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中國人民解放軍東風系列导弹全球射程範圍圖
2017年,停泊於香港水域遼寧號航空母艦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軍艦和遠方的美國海軍航空母艦

中國威脅論,是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對世界各國的民主和平軍事經濟等各方面造成嚴重威脅的論點。該論點一般認為起源於西方國家及日本[1]

与此相对的观点是中国崩溃论

概念编辑

中國威脅論是國際關係上因中國大陸崛起而產生憂慮與質疑的論述,中國崛起後,隨著中國大陸迅速發展,遂导致其周邊國家的利益和國際秩序備受挑戰,威脅包括經濟軍事糧食人口以至太空等領域。有論者指中國大陸專政體制是產生威脅論的主因。中共官方則認為威脅論源於後冷戰時代西方國家用以壓制中國發展的說法。[2]

历史编辑

“中国威胁论”在欧洲由来已久。19世纪后期的“排华浪潮”。当时美国白人种族主义者和劳工利益集团将在美国的华工视为美国主流文化的的“威胁”,于是推动政府分别于1882年和1884年通过了《排华法案》。这一时期的“中国威胁论”特指华人移民,不是现代意义上的“中国威胁论”,但其中体现的白人至上主义思想和东西方文明的冲突,则在其后的“中国威胁论”中仍能找到踪影。[來源請求]

中共建政之初,美国也曾兴起过一阵“中国威胁论”,即中国革命的胜利有可能在东南亚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从而对美国形成“红色威胁”。这一时期的“中国威胁论”出现在美苏冷战的大背景下。[來源請求]

在中華人民共和国改革开放初期,很多人并不看好中国大陸,甚至有人预言中国大陸可能“崩溃”,《明镜》周刊曾对此表达了“恐惧”:“如果中国人不能解决温饱问题,全世界人都将挨饿。”部分人士認為,早期的“中国威胁论”主要是文化意义上的。由于欧洲宗教民主人权等诸多价值關上與共产主义中國存在重大分歧,共产主义很难真正获得欧洲国家的好感。[來源請求]

从历史上看,“中国威胁论”的版本很多,时至当代则集中于反對中国共产党治理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不過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国有经济为中国当代经济一主要部分,融入广泛的民生当中,「反共」跟「反華」的觀點容或有部分重疊。[來源請求]

类型编辑

经济威胁编辑

美國编辑

隨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經濟不斷增長,根据美国IFs世界GDP经济预测,中国大陸GDP(国际汇率)将在2030年超过美国。如果该预测属实,中国大陸则将撼动美国的绝对领导地位。[3]

歐洲编辑

欧债危机後,中國大陸的資金大量進入歐洲債券市場,英國媒體BBC將其解读为,中国大陸要借购买欧洲的债券的名义控制欧洲。

非洲编辑

日本和欧美认为:中國大陸在非洲的投資貿易和經濟援助,被認為是“新殖民主义”。

台灣编辑

中國大陸是台灣電子業出口最大的威脅,2015年隨著中國大陸要經濟轉型產業升級,開始發展高科技產業紅色供應鏈[4]

军事威胁编辑

伴隨著經濟增長,中国大陸的軍費支出也越來越多,這造成周邊的國家地区以及美國的疑慮。[5]

 
中国军费的增长情况,来自200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軍力報告

美國编辑

目前中国大陸的軍費僅次於美國,部分人員認為威脅美國在世界上的領導地位。[6]但中美軍費差距仍然很大,美國軍費比中國大陸軍費高出三四倍,比第二名到第十五名加起來還多。

日本编辑

东海岛屿的爭端,中日两国对东海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中称)尖阁诸岛(日称)的主权问题产生争议。起因是日本宣布钓鱼岛国有化。钓鱼岛问题的起源是1895年日本强迫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而占有之。

台灣编辑

中國大陸堅持對台統戰的政策,以及兩岸軍事力量的傾斜,讓台灣備感威脅。[7]中華民國政府已於1991年宣佈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宣佈結束雙方敵對狀態[8][9]

與台灣的衝突,特別是1995年至1996年在第一次中華民國總統公民直接選舉前的95-96台海飛彈危機,那時剛經過六四事件千島湖事件的台灣,具象化中国共产党威脅論的實在性,使大陆的威脅論迄今仍影響台灣政治中國共產黨仍堅持一黨執政,有观点认为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權狀況北京奧運會後繼續惡化、以及不放棄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的立場,並部署約兩千枚對準台灣的飛彈[10][11],這些都讓中華民國政府和許多台灣人民對中國共產黨及中國大陸崛起厭惡、警覺及強烈反感。

南海编辑

越南菲律賓等多国在南海主權上的衝突,使多个国家感受到來自中國大陸的威脅。

糧食威胁编辑

有观察家認為中國大陸龐大的人口、龐大的糧食需求将导致全球粮食供应短缺。但事实上,世界粮食产量已经连续多年过剩,缺粮问题只存在于政治、军事动荡之地,而非粮食供应不足。

各方态度编辑

時至今日,在不同的地區和國家在冷戰後,面對中國大陸所形成的威脅感有不同程度的加強或減弱,但“中国威胁论”并未直接的态度,有时甚至不明所以。

六四事件后,据称,中国大陆當局开始推动民族主义和威权主义政治宣传以鞏固政權,相继推广《环球时报》等民族主义媒体,对台湾进行武力威胁,同时快速扩充军费,窃取各国军事、经济机密,对争议中的海域宣示主权并加强军事存在。外部观察家逐步提出中国大陆是一种军事政治威胁的观点。[12]

  中華民國编辑

中華民國憲法》規定,中華民國主權及於全中國。因此,此處之「中國威脅論」指的是中共政權的威脅。

中華民國政府於1987年解除戒嚴後,隨著開放探親等措施,兩岸關係日趨緩和;但是,首先是中國大陆六四天安門事件,之後的千島湖事件等都讓台灣民眾普遍對中國大陆的觀感不佳。

近年來,儘管台灣歷經對中華民國憲法的修訂,及1991年已終止動員戡亂,中華民國政府已不再視中國共產黨為叛亂敵人,但中共經常以中華民國政府特别是中国国民党無法接受的方式談論關於對日抗戰[13]、國共內戰[14]、不承認中華民國政府、台灣民主化[15]台灣本土化運動台灣獨立運動的看法與立場,並不斷以武力展示恫嚇並在外交上打壓台灣。台湾媒体宣传及民众的看法认为,許多接受中國大陸國民教育的中國大陸民眾只會複述中共的觀點,使得頗多台灣人認為中國大陸民眾深受中共洗腦。

原中華民國立法院院長王金平表示,台灣面對中國大陸軍事崛起的威脅,應更積極參與國際組織活動、強化與美日同盟、持續建立自我防衛的力量,以維護台海和平與亞太區域安全。

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認為「兩岸關係的改善與穩定,主要取決於中國大陸是否走向民主,中國民主化一直影響了兩岸的進程跟台海關係穩定。民主與人權是台灣最重要的資產,台灣更應積極的在中國大陸民主進程上,助其一臂之力。只有中國大陸民主化,雙方才可能在相同制度的基礎上,穩定的互惠往來。」[16]

  東盟编辑

新加坡在1995年5月13日前往北京某國際企業年會演說時,就道出國際的矛盾心態—一方面視中國為商機,另一方面又是威脅。經媒體的報導後,「中國威脅論」更廣為流傳,特別在當時1995年2月中國和菲律賓(與新加坡同為東南亞國協會員)的背景下,當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副總理兼外長錢其琛正式駁斥該「中國威脅論」的說法,指「中國永不威脅或侵略別國」。

  美國编辑

在後冷戰的背景下,1991年12月13日《紐約時報》專欄作家Leslie H. Gelb撰寫題為「Breaking China Apart」(分裂中國)的文章;後有Charles Krauthammer在1995年7月31日的《時代週刊》(Vol.146,Iss. 5)撰文「Why we must contain China」(為何我們必須圍堵中國)。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朱成虎的對美核武言論曾引起很大的爭議。

中國威脅論在新保守主義很流行。他們的想法是,美國有特別責任領導別的國家到一個民主的將來,也覺得美國必須當世界唯一的超權國家。但是在整個的美國保守運動,中國威脅論是有爭議。美國“親商業保守派”反對這個思潮,認為貿易文化接觸會對美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雙方有利。

习近平在2012年上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后,由于中国放弃了“韬光养晦”的策略,推行“一带一路”政策,加上在各领域的全面崛起及其带来的威胁日益增大,美国共和黨的保守派部分亲中派(如沈大伟)转变了看法,遂建议美国政府逐渐放弃对华的接触政策,转而采取强硬策略。共和黨和民主黨雖然在國內的內政有嚴重分歧和衝突,但皆認為中國威脅美國的軍事、經濟及知識產權。參看2018年美中貿易戰

  日本编辑

2005年12月22日,日本外相麻生太郎發言「中國正成為威脅」,這是小泉內閣首次有閣員在公開場合提出「中國威脅論(中國脅威論)」。安倍晉三亦表示,過去20年來,中國軍費快速增長,目前已達約20倍之多,特別是最近中國海軍力量的增長更為顯著;想要以力服人的行為,不只是增加巨額的財政負擔,也會使其失去區域各國的信賴。

2017年1月29日,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披露,日本驻英国大使馆每月支付英国右翼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英语Henry Jackson Society1万英镑,一些与亨利·杰克逊协会过从甚密的英国国会议员曾被日本政府出资邀请访问日本,以帮助日本在英国制造及渲染中国威胁论;對此,今日俄罗斯、《印度快报》等媒体跟进报道,日本媒体一致保持沉默,英美主流媒体大多没有跟进报道[17]共同通訊社客座论说委员冈田充说,很多日本记者私下感叹“不在稿子里加入批判中国的评论,稿子就通不过”,这不是上司的命令、而是记者的自我审查,“中国威胁论在日本的言论空间中已经常态化”[18]

  印度编辑

中印軍事關係的緊張主要在於对双方争议边界问题,以及對巴基斯坦的軍事援助。1998年5月,印度國防部長喬治·費爾南德斯在印度進行核試驗後,宣揚「中國是印度潛在的頭號威脅」的言論。及後,費爾南德斯本人收回這種說法,表示要和中國友好,但印度军事部署的加强,被各界军事家认为是针对中国和巴基斯坦。

  蘇聯/  俄羅斯编辑

1960年代初,中苏关系严重恶化后,在苏联和世界上就存在着关于中国威胁的论调。法国总理达拉第在会见赫鲁晓夫的时候便提出了“黄祸论”的问题。[19]而在1969年珍宝岛事件之后,中苏陷入高度紧张状况,又由于中国继而实施了动员行为(“一号战备令”),而苏联西伯利亚地区相当地广人稀、难以防御,整个苏联国内泛起了对中国军事威胁的恐惧。在持不同政见者的苏联知识分子群体中,这种中国威胁论思想也非常普遍,如历史学家罗伊·麦德维杰夫写道:

否定觀點编辑

中国共产党高级党政干部,著作编辑副主任蒯辙元提出,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在经济、政治、军事等综合实力方面的崛起,从日本台灣韩国美国等邻国和世界大国便不斷传来所谓的“中国威胁论”,表示出外国人对于中国大陸的崛起会影响和威胁到本国的利益,试图通过这种舆论减缓中国的发展速度或在国际舞台中孤立中国[20]。蒯指出,外国提出“中国威胁论”的原因不外乎有三:

  1. 崛起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近期的大国心态调整、战略调整有些过急、过激。这给国际社会,特别是给西方发达国家和中国周边国家以硬崛起而非软崛起的负面形象,因而产生了负面效应,造成负面影响,从而使之对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强大、强硬担忧,甚至出现恐慌。近日,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分析家瓦莱里·尼凯强调:“近一两年来,发达国家意识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形象不再像从前那样正面”。法国《回声报》2月3日载文指出:“每周都会出现中国的某个举动让我们的政治经济界人士恐慌的情况”。
  2. 虽然新时期崛起的中国其自身的历史文明、现实文明,发展文明,在本质和理念上都与历史上崛起的帝国例如英德美日帝国有着根本的区别。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对自身先进的文明理念、发展理念、崛起理念,在文宣上严重滞后,在传播上严重落后,而且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话语权缺位,运用更是乏力。因而面对“中国威胁论”“中国恐惧症”,从理论到实际只是被动应对,破解无方,化解无力。

2017年初,英國媒體《星期天泰晤士報》報導日本出資渲染中國威脅論,被視為試圖壓制中國發展的一種外交手段。[21]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国の脅威は台日が正視すべき共通課題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02-25.
  2. ^ 中國威脅論. 
  3. ^ IFsWeb. IFs TableDisplay. IFsWeb. [2019-02-16]. 
  4. ^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68142 紅色供應鏈真的打趴台灣出口?
  5. ^ 2019年中国国防预算公布:比去年增速下降,仍为个位数,搜狐
  6. ^ The SIPRI Military Expenditure Database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5-03.,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
  7. ^ 總統出席「與德國柏林視訊會議」,中華民國總統府
  8. ^ 總統參加國際獅子會中華民國總會會員代表大會,中華民國總統府
  9. ^ 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
  10. ^ 我軍方研判 中對台導彈 明年達1800枚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05-23., 自由電子報, 2011-5-20
  11. ^ 國防部:中國對台飛彈年底達1960枚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2-19., 自由電子報, 2010-7-18
  12. ^ 陈岳:“中国威胁论”与中国和平崛起. 共识网. 2015-05-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3). 
  13. ^ {{subst:fact/auto|中共不承認國民黨主導並領導抗日的歷史事實。}}
  14. ^ 中共在勝利后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稱已取代中華民國成為全中國的政權,拒絕承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
  15. ^ 中國國民黨在台灣執政時已解除戒嚴和黨禁,並實現總統民選。
  16. ^ 防中國軍事威脅 台應強化美日同盟,大紀元,2011年09月08日
  17. ^ 桂涛、冯武勇. 揭秘被日本收买的英国反华智库. 国际先驱导报. 2017-02-09 [2018-07-01]. 
  18. ^ 凤凰新闻. 日本记者:不加入批判中国的评论 稿子就通不过. 环球视野. 2017-02-09 [2018-07-01]. 
  19. ^ 尼·赫鲁晓夫:《最后的遗言》
  20. ^ 蒯辙元. 如何化解世界对中国崛起的恐惧.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21. ^ BBC. 英媒:日本資助英國智庫展開反華公關宣傳. 

外部連結编辑

認同中國威脅論编辑

反駁中國威脅論编辑

参见编辑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