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中國地方在日本的位置
中國地方行政區域圖

中國地方(日语:中国地方ちゅうごくちほう Chūgoku chihō */?),又稱為中國地區、或山陰山陽地方山陰山陽地方さんいんさんようちほう Sanin sanyō chihō ?),是日本本州島西部的山陽道山陰道兩個地區的合稱,包含鳥取縣島根縣岡山縣廣島縣山口縣等5個;總面積31,917.37平方公里、人口約771.8萬人。

目录

概要编辑

「中国」這個詞語,是由日本平安時代延喜式所选取採用的。當時日本仿照中国唐朝方法,將日本全國分為五畿七道共六十八国,除了按人口多少分為「大国」、「上国」、「中国」和「下国」四等級外,并以当时的首都京都为中心,依照驛站京畿的遠近,分類為「近国」、「中国」和「遠国」。這種分類,於康保四年(西元967年)正式實行,在大約從10世紀開始普遍使用。當時除了畿內五国,其他七道內諸国也有分近国、中国和遠国,特別將「中国地方」指為山陽山陰兩道[1]

將山陽道和山陰道等地方合稱為「中国」,最早有文獻記載的應該是日本南北朝時代的《太平記》。書中記載足利直冬初時被委任為長門探題,後來也管治著山陽道的周防、安芸、備後、備中及山陰道的出雲、伯者、因幡等国,故後來稱足利直冬為「中国探題」[2]。所以相信最遲在室町幕府之後,就以「中国地方」來統稱以上諸國。

此外,在描寫日本古代神話天皇家系的《古事記》與《日本書紀》中,將出雲國地區稱作葦原中國,簡稱中津國中國,也有可能是該詞的語源之一。

留意古代日本的山陽道包括播磨美作備前備中備後(三備)、安藝周防長門,山陰道包括丹波丹後但馬因幡伯耆出雲石見隱岐,共十六國。 但「中国地方」並不包括了整個山陽和山陰道,其中備前、美作、播磨、但馬、丹後、丹波等地方(大約相當於現在的京都府兵庫縣)並不算是「中国地方」。

中國地方於日本歷史的中古時期,因戰亂較少,而成為當時日本除了京都之外,对中国唐朝文化及藝術、模仿与發展,風氣最盛的地區。

與中國的名字爭議编辑

根據考證,日本古籍中曾重複出現「日本與中国」的記載,並將日本與中國並列成相對[3]。此外,明朝政府于日本官方文件中也以「中國」自稱,如明太祖賜日本國書中有:“朕本中國之舊家,耻前王之辱,興師振旅,掃蕩胡番,宵衣旰食,垂二十年。”明朝萬曆帝豐臣秀吉的詔書中稱:“咨爾豐臣平秀吉,崛起海邦,知尊中國”。 直到江戸時代中国一詞在日本仍是一字多用,需要根據文章做判斷。 除了中国稱呼外還混用大陸中国或以歴代王朝的国號來稱呼中原。

據日本方面的說法,指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前,日本對中國的歷代政權稱呼是依朝代名命名,直至中華民國的出現才開始固定「中國」的官方使用;而在此之前的日本已經使用「中國」一詞來稱呼本州西端了。因為中華民國的出現,使日語中的「中国」一詞的寫法和讀法也可同時表示鄰國的中国大陸

明治時代前中国一詞在日本仍是一字多用。在明治維新後到日本二戰前的社會,把非日語地區用當地稱呼方式發音表達,或以歐美人對各國的稱呼之發音作為轉化成日語譯音,故從明治時代後開始稱呼當時的清政府和民國政府為「支那」,(シナ)而实际上是中國的拉丁文名稱「Sina」的譯音[4][5]。戰後(1945年)日本將“支那”一词视为歧視語,禁止在大众传媒使用,日本公众才開始接受「中國」一詞也可等於「中國大陸」,而且隨著有更多日本人到中國旅遊工作,「中國」一詞幾乎完全取代中國地方,演變成為中國的代名詞。

為表兩個「中國」的区别,發生誤解時會特別以「中國地方」一詞加註更正以明區分,有時也以較無歧義的「山陰山陽地方」來稱呼。事实上早在很早之前,「中國大陸」上的國家就已经开始自称中央上國,除了先秦典籍中頻繁出現,西周成王建洛邑的青銅器何尊亦已有「宅茲中國」。

地理编辑

中國山地是中國地方的脊梁山脈,該山脈從山口縣東部通過島根縣南部與廣島縣北部後,一直延伸到鳥取縣南部、岡山縣北部一帶。山脈的最高峰是鳥取縣的大山,標高1729m。

氣候编辑

氣候上,山陰和山陽有相當大的差異。山陰是日本海側氣候冬季。鳥取縣全域、島根縣內陸部、岡山縣北部之一部、廣島縣北部之一部是豪雪地帶。一方面,山陽是瀨戶內海式氣候,終年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延喜式(二十二民部的那部份)
  2. ^ http://j-texts.com/taihei/tk011.html
  3. ^ 間宮林蔵述村上貞助編『東韃紀行国立公文書館デシタルアーカイブ 東韃地方紀行 中巻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2-11.
  4. ^ 實藤惠秀《中国人留学日本史》 香港三联书店出版, 1983年,2007。
  5. ^ 1887年,傅雲龍《遊歷日本余記》云:「日本俗稱中國曰支那,蓋西音柴宜之轉。」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