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愛國主義教育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的一部分

中华人民共和国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发轫于1994年8月23日中共中央宣传部起草、中共中央委员会颁布的 《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1]。次年,民政部即确定了第一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中宣部、共青团中央等多部委联合发布百种爱国主义教育图书。由于纲要中明确提出爱国主义教育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党的基本路线为指导,因而被海外学界认为是共产主义崩溃背景下中国共产党主导的务实民族主义政策,对象主要针对青少年。[2][3][4]

用音乐教育爱国主义——2018年大连大学歌唱祖国」竞赛

背景编辑

全盘西化论编辑

六四事件前,全盘西化论是中国社会舆论主流,不仅直接挑战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更全盘否定中国及中华文明中国共产党解決六四事件後,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發起並推動並制度化的一系列以“愛國主義教育”為主體的教育宣传活動[5]

此政策詞彙由六四事件後出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宣告並執行,江澤民於1989年對工人發表演說時,也強調工人的責任在於教育社會愛國主義、社會主義、集體主義、打造國家等來激發民族驕傲與自信。[6][7][8]。1990年5月3日,江泽民在纪念五四運動時以《爱国主义和我国知识分子的使命》演說時,指出社會主義愛國主義「本質上是同一的」[9],這些政策宣示說明了六四事件後國族主義替換共產主義的意識型態[10]。是中共從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六四事件之後主張國家民族主義文化民族主義的愛國主義教育,和原標榜階級民族主義的愛國主義教育不同[11]

六四事件编辑

苏东巨变编辑

1990年紀念鴉片戰爭150周年编辑

1990年春,国家教委動員全國學校紀念鴉片戰爭150周年,[12]5月前後,大學舉辦團委、教授、學生聯合研討會,包括北京大學等。[13]1991年4月25日,国家教委《关于在中小学进一步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的意见》動員學校「围绕中国共产党建党70周年,辛亥革命80周年,庚子赔款90周年,九一八事变60周年等重要纪念日,进一步深入开展以热爱中国共产党为重点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对学生进行新旧社会对比教育,使他们不忘任人宰割甚至当亡国奴的屈辱和苦难生活」。[12]

内容及实施状况编辑

指导思想编辑

依照1994年《纲要》,爱国主义教育以青少年为重点,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党的基本路线为为指导,主要内容涵盖中华民族悠久历史、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党的基本路线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成就、中国国情、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国防安全和国家安全、民族团结、“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方针等方面,纲要还特别提出要提倡有助于培养对于国旗、国歌、国徽崇敬感的必要礼仪[1]。而在2019年颁布的《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在前者基础上,充斥着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论述,将新时代中国梦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等习近平提出的思想融入到纲要中[14]

各地实施编辑

中国大陆编辑

早在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就提出:“我们一定要在全党和全国范围内有领导、有计划地大力提倡社会主义道德风尚,热爱社会主义祖国,提高民族自尊心,还要进行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反对资本主义腐蚀的革命品质教育。”1983年7月,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书记处研究室颁发《关于加强爱国主义宣传教育的意见》,大力开展“五讲四美三热爱”运动。1986年中共十二届六中全会颁布了《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强调“爱祖国、爱人民、爱科学、爱劳动、爱社会主义”。1987年7月,中共中央代总书记、国务院总理赵紫阳就在联合国人口日演讲中也强调了“对广大群众进行爱国主义教育”[15]

六四运动之后举行的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邓小平的领导下在思想教育方面采取了一系列重大举措,当年新任总书记江泽民對工人發表演說,強調工人的責任在於教育社會愛國主義、社會主義、集體主義、打造國家等來激發民族驕傲與自信[16][17];次年对北京青年演说“在当代中国爱国主义与人民民主即社会主义民主,本质上也是统一的”[18]。自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爱国主义教育就开始将集体主义、社会主义和爱国主义相结合,强调爱国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统一。2001年9月,《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颁布,强调社会主义公民的道德。2002年,中共十六大提出“弘扬民族精神”。2004年3月,中宣部、教育部印发《中小学开展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教育实施纲要》。2006年,胡锦涛提出社会主义荣辱观,强调要教育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广大青少年“以热爱祖国为荣、以危害祖国为耻”。2006年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开始,“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开始被写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系。[19]

习近平自2012年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以来,开始在各种场合强调爱国主义教育,提出了中国梦、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等主张,积极推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等立法工作,还在2019年颁布了《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纲要》,取代了原有的旧纲要。[20]

其他地區编辑

澳門特别行政区,课程原本即有公民教育內容,在2004-2007年期間「愛國主義教育」出現並為優先受補助的項目。[21]香港特别行政区,2012年因為要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內容中加入由中國政府提供的「愛國主義教育」大綱和內容,引發一系列的抗議和民間反彈。[22][23]

香港特別行政區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於2012年引發爭論與街頭示威抗議,也引發對於愛國主義教育的內容及實施方式的討論。[24][25],爭議點在於愛國主義教育是否只是單純的像各國推行的國民教育還是政治宣傳洗腦。[26][27]

2016年《關於教育系統深入開展愛國主義教育的實施意見》要求將愛國主義精神融入中國大、中、小學的德育、語文、歷史、地理、體育和藝術等各學科課程標準、教材和考試中,愛國主義教育活動有新媒體宣傳並輸出海外[28],也「加大对香港、澳门和台湾青少年学生的爱国主义教育力度」[29][30]

教材范文编辑

爱国主义課文遵循一个套路,「不怀好意的外国人用各种方式表示自己对中国人的歧视,而政治身份不同的中国人,如中国共产党的领袖、科学家、将军、教授、中学生、留学生等,都以自己的机警聪明与自尊捍卫了自己与中国的尊严」。[31]例如2003年人教版《思想政治》范文,数学家华罗庚1979年被某美国女学者问他是否后悔回中國,「面对这位女学者不友好的提问,华罗庚坚定而又礼貌地回答说:不!我一点也不后悔,我回国,是要用自己的力量,为祖国做些事情,并不是为了舒服,活着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祖国」。[32]范文所指的「后悔」,是指华罗庚1950年放棄美國教授職位回中國辦科研。华罗庚其後在反右鬥爭拔白旗插紅旗文化大革命歷經多次抄家和批鬥。[33][34][35]

范文选入的爱国故事或革命英雄故事「真假无从查考,但通过教科书的讲述广为流传」。[31]部份科學類故事後來被科協主管報章指出違反物理常識。[36]例如2001年人教版初中语文第五册课文《悲壮的两小时》是摘自《读者》雜誌投稿,[37]讲述1967年苏联宇航员科马洛夫聯盟1號無法打開降落傘減速而知道即將身亡,当着全国观众的向國家领导人汇报70分鐘,並接受苏联英雄称号。此范文被人民網選之為「2004十大科技骗局」。[36]新京報指出范文弄巧反黜,「当孩子们发现这部圣经中的一章曾堂而皇之地打着英雄主义的旗号欺世盗名,他们将如何看待自己接受的教育和提供给他们教育的国家?」[38]

主要形式编辑

依照中共中央、国务院在2019年颁布的现行《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实施爱国主义教育的方式主要有五种[14]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国防教育基地编辑

在愛國主義教育的政策下,有許多中央、省、市級的歷史文物地點及博物館,分別成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從第一批到今已共有八批。如中央政府於北京第一批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有:天安門廣場中國歷史博物館中國革命博物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故宮博物院圓明園遺址公園八達嶺長城周口店遺址博物館。如於西藏的第一批有山南烈士陵園江孜抗英遺址[39]

除了「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這名稱外,還有「愛國主義示範基地」,而這些地點常被用來組織红色旅遊[40]。紅色旅遊景區因此可以視為相關教育基地與示範基地及相關基地的集合。

由於近年來中國旅遊日漸發達,不少中國民眾要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應該免費開放。[41]2008年3月,中央政府的相关部门表示将免费开放全国1400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博物馆[42]。在網路宣傳方面,除了有“中国爱国主义教育网”外,各地亦建有類似的愛國主義宣傳網站,如上海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重大纪念活动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各地党委和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群众团体需要利用法定节日、各民族传统节日等纪念活动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元旦春节三八妇女节五一劳动节五四青年节六一儿童节七一建党节八一建军节十一国庆节為重點節日對象。[43]

仪式礼仪编辑

中共曾在多个文件中突出以国旗、国歌、国徽的爱国主义教育宣传手段[44],此亦为中国大陆各地对政府爱国主义教育政策执行的一个重要手段[45][46],并得到地方政府以地方文件的形式再次确认[47]

传统与现代节日编辑

自然人文景观和重大工程编辑

爱国主义教育融合多媒体编辑

报纸、刊物、广播、电视等面向民众的宣传媒體均為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展愛國主義教育的開展平台[43]

對此,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教育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署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曾联合於1995年5月,下發《关于向全国中小学推荐百种爱国主义教育图书的通知》。針對以下書籍及音像製品進行推廣。但亦強調“坚持自愿原则,防止硬性摊派和硬性搭配销售其他读物”。[48]

在電影方面,中宣部和中央文明办亦有製作《百部爱国主义教育影片》列表,並要求全國各地做好校园及社区的教育工作。[49]

评价编辑

大多數國家主要以不同方式來實施公民教育,而以愛國教育愛國主義教育為主體的國家有俄羅斯中華人民共和國[50]。在公民教育(civic education)的理論及政策中,有一派人主張愛國情操教育(尤其是在歷史教學及青少年教育方面)的重要性而突出爱国教育(patriotic education),然而自由主義者則會質疑愛國主義和民主正義的價值是否相容,否則會有意識型態灌輸的問題[51]。因此,公民教育中激發愛國心及公民意識的跨國差異,為國際公民權的差異比較關注重點[52][53]。愛國主義教育中的強調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國徽國歌等,將共產符號一般化成為中國愛國主義,是其六四事件國族主義替換共產主義的意識型態宣傳手法的細膩及成功[10]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学者張平表示,愛國主義教育是江澤民毛澤東鄧小平相關思想的創新性論述[54]。關於這兩大主軸的思想發源,有研究者主張為毛澤東[55]鄧小平[56]愛國主義思想延伸。但有研究者持不同觀點,主張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之前雖有在宣傳及教育之中使用愛國主義,但在1989年六四事件後單獨把愛國主義做為宣傳主題為中共歷史上第一次,如1994年正式政策文件《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一出,有中共領導人率先打破中共一直以來的禁忌,向黃帝陵進行儀式活動[10][57],說明由江澤民主導推行的愛國主義教育和之前愛國主義思想內涵的不同處。[57]

當代研究主流則主張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之前雖有在宣傳及教育之中使用愛國主義,但在1989年六四事件後單獨把愛國主義教育做為宣傳及教育主題為中共歷史上第一次,如1994年正式政策文件《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一出,有中共領導率先打破共產黨一直以來的禁忌,向黃帝陵進行儀式活動[10][57],說明由江澤民主導推行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和之前愛國主義思想內涵的不同處。[57]

中国异议人士余杰評論李政亮《中国课:系上红领巾的中国式青春》時提到爱国主义教育的觀察:「在中国的学校里,一方面是学术自由极度匮乏、独立思考受到压制,另一方面是当局竭力灌输主流意识形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作者发现,在中国的教科书中可以清晰看到爱国主义教育的影子,包括领导人伟大形象的建构、杰出科学家与音乐家等的爱国情操、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革命精神,以及中国的疆界想象。小到幼儿园的小女孩、电视里才艺表演的儿童,大到课堂上的大学生,都要接受爱国教育。即使教科书从单一版本进入一纲多本时代,仍因“坚持党的基本路线,有正确的政治观点”的原则,而充斥着爱国、革命等意涵的课文。」[58]而异议人士、网络作家、时事评论家杨恒均认为,尽管国情和爱国主义教育是各国都有的教育方式,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实施的爱国主义教育实质上是“打着爱国主义教育的旗帜来洗脑[59]

台湾國立政治大學黃寬裕認為,中共從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六四事件之後,一方面希望融入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另一方面又要抵挡西方价值观的渗透,因而主張國家民族主義文化民族主義的愛國主義教育,和原標榜階級民族主義的愛國主義教育不同[60]。《金融时报》上刊载的一篇文章認為,愛國主義教育是一種有选择的历史教育,即一方面突出外国侵略者的残暴,一方面忽略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导人自身的一些错误。愛國主義教育目的在于培养民族主义的、反西方的受害者心态,以增强中共执政的合法性。[61]有异议人士认为,在愛國主義教育中的強調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國徽國歌等,將共產符號一般化成為中國愛國主義,是其宣傳手法的細膩及成功。但同时认为,“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实际上是在宣扬民族主义。[10]

參見條目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维普期刊 中文期刊服务平台. qikan.cqvip.com. [2020-05-18]. 
  2. ^ Christopher R. Hughes. Interpreting Nationalist Texts: a post-structuralist approach.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2005-05, 14 (43): 254 [2007-12-14]. ISSN 1469-9400. doi:10.1080/10670560500065645. '...it is [Jiang Zemin] who launched the "patriotic education campaign" on coming to power after the Tiananmen Massacre.' 
  3. ^ 趙穂生政府領導的國族主義:中國後天安門的愛國主義教育 於《共產及後共產研究》
  4. ^ Suisheng Zhao. A Nation-State by Construction: Dynamics of Modern Chinese Nationalism.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220– [20 January 2013]. ISBN 978-0-8047-5001-1. 
  5. ^ Tsuyoshi Hasegawa; Kazuhiko Togo. East Asia's Haunted Present: Historical Memories and the Resurgence of Nationalism: Historical Memories and the Resurgence of Nationalism. ABC-CLIO. 30 June 2008: 245– [4 February 2013]. ISBN 978-0-313-35613-1. 
  6. ^ 江, 泽民. 《新闻工作者的基本方针问题》(对中央宣传部新闻工作的讲话,1989年11月28日). 《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论世界观》. 香港: 名流出版社. 1998: 354–355. 
  7. ^ 中国共产党大事记·1989年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8. ^ 中国共产党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公报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989年6月24日,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選舉江澤民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中央委員會總書記,同時提出要「认真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努力开展爱国主义、社会主义、独立自主、艰苦奋斗的教育,切实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9. ^ 中国共产党大事记·1990年. [2013-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5).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趙穂生,1998 A state-led nationalism: The patriotic education campaign in post-Tiananmen China
  11. ^ 黃寬裕. 論中國大陸愛國主義教育──後殖民與民族主義的觀點. 國立政治大學 東亞研究所. 2006 [2013-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4). 
  12. ^ 12.0 12.1 国家教委办公厅关于在中小学进一步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的意见. 人民网-法律法规库. 1991-04-25 [2020-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3). 
  13. ^ 方立新; 邓久翔 (编). 勿忘国耻,兴我中华——北大师生谈纪念鸦片战争150周年. 《瞭望》期刊. 1990, (21). 
  14. ^ 14.0 14.1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全文)_中国政库_澎湃新闻-The Paper. www.thepaper.cn. [2020-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9). 
  15. ^ 趙紫陽文集編輯組. 1987-1989 (卷四): 農村產業結構. 趙紫陽文集. 香港: 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 2016-07-15: 684. ISBN 978-962-996-809-0 (中文(简体)). 
  16. ^ Jiang, Zemin. ' Xinwen gongzuozhe de jiben fangzhen wenti [ Basic problems of policy for news workers ] (speech on news work to Central Propaganda Department, 28 November 1989)'. 'Mao Zedong Deng Xiaoping Jiang Zemin lun shijie guan rensheng guan jiazhi guan [Mao Zedong, Deng Xiaoping and Jiang Zemin on World View, View of Humanity and View of Values]'. Hong Kong: 'Mingliu chubansher. 1998: 354–355. 
  17. ^ Edward L. Davis. Encyclopedia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Culture. Routledge. 10 September 2012: 415– [20 January 2013]. ISBN 978-1-134-54953-5. 
  18. ^ 江泽民. 爱国主义和我国知识分子的使命 'Aiguo zhuyi he wo guo zhishifenzi de shiming'[Patriotism and the mission of our country’s intellectuals](speech to the capital’s youth to commemorate the May Fourth Movement, 3 May 1990)(一九九○年五月三日)'. 'Mao Zedong Deng Xiaoping Jiang Zemin lun shijie guan rensheng guan jiazhi guan [Mao Zedong, Deng Xiaoping and Jiang Zemin on World View, View of Humanity and View of Values]'. Hong Kong: 'Mingliu chubanshe'. 1998: 360. [永久失效連結]
  19. ^ 改革开放以来爱国主义教育的发展与成就 _ 2009年第13期 _求是理论网. www.qstheory.cn. [2020-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1-23). 
  20. ^ 刘奕湛、熊丰、孙少龙. 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发展成果综述. 新华社. 2019-1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11) (中文(简体)). 
  21. ^ David L. Grossman; Joe Tin-Yau Lo. Social Education in Asia: Critical Issues and Multiple Perspectives. IAP. 2008: 156– [20 January 2013]. ISBN 978-1-59311-703-0. 
  22. ^ Hong Kong frets over "China Model" patriotic education
  23. ^ Hong Kong Protests Plans for ‘Patriotic’ Education
  24. ^ 新華網, 2012, 香港中小學生接受愛國主義教育[永久失效連結]
  25. ^ BBC, 2012, 香港放弃中国爱国主义教育 Hong Kong backs down over Chinese patriotism classes
  26. ^ 香港國民教育科辯論‧正反陣營集會對峙
  27. ^ 國民教育乃國際慣例 不應政治化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不論歷史悠久還是短暫,政治制度和國體如何,幾乎每一個現代國家的國民教育,都把對學生的愛國主義教育和民族精神培養放在最重要的地位。」
  28. ^ 除了用新媒體宣傳,中國還要將愛國主義教育輸出海外. [2016-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20). 
  29. ^ 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教育系统深入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实施意见. [2016-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3). 
  30. ^ 中共下令強化台港澳「愛國」教育 倡愛黨愛國. [2016-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6). 
  31. ^ 31.0 31.1 何清涟. 中国民众“爱国主义”思想的灌输形成过程——剖析中国的中学政治教科书. 华夏快递. 2008 [2020-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14). 
  32. ^ 初中一年级《思想政治》下册第11课,2003年人教版,p.72. 對該文章的分析,見:何清涟. 中国民众“爱国主义”思想的灌输形成过程——剖析中国的中学政治教科书. 华夏快递. 2008 [2020-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14). 
  33. ^ 王瑜生. 百年华罗庚. 《科學世界》. 2010, (11).  全文公開於:王瑜生. 百年华罗庚. 互動科普——轉自《科學世界》. 2019-04-03 [2020-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3). 
  34. ^ 韩冰. 华罗庚倒在讲台上. 《瞭望》新闻周刊. 2010, (45).  全文公開於:韩冰. 华罗庚倒在讲台上. 中国科学院「纪念华罗庚诞辰100周年」网——轉自《瞭望》. 2010 [2020-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2-18). 
  35. ^ 华俊东(口述); 崔瑾月. 华罗庚长子向本刊讲述父母一生悲欢离合. 《环球人物》杂志. 2010年12月10日.  全文公開於:华俊东(口述); 崔瑾月. 华罗庚长子忆父亲生前经历:流亡中险让敌机炸死. 新浪新闻——轉自《环球人物》杂志. 2010年12月10日 [2020-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3). 
  36. ^ 36.0 36.1 2004十大科技骗局之八:中学课本出差错. 人民网科技——轉自北京科技报北京青年報社主辦、北京市科協主管). 2005-01-05 [2020-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3). 
  37. ^ 〈宇航员之死〉,《读者》,1995年第2期,冯峰鸣(單位:山东青年文化馆)。人教版課本原文見:悲壮的两小时. 人民教育出版社官网. [2020-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2-12-17). 
  38. ^ 语文课文胡编乱造 <悲壮的两小时>拿孩子开涮.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轉自新京報. 2004-02-23 [2020-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8).  四年後重刊於:初三语文教材中的弥天大谎:课文竟是胡编乱造. 凤凰资讯——轉自新京报. 2008-09-28 [2020-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9-29). 
  39. ^ 存档副本. [2013-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8). 
  40. ^ 楊學軍 編,《紅色之旅:百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全8冊)
  41. ^ 人民网,网上听民意: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何时能免费开放?. [2013-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9). 
  42. ^ 新华网. 我国将免费开放1400座公益性博物馆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2012-10-15]. 
  43. ^ 43.0 43.1 深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新华网. [2013-01-29]. 
  44. ^ 升国旗与爱国主义教育. 北科大国防生教育网. [2013-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7). 
  45. ^ 鱼吟. 舟山地区机关幼儿园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 《幼儿教育》 1983年11期. [2013-01-29]. 
  46. ^ 潘红梅. 爱国主义教育形式多样. 邯郸日报. 2012-11-06 [2013-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7). 
  47. ^ 广州市中小学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细则(摘要). 中国广州网. [2013-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2-06). 
  48. ^ 关于向全国中小学推荐百种爱国主义教育图书的通知. [2013-0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27). 
  49. ^ 中宣部 中央文明办要求各地做好 《百部爱国主义教育影片》进校园、进社区工作. 《社区》 2005年12期. [2013-01-03]. 
  50. ^ W. O. Lee. Education for Social Citizenship: Perceptions of Teachers in Usa, Australia, England, Russia And China.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1 July 2005: 258– [7 February 2013]. ISBN 978-962-209-728-5. 
  51. ^ Sigal R. Ben-Porath. Citizenship under Fire: Democratic Education in Times of Conflict.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 March 2009: 152– [20 January 2013]. ISBN 978-0-691-14111-4. 
  52. ^ Geof Alred. Education for Intercultural Citizenship: Concepts And Comparisons. Multilingual Matters. 30 October 2006: 83– [20 January 2013]. ISBN 978-1-85359-918-7. 
  53. ^ M. Victoria Costa. Rawls, Citizenship, and Education. Taylor & Francis. 2011: 100– [20 January 2013]. ISBN 978-0-415-87795-4. 
  54. ^ 張平 教育研究 2002 年 .第 23 卷第 12 期.頁 11 - 15 & 32 愛國主義教育的思想創新──學習江澤民同志關於愛國主義教育的論述. [2013-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0). 
  55. ^ 朱桂莲. 毛泽东爱国主义教育的思想特色 (PDF).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 2007, 1: 25 [2013-02-1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6-10).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毛泽东理论特色”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56. ^ 张宝林. 论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爱国主义教育思想的特点 (PDF). 教育探索. 2006, 8 [2013-02-1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4-10-06).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三代”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三代”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三代”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三代”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57. ^ 57.0 57.1 57.2 57.3 Christopher R. Hughes. Interpreting Nationalist Texts: a post-structuralist approach.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2005-05, 14 (43): 254 [2013-02-16]. ISSN 1469-9400. doi:10.1080/1067056050006564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3). '...it is [Jiang Zemin] who launched the "patriotic education campaign" on coming to power after the Tiananmen Massacre.' 
  58. ^ 存档副本. [2014-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59. ^ 杨恒均. 杨恒均: 洗脑与爱国主义教育. 中国报道周刊. [2013-01-05]. 
  60. ^ 黃寬裕. 論中國大陸愛國主義教育──後殖民與民族主義的觀點. 國立政治大學 東亞研究所. 2006 [2013-01-08]. 
  61. ^ Jamil Anderlini. 爱国主义教育影响中国对外政策. 金融时报. [2013-01-03].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AutoB3-14”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AutoB3-15”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AutoB3-16”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IEA2001”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年智英2011”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洪信令2007”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