  60. ^ Conversion Therapy Still Promoted in China, Investigation Finds. Sixth Tone. 19 April 2019 [2019-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61. ^ 用電擊、藥物「把你掰直」 中國治療性傾向慘無人道--上報. [2018-05-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4). 
  62. ^ Conversion Therapy Still Promoted in China, Investigation Finds. Sixth Tone. 19 April 2019 [2019-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63. ^ 杨雪. 机器人锦标赛冠军被送戒网瘾学校后失联多天,涉事机构曾遭诉. 澎湃新闻. 2020-12-18 [2021-05-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1). 
  64. ^ 專訪:中國跨性別就業歧視第一案的C先生. bbc. 2016-04-12 [2016-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1). 
  65. ^ 周世玲. 青岛一幼儿园被指因同性恋解雇教师 仲裁赔偿六个月工资. 新京报. 2018-11-12 [2020-04-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8). 
  66. ^ 周世玲. 青岛一幼儿教师自称因同性恋被解雇 起诉幼儿园获受理. 新京报. 2019-01-19 [2020-04-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7). 
  67. ^ 张从志; 盛梦露. 教材疑污名化同性恋 大学女生告教育部二审败诉. 财新网. [2018-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07). 
  68. ^ 大学教材将同性恋归为心理障碍,女子控告出版社3年至今未开庭. 新京报. [2020-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7). 
  69. ^ 中国“高校恐同教材案”宣判,LGBTQI+原告败诉. SBS. 2020-09-05 [2020-09-07]. 
  70. ^ 中國電視劇禁止出現同性戀、婚外情、早戀等「不健康」內容. 端傳媒. 2016-03-05 [2016-03-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2). 
  71. ^ 他是一名同志導演,他用紀錄片講述同性戀的「中國故事」. [2019-0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9). 
  72. ^ 72.0 72.1 OutRight Action International. 中國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群體的法律地位和法律狀態 (PDF). [2016-04-1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01-22). 
  73. ^ 90後同性戀女生狀告教育部 舉報「高校教材污名同性戀」. 鳳凰網. 2015-12-23 [2016-04-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12). 
  74. ^ 同志導演告贏了廣電總局. 騰訊娛樂. 2015-12-25 [2015-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05). 
  75. ^ 曾索狄. 题材越界,《上瘾》或永久下架 想成网剧爆款,唯有突破下限?. 新闻晨报. 2016-02-24 [2016-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25). 
  76. ^ 76.0 76.1 凌晨. 青春同性恋题材网剧《上瘾》全网下架. 新京报. 2016-02-23 [2016-0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3). 
  77. ^ Lilian Lin, Chang Chen. China’s Censors Take Another Gay-Themed Web Drama Offline. 华尔街日报:中国实时报. [2016-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5). 
  78. ^ 李芸. 最全现场直击:全国电视剧行业年会,广电总局两位司长和业内大咖揭示了怎样的趋势?. 广电独家. 2016-02-28 [2016-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19). 
  79. ^ Zhuang Pinghui. China tightens censorship of online TV programmes days after halting shows featuring gay love, excessive sex and violence. 南华早报. 2016-02-28 [2016-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1). 
  80. ^ 同志平等权益促进会. “驳回上诉”,这是“《通则》案”的终审判决. [2021-05-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1). 
  81. ^ 審查與打壓同志內容!北京國際電影節不給播《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女人迷 Womany. 女人迷 womany.net. 2018-04-02 [2018-05-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5) (中文(台灣)). 
  82. ^ 芒果 TV 因删除同性恋内容丧失《欧洲歌唱大赛》转播权. 搜狐. 2018-05-11 [2018-05-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2) (中文). 
  83. ^ 芒果TV删除欧歌赛同性恋画面遭解除播放合约. 美国之音中文版. 2018-05-11 [2018-05-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2) (中文). 
  84. ^ 雨涵. 审查同志内容 芒果TV失去欧歌赛转播权. 德国之声中文版. 2018-05-11 [2018-05-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2) (中文). 
  85. ^ 寫BL小說遭判監10年 網民批刑罰過重. 香港經濟日報. 2018-11-18 [2018-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1). 
  86. ^ 姜庚宇. 女作者庭上淚訴法律過時 指當局誘認罪. 香港01. 2018-12-19 [2018-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7). 
  87. ^ 寫BL小說遭判囚十年上訴 內地女作家庭上哭訴 「我們是否真的作奸犯科?」. 立場新聞. 2018-12-19 [2018-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1). 
  88. ^ 见习记者:陈诗怡,记者:白金蕾. 网传《陈情令》原著作者被刑拘 晋江:没收到任何消息. 编辑:程波,校对:郭利. 新浪网,来源:新京报网. 2019-08-17 [2019-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7) (简体中文). 
  89. ^ 吕丽萍的微博. 新浪微博. 2011-06-26 [2014-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02) (中文(中国大陆)). 
  90. ^ 李银河的微博. 新浪微博. 2011-06-27 [2014-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06) (中文(中国大陆)). 
  91. ^ 吕丽萍“反同”言论引激辩 宋丹丹怒斥:闭嘴. 凤凰网. 2011-07-04 [2014-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中文(中国大陆)). 
  92. ^ 众明星与吕丽萍微博“辩论”同性恋话题. 新浪. 2011-07-01 [2014-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中文(中国大陆)). 
  93. ^ 吕丽萍仇视同性恋言论惹众怒. 搜狐. 2011-07-01 [2014-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06) (中文(中国大陆)). 
  94. ^ 吕丽萍传播"反同"言论 蔡康永斥其不懂做人道理. 网易. 2011-06-27 [2014-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06) (中文(中国大陆)). 
  95. ^ 吕丽萍反同错在哪. 网易. 2011-07-05 [2014-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中文(中国大陆)). 
  96. ^ 吕丽萍为什么错了. 凤凰网. 2011-07-05 [2014-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中文(中国大陆)). 
  97. ^ 央视批吕丽萍"反同"言论:同性恋者权利不容侵犯. 网易. 2011-07-05 [2014-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06) (中文(中国大陆)). 
  98. ^ 吕丽萍因反同言论被金马奖封杀 组委会暂缓邀请. 腾讯网. 2011-07-03 [2014-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7) (中文(中国大陆)). 
  99. ^ 微博清理同性戀內容 同志媒體公告無限期暫停. 中央社. [2018-04-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4). 
  100. ^ 清理同性戀內容惹民憤 微博終跪低 同志媒體恢復更新:發聲才有可能改變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立場新聞 2018-04-16
  101. ^ 101.0 101.1 一夜之间增加的#我是同性恋话题,停在了 2.4 亿阅读量上. 好奇心日报. [2018-04-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5). 
  102. ^ 同性恋与涉黄暴力并列 微博引网安法清理涉同帐号. BBC 中文网. 2018-04-16 [2018-04-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9). 
  103. ^ 微博清理同性恋相关内容引发网友抗议.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8-04-16 [2018-04-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6) (中文). 
  104. ^ 104.0 104.1 人民日報罕有為同性戀發聲. Now新闻. 2018-04-16 [2018-04-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19). 
  105. ^ 人民日报评论:“不一样的烟火”一样可以绽放. 新浪. 2018-04-15 [2018-04-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5). 
  106. ^ 新浪微博:本次游戏动漫清理不再针对同性恋内容. 澎湃新闻. [2018-04-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6). 
  107. ^ 107.0 107.1 Huang, Zheping. Sina Weibo withdrew its ban on gay content, after China's LGBT community came out in protest. qz.com. [2018-04-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6). 
  108. ^ Jiang, Steven. Rare win for China's LGBT community after censorship U-turn. CNN. [2018-04-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6). 
  109. ^ 国际特赦组织, “我需要家长同意才能做自己”——中国跨性别者寻求性别确认医疗程序时遇到的障碍 (PDF): 21, 2019 [2021-07-2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4-01) 
  110. ^ 中國大學LGBT社團微信公眾號 遭集體停用. 中央社. 2021-07-07 [2021-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12). 
  111. ^ 中国高校LGBT社团微信公号被集体封杀. 联合早报. 2021-07-07 [2021-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1). 
  112. ^ 哔哩哔哩上的汪文斌:我们依法管理互联网,还有问题吗?视频. 新华社. 2021-07-08.
  113. ^ 2018南京彩虹马拉松 愿你看见,我们有“彩虹勇气”. 江苏同天. 2018-04-15. 
  114. ^ 因为彩虹勋章造成的北京 798 冲突事件,最后怎么样了?. 好奇心日报. [2018-05-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4). 
  115. ^ 115.0 115.1 115.2 Kuo, Lily. China: security guards assault women attending LGBT event. the Guardian. 2018-05-14 [2018-05-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4). 
  116. ^ 116.0 116.1 LGBT activists allegedly attacked by security guards for wearing Pride badges. PinkNews. [2018-05-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5). 
  117. ^ 117.0 117.1 Women beaten by security at 798 Art Zone for wearing rainbow badge - Global Times. Global Times. 2018-05-14 [2018-05-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3). 
  118. ^ 上海骄傲节终止所有活动. 上海驕傲節. 2020-08-13 [2020-08-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4). 
  119. ^ China's LGBT community finds trouble, hope at end of rainbow, AFP, 2 June 2018,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