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樂山話四川话拼音No2san1hua4;本地发音:[355xuɑ224])是指居住在中国四川省乐山市城区内的乐山本地人所使用的方言,是汉语西南官话岷江小片的代表性方言,也是四川話中極具代表性的方言之一。乐山话保留入声,共拥有5个声调,音韵、词汇等方面也独具特色,很多傳統的說法即使是成都人或者重慶人也未必可以完全聽懂。

樂山話
Leshan Dialect
发音 [nʊ355xuɑ224]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国
区域 乐山市城区
語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3
ISO 639-6 mjic

虽然广义的来说,乐山话也可以指乐山市所辖各区县所有乐山本地人所使用的方言,但由于乐山市境内的岷江话方言音韵多样性很高,同时境内还拥有大量四川话仁富小片的使用者。因而学术上所指的乐山话,一般指乐山城区方言。

音韵编辑

以下音系以乐山城区为准。

声调编辑

同其它的岷江话方言类似,乐山话的调类总共有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入声五类,入声韵与舒声韵有明显区别,但无喉塞音。乐山话的四声调值依次为阴平55、阳平21、上声52、去声224、入声3[1]

声母编辑

乐山话的声母共有20个(包括零声母),乐山话的声母如下表所示[1]

双唇 唇齿 齿后 齿龈 硬腭 软腭
塞音 不送气 p
t
k
送气


塞擦音 不送气 ts

送气 tsʰ
tɕʰ
鼻音 m
n
ŋ
擦音 f
s
ɕ
x
v
z
零声母 0

城区韵母编辑

乐山话的韵母系统与其它岷江话方言类似,但与成渝话有很大差异。其拥有一套独立的仅用于入声的紧元音韵母,可以利用主要元音的松紧对立来区分入声与舒声字。乐山话的韵母如下表所示,最上为拼音,加(q)者为相配入声韵,[ ]中为国际音标,最下为例字[1][2][3]


开尾 元音尾 鼻音尾
开口呼 -i (q)
[ɿ; ɘ]
磁;尺
a (q)
[ɑ; æ]
茶;拍撤察
eq
[ᴇ]
各格
ai
[ai]
ei
[əi]
社培
ao
[au]
ou
[əu]
an
[ã~an]
en
[ən]
森生
ang
[aŋ]
ong
[oŋ]
夢洪
合口呼 u
[u]
ua (q)
[uɑ; uæ][4]
瓜;刮
o (q)
[o; ʊ]
歌鍋;國郭骨
uai
[uai]
ui
[uəi]
uan
[uã~uan]
un
[uən]
准春
uang
[uaŋ]
齐齿呼 i (q)
[i; ie]
祭借;吉
ia (q)
[iɑ; iæ]
架;甲
ioq
[yʊ]
卻屈缺
iai
[iɛi][5]
iao
[iau]
iu
[iəu]
ian
[iẽ]
in
[in]
近敬
iang
[iaŋ]
iong
[ioŋ~yoŋ]
窮容
撮口呼 ü
[y]
渠瘸
üan
[yẽ]
ün
[yn]
群瓊

三江汇片区编辑

乐山市中区、五通桥区和沙湾区交界处的苏稽镇、水口镇、安谷镇、杨家镇、冠英镇、蔡金镇、嘉农镇一带流行的方言与乐山城区大体一致,但有如下几点较大区别。该片区方言与乐山城区话相比更为特殊,与成都话的差异更大[2]

咸山摄三分编辑

苏稽等地中古咸山摄合口的韵母为o(半po、饭fo、端to、关ko、宽kʰo、酸so、元yo、员yo)[1]、咸山摄知章组开口三等的韵母为e(战tse、颤tse、鳝se、善se)[1]、而其它咸山摄字韵母与乐山城区相近为a(班pa、坚tɕia)[1]。这是较为早期的汉语所拥有的特征,与川北岷江方言岛中的南充西路话摇铃话金仙话等有一定的类似之处。

家麻与皆来通押编辑

乐山话城区话中韵母为iai蟹摄字,在三江汇区域苏稽等地韵母为ia(介tɕia)[1],可以与家麻韵字相押,这与宋代四川方音相似[6]

宕江摄鼻尾脱落编辑

三江汇区域苏稽等地宕江摄字的鼻尾脱落(凉nie、两nie)[1],乐山城区无此现象。

果摄高化编辑

三江汇区域苏稽等地果摄字韵母高化(锅ku、锁su、罗nu、河xu、波pu、课kʰu、摸mu、多tu、婆pʰu)[1],与岷江方言中崇州、剑阁金仙等地相似,乐山城区无此现象。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赖先刚. 《乐山方言》. 巴蜀书社. 2000. ISBN 7805236682. 
  2. ^ 2.0 2.1 赖先刚(2004年第6期),《谈谈乐山方言语音的偏移》,天府新论
  3. ^ 甄尚灵(1983年第4期),《四川方言的鼻尾韵》,方言
  4. ^ 老派与[ɑ]相混,见:赖先刚. 《乐山方言》. 巴蜀书社. 2000. ISBN 7805236682. 
  5. ^ 部分人该韵与[iẽ]相混,见:赖先刚. 《乐山方言》. 巴蜀书社. 2000. ISBN 7805236682. 
  6. ^ 刘晓南(2009年第8卷第6期),《试论宋代巴蜀方言与现代四川方言的关系——兼谈文献考证的一个重要功用:追寻失落的方言》,语言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