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粟特人墓葬列表

維基媒體列表條目

中國粟特人墓葬列表收錄目前發現的從北朝唐朝時期的粟特人墓葬,可分為三個時期:北朝來華的粟特人墓葬四座,其中的虞弘北齊時進入中原,於隋朝逝世,所以虞弘墓歸類在隋朝墓葬;隋朝來華的粟特人墓葬,包括虞弘在內有墓主姓名的共三座;唐朝的粟特人墓葬則明顯多於前代,主要分佈在新疆吐魯番寧夏固原鹽池陝西禮泉山西汾陽河南洛陽河北大名北京等地[1][2]

統萬城出土的北朝古墓壁畫,描繪粟特人正在擧行宗教儀式。
北齊墓葬石榻上的粟特人樂隊浮雕,發現於河南安陽

粟特人的墓葬多出土圍屏石榻、石堂或石槨等葬具,亦有耳璫指環等黃金首飾,石質葬具表面多有雕繪精細、裝飾奢華的圖像。這些藝術品將中亞波斯祆教文化帶入中原,與同時期漢人墓葬圖像的文化風格和審美情趣有明顯差異。此外,巴蜀地區五代時期起就有祆教信仰和祆祠,也發現過和粟特人石堂相同的祆教納骨器屋形陶棺[3]

列表编辑

 
安伽墓石門和圍屏石榻,石門門額圖案為祆教火壇。圍屏石榻由11塊石板構成,共刻繪56幅圖案。

北朝编辑

這三座均是北周時期墓葬,採用石槨葬。雖棺槨均為漢地葬俗,但材料選擇石制則與中原傳統葬式不同。安伽墓中發現的火壇英语Fire temple圖像,史君墓中的祆教畫面,說明他們雖身處長安,卻仍保留本民族的宗教信仰和生活習俗。但從另一方面來看,比如史君墓石槨的殿堂式結構、安伽墓、康業墓人物服飾的漢化,都表明他們同時亦受到中原文化的強烈影響。從漢化程度上來看,康業墓最高、安伽墓次之,史君墓的漢化程度最低[4]。此外,中國國家博物館於2012年收到由日本收藏家崛內紀良捐贈的北朝粟特人石堂(房屋形石槨),說明可能有更多北朝時期的粟特墓葬。遺憾的是,這座北朝石堂的出土地點及墓葬等訊息不明,所以無法瞭解墓主身份[5]

名稱 年代 位置 宗教信仰 發現年份
康業墓 571 西安北郊 不明 2004
安伽墓 579 西安未央區 祆教 2000
史君墓 580 西安未央區 祆教 2003

隋唐编辑

 
虞弘墓出土的漢白玉浮雕石槨。

1980年代在寧夏固原市原州區陸續發現隋唐墓葬群,其中有六座屬於粟特人史姓墓葬群,這裡的粟特墓葬還出土有波斯銀幣和東羅馬金幣。另外,南塬上還有諸多中小型唐朝墓葬,其中唐M29中的兩具人骨架,為男女合葬,經人骨鑒定,均為白種人[6]。1982年在甘肅天水市秦州區發現一座古墓,斷定為北朝晚期至隋朝時期。[7][8][9][10][11]1999年在山西太原出土的虞弘墓有基本完整的墓誌銘,墓主虞弘確定為來自中亞的高加索人種,但無法斷定是否為粟特人,不過他曾經擔任「檢校薩保府」一職,與粟特人關係密切。

隋朝
名稱 年代 位置 宗教信仰 發現年份
安備墓[12] 589 河南洛陽市 佛教或祆教[12] 2007
虞弘墓 592 太原晉源區 祆教 1999
史射勿墓 609 固原原州區 祆教[13][14] 1987
天水粟特墓 不明 天水秦州區 祆教 1982
九龍山隋墓[15][16] 不明 寧夏固原市 祆教 2004
唐朝
名稱 年代 位置 宗教信仰 發現年份
曹怡墓[17][18] 655 山西汾陽市 祆教(可能) 2007
史道洛墓 658 固原原州區 祆教(可能)[14] 1995
史索岩墓 664 固原原州區 佛教[13] 1984
史訶耽墓 669 固原原州區 祆教[19] 1986
史鐵棒墓 670 固原原州區 不明 1986
史道德墓 678 固原原州區 祆教[13] 1982
安元壽墓
(陪葬唐昭陵)
683 咸陽九嵕山 不明 1972
安菩墓 709 洛陽龍門山 祆教 1981
史思明墓 761 北京豐臺區 祆教[20] 1981
米繼芬[21] 805 西安西郊 景教[22] 1957
李素[23][24] 817 西安 景教[25][26] 1980
花獻[27] 不明 河南洛陽市 景教[28] 不明
何弘敬 866? 邯鄲萬堤農場 不明 1973

參考資料编辑

  1. ^ 馬曉玲. 中古時期入華粟特人墓葬的發現與研究 (PDF). cssn.cn. 2015 [2018年7月21日]. 
  2. ^ 榮新江; 張志淸 (编). 從撒馬爾干到長安——粟特人在中國的文化遺跡. 北京: 北京圖書館出版社. 2004 [2018年7月21日]. ISBN 978750132426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7月22日). 
  3. ^ 李鳳 (编). 金步搖與納骨器——巫山老屋場墓地的新發現. cqkaogu.com. 2019-08-29 [2020-04-14]. 
  4. ^ 吳天泰 (编). 《族群與社會》. 臺北: 五南圖書出版. 2015: 290 [2018年7月22日]. ISBN 9789571141756. 
  5. ^ 葛承雍. 北朝粟特人大会中祆教色彩的新图像——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北朝石堂解析 (PDF). 《文物》. 2016, (1) [2018年7月30日]. CN 11-1532/K. ISSN 0511-4772. 
  6. ^ 韓彬 (编). 《固原文博探究》. 銀川: 寧夏人民出版社. 2011年12月1日: 151–152. ISBN 978-7-227-04858-9. 
  7. ^ 天水出土石棺床與絲綢之路上的粟特人. xinhuanet.com. 2018年1月2日 [2018年7月22日]. 
  8. ^ 贾永强. 天水石棺床研究现状及其相关问题. 《文物鉴定与鉴赏》. 2021, (14): 70-73. CN 34-1312/K. ISSN 1674-8697 (中文). 
  9. ^ 荣, 新江; 罗, 丰. 天水石马坪石棺床墓的若干问题. 《粟特人在中国:考古发现与出土文献的新印证》. 科学出版社. 2016: 462–495. ISBN 9787030486295. 
  10. ^ 雍际春. 【绚丽甘肃】天水出土石棺床与丝绸之路上的粟特人. 每日甘肃网. 甘肃日报. 2018-01-02 [2021-10-04] (中文). 
  11. ^ 李宁民(天水市博物馆馆长). 【馆长说文物】丝绸之路上的“国宝级”文物——隋唐屏风贴金彩绘石棺床. 每日甘肃网. 甘肃日报. 2019-12-31 [2021-10-04] (中文). 
  12. ^ 12.0 12.1 毛陽光. 洛陽新出土隋《安備墓誌》考釋. www.heluowenhua.net. 2011 [2018年8月2日]. 
  13. ^ 13.0 13.1 13.2 陸薪羽. 固原史姓粟特家族多元信仰探討. www.xjass.cn. 2017年9月2日 [2018年8月5日]. 
  14. ^ 14.0 14.1 羅豐. 絲路上的胡旋舞與金覆面. www.heluowenhua.net. 2015年4月30日 [2018年8月2日]. 
  15. ^ 陳偉. 寧夏固原九龍山隋墓發掘簡報. www.nxkg.org.cn. 2017年4月17日 [2018年8月2日]. 
  16. ^ 韓少華 (编). 固原祆教與寧夏美術考古:九龍山隋墓出土金冠飾研究. collection.sina.com.cn. 2015年4月29日 [2018年8月2日]. 
  17. ^ 王俊. 唐曹怡墓相關問題研究 (PDF). 《文物》. 2014, (11) [2018年8月2日].  |website=|journal=只需其一 (帮助)
  18. ^ 張慶捷. 唐代《曹怡墓誌》有關入華胡人的幾個問題. www.silkroads.org.cn. 2016年11月27日 [2018年8月2日]. 
  19. ^ 郭物. 固原史訶耽夫妻合葬墓所出寶石印章圖案考 (PDF). 《考古与文物》. 2015, (5) [2018年8月4日]. CN 61-1010/K. ISSN 1000-7830. 
  20. ^ 丁新豹; 盧淑櫻. 非我族裔:戰前香港的外籍族群. 香港: 三聯書店. 2014: 198. ISBN 978-962-04-3668-0. 
  21. ^ 米繼芬墓誌拓片. www.chnmuseum.cn. [2018年8月2日]. [永久失效連結]
  22. ^ 葛承雍. 唐代長安一個粟特家庭的景教信仰. www.nxkg.org.cn. 2017年7月24日 [2018年8月8日]. 
  23. ^ 李寶瑜. 通識導賞﹕銅十字 揭開景教千年文明——景教徒任天文臺長. www.e123.hk. 2015年6月14日 [2018年8月2日]. 
  24. ^ 賴瑞和. 唐代的翰林待詔和司天臺——關於《李素墓誌》和《卑失氏墓誌》的再考察. www.scribd.com. 2003 [2018年8月2日]. 
  25. ^ 葛, 承雍. 唐代长安一个粟特家庭的景教信仰. 《唐韵胡音与外来文明》. 北京: 中华书局. 2006: 232—241. ISBN 7101050530. 
  26. ^ 敦煌吐鲁出土中古伊朗语文献研究概述. 《伊朗学在中国论文集》第2集.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8: 82–90. ISBN 9787301037812. 
  27. ^ 常書香. 洛陽首次發現唐代景教徒墓誌 墓主或為胡人. rufodao.qq.com. 2014年5月14日 [2018年8月2日]. 
  28. ^ 毛陽光. 洛陽新出土唐代景教徒花獻及其妻安氏墓誌. www.nxkg.org.cn. 2017年4月17日 [2018年8月8日].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