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Wikipedia β

中国传说时代

传说时代,又稱傳疑時代,是指依靠口耳相传所描述的远古历史时代,是中國地區古代傳說和神話的一部份,在文字记载出现之前,历史靠世世代代的口述而流传,这些内容到后來才被文字记录下来,成为文献中的古史传说,中国古代文献里有丰富的古史传说内容,从中可看出中国原始时代大概的社会面貌和发展变化。

目录

传说歷史编辑

文明起源编辑

战国时代的人对于中国原始时代的社会情况有许多思考,屈原天问》:“曰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后面又问,有位名叫女歧的神女,没有匹配,为什么能有9个儿子?相传人是由女娲用黄土和泥捏出来的,那么女娲之身又是谁做的呢?从这些问题中可以看出,关于人类起源的思考,已经包括进了相当份量的古史传说内容。

社会编辑

 
舞陽縣出土的7700年前骨笛,譽為中華第一笛。河南博物院館藏

关于古代社会情况,《吕氏春秋·恃君》说:“昔太古尝无君矣,其民聚生群处,知母不知父,无亲戚、兄弟、夫妻、男女之别,无上下长幼之道,无进退揖让之礼,”《礼记·礼运》说:“昔者先王未有宫室,冬则居营窟,夏则居巢,未有火化,食草木之实,鸟兽之肉,饮其血,茹其毛,未有麻丝,衣其羽皮,”这些记载对于说明传说时代的情况十分宝贵。

关于远古先民的生活情况,古史传说中有一些正确的揣测,《韩非子·五蠹》篇提到的有巢氏燧人氏的情况和中国旧石器时代的情况是符合的。

大同及小康编辑

传说时代的社会发展,古人曾用“大同”、“小康”加以比较说明。

传说时代的“大同”之世,“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大同”之世是传说中的没有阶级和剥削的时代。其后便进入“小康”之世,这时,“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大人世服以为礼,城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笃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知,以功为己,故谋用是作而兵由此起。”[1]

原始农业编辑

传说时代,原始农业已经出现。关于农作的起源要追溯到神农氏炎帝)和烈山氏。神农氏创造了耒耜,教民耕作,种植各种谷物。烈山氏有一位很能干的子弟,名叫,“能殖百谷百蔬”(《国语·鲁语》上)。考古材料表明,中国从新石器时代初期开始就普遍兴起农作,神农氏和烈山氏可能是那个时代以善于农耕而著称的氏族。此外还有一位伏羲氏,据说能够“作结绳而为罔罟,以田以渔”(《易经·系辞》),大概是以渔猎著称的氏族。

人物传说编辑

传说时代里有许多著名人物,如黄帝軒轅氏炎帝帝喾等,他们常处于半神半人状态,应是当时著名的部落联盟首领。中国古代传说里尽管有后人不断加工的成份和神话内容,也有后人的臆想和迷信,但在反映原始社会的某甲些特点方面,在一定程度上是接近于历史真实的。而著名的禪讓制度存在的真實性值得懷疑,因為這些領袖相當有可能為血親關係。

歷史研究编辑

關於中國古代文明的起源,自20世紀以來,一直是中外學術界爭論的一個焦點。法國學者拉克伯里1894年發表論文《古代中國文化西源考》,提出中國人來自巴比倫說。20世紀初,該說一度得到日本學者白河次郎、英國學者鮑爾以及中國學者丁謙、蔣智由、劉師培章太炎等人的支持,但很快遭到柳詒征梁啟超繆鳳林等人的反駁[2]

五四運動後,除飯島忠夫、郭沫若等繼續支持外,中國文化來自巴比倫說已基本不為學界認可。1921年,瑞典考古學家安特生倡導仰韶文化西來說。1931年,梁思永證明仰韶、龍山和商朝文化一脈相承,1945年,夏鼐確認齊家文化並不早於仰韶文化,安特生的假說遂失去實證支持,安特生本人也放棄了這一假說[2]

中國學界批駁「中國文化西來說」之後,本土起源說漸居上風。顧頡剛古史辯運動明確提出「推翻非信史」的「諸項標準」,質疑古代民族出於「一元」的觀念,接下來有[3][2]

  • 傅斯年夷夏東西說[4](〈夷夏東西說〉,1934年):夏商周三代及三代之前期,大體有東西兩個不同的文化系統。這兩個系統,因對峙而生鬥爭,因爭鬥而起混合,因混合而文化進展。夷與商屬於東系,夏與周屬於西系。
  • 蒙文通上古文化三分說(《古學甄微》,1927年):儒家六經所陳,究皆魯人之說耳。蓋魯人宿敦禮義,故說湯、武俱為聖智(海岱區:宗孟子,上合六經);晉人宿祟功利,故說舜、禹皆同篡竊(河洛區:宗韓非,上合竹書紀年);楚人宿好鬼神,故稱虞、夏極其靈怪(江漢區:宗莊子屈原,上合山海經)。主張三方史說不同,原於其思想之異。
  • 徐旭生三集團說(《中國古史的傳說時代》,1943年):古代中國部族的分野,可分為華夏東夷苗蠻三大集團。華夏族地處黃河中游兩岸中原地區;東夷族地處山東、安徽境內及其東部沿海地區;苗蠻族地處長江中游兩岸的兩湖及江西地區。三大族不斷接觸,始而相鬥,繼而相安,血統與文化逐漸交互錯雜,終於同化,形成一種融合而較高的民族文化──華夏文化,證之於考古學的仰韶大汶口屈家嶺文化。
  • 蘇秉琦六大區系說(〈關於考古學文化的區系類型問題〉,1981年)[5]:中國古文明非以古中原、漢族為中心,而是同時存在著發展水平相近的眾多文明,散佈在中國的四面八方,猶如天上群星之星羅棋佈:一、以燕山南北長城地帶為重心的北方。二、以山東為中心的東方。三、以關中(陝西)、晉南、豫西為中心的中原。四、以環太湖為中心的東南部。五、以環洞庭湖與四川盆地為中心的西南部,四川地區可能自成體系。六、以鄱陽湖-珠江三角洲為中軸的南方區。
  • 張光直相互作用圈說(〈中國相互作用圈【sphere of interaction】與文明的形成〉,1989年)[6]仰韶(甘、陝、晉、豫西)、大溪(漢水流域)、山背(鄱陽湖平原)、馬家浜(長江下游三角洲)、大汶口(山東半島)、土珠(遼東半島)和紅山(遼西、內蒙東部)在內的多個文化區域,在公元前第四千紀中間形成了一個相互作用圈,布定了最早的中國歷史文明的地理舞台。
  • 李學勤費孝通等人的多元一體說[7](〈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1988年):夏商周三代是漢族前身華夏民族集團從多元形成一體的歷史過程。漢族的形成是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的凝聚核心。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書籍编辑

参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