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郎神

中国民间和道教的神祇人物,水神

二郎神,亦称川主顯聖二郎真君二郎真君灌口二郎灌江神昭惠靈顯王赤城王清源妙道真君,是中国民间道教的神祇人物。二郎神的民間造像通常为粉面無鬚(少數有八字鬍)、仪容俊雅的少年郎君,诞日为六月二十四或二十六。多种官方史籍、方志史料、宗教典籍、神话传说、文人笔记小说以及神魔小说都曾出现过他威武骁勇、斩妖除魔的身影。一般認為二郎神是四川灌县(今都江堰市)的地方神,其信仰起源于唐朝之前四川地区对于秦蜀郡太守李冰次子李二郎的信仰崇拜[1],并在北宋时期便流行于全中国。在漫长的衍变中,民间吸收李二郎的神格要素,又衍变出劈山救母、担山赶日的楊二郎,并经由《西游记》與《封神演义》的传播而廣為人知。

来历编辑

 
都江堰二王庙内奉李冰之子二郎神像

馮夢龍醒世恒言》第十三卷《勘皮靴单证二郎神》说北宋汴京已有“清源真君二郎神”庙宇,《宋史》载:“宋徽宗政和七年(1117年)诏修神保观,俗所謂“二郎神”者。京師人素畏之,自春及夏,傾城男女負土以獻,揭榜通衢云某人獻土;又有飾形作鬼使,巡門催納土者。或以為不祥,禁絕之。後金人斡離不圍京師,其國謂之“二郎君”云。

二郎神的來歷有諸多說法,目前以李二郎楊二郎兩說最為廣為流傳。张政烺認为二郎神是将几种民间俗神,如李冰之次子、赵昱张仙杨戬混合而成的:

與祆教的關聯编辑

十國春秋》記載,五代時,前蜀皇帝王衍「披金甲,冠珠帽,持弓矢而行。百姓望之,謂如灌口祆神。」[註 1]唐末五代時灌口便有披甲持弓的神像,便是由這條史料獲知。中山大學教授黎國韜考證此「祆神」即波斯火祆教神祇,他在《二郎神之祆教來源》一文中認為,二郎神之形象:三眼、手持三尖兩刃槍、牽一哮天犬、可以變化成三頭六臂,與祆教風神維施帕卡神(Vayu-Weshparkar)正相一致。維施帕卡的形像為:三頭六臂、身披甲裝、手執山型叉、臂上畫有尖齒犬頭,與文學描寫中二郎神形像極為相似,這是祆神與灌口二郎神有關之一證。故推測二郎神之原型應是隋唐時從西域傳入中原的波斯神靈,其後才逐漸本土化。且十國前後蜀人信奉火祆教,其形像又與元明淸以來小說、戲曲中之二郎神相似,表明祆神形像對二郎神形像之形成有很大影響。[6][7]

職能编辑

二郎神职掌甚广,最一開始是水神,保護水利、防止水灾,後演變為保佑農夫收成的農神,也變成當地的境主神,後來演變為武神雷神酒神戲神、音樂神、狩猎神、蹴鞠神、儿童保护神等,还被奉为两蜀(前蜀后蜀)护国神祗和蜀川之境主。不論民间或官方都祭祀,香火十分旺盛,宋朝将二郎神纳入朝廷祀典,并诏修神保观专作供奉。作为正统的官方神灵历代多有褒封,尊以王爵,釐以祀典,封之以号,影响深远、流传广泛。

二郎神信仰编辑

福建编辑

泉州府城内有庆同庵,庵内供奉清源妙道真君,俗称二郎庙。二郎庙所在的社区也因之而命名为二郎巷、二郎后街。 廈門集美區灌口鎮鳳山祖廟,建於天啟崇禎年間,祀奉「李府清源真君二郎神」。

台灣编辑

台灣,許多道觀、寺廟供奉二郎神,還有一些專門祀奉二郎神的廟宇,如桃園市蘆竹區承天宮、新竹縣新埔鎮二郎神廟、彰化縣埤頭鄉救世宮、台南市佳里區番仔寮應元宮 、新店區的天玉堂,其中苗栗縣後龍鎮迴天宮。因親戚不計較曾經在此取景,而一度聲名大噪,甚至有觀眾誤以為迴天宮就在主角居住的屏東水底寮

文學與藝術形象编辑

艺术描写中的二郎神居住住灌江口,与梅山六兄弟为伴,[註 2]掌管一千二百草头神,对于天庭“听调不听宣”,使用三尖两刃刀为兵器,额头中间多生了一只天眼,身边有神犬哮天犬嘯天犬)跟随。

  • 西游记》中,二郎神玉皇大帝外甥,「斧劈桃山曾救母,彈打㯶羅雙鳳凰」,亦会地煞七十二变。 二郎神居於灌口,「聽調不聽宣」,平常不聽天庭命令,但危急時會接受天庭的派遣。二郎神第二次出場於唐僧四眾行至「祭賽國」一回。唐僧師徒為救國中「金光寺」蒙冤僧眾,自請為祭賽國奪回被妖精所盜寶物舍利子。盜寶人為萬聖龍王之婿九頭蟲八戒孫悟空力敵不過,正在想方設法時巧遇二郎神楊戩與梅山六兄弟打獵歸來,向前請求協助。二郎神與梅山六兄弟和八戒、悟空聯手將九頭蟲擊敗,取回寶物,釋放了金光寺僧人,並改寺名為「伏龍寺」。
  • 杂剧作品:元朝《二郎神醉射锁魔镜》,明朝《灌口二郎斩健蛟》、《二郎神锁齐天大圣》、《灌口二郎初显圣》。
  • 聊齋志異》的〈席方平〉最後欲找尋灌口二郎神伸冤。
  • 二郎宝卷》,云花女三花聚顶女神中的三妹,是斗牛宫的仙女,但愛上了凡人楊天祐,兩人結婚,生下了仙凡之子,名叫楊二郎(又名杨戬,二郎神)。天庭認為凡人與仙女不能通婚,故遣雷神與天將捉拿云花女,楊天祐與楊二郎在天兵到来時,和云花女分开,云花女被太山/桃山鎮壓。王母娘娘收养了楊二郎,後來楊戩(楊二郎)學成道法,以斧劈桃山,救出母親。后来在《封神演义》中楊戩被託付給了玉鼎真人,参加封神大战。玉皇大帝念楊戩純孝,封他為灌江顯聖二郎真君,楊天祐也封為神靈。[來源請求]
  • 寶蓮燈》裡面的二郎神為故事的反派,不同於《二郎寶卷》與《祈祥品經》裡的二郎神劈山救母;在這故事中,則是由主角沉香劈開了華山的蓮花峰救出了母親。

註記编辑

  1. ^ 《說文新附》釋「祆」,稱:「祆,胡神也。從示天聲。火千切。」[5]
  2. ^ 《西遊記》第6回提及二郎神部下有梅山六兄弟(康、張、姚、李四太尉,郭申、直健二將軍),[8]但第28回稱「梅山七弟兄」[9],而第63回二郎神再次帶著梅山六兄弟登場時,孫悟空則將二郎神與梅山六兄弟合稱「七聖兄弟」。[10]

参考资料编辑

  1. ^ 付玉强. 明清以来四川地区川主信仰的时空分布研究. 2011年5月: 20–21. 
  2. ^ 黎靖德. 卷三‧鬼神. 《朱子语类》. [2022-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5). 論鬼神之事,謂:「蜀中灌口二郎廟,當初是李冰因開離堆有功,立廟。今來現許多靈怪,乃是他第二兒子出來。初間封為王,後來徽宗好道,謂他是甚麼真君,遂改封為真君。向張魏公用兵禱於其廟,夜夢神語云:『我向來封為王,有血食之奉,故威福用得行。今號為「真君」,雖尊,凡祭我以素食,無血食之養,故無威福之靈。今須復我封為王,當有威靈。』魏公遂乞復其封。不知魏公是有此夢,還復一時用兵,托為此說。今逐年人戶賽祭,殺數萬來頭羊,廟前積骨如山,州府亦得此一項稅錢。利路又有梓潼神,極靈。今二箇神似乎割據了兩川。大抵鬼神用生物祭者,皆是假此生氣為靈。古人釁鐘、釁龜,皆此意。」 
  3. ^ 趙翼. 〈灌口神〉. 《陔餘叢考35. [2022-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5). 《朱子語類》所謂梓潼與灌口二郎兩個神,幾乎割據了兩川也。世人因其於科目事有靈異,元時遂以文昌帝君封之,前明又以文昌額其宮,而張惡子之為文昌帝君,遂至今矣。 
  4. ^ 張政烺. 〈封神演義〉漫談. 《文史叢考》. 中華書局. 2012-04-01. ISBN 9787101086058. 
  5. ^ 卷第一上. 《説文解字》. [2022-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6). 祆,胡神也。從示天聲。火千切。 
  6. ^ 黎國韜. 二郎神之祆教來源──兼論二郎神何以成為戲神. 丝绸之路图书馆. 2004 [2018年8月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11月2日). 
  7. ^ 朱靖江. 二郎神崇拜與祆教「七聖刀」遺存比較研究.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 5. 2017年5月5日 [2018年8月3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8月3日). 
  8. ^ 吳承恩. 第六回〈觀音赴會問原因 小聖施威降大聖〉. 《西遊記》. [2022-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2). 菩薩道:「乃陛下令甥顯聖二郎真君,見居灌洲灌江口,享受下方香火。他昔日曾力誅六怪,又有梅山兄弟與帳前一千二百草頭神,神通廣大。奈他只是聽調不聽宣,陛下可降一道調兵旨意,著他助力,便可擒也。」(略)這真君即喚梅山六兄弟乃康、張、姚、李四太尉,郭申、直健二將軍,聚集殿前道:「適才玉帝調遣我等往花果山收降妖猴,同去去來。」 
  9. ^ 吳承恩. 第二十八回〈花果山群妖聚義 黑松林三藏逢魔〉. 《西遊記》. [2022-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7). 那行者將身一縱,跳過了東洋大海,早至花果山。按落雲頭,睜睛觀看,那山上花草俱無,煙霞盡絕;峰巖倒塌,林樹焦枯。你道怎麼這等?只因他鬧了天宮,拿上界去,此山被顯聖二郎神率領那梅山七弟兄,放火燒壞了。這大聖倍加悽慘。有一篇敗山頹景的古風為證。 
  10. ^ 吳承恩. 第第十三回〈二僧蕩怪鬧龍宮 群聖除邪獲寶貝〉. 《西遊記》. [2022-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3). 兩人正自商量,只聽得狂風滾滾,慘霧陰陰,忽從東方徑往南去。行者仔細觀看,乃二郎顯聖,領梅山六兄弟,架著鷹犬,挑著狐兔,擡著獐鹿,一個個腰挎彎弓,手持利刃,縱風霧踴躍而來。行者道:「八戒,那是我七聖兄弟,倒好留請他們,與我助戰。若得成功,倒是一場大機會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