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中華人民共和國媒體

(重定向自中國媒體

中華人民共和國媒體,或称中国大陆媒体、中国内地媒体、中国媒体,指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新闻传播机构[1]:9,涵盖了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后所发展起来包括报纸、杂志、书籍等报刊和电影、广播、电视等电子媒体在内的消息媒介[1]:313。2000年以来发展起来的基于卫星通信、互联网等技术的新兴媒体也被称为新媒体,与报刊和电影、广播电视和电影等传统媒体相对应[1]:313。中华人民共和国媒体由中国共产党进行组织领导,旨在以党的意志在法律范围内开展活动,以促进党的执政目的的达成,起到反应、组织和引导舆论和舆论监督的作用[1]:8-9

1980年代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媒体开始商业化运作[2]:40。媒体曾仅仅可以为政府机构所有,但如今私有制比例已经增加[3]。1990年代期间,中国政府逐步撤去了对中央和地方媒体的资助,仅保留了对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等关键媒体的控制,而即便是人民日报也开始在2001年发行了商业化运营的京华时报[2]:42-43。同年,香港商人于品海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媒体中首度引入外资[2]:40。2000年代以来,网络媒体的兴起使得网络媒体成为主流媒体之一[4]。到2018年底,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普及率达到了59.6%,网民规模达8.29亿,网络媒体的传播途径也由门户网站、新闻网站转为现今的微信微博移动客户端为主[4]。政府亦强调将传统的宣传部门从充满行话的旧式宣传开始转型为贴近年轻人的、有网络气息的媒体[5]

但在无国界记者组织发布的2019世界出版自由指数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全球180个国家或地区中位居第177名[6]。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记者面临骚扰和入狱威胁,常不得不进行自我审查[3]。尽管宪法保障出版和言论自由,但是媒体监管的不透明使得政府可以通过指控其泄漏国家机密和威胁国家安全来打击媒体[3]。据多家外媒报道,自习近平上任以来,中国的出版自由有所下降[7][8]

目录

媒体监管编辑

法律依据编辑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国家发展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文学艺术事业、新闻广播电视事业、出版发行事业、图书馆博物馆文化馆和其他文化事业,开展群众性的文化活动”[1]:21,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文化工作属于国务院和其各自行政区政府的管辖下[1]:22。中华人民共和国媒体需遵守现行基本法的规定,如媒体适用于刑法所规定之煽动分裂国家罪等各类罪行,且需要遵守关于媒体的各项规定[1]:21。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媒体还需遵守包括特别行政区法律规定在内的地方性法规[1]:21WTO协议地位低于宪法而高于行政法规,曾导致《电视剧审查暂行规定》 等一系列规定的废除[1]:311-312。2008年公布之《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采访条例》则是是对常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外国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的监管法规,取消了过往条例中对国内单位陪同的要求,给予了外国媒体在华自由采访权[9]。同年实施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使得政府和传媒的分工走向差异化,政府开始成为传媒的监管者而非简单的控制者[10][註 1]

监管机构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媒体的监管主要以中国共产党的政策为监管来源,党委和宣传部门直接领导媒体,代行行政部门的监管职责[1]:24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及其前身是全国电视和广播的主要监管者,主要通过颁布法规、作出指令、审核准入条件等形式监管,并以法律和民事手段强化[11]。其中的一项重要举措是颁布规范性文件,2000-2014年期间国家广电总局共发布438份此类文件,直接通过行政手段干预企业,尽管其命令最终会被遵守,但曾引起过广泛的批评[11]。2018年3月进行的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使得中共中央宣传部分管新闻出版工作和电影工作,对外加挂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版权局)和国家电影局的牌子[12][13],游戏行业处于其国家新闻出版署职责之监管下[13]

言论审查编辑

尽管宪法对媒体工作的许多方面进行了规定,但是普通立法的缺乏使得宪法缺乏可执行性[1]:25。各类行政法规仅仅规定了媒体和行政部门之间的关系,缺乏能保护公民权利、制裁公民违规的举措[1]:25。此外,媒体法规存在政策调整不及时、规章之间彼此矛盾、在各类媒体之间监管差异大的问题[1]:25。媒体监管存在不透明性,国家机密和威胁国家安全的定义无从得知,使得政府可以通过指控媒体违规、泄漏国家机密和威胁国家安全等方式来威胁媒体自由[3]。据多家外媒报道,自习近平上任中国最高领导人以来,中国的出版自由有所下降,外国媒体记者多感受到受到威胁[7][8]社交媒体的言论被审查,使用者可能因为违反审查无法发布内容或被删除内容[14]。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承续了国民政府的新闻审查,要求制片人不得制作色情、庸俗、反动的电影,且亦采取措施是电影制作者自我审查[15]:43,《颐和园》导演娄烨曾因未接受播映前的审查被处罚[15]:174[16],汤唯曾因《色·戒》中的情色片段被封杀[15]:174[17]

新闻媒体编辑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媒体已实质形成体制内媒体、市场化媒体网络自媒体的三元结构[18],也有形容为党报党刊-都市类媒体-网络媒体三分者[19]。市场化媒体曾一度极具影响力,但近年来因为网络的兴起、广告收入下降而陷入困境,受到市场追捧的网络自媒体和直接获取政府补贴的体制内媒体的影响力则上升[20][19]。网络的兴起也使得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的影响力下降:据昌荣传播报告,尽管广告市场持续增长,2018年上半年全国平均每人每天收看电视132分钟,在四年内下降了半个小时,除了中央电视台外的电视频道预计会被网络媒体进一步分流[21];2019年元旦前后,《北京晨报》、《京郊日报》、《黑龙江晨报》等13份报纸停刊转型,报业的广告收入在2016年仅剩102亿元,四年内跌去四分之三[20]。传统媒体亦向网络媒体转型,如《人民日报》建立了人民日报新闻客户端、上海《东方早报》的旗下建立了澎湃新闻界面新闻客户端[22]。依据2017年工业和信息化部对网络媒体的报告,人民网新华网腾讯网人民日报客户端、腾讯新闻客户端最具影响力,人民网、新华网、腾讯网、人民日报客户端、腾讯新闻客户端、澎湃新闻客户端最具公信力,假新闻夸大标题植入式营销、话题炒作和庸俗、低俗、媚俗信息是网络媒体中引起网友反感的主要问题[23][24]

体制内媒体编辑

中央媒体编辑

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事业可以追溯到民国时期红中社及《参考消息[25]。目前,中央直管的机关报、电视电台和网络媒体包括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26][27][28]和《光明日报[26][29]国务院党组机关报《经济日报[26][30]中央政法委员会机关报《法制日报[26][31]解放军机关报《解放军报[26][32]农业农村部党委《农民日报[26]、中国政协机关报《人民政协报[26]共青团中央机关报《中国青年报[26][33]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机关报《检察日报[26][34]中华全国总工会机关报《工人日报[26][35]等在内的中央各机关报纸,以及一批中央媒体管辖的网络新闻门户[26]。人民日报海外版运营的“侠客岛”这一新媒体品牌亦属于中央媒体范畴,且极具影响力[36]国务院侨办下辖中国新闻社正部级事业单位新华社等是两个主要官方通讯社[25]。2018年的机构改革将中國中央電視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合并为中国之声,以为宣传提供便利[37]

地方媒体编辑

除了中央媒体外,各地方政府有各自直管的报纸、电视电台、网络新闻门户等[26],包括上海市委机关报解放日报[27][38]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38]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38]江苏省委机关报《新华日报[38]山东省委机关报大众日报[38]浙江省委机关报《浙江日报[39][38]等中共地方党委机关报[38]山东新闻网[40]等地方宣传部门主管的网站和政府的网站入口。此外,微信公众号微博账号移动客户端成为对各级政府的重要考核指标,各部门开设了大量的政务新媒体,对网友互动回应差则会被扣分,采取强制要求群众点赞等虚假举措则直接被判定不合格[41][42]

社交媒体编辑

青年世代被中国共产党视为重要的宣传对象[43]共青团中央微信微博Bilibili知乎QQ空间今日头条网易云音乐抖音快手等网络平台所形成的新媒体传播矩阵,其传播内容受到年轻群体的欢迎[44][45][46]。共青团中央在各社交媒体上直接回复或点评热点问题,发布网络文化产品,在各大直播平台上发起的“团团直播间”观看人数超过6600多万人次[44]。共青团中央依托各级共产主义青年团组织亦在社交网络上形成各自的媒体平台,建设了7.2万个微博账号和2.1万个微信公众号,整合了一批下属网站等媒体[46]。共青团中央、人民日报等中央机关或者中央媒体在TwitterFacebook上亦开立有账号[47]

市场化媒体编辑

1979年,天津日报、光明日报、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媒体开始刊载广告,标志着商业广告业的复苏[48]。1980年代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媒体开始商业化运作,商业化在1990年代中期开始加速[2]:40。媒体曾仅仅可以为政府机构所有,但如今私有制比例已经增加,如新华网络电视在2010年被报道已经半私有化[3]

1992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第三产业的决定》将广播影视列为文化产业的一部分,媒体被政府赋予经济产业的属性[1]:9-10。同年,香港商人于品海在广州投资现代人报,尽管报纸很快被政府关停,却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媒体中首度引入外资[2]:40楚天都市报北京青年报南方周末等新兴的商业媒体开始吸引大量关注。1990年代期间,中国政府逐步撤去了对中央和地方媒体的资助,仅保留了对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等关键媒体的控制,而即便是人民日报也开始在2001年发行了商业化运营的京华时报[2]:42-43,人民日报社旗下的环球时报在一则涨价通告中声明自身为市场化媒体[49]

网络自媒体编辑

网络媒体的兴起使得大量传统媒体的忠实用户转移到网络上,网络媒体现已成为主流媒体之一[4]。199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始接入互联网,1995年神州学人、中国贸易报等刊物开始支持网上浏览,到200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普及率超过20%,使得网络媒体成为重要的大众媒体之一[4]。到2018年底,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普及率达到了59.6%,网民规模达8.29亿,而其中包含6.12亿网络视频用户、5.76亿网络音乐用户、4.84亿网络游戏用户和6.48亿短视频用户[50]。网络媒体的传播途径也由门户网站、新闻网站再到后来的博客、播客,转为现今的微信微博移动客户端为主[4]。中国互联网企业及其包含自媒体平台的产品有新浪微博搜狐網易百度騰訊等。

根据中国社科院报告,截至2017年底,超九成中国未成年群体使用互联网,其中73%拥有智能手机,近七成在十岁以前开始使用手机[51]。微信已经超越电视,成为未成年人新闻资讯的主要来源[51]

历史发展编辑

早期发展编辑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当时中国的电信系统和设施比较陈旧和简陋,许多都在战争年代被损坏或摧毁。

20世纪50年代初,中国通信传播事业迅速发展。1952年,建立了以北京为中心、连接全国各大城市的通信网。

1958年5月,北京电视台开始试播(今中央电视台),同年9月2日正式开播。1958年6月,上海电视台成立,于1958年10月1日国庆日开播,同年12月20日,前身为哈尔滨电视台的黑龙江电视台开播。次年的8月15日与10月1日广州电视台与沈阳电视台(今广东电视台辽宁电视台)相继开播。这是全国最早开播的五家电视台。1960年4月29日,辽宁省丹东电视台成立,这是全国最早的城市电视台。到1965年,中国大陆电视台有12家。

1958年開播至1970年代末,电视机的价格昂贵、产量不足,需凭票供应,所以普通人難以擁有电视机,人们在政府機關、企业、商店等公共场所收看电视节目。

1973年,北京電視台改為彩色廣播。1978年,北京电视台更名为中国中央电视台

在1978年,每100人中,不到1人用电视接收器,电视机少于1,000万台(2003年,每100人中,有35台,1亿人有电视看);20世纪70年代后期和80年代初,中国电视行业继续扩大,广播系统現代化不断推进。

改革开放后编辑

1980年代改革開放後,不少香港人将电视機香港带回大陆,随着大陆人民收入逐渐增加,电视机开始進入普通人的家庭。在广东珠三角,只要有电视机,再在屋顶上架起鱼骨天线,就可以收看到香港的电视讯号。通常三层以上可以收到比较清晰的画面,两层的也能勉强收到讯号。随着1990年代,大陆强制取缔鱼骨天线,并推行有线电视,有线电视继续提供翡翠、本港两台节目。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内陆地区只能收看少数几家电视台的节目。而在西藏新疆等偏远地区,即使有电视机,也难以收到信号。电视节目要通过邮寄录像带的方式才能送达偏远地区。

1982年,全国人大批准设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广播电视部,管理电视和广播。该部下属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中央电视台。1986年,文化部的电影业管理职责与广电部的职责整合,组建中华人民共和国广播电影电视部

广播和电视作为大众传播和大众娱乐的重要手段,在20世纪80年代迅速扩大。通过104多个台站,1985年的电视观众达到全国三分之二的人口(1984年52个,1983年44个);估计有85%的城市人口收看电视。在此期间,节目内容大大改变,典型的电视节目是娱乐,包括故事片体育戏剧音乐,舞蹈,儿童节目。1985年上海出版的电视史中,一个典型的一周的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是娱乐节目,教育节目24%,其他节目和新闻15%。宽截面的国际新闻,在每个晚上播映。大多数新闻广播已借用外国新闻机构,冠以一个中国的总结。中国中央电视台还承包几个外国电视台的娱乐节目。 1982年和1985年间,6个美国电视公司签署协议,向中国提供美国的方案。

进入21世纪编辑

2001年,中国政府提出了促进媒体融合,建立跨地区的多媒体新闻组的目标。它也制定了详细的规定对媒体行业的集资,外资合作和跨媒介发展。

2002年7月,香港亚洲电视本港台国际台两个频道被广电总局获准在广东播出;2004年9月,无线电视也与广东省签订落地权协议,在广东播放翡翠台明珠台

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成立于2001年年底,总局集成广播,电视和电影业,加上进入中国的最大和最强的多的广播和电视,互联网公司的资源媒体集团覆盖中国传媒产业与海外媒体集团合作的同时,电视,互联网,出版,广告等领域。到2003年,30个海外电视网络,包括凤凰卫视彭博电视星空传媒欧洲体育BBC世界频道、CNBC、华娱卫视都在中国大陆有限落地。同时,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通过福克斯新闻互联网进入美国新闻集团管辖下。

为了符合国际电视业的发展趋势,中央电视台在专业化的方向取得了进展,在2003年和2004年,开播CCTV-新闻CCTV-少儿CCTV-音乐频道。

尽管取得了这些进展,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和中国腹地仍然存在相当大的差距。

目前全国各地有3000个电视台。大型国际电视节,包括上海电视节北京国际电视周中国广播电视博览会四川电视节,定期举行。除了评审和授予奖项,这些节日中还进行学术交流和电视节目的进口和出口。上海已成为亚洲最大的电视节目在交易市场。

中国进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中国传媒产业内的趋势是形成跨媒介和跨区域的媒体组与多模式运作,以满足强大的团体,海外媒体的竞争和挑战。

2018年,中国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合并组建成立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中央廣播電視總台,由中共中央宣传部直接领导。

參見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参考编辑

  1. ^ 2008年以前,政府报刊为政府消息的代发布者,受到政府的直接管理。

注释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郭娅莉; 孙江华; 龚灏 (编). 媒体政策与法规. 北京: 中国传媒出版社. 2005: 8 [2019-05-17]. ISBN 7810851276. OCLC 7057148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7). 
  2. ^ 2.0 2.1 2.2 2.3 2.4 2.5 Shirk, Susan L. Changing media, changing China.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ISBN 9780199781027. OCLC 680000636. 
  3. ^ 3.0 3.1 3.2 3.3 3.4 Xu, Beina; Albert, Eleanor. Media Censorship in China.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2017-02-17 [2019-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0) (英语). 
  4. ^ 4.0 4.1 4.2 4.3 4.4 闵大洪. 从边缘媒体到主流媒体——中国网络媒体20年发展回顾. 新闻与写作. 2014, (3). doi:10.3969/j.issn.1002-2295.2014.03.002. 
  5. ^ Zheng, William. China’s propaganda blitz to counter dissent among young internet user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9-02-10 [2019-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9) (英语). 
  6. ^ China : Even tighter control |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RSF. [2019-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1) (英语). 
  7. ^ 7.0 7.1 Teon, Aris. The deterioration of China’s media freedom in the Xi Jinping era. The Greater China Journal. 2019-02-20 [2019-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3) (英语). 
  8. ^ 8.0 8.1 Conditions worsen for foreign journalists in China: survey | DW | 29.01.2019. Deutsche Welle. [2019-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7) (英国英语). 
  9. ^ 潘洪其. 由"对外媒开放"期待"对内媒开放". 青年记者. 2008, (31). doi:10.3969/j.issn.1002-2759.2008.31.032. 
  10. ^ 吕尚彬. 中国报业转型发展的四大战略走向. 中国报业. 2010, (3). 
  11. ^ 11.0 11.1 Chin, Yik Chan. The Legitimation of Media Regulation in China. Chinese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2018-06-01, 3 (2): 172–194. ISSN 2365-4252. doi:10.1007/s41111-018-0099-x (英语). 
  12. ^ 机构改革:中宣部直接管理新闻出版和电影 | DW | 21.03.2018. 德国之声. [2019-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7) (中文(中国大陆)‎). 
  13. ^ 13.0 13.1 白瀛; 施雨岑; 史竞男. 人民需要是文化发展的不竭动力——2018年重要文化记忆. 新华社. 2018-12-29 [2019-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0). 
  14. ^ Smith, Noah; O'Connor, Brendan; Bamman, David. Censorship and deletion practices in Chinese social media. First Monday. 2012-03-04, 17 (3) [2019-05-18]. doi:10.5210/fm.v17i3.394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07) (英语). 
  15. ^ 15.0 15.1 15.2 Clark, Paul. Artists, Cadres, and Audiences: Chinese Socialist Cinema, 1949–1978. (编) Zhang, Yingjin. A companion to Chinese cinema. Malden, Mass.: Wiley-Blackwell. 2012. ISBN 9781444355994. OCLC 804871076. 
  16. ^ Perils of censorship no Mystery for director Lou Y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3-03-20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英语). 
  17. ^ "Lust, Caution" actress banned in China. Reuters. 2008-03-09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英语). 
  18. ^ 田进; 朱利平. 互联网环境下网络公共事件触发政策议题的形成机理研究. 电子政务. 2015, (8). 
  19. ^ 19.0 19.1 中国市场化媒体的“崩盘”. 金融时报中文网. 2014-01-05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通过联合早班. 
  20. ^ 20.0 20.1 乔龙. 市场化媒体停刊 党报相继复活. 美国之声. 2019-02-13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中文(中国大陆)‎). 
  21. ^ 2018半年度电视媒体趋势报告 电视市场收视持续下滑. ZNDS资讯. 2018-10-16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22. ^ 唐嘉仪. 传统媒体“移动化”转型路径及策略探究. 新闻研究导刊. 2017, 8 (2). doi:10.3969/j.issn.1674-8883.2017.02.186. 
  23. ^ 李雷. 工信部发布的《2017年中国网络媒体公信力调查报告》显示:传统主流媒体公信力整体领先. 中国财经新闻网. 2018-03-27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24. ^ 工信部发布《2017年中国网络媒体公信力调查报告》 网民最不能容忍虚假新闻. 淇河晨报. 鹤壁日报社. 转载自法制晚报. 2018-03-01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25. ^ 25.0 25.1 Xin, Xin. A developing market in news: Xinhua News Agency and Chinese newspapers. Media, Culture & Society. 2006-01-01, 28 (1): 45–66. ISSN 0163-4437. doi:10.1177/0163443706059285 (英语). 
  26. ^ 26.00 26.01 26.02 26.03 26.04 26.05 26.06 26.07 26.08 26.09 26.10 26.11 刘志明; 杨斌艳 (编). 构建新媒体舆论评价和管理体系. 中国舆情指数报告(2016~2017).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7. ISBN 9787520107082. 
  27. ^ 27.0 27.1 李本乾; 张国良. 中央与地方党的机关报议程的实证分析--《人民日报》与《解放日报》个案研究. 新闻界. 2003, (2). doi:10.3969/j.issn.1007-2438.2003.02.001. 
  28. ^ 习近平:推动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 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共同思想基础. 学习强国. 2019-01-25 [2019-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7). 
  29. ^ 翁泽红. 《光明日报》的历史演变. 文史天地. 2008, (6). 
  30. ^ 《经济日报》改由国务院直接联系和指导. 四川政报. 1989, (4). 
  31. ^ 法制日报社“走转改”活动江苏首个基层联系点挂牌. 法制网. 2012-09-25 [2019-05-18]. 法制日报社总编辑雷晓路在讲话中指出,法制日报作为中央政法委机关报和中央级法制专业大报,多年来,在宣传报道中一直坚持彰显法治特色,紧密结合政法综治工作大局,采写了许多来自基层、贴近群众的鲜活报道。 
  32. ^ 解放军报客户端. 中国军网. [2019-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8月17日). 2014年8月1日,中央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正式走进移动互联网。从此,通过《解放军报》客户端便可随时随地浏览中国军队和国防发展建设伟大成就,掌握环球最新军事资讯。 
  33. ^ 中国青年报社. 2019年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招聘应届生16人公告. 2019年国家事业单位招聘考试. 事业单位考试网. 2019-01-07 [2019-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7). 《中国青年报》是共青团中央机关报,是中央主要新闻媒体之一,是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全国性综合类报纸。中青在线是中国青年报官网,是中央主要新闻网站之一。中国青年报APP和法人微博、微信公号矩阵构成强大移动端传播平台。中国青年报纸媒、PC端和移动端用户规模达三千万,转载率居全国媒体前列。 
  34. ^ 检察日报社.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2019-01-03 [2019-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5月17日). 《检察日报》创刊于1991年7月4日,原名《中国检察报》,是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机关报。 
  35. ^ 今天,这份由毛主席两次亲笔题写报头的报纸,创刊69周年啦!. 腾讯网. 2018-07-15 [2019-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7). 工人日报出版了,它是中华全国总工会的机关报,也就是全中国工人的报纸。 
  36. ^ 侠客岛. “侠客岛”:中国权威时政新媒体的探索. 新闻战线. 2016, (5) [2019-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7). ……在这样的坚持之下,人民日报海外版的“侠客岛”,就不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央媒,而是一个邻家大叔…… 
  37. ^ Jiang, Steven. Beijing has a new propaganda weapon: Voice of China. CNNMoney. 2018-03-21 [2019-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3). 
  38. ^ 38.0 38.1 38.2 38.3 38.4 38.5 38.6 机关报. 人民导航. 人民日报社.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39. ^ 当好党的喉舌 反映人民心声. 浙江日报. 2002-11-23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9月28日). 《浙江日报》是中共浙江省委机关报,于1949年5月9日在杭州创刊,是浙江历史上第一张在全省范围内公开出版发行的中国共产党党报。 
  40. ^ 山东新闻网 中国新闻媒体 山东新闻信息指定发布媒体. 山东新闻网.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24). 主管:山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41. ^ 政务新媒体买粉丝将直接判定“不合格”. 北京青年报. 2019-04-09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通过中国新闻网. 
  42. ^ 沙璐. 政务新媒体迎首次大考,强制群众点赞将“单项否决”. 新京报. 2019-04-18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43. ^ 王雅. 观察站:共青团“蜕变”. 多维新闻网. 2017-02-06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44. ^ 44.0 44.1 2018-06-19. 打造“网上共青团” ——网络新媒体工作综述. 中国青年报.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通过新华网. 
  45. ^ 麻莉. “共青团中央”新媒体矩阵人设塑造研究. 广州: 暨南大学. 2018 [2019-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7). 
  46. ^ 46.0 46.1 张耀升. 网红“共青团中央”是如何炼成的. 传媒狐. 搜狐. 2017-01-03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47. ^ Chan, Minnie. China’s Communist Youth League opens Twitter account.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7-09-17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英语). 
  48. ^ 周果. 1979:中国广告业复苏元年. 新闻前哨. 2011, (10). 
  49. ^ 价格将上调0.2元 《环球时报》:万不得已. 人民网. 2008-09-27 [2019-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作为市场化报纸,《环球时报》需要盈利,才能生存与发展,但我们决不以盈利为唯一目标。我们始终坚持与最广大的读者群互动,不到万不得已,决不会向读者转嫁本应该由我们自己承受的经济负担。然而,去年四季度以来,由于纸厂环保成本增加、纸浆原料价格上涨、水电煤提价等原因,新闻纸价格一涨再涨,大大增加了《环球时报》的经营成本。 
  50. ^ 李政葳. 我国网民规模已达8.29亿 互联网普及率近6成. 光明日报. 2019-03-01 [2019-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7) –通过中国政府网. 
  51. ^ 51.0 51.1 报告精读 | 青少年蓝皮书: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和阅读实践报告(2017-2018).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8-09-10 [2019-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