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于仲文(545年-613年),中国隋朝政治军事人物,字次武河南郡洛阳人。

北周时期编辑

北周八柱国之一于谨之孙,于寔之子,自幼从博士李祥学《周易》、《三礼》,当时号为名公子。

初在北周任赵王宇文招属官,不久迁任安固太守。后征为御正下大夫,封延寿郡公,累勋授仪同三司北周宣帝时,为东郡太守杨坚为丞相,尉迟迥在益州起兵,派人招降于仲文,于仲文拒绝,击破迥所派大将宇文威之军,以此军功授予他开府。尉迟迥又派宇文胄和宇文威、邹绍两路大军攻打东郡(今河南滑县),郡人赫连僧伽、敬子哲率众投敌,仲文不能抵御,抛弃妻儿,带领六十馀亲卫骑兵,开城西门出逃,为敌军所追,且战且行,所从骑兵战死者十七八,逃归京师长安,其三子一女城破被杀。杨坚接见他,赐彩五百段,黄金二百两,进位大将军,领河南道行军总管,到洛阳领兵征讨尉迟迥所属檀让部。

仲文领军至汴州之东倪坞,与迥将刘子昂、刘浴德等相遇,进击破之。进军至蓼堤,距离梁郡(今河南商丘)七里,檀让拥兵数万,诸将皆曰:“军自远来,士马疲敝,不可决胜。”仲文令三军快速吃完饭,列阵大战。先以弱师挑战。檀让全军来攻,仲文伪装败北,让军于是骄傲轻敌。仲文于是派精兵攻击敌左右翼,大败檀让军,俘虏五千馀人,斩首七百级。破敌后,诸将询问为何疲惫之军能打胜仗的原因,仲文笑曰:“吾所部将士皆山东人,果于速进,不宜持久。乘势击之,所以制胜。”进而攻打梁郡,尉迟迥守将刘子宽弃城而逃。仲文追击,擒斩数千人,子宽仅以身免。进击曹州(山东菏泽),获迥所署刺史李仲康及上仪同房劲。

檀让馀众驻屯城武(山东成武县),别将高士儒以万人驻屯永昌。仲文假传敌军文书给各州县道:“大将军至,可多储存粮食。”檀让以为仲文兵马不可能马上赶到,正在杀牛劳军。仲文侦查得知后,选精骑偷袭,一日便至,城武被攻破。尉迟迥大将席毗罗,领军十万,屯于沛县,将攻徐州。席毗罗的妻儿在金乡(山东金乡县)。仲文让人假装为席毗罗使者,骗金乡城主徐善净说:“檀让明日午时到金乡,将宣布蜀公(尉迟迥)命令,赏赐将士。”金乡人信以为然,很是高兴。仲文选取精兵,举着假造的尉迟迥旗帜,倍道而进。善净望见仲文军到来,以为是檀让,于是出城迎接谒,被仲文拿下,金乡遂被占领。诸将多劝仲文屠城,仲文说:“此城是席毗罗起兵之地,当宽宥其妻子,其兵自然会回归乡里。如果屠城,会让人绝望而死战。”众皆称善。于是席毗罗依仗着十万大军前来攻打官军,于仲文背考城墙结阵,又在前方数里的麻田中设伏。两军战阵合战时,伏兵拖着柴禾鼓噪发动,尘埃漫天,席毗罗军以为敌军势盛,军阵大溃散,仲文乘胜追击,贼皆投洙水而死,水流为之堵塞。檀让被俘,槛送京师,河南之地悉被平定。席毗罗躲在荥阳人家,被捉住斩首。勒石纪功,树碑于泗上。欧阳修《集古录》载《后周大象碑》即于仲文纪功碑,立于大象二年(580年)。

隋朝时期编辑

于仲文回到京师后,受到杨坚设宴接见,被赐予杂彩千馀段,妓女十人,拜柱国、河南道大行台。

隋文帝建立隋朝,于仲文受命率兵驻屯白狼塞以防御突厥,次年以他为行军元帅,率十二总管出击突厥,遇到突厥部落,斩首千馀级,牲畜巨万。在金河分兵,派总管辛明瑾、元滂、贺兰志、吕楚、段谐等二万人出盛乐道,赶往那颉山。自己领军至护军川北,与突厥大军相遇,突厥可汗见他军容整肃,不战自退。仲文率精骑五千,跨过山脉追击,但无功而返。

隋文帝命于仲文勘录尚书省中事,他发现许多问题,皇帝嘉奖他明断。文帝每次忧虑江南货物转运京师的水陆交通不畅,仲文请求挖开渭水,开通漕运渠道。文帝认为此事可行,就让他总领其事。

开皇九年(589年),文帝开始伐陈之役,于仲文拜行军总管,隶属秦王杨俊,率水师自章山出汉口。陈郢州刺史荀法尚、鲁山城主诞法澄、邓沙弥等请降,杨俊皆令于仲文接纳。

开皇十年(590),越州高智慧起兵自立,作乱江南,于仲文复以行军总管讨之。当时三军缺乏粮食,米价很贵,仲文私卖军粮,被免职。次年恢复官爵,率兵驻屯马邑以防御突厥。数旬而罢。

晋王杨广看中了于仲文的将领之才,命他监督晉王军府事。突厥入侵,杨广为元帅,以于仲文统领前军,大破突厥。仁寿年间,杨广被立为太子,于仲文成为太子右卫率。隋炀帝即位,为右翊卫大将军,掌管文武官员人选事。跟随隋炀帝西征吐谷浑,进位光禄大夫,很受皇帝信任。

大业八年(612年),炀帝东征高句丽,于仲文率一军征战乐浪道。在乌骨城(辽宁凤城边门镇),于仲文故意将数千赢弱的驴马牲畜放在大军后面,引诱高句丽守军出城抢夺,仲文转头回军,大破高句丽。军至鸭绿水(鸭绿江),高丽大将乙支文德诈降,进入隋军大营。仲文先前接到密旨,若遇高元及文德者,必擒之。现在乙支文德自投罗网,仲文想要将他关押起来,被时任慰抚使的尚书右丞刘士龙阻止。仲文只好放了乙支文德,但又马上后悔,派人骗文德说:“还有事情要讨论,你再来一趟。”文德不听,立即过河逃走。仲文派出精骑渡江追赶,多次赶上,但未能捉住乙支文德。文德遗留下一诗给于仲文:“神策究天文,妙算穷地理。战胜功既高,知足愿云止。”仲文回书劝说投降,文德烧了营栅退军。当时宇文述以大军粮尽,想要退兵,于仲文在军事会议上提议以精锐骑兵追赶文德的高句丽军,可以有战功。宇文述坚持不肯,仲文怒道:“将军仗十万之众,不能破小贼,何颜以见帝!且仲文此行也,固无功矣。”宇文述则厉声责问:“何以知无功?”仲文道:“昔日周亚夫为大将时,天子视察军队而军容不变。这是决断在于周亚夫一人,所以他能功成名就。今日各人各有心思,何以赴敌!”因当初炀帝认为于仲文有计划的才干,令诸军向他咨禀节度。宇文述等人只好不得已而听从,于是大军渡过鸭绿江继续前行。乙支文德见宇文述军中士兵多面带饥色,认为隋军缺粮,于是每次战斗就故意战败,引诱隋军追逐,拉长隋军的后勤线。七月,隋军东进至萨水,距离平壤城三十里,在山下扎营。乙支文德再次派使者诈降,称只要隋军退兵,就将国主高元送到炀帝面前。宇文述见士卒疲惫,平壤城险峻坚固难以攻下,乙支文德所言正中下怀,于是带着他的投降书退兵。在渡萨水时,高句丽军乘隋军半渡时,全力攻击其后军,隋九军三十万五千人于是大溃,不可禁止,一日一夜,连跑四百五十里,逃奔回鸭绿水对岸。回到辽东城的,只有二千七百人。炀帝大怒,宇文述等人除名为民。于仲文因坚持进兵,被诸将推为替罪羊,被下狱问罪。他在狱中忧愤发病,临终时才被放出,死于家中,时年六十八。

于仲文撰有《汉书刊繁》三十卷、《略览》三十卷。有子九人,于钦明最知名。

传記資料编辑

  • 隋書》卷六十 列传第二十五
  • 北史》卷二十三 列传第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