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

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带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走出草地之后,1935年9月12日,在川甘边界的俄界(今甘肃省迭部县达拉乡高吉村)召开政治局会议,决定将军委纵队和红一方面军主力共七千多人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此时尚不知道陕北有红军与苏维埃根据地,起名陕甘支队是因为要打到甘东北或陕北经过游击战争靠近中苏边界。9月17日凌晨强攻夺取天险腊子口。9月18日至22日在陇南西固县(今宕昌县)的哈达铺正式实施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1.4万人[1]或7000多人[2],继续北上。1935年10月19日行军至陕北保安县吴起镇,与当地苏维埃政府会师。1935年11月与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六军红二十七军会师改编为红一方面军。

编制序列编辑

作战经过编辑

1935年9月底,从陇南哈达铺出发,四大队占领陇西县城。主力穿越岷县、漳县,在武山鸳鸯镇突破东北军第113师、第114师、第118师的渭水封锁线,于26日经陇西县四十里铺,到达通渭县榜罗镇。1935年9月27日中央领导人进入榜罗镇小学详细阅读报纸杂志了解局势,当晚在原榜罗小学校长室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史称“榜罗镇会议”,会议正式决定改变俄界会议的到邻近苏联边界的地方建立根据地的战略方针,把红军长征的落脚点放到陕北与当地红军会师。1935年9月28日,一大队急袭通渭县城,消灭鲁大昌部保安团三百余人,29日主力进入通渭县城补给休息,30日在县城南门外的河滩上举行陕甘支队红军文艺联欢晚会和大会餐。10月2日离开通渭县城继续北上。

1935年10月5日,张国焘在卓木碉另立中共中央,并电称:“此间用中央、中共中央、中央政府、中央军委、总司令部等名义对外发表文件并和你们发生关系;你们应称北方局、陕甘政府和北路军,不得再冒用党中央名义;一、四方面军名义应取消”。

10月7日在固原县青石嘴毛泽东亲自下令四大队突袭正在埋锅造饭的东北军骑兵第13团2个连,缴获战马100余匹,弹药物资10余辆马车,战后用缴获装备并成立了第一纵队骑兵侦察连,连长梁兴初,副连长刘云彪。10月8日白羊城遭遇战,前卫四大队歼灭邓宝珊甘军1个团,击溃1个团。在静宁县界石堡消灭东北军3个骑兵连。

1935年10月19日下午四时,中共中央与支队部进抵陕北保安县吴起镇(当时仅11户人家;附近十里八里一个村庄,每村只住三五户人家)[4]设有陕甘边赤安县六区一乡苏维埃政府,干部团仍然在抗击围追的东北军白凤翔骑兵。[5]乡党支部书记刘景瑞、乡苏维埃主席刘景权召开赤卫军干部会议,通知动员六区群众欢迎中央红军,收购数万斤粮食支援中央红军。1934年10月21日,毛泽东亲自指挥了吴旗镇以西的“切尾巴战斗”,击破了尾随中央红军自陇东窜犯的东北军何柱国骑兵军白凤翔的骑兵第6师3个骑兵团,副师长张诚德率领的骑兵第3师两个骑兵团,宁夏军阀马鸿宾第35师的马培清骑兵团,毙伤400余人,俘虏1000余人,缴获白凤翔部所有重武器及战马驮马近2000余匹,中央红军牺牲第二大队大队长李英华以下200余人。陕甘红军保安县独立营、赤安县游击支队、安边县游击支队配合带路。至此结束了中央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中央红军有了落脚点,把大量体力不支无法随队的伤病员交给了保安县定边县苏维埃政权下的群众家里休养。陕甘支队主力于10月底南下。1935年11月3日,中共中央在陕北甘泉县下寺湾召开了政治局会议,决定:“对外使用中共西北中央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的名义;成立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6] 主席毛泽东,副主席周恩来、彭德怀,参谋长叶剑英、副参谋长张云逸;恢复红一方面军建制,司令员彭德怀,政委毛泽东。11月6日在甘泉县南边的象鼻子湾、道佐铺徐海东郑位三红二十五军刘志丹红二十七军会师。会师后,各部改编为红一方面军,方面军司令员彭德怀,政委毛泽东,1万余人。

参考文献编辑

  1. ^ 《彭德怀自述》,人民出版社1981年12月版。
  2. ^ 《聂荣臻回忆录》
  3. ^ 原红四团参谋长,1935年10月21日在吴起镇“切尾巴战斗”中牺牲。
  4. ^ 《吴旗县志》
  5. ^ 《星火燎原》选编之三,战士出版社1980年版
  6. ^ 《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第48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