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中情局对舆论的影响

在各种情况下,美国中央情报局都可依据其自身权利或遵从总统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的指令,试图对国内外舆论甚至执法活动施加影响。本文讨论的内容不包括涉嫌违法的国内监视活动,只包括那些关系到中情局自身安全的观念和行动。

本文也不讨论狭义的、用以支持隐蔽行动或军事活动的心理战。本文的主要内容是中情局对包括记者、艺术家、劳工领袖等在内的意见领袖的长期影响,而不是诸如散布谣言以支持政变之类的活动。

这一领域中仍存在许多“灰色地带”。但几乎没有争议的是,中情局曾不当地向白宫提供了政治和安全检查方面的技术支持,却并没有相应的合法权利。虽然向各个组织分配国际心理战任务已有长久的历史,但依据任务是否隐蔽与是否机密,将某项具体任务分配给哪个部门也涉及到是否明智的问题。

当执法活动可能暴露秘密行动时,事情变得更加模糊不清。执法机构和情报机构同时面临着这一问题:一方希望提起控诉,另一方则希望继续调查,这可能使阴谋论提升到更大的高度。[1]

一些不当活动的发起者和实施者并不是中情局,而是情报界的其他成员。具体而言,联邦调查局会采取各种手段收集信息,以阻止国内的颠覆活动。另外,国家安全局也在他们认为必要时从事电子通讯监听活动,虽然并未获得法庭许可。

据认为,一些分配给中情局的任务实际上并没有必要被列为机密,并且如果让公开机构(overt organizations)支持美国政府所希望的活动,政治风险将被大大降低。美国新闻署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公开的政治宣传机构。在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以及美国之音这三家媒体中,RFE和RL均曾受到中情局的秘密赞助。现在这三家媒体都已归属到广播理事会旗下。BBG是一个准公共公司(quasi-public corporation);在1999年以前,它曾是USIA的一部分。

另一个公开机构是国家民主基金会,创建於1983年。作家及中情局与美国外交政策评论家威廉·布朗英语William Blum认为NED创立的目的是合法地延续中情局被禁止从事的活动,包括向特定的国外政治势力提供支持[2]。请参阅USA 1983节了解详情。

参考文献编辑

  1. ^ Saunders, Frances Stonor, The Cultural Cold War: The CIA and the World of Arts and Letters, New Press, 1999, ISBN 1-56584-664-8 
  2. ^ Blum, William, Killing Hope, Common Courage Press, 2003 (revised edition), ISBN 1-56751-2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