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成龍 (旗人)

于成龍(1638年-1700年),清朝汉军镶黄旗(一说镶红旗)人,字振甲,号如山,为荫生出身,与当时名臣于成龙同名同姓,所以又被称为小于成龙

生平编辑

清代康熙一朝出了两个叫于成龙的著名人物。他们曾一起共事,均官至一品总督,都清正廉洁、勤政爱民。出生早的于成龙(1617-1684)字北溟,号于山,谥号清端,即清端公于成龙,籍贯山西;出生晚的于成龙(1638-1700)为汉军镶红旗人,字振甲,号如山,谥号襄勤,直隶固安人。《清史稿》记载:“同时两于成龙,先后汲引,并以清操特邀帝眷,时论称之。”有人称两位于成龙为老于成龙和小于成龙,直隶坊间有民谣称颂道:“前于后于,百姓安居”。歌谣中的称呼表现了直隶百姓对振甲于成龙的高度尊重。以下叙述的都是振甲于成龙,也就是百姓口中的后于成龙。 于成龙1638年8月14日(清崇德三年或明崇祯十一年农历七月初五日)生于辽东盖州。1700年4月16日(康熙三十九年农历二月二十七)卒于淮安河道总督署中,享年六十三岁。于氏家族为辽东望族。于成龙生父于国安(汉军镶黄旗),生母为康氏。他出生后不久全家即徙居广宁闾阳(今辽宁北镇)。他9岁入小学,11岁举家迁北京通州,后移居通州张家湾,13岁时又移居延庆州,并开始科举学习,15岁时与李氏成婚。他16岁时移居固安县南房村(今南房上村),并在此定居。因八旗子弟不必参加科举考试,他在16岁时即开始学习满文,20岁时进入国子监学习,23岁毕业,经考试有了人生第一个官职——吏部笔帖式(主管翻译等文秘工作的文官)。伯父于得水(汉军镶红旗)屡有战功但无子嗣,按照当时的习惯,于成龙被伯父挑中成为继子。康熙七年(1668)四月,蒙荫成为直隶永平府乐亭县知县。 六月,全县水灾,百姓田庐损毁严重。于成龙向上级申请免除赋税放赈救民,永平府知府却不同意这样做。回县城后,他对周围的人慷慨流泪的说:做为地方官,有如此奇涝却不让皇帝知道,这做的什么父母官?倘若因为请示得罪,做不了这个官又有何妨?当即写了报告将灾情遍告省中大吏。巡抚甘文焜勘察后认为属实,奏报朝廷,康熙帝命户部主事带银八千余两赈灾,当年田赋免除十分之三,灾情严重的百姓应缴钱粮全部免除。 十一月,任滦州知州。 康熙八年,于成龙因罪囚脱逃被降级调用。乐亭人民拥戴于成龙,希望他回乐亭任职。乐亭县百姓顾明亮等人去北京景山上书,请求于成龙复任乐亭。吏部讨论后不准,并将顾明亮等人发配到尚阳堡。乐亭人王尔正等人竟奋不顾身,趁康熙巡幸北京琉璃河之机,再次向康熙皇帝乞求于成龙复任。吏部讨论后仍然不准,王尔正等人也被发配到尚阳堡。康熙皇帝觉得事有蹊跷:为何百姓甘冒流放之险而乞求知县复官?便命直隶巡抚金世德核实。金世德调查后开列了于成龙的十七条善政。康熙皇帝认为民心难违,善政可嘉,下旨令于成龙重新出任乐亭知县。于成龙复任后慨叹:“天下有贪官,无刁民,民之刁皆官致之。官言民刁,即非良吏。” 十二年,康熙帝因原任直隶总督白秉真欺瞒、侵占赈灾银款,令户部侍郎、郎中等官员至保定查审。各州县官员都被召集过去共同接受质讯。于成龙生性耿直,竭力为白秉真辩诬。云:“人心难昧,不敢以无为有。”办案郎中回京入告,于成龙被罚俸一年。 十三年六月,吏部认为于成龙缉盗逾限,且未全部拿获,应予降职调用。巡抚金世德认为乐亭本来就是很疲惫劳苦的地方,经于成龙安抚调剂后,和百姓关系很融洽,于是奏请留任于成龙。吏部不准。不久,皇帝批准于成龙留任。 十四年,生父于国安去世,丁忧。 十八年,巡抚金世德赞誉于成龙“强项不阿”,举荐于成龙为通州知州。 于成龙离开乐亭那天,乐亭士绅在县衙为其饯行,百姓也纷纷前来送行:“老幼拥马首,涕泗长流不绝”。于成龙也流泪让大家回去,但百姓“遣之不去”,有些人依依不舍,一直将其送到通州才返回乐亭。 康熙十八年(1679年)七月,通州、三河等地发生强烈地震,通州城乡房倒屋塌一片瓦砾,灾民嗷嗷。于成龙下车伊始就立即着手为灾民筹划生计,使百姓迅速得到安置。他在搭建的简单席棚居住办公,没有理会倒塌的衙署,而是以身作则,捐献出自己俸禄,倡议先修复文庙(学宫),供奉孔子圣像,以便通州学子能读书学习。之后,利国益民的建筑一一依次复建修整,最后才重建州署厅房。通州士民感戴万分。近几年,通州文庙的大成殿经维修后重展雄姿,文庙中还保存着当年记载于成龙捐款建庙经过的石碑。 于成龙通州为官三年,建立和发展了义学,为城乡的贫穷子弟选择良师,使其能够免费入学受到应有教育。他还善于审理刑罚案件,严格遵照朝廷所定律条,公正断决、公开审判,外县盗贼闻名而不敢入通州偷窃。他宽严有度,即使一些顽固强硬的罪犯也得到转化,于是一方安定,黎民乐业。在任通州知州期间,无论是运河堤坝的加固还是道路桥梁的修筑,凡事身先士卒,与民众一同抬土运石。 他爱民如子,不惧豪强,深得百姓爱戴。为了百姓,他甚至敢于冒犯曾经多次宽容保护过自己的康熙皇帝。史载,康熙帝有一次乘龙舟准备从通州的一座桥下经过,由于桥面较低龙舟无法通过,康熙皇帝命令拆桥过船。侍卫传旨时,于成龙却说桥不可毁。侍卫惊愕地质问:“难道你要违抗圣旨吗?”他说毁桥容易建桥难,应奏明皇上,体察民生艰难,可抬船过桥。康熙皇帝最后采纳了他的意见。 康熙二十一年,直隶巡抚于北溟(山西于成龙)迁两江总督,他惺惺相惜,推荐提拔清操久著的知州于成龙(于振甲),康熙帝即亲自提拔他为江宁知府。刑部尚书魏象枢巡察通州时,于成龙向其辞行,魏象枢以优礼待之,于成龙谢不敢当。象枢曰:“此非待知府礼,君廉能,故以待督抚礼待君耳!”并赠诗一首,诗中说:“冰清玉洁两于公,名姓相同志亦同”。九月抵南京,宣布裁漕规,禁馈赠,一切陋规俱罢。 于北溟去世时,身边没有子女亲人,于成龙(于振甲)主持料理了老上级的丧事。陈廷敬的《于清端公》记载:“时署中无亲指,衣食、饭舍皆不备,江宁守于公经理其丧。” 二十三年十月,康熙帝第一次南巡至南京,诸文武守臣于通济门外迎驾。康熙帝首问:汉军于成龙安在?于成龙趋跪马前承旨。皇帝对于成龙说:朕在京师闻尔居官廉洁,今临幸此地,确加咨访,与所闻无异。因此赐给你亲书手卷,以嘉尔清操。 十一月,康熙帝回銮经过宿迁,破格提拔于成龙为安徽按察使。回京师后,又召于得水入朝,赐貂裘二袭,嘉奖其教子有方,令八旗都统、侍郎凡有儿子的,宜学于得水教子之方。 十二月,于成龙抵合肥,没两天,即奉旨督理下河。六天后即启行,有个同僚对他说:“汝太愚,到任年节,属吏有两次馈送,胡不收为下河资斧,何六日即行耶?”于成龙笑答:“吾若不愚,皇上肯将两年知府授为臬司乎?”闻者叹服。 于成龙到江苏泰州先后考察了屡遭涝灾的高邮、宝应等七州县。通过实地勘研,于成龙得出结论:应先疏浚入海口,泄积水,使河渠沟汊露出埂岸,然后次第修治。这与河道总督靳辅在高家堰修筑重堤,而疏浚海口会导致海水倒灌的主张相悖,双方争论激烈。 因靳辅等人的反对,他挖渠引泄积水的方案经过讨论后最终被否决,但他勤政爱民、廉洁奉公的品格得到皇帝认可。康熙皇帝曾对他说“凡做官不好,纵本身漏网,子孙断不能昌盛。”“朕深信者,总督于清端、巡抚汤斌及尔三人耳。” 二十五年二月,于成龙升任直隶巡抚。 当时,盗贼猖獗,曾抢劫至皇城之下。陛见皇帝时,于成龙奏曰:“直隶地方旗民杂处,最为难治,竭臣之才,恐不能仰副圣怀,恭请皇上教诲。”康熙帝问:“今直隶地方一切利弊应兴应除者甚多,尔如何治之?”于成龙答道:直隶民生不安,第一以平息盗贼为主,平息盗贼即是安民。康熙帝肯定了他的说法。 到任后,他便雷厉风行,废除累民弊政,弹劾失职人员,惩办贪官污吏。他经常微服私访,体查民情,甚至不顾生命危险,深入匪巢。面对仗势欺人的官宦子弟、土匪豪强、宫廷太监等为非作歹之徒,他不畏强暴,勇敢果断。先后将积年巨盗、市井恶棍、潜匿土匪、土豪恶霸抓获归案,直隶肃然,盗匪扫平,百姓沉冤得雪,民众悦然欣慰,他的威望也达到了又一个高峰。 康熙二十六年四月,五十岁的于成龙被皇帝加太子少保衔。皇帝说:“国家设官分职,原以绥靖地方,惠养黎庶。督抚为封疆大吏,表率属员,尤须才守兼优,谙练政务,方于吏治民生实有裨益。巡抚于成龙自为县令以至郡守,素秉清操,爱民尽职。遂从臬司超擢巡抚。简任以来,孤介自持,清廉益著,厘奸剔弊,扶弱锄强。境内谧宁,旗民允服,殊为可嘉。从优特加太子少保,以为廉能称职者劝。” 十月,康熙帝巡幸霸州,于成龙迎驾行在,召见于宫内,皇帝特赐其良马一匹,帑金千两。 十月,奉命会同山西巡抚马齐前往审问湖北巡抚张汧重大贪污案,得实,张汧、祖泽深被处以绞刑,一大批贪腐官员得到严惩,最早审问张汧却对张汧进行包庇的侍郎色楞额被斩首。 次年五月,内阁学士凯音布、侍卫马武奉命巡阅中河,弹劾漕运总督慕天颜有意阻挠中河漕运,皇帝下令逮捕慕天颜审问。查审结果中出现于成龙寄书让慕不要顺从靳辅治河主张的情节。吏部建议削于成龙太子少保衔,降二级调用。皇帝下旨:于成龙削去宫保官衔,从宽免于降职调离。 二十九年六月,康熙帝第一次亲征噶尔丹,于成龙奉命率领本标官兵参与征剿,将抵京师时,又奉旨留下,负责整理京师周边驿递事务。 十一月,升都察院左都御史,兼镶红旗汉军都统。地位更加崇隆。 三十年,康熙帝洞鉴其清贫,赐其宅居194间,使得一家人能够享受同居之乐。 三十一年十二月,靳辅病逝,于成龙接任河道总督。 次年正月履任后,遍历两河,查看险情,每天谋划补偏救敝方法。先是加筑高家堰堤岸,新旧堤顶合宽五丈。大堤坚固后,周家桥安然无恙,裴家场水出如驶。继之,又在清江口出水处加帮大墩,逼使洪泽湖水大量流入黄河,只有少量湖水入运河抬高水位,使清江运河清水深至丈余,利于漕运。 三十三年正月,于成龙奉召至京。他向皇帝汇报说:“运河自通州、天津至山东峄县大堤卑薄,各堤宜加筑高厚。武清八百户等处宜增建月堤。黄河自荥泽县至江南砀山县卑薄,各堤宜加筑高厚;高堰六坝、周桥大坝、永安西堤均宜改建石工。徐州城石岸急应大修,清江浦以下至黄浦东西两堤、扬州属江都东堤、高邮西堤俱需加筑,并修葺闸坝涵洞。”于成龙看到百姓因工程疾苦,上书豁免河夫,称修筑黄河、运河两条河,应增设河道官员,免于使用民夫。九卿谈论不应该准许施行。于成龙明知道这是难行之事,故意写了这个奏章,这不是做大臣实心实意干事的本分,应将他革职。康熙帝对大学士们说:于成龙曾经上奏认为治河工程该百姓带来负担,要求免除使用民夫。只是河道工程浩繁,不用民夫怎能把事情办好?!现在所设的这些官员,多年以来料理工程并没有违抗命令或者是耽误事情的地方。总之,办理治河事务在于用对人而不是曾设官员。九卿对皇帝说:河道总督于成龙对于治河工程事宜妄行上奏,前后内容不同,应革职枷责。他负责的河南黄河险工,应令接任的河道总督察明后详细上奏。康熙帝下旨:于成龙修河事未完,将他革职后留任,准予他戴罪立功。 翌年八月,复原职。养父于得水在北京去世。丁父忧。 三十五年二月,康熙帝复统大军第二次亲征噶尔丹,特命丁忧中的于成龙督运中路大兵粮饷,凡内外一应文武大小官员俱听其调遣,时有“六部不得掣肘”之旨。于成龙深感此举责任重大,激励部属称:“人臣竭智摅忠,正在今日!”于是,亲自督造运粮用大车六千辆,而每车还需牲口四头,这二万四千多头牲口难以一时得到,发帑购买又会延误时间。于成龙不得已,只好请皇帝下旨:“大小臣工及士民有急公捐助者,给予叙录”。结果才不到一个月,收到捐助牲口的数量就超过了所需。康熙帝命于成龙带领官兵、车辆赴海子操演,悉听其调度,其可便宜从事。 二月三十日,康熙帝率军先行。三月二十日,于成龙督领粮车次第前进。 四月初八日,驾至克鲁伦河,大将军费扬古率军在昭莫多(今蒙古人民共和国首都乌兰巴托东南)大胜噶尔丹。康熙帝挥师追至拖诺山,军粮将尽,而于成龙所运粮饷尚未赶到,下旨斥责,后见于成龙衣衫褴褛,疲惫不堪,大为感动。 八月清军班师回朝。 三十六年正月,康熙帝出宁夏第三次亲征噶尔丹,于成龙主动请战获准,命同侍郎李鈵等先往宁夏督运军粮。于成龙奏请以旗员及情愿效力者分管押运,派鄂尔多斯兵牵驮负载。奉旨允行。 闰三月,于成龙率部沿河用船装运粮饷,至青海白塔城(今大通县西北)上岸卸下,再用马驮运到前线,保障了大军粮饷供应。大将军费扬古从前线侦报噶尔丹逃窜并死亡。此后,罪魁授首,俘获甚众,大军凯旋。 回京后,康熙帝慰劳于成龙曰:“卿辈辛苦,得成大功!”于成龙回奏:“臣等并无功劳,拿获噶尔丹皆蒙皇上指授方略,与臣等无与。”康熙帝兴奋之余,特命侍卫吴达禅引于成龙去见被俘的噶尔丹大将吉喇,告之曰:“此公即运米灭尔国之都察院左都御史于成龙也!”吉喇俯首欠身,手足无措,一脸恐惧。 于成龙蒙恩加军功四级,授拜他喇布勒哈番(骑都尉)一职,可世袭。 三十七年二月,康熙帝命于成龙以总督兵部尚书兼右都御史职务管直隶巡抚事。 四月,发帑三十万两,开渠改浑河河道,使河水自固安县北直达湖淀,至天津入海。时正炎热,于成龙为河工朝夕奔驰,选才量地,刻期分挑,不月告成。竣工之日,康熙帝坐船顺渠而下,天颜大喜,赐改名永定河。 十一月,河道总督董安国被罢免,康熙帝再命于成龙担当此职。 康熙三十八正月,于成龙抵达清江浦,见河堤敝坏已极,河床日高,土石各堤无一全工,仰天长叹:“凡治河之道,原无一劳永逸之法,惟有补偏救敝之方。两河之险倘一年不补救,则崩溃肆出,费千万之工,竭数年之力而不克如旧,正今日之谓也。”故此,于成龙对其危急之处先行补救。 二月,康熙帝第三次南巡,察阅高家堰、归仁堤等处。御舟驾至中河,于成龙叩迎于舟中,康熙帝慰劳有加。御舟抵清江口,于成龙奏请拆毁拦黄坝,堵闭马家港,使黄河水复归故道泄出。获准。 九月,于成龙因劳累过度,卧疾不起。康熙帝闻知后,立召于成龙子于永裕至乾清门,问明病情,令其驰赴清江省视父亲,并派御医前往诊治。于成龙服药后稍愈,奏请在任休假两月,获准。 三十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于成龙病逝,终年六十三岁。康熙帝深为轸悼,下部优恤,赐其谥号曰:襄勤。 雍正八年(1730),诏入祀贤良祠。

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