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乌拉河之战[1]爆发于1612年农历九月,努尔哈赤率兵两万攻打乌拉,连克河西五城,布占泰亲自乘船自富尔哈河口请和,双方达成口盟后,建州在乌拉都城附近筑城,留守军后退兵。努尔哈赤在此战还提及了针对乌拉作战的“伐木”战略。

乌拉河之战
努尔哈赤征服海西女真诸部战争的一部分
太祖义责布占泰.jpg
满洲实录》中描绘努尔哈赤斥责布占泰的情景
日期1612年农历九月
地点
乌拉国富尔哈河流域
结果 建州获胜,与乌拉订立口盟
参战方
建州 乌拉
科尔沁
叶赫
指挥官与领导者
努尔哈赤
莽古尔泰
皇太极
布占泰
翁阿岱
兵力
20,000 不详
伤亡与损失
不详 不详

背景编辑

宜罕山城战后,建州虽然暂时不直接对乌拉发动进攻,但仍然陆续蚕食从属乌拉的东海女真各部,布占泰派兵两次收复了窝集部的虎尔哈路等地,同时修补与叶赫的关系,为前次将叶赫使者交给建州致歉,另外加强了与蒙古科尔沁贝勒宰桑和翁阿岱的关系,订立军事同盟[2]。此举被布占泰之妻,努尔哈赤之女穆库什得知,遂暗中向建州报信,继而又传出布占泰箭射额恩哲,此即“鸣镝射公主”事件,导致努尔哈赤率兵兴师问罪[3]

经过编辑

努尔哈赤率领其五子莽古尔泰、八子皇太极等共两万大军沿着乌拉河岸进兵[4]。布占泰一方面向叶赫和科尔沁请求援兵,自己亲自领兵迎战,两军隔河相望。由于前两次惨败影响了乌拉军队的士气,故“众皆失色,无斗志[3]”。建州军势如破竹,连克河西五座城堡,直抵乌拉都城西侧的金州城。建州军于距离乌拉都城二里处隔江扎营。接下来三日,建州军并不攻城,而是派兵四出至各屯,焚烧粮草屋舍,居民不分老幼一律诛杀,最后将各城堡夷平后返回富尔哈河驻扎[3]。布占泰因形势所迫,三次遣使请和,努尔哈赤均不予回应,于是亲自乘坐小船至江中向努尔哈赤喊话求和,努尔哈赤对其进行了严辞训斥,双方达成口头协议,由布占泰将儿子、亲信、大臣送往建州为质作为议和条件[5]。皇太极请求继续进兵,努尔哈赤表示,与乌拉这种“相等之国”作战必须将其周围城池像伐木一样不断劈砍,“渐至微细”,以达到孤立其都城的目的,之后才可一蹴而就[6]。与此同时,科尔沁部援兵正在路上,努尔哈赤为避免与多路敌人同时交锋,选择接受布占泰求和[7]

后续编辑

此役为皇太极初临战阵,努尔哈赤的“伐木”战略给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即位后与明朝作战也秉承此一观念[6],还据此提出了自己的“剪枝伐树[8][9]”策略。建州军战后没有立即撤走,而是停留了五天,在乌拉河畔的伊玛呼山上建造木城,派一千人留守监视后班师[5]。选择议和被认为是努尔哈赤的缓兵之计,不到三个月后,在做足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努尔哈赤尽起国中精锐突袭乌拉都城[7]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来源编辑

  • 陈捷先. 《皇太极写真》. 商务印书馆. 2011. ISBN 978-7-100-07574-9. 
  • 孙文良; 李治亭; 邱莲梅. 《明清战争史略》. 辽宁人民出版社. 1986. 
  • 阎崇年. 《努尔哈赤传·正说清朝第一帝》. 北京出版社. 2006. ISBN 9787200016598. 
  • 张璇如; 蒋秀松. 《清实录东北史料全辑·卷二》. 吉林文史出版社. 1988. 
  • 赵东升; 宋占荣. 《乌拉国简史》. 中共永吉县委史办公室. 1992. 
  • 朱诚如. 《清朝通史·第三卷·太宗朝》. 紫禁城出版社.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