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古荷兰语

中古荷兰语是一群关系密切的西日耳曼语支方言,是古荷兰语的后代,使用时间在1150-1500年间。直到1550年演化为现代荷兰语[1],都没有统领全国的标准语,但所有方言都能互通。这一时期,荷兰语涌现出丰富的文学作品,对使用存古正字法的现代荷兰语母语者来说也可读。

中古荷兰语
dietsc、duutsch
区域低地国家
Era1500年前后演化为现代荷兰语[1]
語系
早期形式
法兰克语
文字拉丁字母
語言代碼
ISO 639-2dum
ISO 639-3dum
Glottologmidd1321[2]
本条目包含国际音标符号。部分操作系统浏览器需要特殊字母与符号支持才能正確显示,否则可能显示为乱码、问号、空格等其它符号。

音系编辑

与古荷兰语的差异编辑

  • 早期古荷兰语/ie//ia//io/在古荷兰语中合流为/ie/
  • 清擦音在音节首浊化:/s/>/z//f/>/v/(与原始日耳曼语产生的/b>v/合流)、/θ/>/ð/。(10或11世纪)
  • /ft/>/xt/
  • /iu/>/yː//iə/,取决于方言,西部方言有/ie/,东部则有/yː/,产生dietsc/dietsk/ vs. duitsc /dyːtsk/
    • 许多方言也发生/iw/>/yw/,而其他方言仍保持/iw/。比较东南中古荷兰语hiwen/hiwən/与现代荷兰语huwen/ɦyʋə(n)/
    • 部分北部方言在词首还展示降双元音到升双元音(/iu/ > /juː/)的变化,同古弗里西亚语。参第二人称宾格复数代词iu/iu/>北部jou/jɔu/vs.南部u/yː/
  • 后元音日耳曼语元音变音的音位化。产生新音素/y/(来自早期古荷兰语/u+i或u+j/)。不同于大多数其他日耳曼语,元音变音音位化只发生最东部地区的短元音;长元音和双元音常常无影响。
  • 插音/w//uː/与元音间出现。
  • 部分地区音节尾/uː(w)/>/ouw/,产生duwen/dywən/ vs. douwen /dou(w)ən/,或nu /ny/ vs. nou /nou/
  • 不元音变音时/u/>/o/
    • 该变化没有在西南(弗拉芒)方言中完全出现,这些方言拼写为sunne“太阳”,其他方言为sonne。
  • /u//uː/>/y//yː/。部分方言中/uː/在音节尾或/w/前保留。
    • 此变化不发生于林堡语。
    • 弗拉芒语中,这一变化也影响之前未发生低化元音,产生sunne/ˈzynnə/
  • 元音弱化:非重读音节中的元音弱化、合流为/ə/,写作e。(11或12世纪)长元音似乎无变化,至少/iː/在特定后缀中一定保留(如-kijn/kiːn/)。
  • 长中元音裂化:/eː//øː//oː/>/eɛ//øœ//oɔ/
  • 高短元音非音位性低化:/i//y/>/ɪ//ʏ/
  • 开音节元音延长:重读开音节短元音变长。多音节词的所有重读音节都变。古荷兰语(原来的)长元音“锐长”以扬抑符表示(â、ê、î、ô)。延长了的元音则是“钝长”,以平调符表示(ā、ē、ī、ō)。
    • 延长了的元音一开始和短元音的音质相同,产生[aː][eː][ɪː][oː][ʏː]
    • [ɪː][ʏː]后来分别低化为[eː][øː]
    • 延长的[eː][øː][oː]与之前裂化的长中元音维持对立。
    • 部分方言中,延长的[aː]与原/aː/合流,另一些方言则产生舌位前后的差异。
    • 这使得语法变形产生许多长度交替,如单数dag/dax/,复数dag(h)e/daːɣə/
  • 齿擦音塞化:/ð/>/d//θ/>/t/,,与已有/t//d/合流。(约12世纪)
    • 叠音/θθ/(<原始日耳曼语*-þj-)变为/ss/*withtha>wisse*smiththa>smisse
  • 齿音前/ol//al/>/ou/
    • 不发生于林堡语,林堡语维持的两者的对立,但在现代也元音化,分别产生/ow//aː/
  • /r/+齿音前元音延长。不发生于所有方言,部分方言中/e/低化为/aː/。如farth/farθ/>vāert/vaːrt/、ertha/erθa/>āerde/aːrdə/、wort/wort/>wōort/woːrt/
  • /ə/在特定环境下插入,特别是在屈折词尾。这使得开音节延长产生的软元音变为音位,现代也可出现在闭音节。如hēvet>hēeft。

辅音编辑

中古荷兰语辅音与古荷兰语相比最显著的差别是齿擦音消失了。[z]音位化也发生了。

中古荷兰语辅音
唇音 齿音/
齿龈音
硬颚音 软腭音 声门音
鼻音 m n
塞音 p t k
b d
擦音 f s x h
v z ɣ
近音 l j w
R音 r

注释:

  • 所有阻碍音都经历末阻碍音清化
  • 中古荷兰语早期,绝大多数辅音的叠音变体仍存在。/ɣ/叠音为/ɡɡ/,现代林堡语反映为/ɡ/
  • /m, p, b/唇音,而/f, v/唇齿音
  • /n, t, d, s, z, l/可能是齿音[]或齿龈音[, ]
    • /n/可能在软腭音/k, ɣ/前有软腭同位异音[ŋ]
    • /n//ɣ/实现为塞音[ɡ]
  • /r/最可能是齿龈音,可能是颤音[]闪音[ɾ͇]

元音编辑

与古荷兰语相比,中古荷兰语的元音系统最引人注目的变化是前圆唇元音音位的出现,以及所有非重读短元音全部合流。

短元音编辑

中古荷兰语短元音
展唇 圆唇 央元音 后元音
闭元音 ɪ ʏ
中元音 e ə o
开元音 a
  • /ʏ/的确切高度不明,可能比[ʏ]低一些,到[ø]甚至[œ]
  • 和现代荷兰语一样,/e//o/也可能是[ɛ][ɔ]
  • 部分方言中/a/为后元音[ɑ],西部方言可能为前元音[a]

长元音与双元音编辑

长元音和双元音实际上没有清晰界限,许多长元音发生裂化,而双元音也可以单化为单元音。变化的地域范围有小有大。

中古荷兰语长元音
展唇 圆唇 后元音
闭元音 ()
ie̯ (yø̯) uo̯
eɛ̯ (øœ̯) oɔ̯
中元音 øː
开元音 ɑː
ɛi̯ (œy̯) ɔu̯
  • 括号里的前圆唇元音只出现在东部方言中的长元音变音和双元音中。
  • 后圆唇元音/uː/只出现在林堡语中。

音值的许多细节不明,似乎取决于方言。不过总体的架构还算清晰,现代林堡语维持了它们几乎所有对立:/iː//iə̯//eɛ̯//eː//aː/在现代林堡语中分别为/iː//eː//iə̯//æː//aː/

/ie̯//yø̯//uo̯/从古荷兰语降双元音演化而来,但中古特征不明。能确定的是:[3]

  • 东布拉班特方言、林堡语中,发音仍是双元音。
  • /ie̯/常只写作i,可能发作单元音。但/ie̯/从不与/iː/合流,它们间不押韵。
  • 沿海方言的/uo̯/可能是单元音[oː][ʊː]。在软腭音和唇音前,是闭元音[uː]。这可以从oeou的拼写中看出。
  • 西布拉班特方言中,/uo̯/更高些,接近单元音/uː/

“锐长”元音/eɛ̯//øœ̯//oɔ̯/来自古荷兰语长元音,降双元音的读法可能广布,可能一度是通语的读法,今日尚能在西弗莱芒方言和林堡语中发现,两者位于中古荷兰语分布地域的两端。两者间的地区,包括标准荷兰语在内,则在早期现代荷兰语阶段与“钝长”元音合流。

  • 南弗兰德斯方言、南布拉班特方言和荷兰方言中,/eɛ̯/可见写作ie,而/ie̯/则是e,说明两者主元音合流。
  • /oɔ̯/偶尔与/oː/押韵。两者可能在部分条件下合流。
  • 布拉班特方言中,/oɔ̯/偶尔与/uo̯/押韵。西布拉班特方言中,两者均为[uː]

“钝长”元音/eː//œː//oː/来自古荷兰语开音节短元音,不过/r/前也可发生延长。中古荷兰语所有方言中均为单元音,西弗兰德斯方言后来演化为/ei̯/。它们可能是半闭元音,也可能向现代林堡语一样是半开元音[ɛː][œː][ɔː]

有“锐长”â和“钝长”ā两个低元音。现在它们只在林堡语、最东端的下莱茵语和最西端的沿海荷兰语中有别,两者以舌位的前后区分两个元音,但两地的对立是相反的:

  • 沿海方言中,â前移为/aː//æː/,而ā是央或后的/ɑː/
  • 东部方言中,â是后元音/ɑː/,而ā是前或央的/aː/。中古/ɑː//oː/合流,先发生于下莱茵语,后发生于林堡语。
  • 两者中间的方言不分。语音实现从后元音[ɑː](布拉班特)至前元音[aː ~ æː](荷兰离岛)不一。

升双元音/ɛi̯/对应相同的古荷兰语双元音,主要出现在元音变音环境中,其他时候是/eɛ̯/。以西部方言为首的方言在所有环境中都为/eɛ̯/。林堡语在所有高地德语保存了的情况下也保存了双元音。

升双元音/ɔu̯/有两个来源,中古荷兰语的多数方言中来自古/ol//al/+齿音发生的L元音化,东部林堡语则是古高地德语双元音的残留,该双元音在其余地方变为/oɔ̯/。L元音化只发生于现代林堡语,发生后林堡语也维持了/ol//al/之别,两者分别是ów、aa。

中古荷兰语时代的音变编辑

  • /mb/>/mː//ŋɡ/>/ŋː/。这使得荷兰语中的/ɡ/消失。
    • 来自词尾清化的/b>p//g>k/不受影响,产生单数coninc/koːniŋk/ vs. 复数coninghe/koːniŋːə/、单数lamp/lamp/ vs. 复数lammere/lamː(ə)rə/
  • /sk/>/sx/(拼写为sc,后来sch)。年代不明,拼写似乎不分两种读音。
  • /ɛ/>/ɛi/发生于/n+C/前,与古荷兰语原有的(原始日耳曼语/ɑi/>)/ɛi/合流。如ende>einde、pensen>peinsen(来自古法语penser)。该变化在古荷兰语时代已零星发生,中古荷兰语更加频繁。
  • 响音复辅音中的插音/d/,如donre>donder、solre>solder、bunre>bunder。现代荷兰语中,这一变化语法化为以-r结尾的词的-er(比较级、施事名词)后缀。
  • 叠音缩略,如bidden/bɪdːən/>/bɪdən/,这在多音节词中重新产生了重读轻音节。
  • 早期长高元音裂化(在/r//w/前除外):/iː/>/ɪi/&/yː/>/ʏy/,大约开始于14世纪。
    • 这些双元音的音质变得越来越强,最终前者与/ɛi/ ei合流。但双元音的拼写不变,16世纪受教育使用者称其为“南部口音”,说明那时候这个变化还没扩散到荷兰语所有阶层。
  • 前面的音变发生后,又发生降双元音的单化:/iə/>/iː//uə/>/uː/。也可能产生短元音(如今日大部分荷兰语方言),在/r/前一定为长音。
  • 晚期中古荷兰语开始,直到早期现代荷兰语,/ə/在词尾和一些非重读音节中逐渐消失:vrouwe>vrouw、hevet>heeft。此音变也不连续,有时存在二形,如mate、maat。
    • 词尾schwa在弱动词单数过去时中恢复,以避免因词尾清化而产生的第三人称现在时单数同音词撞车。不规则弱动词变形中,因为不存在同音的问题,还是消失了:不规则dachte>dacht(现在时denkt),而规则opende没有变成*opend/oːpənt/,因为这没法和opent区分。
  • 15世纪,/d/[來源請求] 开始在非短元音和Schwa间消失。
    • 此音变的过程方言间各不相同。北部方言、荷兰方言中,/d/简单消失,后面跟的schwa也消失:luyden>lui、lade>la、mede>mee、东南方言中,元音间的/d/则常变成/j/:mede>meej。
    • 此音变不连续,现代荷兰语还有许多词有两种形式,有时没有/d/的形式会被视作“俗”并消失,如Nederland和neer,都来自neder。

方言编辑

不同地方的中古荷兰语拼写发音不一样,词汇也常常不同。方言界常受行政区划影响,同一个行政区划内的方言往往会相互趋同。不过它们间的边界并不像行政区划界那样分明,而是连续的方言连续体,方言区边界上的方言展现出介于两者间的过渡性质。

中古荷兰语主要有4组方言:[4]

  1. 弗兰德斯和泽兰的弗拉芒语
  2. 布鲁塞尔、鲁汶、安特卫普、梅希林、布列达等地的布拉班特方言
  3. 荷兰伯国的荷兰方言
  4. 东部的林堡语

弗拉芒语、布拉班特方言和荷兰方言被统称为西弗兰肯语,林堡语则属于东弗兰肯语。(注意不要与高地德语东弗兰肯方言混淆)。

布拉班特方言编辑

布拉班特方言主要分布在古布拉班特公国的地域。中世纪大多数时候都是最有影响力的方言。与其他方言相比,布拉班特方言是一种介于沿海和内陆方言间的“过渡”或“中介”。

  • â、ā合流为后元音。
  • 第二人称复数用g(h)i
  • /ft/>/xt/
  • /iː//yː/裂化
  • 受东部莱茵兰和/或林堡语影响,长元音和双元音发生日耳曼语元音变音。这使得元音变音具备较完善的语法功能,典型如指小辞。
  • 缺乏西部方言的/xt//a/>/e/

弗拉芒语编辑

弗拉芒语含西弗拉芒语东弗拉芒语泽兰方言,主要分布在古佛兰德伯国阿图瓦伯国北部和加莱滨海布洛涅周边。东弗拉芒语位于西弗拉芒语和布拉班特方言之间,展现出一些过渡性质,但与后者更相似。[5]弗拉芒语在中世纪初一度相当有影响力,到13世纪渐渐丧失了对临近的布拉班特方言的优势。

  • â前移为/æː/
  • 前圆唇元音去圆唇。
  • /h/消失,文本中偶见矫枉过正
  • ê、ô实现为降双元音,常写作eeoe
  • 古荷兰语/iu/变为/iə/而不是/yː/,产生诸如vier(“火”),其他方言为vuur。
  • /e//r+C/前低化为/a/,常还使其延长。齿音前的此音变一般限于西弗拉芒语,唇音、软腭音前的此音变更广布。
  • 缺乏/xt/前的/a/>/e/
  • 部分词中/i/>/e/
  • 西弗拉芒语中偶见/r+C//o/>/e/

荷兰语荷兰方言编辑

荷兰方言分布在古荷兰伯国地域。中世纪的影响较小,16世纪南部发生八十年战争时“荷兰繁荣”促使其扩张。

林堡语编辑

林堡语分布在现代的林堡省 (荷兰)林堡省 (比利时)。其与行政区划的联系不紧密,林堡公国的地域位于今日林堡语语区南部。

  • 强烈的“东南方向”影响,很多方面更像中古高地德语。常有高地德语子音推移的影响。
  • 日耳曼语元音变音影响了所有元音和整体的词法系统。
  • 保留古日耳曼语双元音/ɛi//ɔu/,其他中古荷兰语方言单化为ê、ô。
  • 保留/u/,不与/o//uː/合流。
  • 正字法偏东方,u表示后元音,闭音节元音长度无标记。
  • 第二人称单数代词为du。
  • 以单辅音结尾的词中的a为长音,也出现在/l//n//s//x/+齿音前。

莱茵兰语编辑

莱茵兰语分布在下莱茵克莱沃公国周边。它是林堡语和中古低地德语的过渡。

  • 与林堡语类似,有来自东部的影响,正字法比较东方化。元音变音更规则。
  • 中古低地德语的影响更强。
  • â后移、常圆唇化,有与ō合流的倾向,这与北部低地德语相同。

语法编辑

名词编辑

中古荷兰语名词依数、格变形。非重读音节元音的弱化使得许多古荷兰语名词变形合流,产生的是名词变形的强弱对立。演化到现代荷兰语,这对立也开始混淆,强弱名词词尾逐渐合流。

强变形名词编辑

强名词源自古荷兰语a、i、u-词干的变形。它们的主格单数大多没有后缀,主格复数为-e,部分中性名词无后缀。大多数强名词为阳性或中性,此类中的阴性词为古i-词干词,与格单数可能缺乏后缀。这是晚期古荷兰语屈折的残留。属格单数偶尔也没有后缀。部分名词单数也以-e结尾,它们主要是古ja-词根词,无阴性词。也有几个是古i-词根、短词根词。此类名词倾向于类推进弱名词变格。

下表为阳性名词dach“一天”、阴性名词dâet“行动;契约”、中性名词brôot“面包”的变形。

主格 dach dāge dâet dâde brôot brôot, brôde
宾格 dach dāge dâet dâde brôot brôot, brôde
属格 dāechs, dāges dāge dâets, dâdes dâde brôots, brôdes brôde
与格 dāge dāgen dâet, dâde dâden brôde brôden

弱变形名词编辑

弱名词的复数全部以-en结尾,单数后缀是-e。

下表展示阳性名词bōge“弓、弧形”的变形。

主格 bōge bōgen
宾格 bōge bōgen
属格 bōgen bōgen
与格 bōge bōgen

形容词编辑

中古荷兰语形容词依所修饰名词的性、数、格变形。

中古荷兰语已经不剩多少日耳曼语强弱之分或限定非限定之分了,只见于阳性和中性主格单数。前加限定词(指示词或冠词)时加-e后缀,其他时候无后缀。以系词相连时不变形。因此,修饰阴性名词也没有后缀:die vrouwe is goet“这女士不错”。

古ja-词根形容词在强、连系形也是-e,如die vrouwe is cleine“这女士很小”。

主格 goet (不限)
goede (限)
goede goet (不限)
goede (限)
goede
宾格 goeden goede goede goede
属格 goets goeder goets goeder
与格 goeden goeder goeden goeden

代词编辑

中古荷兰语代词与现代形式相差不远,主要是随亲疏尊卑称谓演变的第二人称上的差异。第二人称复数代词ghi逐渐获得第二人称单数敬称的用法,原单数形式du渐渐废弃。新的第二人称复数代词通过加上gij/jij、lui(“人们”)创造出来,形成gullie/jullie(字面“你们人们”)。

1 2 3 1 2 3
主格 ic, icke du hi si het/'t wi ghi si
宾格 mi di hem/hen/'n haer/se ons u hem/hen/'n
与格 haer hem
属格 mijns dijns sijns harer 'es onser uwer haer/'re

注释:还有几个其他形式。

限定词编辑

定冠词

主格 die die dat
宾格 den
与格 der den
属格 des des
主格 die
宾格
与格 den
属格 der

动词编辑

中古荷兰语基本保持了古荷兰语的动词系统。和所有日耳曼语族语言一样,屈折变化的3个大类为日耳曼语强变化动词日耳曼语弱变化动词和过去-现在动词。依现在时和过去时变形,有陈述、虚拟和祈使3种语气的变形。

非重读元音的弱化影响到了陈述语气虚拟语气的对立,古荷兰语它们间的差异主要由屈折后缀的元音体现。中古荷兰语所有非重读元音都合流了,虚拟语气只在单数、弱动词过去时能和陈述语气区分。这使得虚拟语气逐渐被抛弃,现代荷兰语已经完全消失。

强(变化)动词编辑

日耳曼语一般的7类强动词变形保留。4个主要部分为现在时、第一三人称单数过去时、剩余的过去时、过去分词。

现在 过去
1/3单
过去
Ptcp. 例词
1 î ê ē ē bliven
2 ie, û ô ō ō bieden, bugen
3 e, i a o o helpen, binden
4 ē a â ō stelen
5 ē, i a â ē lesen, liggen
6 ā oe oe â dragen
7 (any) ie ie (any) slapen

己类和庚类过去时的元音无别。丁类和戊类中,差别主要在于长度,因为大多方言不分ā、â。甲乙类动词ê、ē与ô、ō的差别更坚实些,但也在现代荷兰语中合流。丙类中泾渭分明的区分不依赖于元音长度,而是复数形式的o。

现在时带长元音的类仲,单数祈使语气常出现为短元音,如les、drach。结尾处-e偶尔类推为与弱动词相同。

东部方言偶尔在第二、三人称单数现在时陈述语气展现i而不是e。这是古i-突变的残留。元音变音有时也在东部方言的过去虚拟语气中发现。

不定式 bliven
动名词 blivene
陈述
现在 过去
1单 blive blêef
2单 blijfs, blives blēefs, blēves
3单 blijft, blivet blêef
1复 bliven blēven
2复 blijft, blivet blēeft, blēvet
3复 bliven blēven
虚拟
现在 过去
1单 blive blēve
2单 blijfs, blives blēefs, blēves
3单 blive blēve
1复 bliven blēven
2复 blijft, blivet blēeft, blēvet
3复 bliven blēven
祈使
blijf, blive
blijft, blivet
分词
blivende geblēven
不定式 binden
动名词 bindene
陈述
现在 过去
1单 binde bant
2单 bints, bindes bonts, bondes
3单 bint, bindet bant
1复 binden bonden
2复 bint, bindet bont, bondet
3复 binden bonden
虚拟
现在 过去
1单 binde bonde
2单 bints, bindes bonts, bondes
3单 binde bonde
1复 binden bonden
2复 bint, bindet bont, bondet
3复 binden bonden
祈使
bint, binde
bint, bindet
分词
bindende gebonden
不定式 drāgen
动名词 drāgene
陈述
现在 过去
1单 drāge droech
2单 drāechs, drāges droechs, droeges
3单 drāecht, drāget droech
1复 drāgen droegen
2复 drāecht, drāget droecht, droeget
3复 drāgen droegen
虚拟
现在 过去
1单 drāge droege
2单 drāechs, drāges droechs, droeges
3单 drāge droege
1复 drāgen droegen
2复 drāecht, drāget droecht, droeget
3复 drāgen droegen
祈使
drach, drāge
drāecht, drāget
分词
drāgende gedrāgen

弱动词编辑

中古荷兰语的弱动词是唯一能产的动词词类。古荷兰语有两类弱动词,但因非重读元音的弱化而在中古合流。

过去时以后缀-ed-表示,e常因词中音删略消失。这引发清音同化,词干以清音结尾时必接t,现代荷兰语保存了该现象。未发生删略的形式-ed-多见于以唇音或软腭音结尾的词干后。

部分古甲类弱动词现在时经历了元音变音,但引发元音变音的元音早在古荷兰语时代就在过去时中被删略了。因此senden的第一三单数过去时为sande。这些动词倾向于在中古荷兰语中变为强动词;sande变为现代zond,对应强动词丙类。

不定式 māken
动名词 mākene
陈述
现在 过去
1单 māke māecte
2单 māecs, mākes māectes
3单 māect, māket māecte
1复 māken māecten
2复 māect, māket māectet
3复 māken māecten
虚拟
现在 过去
1单 māke māecte
2单 māecs, mākes māectes
3单 māke māecte
1复 māken māecten
2复 māect, māket māectet
3复 māken māecten
祈使
māke
māect, māket
分词
mākende gemāect, gemāket
不定式 senden
动名词 sendene
陈述
现在 过去
1单 sende sende, sande
2单 sents, sendes sende, sandes
3单 sent, sendet sende, sande
1复 senden senden, sanden
2复 sent, sendet sendet, sandet
3复 senden senden, sanden
虚拟
现在 过去
1单 sende sende
2单 sents, sendes sende
3单 sende sende
1复 senden senden
2复 sent, sendet sendet
3复 senden senden
祈使
sende
sent, sendet
分词
sendende gesent, gesendet, gesant

另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1.0 1.1 Klaas van Berkel, Albert van Helden, Lodewijk Palm (eds.): A History of Science in the Netherlands: Survey, Themes and Reference, 1999, p. xvi: "Linguists usually distinguish between Old Dutch (c. 700–c. 1150), Middle Dutch (c. 1150–c. 1550), and Modern Dutch (after 1550)."
  2.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Middle Dutch.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3. ^ DBNL. A. van Loey, Middelnederlandse spraakkunst. Deel II. Klankleer · dbnl. DBNL. [21 September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22). 
  4. ^ Colette M. van Kerckvoorde: An Introduction to Middle Dutch. Berlin and New York, 1993, p. 1
  5. ^ ed, Keith Brown. Encyclopedia of Language & Linguistics 2. Amsterdam: Elsevier. 2007. ISBN 978-0-08-044299-0. 

外部链接编辑

Template:荷兰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