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丹乌里克遗址

丹丹乌里克遗址(英語:Dandan OilikDandan Uiliq古代突厥語Dändan Öylik,古时称杰谢)是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区策勒县的一处南北朝时代至唐代的古遗址。

丹丹乌里克遗址
Ancient Khotan BLER2 AKV1 FP246 FIG30.jpg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
所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区策勒县
分类古遗址
时代南北朝时代至唐代
编号6-I-218
登录2006年5月25日

地理信息编辑

丹丹乌里克遗址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区策勒县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县城往北约90000米,和田河向东60千米左右,克里雅河向西大概35千米[1]。海拔高度约为1243至1258米[2]

遗迹介绍编辑

 
丹丹乌里克遗址样貌(1)
 
丹丹乌里克遗址样貌(2)
 
丹丹乌里克遗址样貌(3)

南北长1000米左右,东西长 2000米左右的面积为20平方千米的遗址包括以胡杨木和红柳条以及灰泥、芦苇所建造的房屋遗址或遗迹30处、佛寺15处、烧窑11处、果园10处、炼炉2处、圆城、高土台、桑田、篱笆各1处[3][4]

历史编辑

丹丹乌里克基本确定为唐代于阗国杰谢镇(于闐語Gaysāta[3]。斯坦因认为遗址应存在于约公元8世纪[5]。而后对遗迹建筑进行碳十四定年法,认为其年代为公元410年-870年[6][2]。对遗址壁画分析认为上限为7世纪晚期[7]。丹丹乌里克后来可能因为克里雅河改道,希吾勒河的水量减少等原因而被放弃[8]

历史考察编辑

历史上曾有多国对丹丹乌里克进行过多次考察。1896年,斯文·赫定第一次对丹丹乌里克进行考察[3]。1900年12月至1901年1月,斯坦因对丹丹乌里克进行了详细的考察并将大量文物送往英国[9]。1927年,德国慕尼黑大学的特林克勒对此地进行考察。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张铁男等人于1996年、新疆考古研究所的肖小勇等于1997年[10]对此进行考察。1998年,瑞士人Christoph Baumer对此地进行“私自发掘”[11]。2001年,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政府、国家文物局北京电视台联合举行“世纪穿越”科考活动[12]。2002年、2004年、2005年、2006年以及2007年中日共同丹丹乌里克遗址学术考察队对此地进行考察[2][13]

出土文物编辑

犹太-波斯文信件编辑

 
丹丹乌里克犹太-波斯文信件

1900至1901年斯坦因考察出土并翻译的犹太-波斯文信件[5]。1903年,由东方学家Margoliouth进行了解读并确认其年代大约在公元718年左右[14]。该信件是一位犹太商人与雇主的信件之一,信件内容讲述了绵羊的交易,对酬劳的不满以及对一位女孩进行的教育[5]。此信件是截止2016年以前,最早的犹太人在中国深入至杰谢(即丹丹乌里克)乃至媲么进行贸易活动的记载[15]。现藏于大英博物馆[15]

传丝公主木板画编辑

同是斯坦因考察出土的传丝公主木板画,被其认为是出土保存最完好、最清晰的木板画之一[16]。讲述的是唐玄奘《大唐西域记》“蚕种传入瞿萨旦那国”的故事[17]。现藏于大英博物馆[16]

然而中国考古学家阎文儒等人则不认同该观点,认为画的人物有项光,人物是菩萨像和四臂护法像等的佛教故事画而非人间故事画[18]。朱成林则从关于古时女子的戴帽着装方面和相关木版画方面分析,认为该木版画并不是讲述传丝公主的故事[19]

除此之外,从丹丹乌里克出土的《鼠神图》、《龙女图》等木板画现均藏于大英博物馆[20]

诃利帝壁画编辑

 
诃利帝壁画

同是斯坦因的考察,在2号殿发现站在有荷花的水池的成年女子形象的壁画[5]。对于其身份有过若干种猜疑,包括维纳斯[21]诃利帝[22]等。1992年,Banerjee认为其是诃利帝得到了一些学者的认同[23][24]。2015年,洛克什·钱德拉英语Lokesh Chandra等学者通过对诸如《佛母大金耀孔雀明王经》等佛教经典的分析[23],确定了其为诃利帝。同年,李翎通过《南海寄归内法传》解读了丹丹乌里克遗址的壁画,同样认为其为诃利帝[24]

除此之外,关于壁画的技术,日本学者安藤佳香认为丹丹乌里克遗址的壁画技术因是日本 “法隆寺金堂旧壁画 ”的 “铁线描”技法的源头[25]

参考来源编辑

  1. ^ 刘国瑞; 屈涛; 张玉忠. 新疆丹丹乌里克遗址新发现的佛寺壁画. 西与研究. 2005, (04): 58–66+2+119+117. 
  2. ^ 2.0 2.1 2.2 中国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 日本佛教大学尼雅遗址学术研究机构. 丹丹乌里克遗址:中日共同考察研究报告 第一版. 文物出版社. 2009: 156. ISBN 9787501028641. 
  3. ^ 3.0 3.1 3.2 苗平. 丹丹乌里克遗址考古史研究. 兰州大学. 2017. 
  4. ^ 丹丹乌里克遗址. 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西安国际保护中心. [2019-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7). 
  5. ^ 5.0 5.1 5.2 5.3 Stein, M. Aurel. Ancient Khotan: detailed report of archaeological explorations in Chinese Turkesta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07: 526,521–536,253–254. 
  6. ^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 2006 年丹丹乌里克遗址发掘简报. 新疆文物. 2008, (01-02): 22–27. 
  7. ^ 盛春寿; 李军; 张铁男; 佟文康; 托乎提; 买提卡斯木; 张玉忠; 小岛康誉; 刘国瑞; 尼加提; 铁付德; 何晓; 阿里甫江; 何林; 刘勇; 冈岩太郎; 辻本与志一; 富泽千砂之; 龟井亮之; 祁小山; 古丽比亚; 屈涛. 新疆丹丹乌里克遗址新发现的佛寺壁画. .边疆考古研究. 2008, (00): 414–435+459–463. 
  8. ^ 阿米娜·吾拉音. 丹丹乌里克废弃原因初探. 丝绸之路. 2012, (02): 30–31. doi:10.3969/j.issn.1005-3115.2012.02.010. 
  9. ^ 陈自仁. 在神秘的丹丹乌里克遗址——斯坦因丝路探险揭秘之二. 丝绸之路. 2005, (07): 55–59. 
  10. ^ 肖小勇. 探方沙漠遗址丹丹乌里克. 新疆文物. 1997, (04): 13. 
  11. ^ C.Baumer. Dandan Oilik Revisited :New Findings a Century Later. Oriental Art. 1999, 45 (02): 2–14. 
  12. ^ 巫新华. 穿越塔克拉玛干—以此纪念丝绸之路古遗址发现 100 周年. 文物天地. 2002, (03、04): 22–27、36–41. 
  13. ^ 张玉忠; 小岛康誉. 中日共同丹丹乌里克遗址学术研究项目概要. 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 [2019-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9). 
  14. ^ D.S. Margoliouth. An Early Judaeo-Persian Document from Khota, in the Stein Collection, with Other Early Persion Documents. 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1903, (10): 735–760. 
  15. ^ 15.0 15.1 李大伟. 丹丹乌里克犹太-波斯文信件考释. 敦煌研究. 2016, (01): 102–110. 
  16. ^ 16.0 16.1 梁加诚; 阿力木江·麦提喀斯木. 新疆和田“丹丹乌里克”遗址木板画艺术赏析. 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2017, 36 (04): 87–89. 
  17. ^ 斯坦因; 殷晴 / 张欣怡(译). 沙埋和阗废墟记. 兰州大学出版社. 2014: 256. ISBN 9787311044824. 
  18. ^ 阎文儒. 就斯坦因在我国新疆丹丹乌里克、磨朗遗址所发现十几块壁画问题的新评述. 现代佛学. 1962, (05). 
  19. ^ 朱成林. 《大唐西域记》所记传丝公主故事考释. 黑龙江史志. 2013, (23): 27. 
  20. ^ 陆林汉; 孟悦. 看大英博物馆怎么修唐代敦煌巨幅刺绣,直播被赞“鲜亮闪耀”. 澎湃新闻. 2017-07-23 [2019-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25). 
  21. ^ F.N.Andrews. Catalogue of Wall Paintings Recovered by Sir Aurel Stein from Ancient Shrines Central Asia and Sistan. New Delhi: Cosmo Publications. 1933: 110. 
  22. ^ P.Banerjee. New Light on Central Asian Art and Iconography. New Delhi: Abha Prakashan. 1992: 46-54. ISBN 978-8185704210. 
  23. ^ 23.0 23.1 洛克什·钱德拉; 杨富学. 丹丹乌里克二号殿所见于阗诃利帝壁画. 敦煌研究. 2015, (05): 45–50. doi:10.13584/j.cnki.issn1000-4106.2015.05.006. 
  24. ^ 24.0 24.1 李翎. 新疆的诃利帝信仰——以《南海寄归内法传》和丹丹乌里克相关绘画的释读为中心. 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5, 36 (03): 90–98. doi:10.14100/j.cnki.65-1039/g4.2015.03.029. 
  25. ^ 于志勇. 汉唐西域考古——尼雅—丹丹乌里克遗址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 西域研究. 2010, (02): 117–120+129.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