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中國-贝宁关系,是指歷史上的中國贝宁、以至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贝宁共和國之間的雙邊關係。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贝宁在1964年11月首次建交,兩国其後斷交,後在1972年12月恢復外交關係;中國曾援建貝寧多個政府部門的辦公大樓,並在2015年第一季成為了貝寧第二大的進口來源地。

中國-貝寧關係
貝寧和中國在世界的位置

贝宁

中國
外交代表機構
貝寧駐華大使館 中國駐貝寧大使館
外交代表
大使 西蒙·阿多韦兰德[1] 大使 彭惊涛

歷史编辑

贝宁的文化和民俗中的一些元素與中國有關連,這被認為是古代的中國與贝宁有來往的證據[2]:274。贝宁人民懂得用失蠟法製造銅器,據說這是鄭和南下西洋時傳到當地的,不可能是由西方國家傳入[2]:274;贝宁等非洲西部國家流行的伏都教漢語「巫毒」發音相同,信仰相似,有指是鄭和從中國傳到世界各地的習俗[2]:275。此外,贝宁有婦女穿戴頸圈的民俗,這與雲南地區和緬甸的風俗相若;據考證,全球各地只有這三個地區的女性會穿戴這樣的頸圈[2]:274–275

達荷美共和國(即今天的贝宁)在1960年8月宣佈獨立為國;獨立後,較為接受共產主義蘇魯-米岡·阿皮蒂成為達荷美共和國的副總統,但該國的總參謀長一職卻由傾向反共主義克里斯托夫·索格洛擔任[3]

達荷美在1962年1月與當時已退到台灣的中華民國建立外交關係,又於1964年11月宣佈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4];此前,美國國務院曾派員會晤達荷美總理朱斯坦·阿奧馬德貝-托莫坦,企圖勸阻達荷美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但未果,阿奧馬德貝更反問為何「两个中国」不可行[3]。翌年上半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派出大使到當地,但中華民國的外交人員沒有離開[4]:20。於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向达荷美提出交涉,达荷美方面决定要求中華民國撤使,否則将驱逐中華民國的人員,中華民國只好撤走使節,並宣佈與達荷美斷交[5]:130;索格洛協助中華民國撤館,又保管大使館上的中華民國國旗[3]

後來,克里斯托夫·索格洛在政變後掌權,成為達荷美的領導人[3]。1966年,他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單方面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斷交[6]:4348,並要求新華社的人員離境;同年4月中旬,中華民國與達荷美先後簽署合作協定和建交公報,正式建立外交關係[3]。1972年10月,贝宁軍官馬蒂厄·克雷庫發動政变,宣佈往後要推行社会主义形式的发展,並在1975年把国號改為「贝宁」[7];他領導下的政府在1972年12月29日与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外交關係,贝宁此後一直與之維持良好的邦交,也接受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援助[8]

2008年3月,贝宁国民议会议长马蒂兰·纳戈在與中國駐當地大使會晤時抨擊臺灣入聯公投,認為中華民國舉行此公投旨在推動台灣獨立;他表示,贝宁国民议会將代表所有贝宁人,反对台湾舉行此公投,而贝宁也會堅決反對台灣獨立為國的主張[9]

經貿關係编辑

2012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口了24.1億美元到贝宁,不少貨品是紡織品假髮鞋類等衣飾[10];贝宁在同年出口了2.39億美元來華,貨品主要是原棉木材[11]。2015年第一季,中國成為了贝宁第二大的进口來源地[12]

不少中國企業在贝宁設有代表機構,當中有华为等的電信企業,也包括中铁五局等的建設企業[13]

文化關係编辑

贝宁中国文化中心於1988年成立,以传揚中华文化、支持非洲国家發展當地文化為目標;該中心曾舉辦展覽會音乐会等的文化活動,開辦汉语武术太极拳課程[14]贝宁国立大学內的阿波美-卡拉维大学設有孔子学院;該学院曾向贝宁的SOS兒童村送贈汉语书籍等物資,並計劃在兒童村推行汉语教學[15]

援助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援助贝宁興修多楝政府建築物,包括該国财政部、外交部和发展部的办公大楼;中國也曾在當地援建一座佔地30公顷的体育场,以及一座面积逾70000平方米的会议大厦[16]。此外,中国政府在贝宁援建了一所於2014年10月開始營運的职业技术学校,向當地青年提供職業教育,冀能舒解贝宁青年失业率高的问题[17]

醫療援助方面,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莫諾省援建了一座医院,設有逾百個床位,提供内科外科妇产科等11个醫學學科的服務;從1978年至2005年,中國共派遣了13批医疗队到贝宁[16]

参考文献编辑

  1. ^ 驻华大使到任顺序及递交国书日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 ^ 2.0 2.1 2.2 2.3 李兆良. 宣德金牌啟示錄:明代開拓美洲. 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2013. ISBN 9789570842838. 
  3. ^ 3.0 3.1 3.2 3.3 3.4 王文隆. 臺海兩岸政府在達荷美的外交競逐(1964-1966). 國史館館刊. 2009年9月, (21). 
  4. ^ 4.0 4.1 中國國際法與國際事務年報. 臺灣商務印書館. 1987. 
  5. ^ 黄华. 亲历与见闻: 黄华回忆录. 世界知識出版社. 2007. ISBN 9787501230174. 
  6. ^ 中国二十世紀通鉴: 1901-2000. 线装書局. 2002. 
  7. ^ 贝宁国家概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5-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0). 
  8. ^ 中国同贝宁的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5-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30). 
  9. ^ 贝宁国民议会议长谴责台湾当局推动“入联公投”.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贝宁共和国大使馆. 2008-03-21 [2015-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7). 
  10. ^ 10.0 10.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中国出口到贝宁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6-17]. 
  11. ^ 11.0 11.1 Alexander Simoes. 产品贝宁出口到中国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2015-06-17]. 
  12. ^ 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为贝宁进口贸易第二大伙伴.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贝宁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2015-06-02 [2015-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6). 
  13. ^ 驻贝中资机构.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贝宁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2015-04-28 [2015-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6). 
  14. ^ 贝宁中国文化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贝宁共和国大使馆. 2006-02-14 [2015-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7-15). 
  15. ^ 袁江磊; 罗璐. 阿波美卡拉维大学孔子学院举办中华文化体验活动. 2015-06-04 [2015-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7). 
  16. ^ 16.0 16.1 中贝合作成果展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贝宁共和国大使馆. [2015-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7-16). 
  17. ^ 我援贝职业技术学校举行开学仪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贝宁共和国大使馆. 2014-10-21 [2015-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6).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