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墓碑記

五人墓碑記》,張溥作品,撰寫於崇禎元年(1628年)。

天啟六年(1626年),東廠大宦官魏忠賢錦衣衛(緹騎)校尉逮捕東林七賢之一的周順昌,周順昌平日有德於民,蘇州市民為救周順昌而萬人齊集,大為暴動,顏佩韋高举着香火,沿途呼喊:“有愿替周吏部说话的跟我来!”,馬傑楊念如沈揚也上前仗义陈词,周顺昌的轿夫周文元與缇骑扭打,眾人打死緹騎二人。後來顏佩韋馬傑沈揚楊念如周文元五人甘願出面投案,避免牽連蘇州城百姓。[1]

崇禎元年,蘇州鄉紳吳默等人收葬顏佩韋等五人屍體於虎丘山塘之側,題稱“五人之墓”。張溥有感於五義士“激昂大義,蹈死不顧”,寫《五人墓碑記》。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史》(卷245):“順昌好為德於鄉,有冤抑及郡中大利害,輒為所司陳說,以故士民德順昌甚。及聞逮者至,眾咸憤怒,號冤者塞道。至開讀日,不期而集者數萬人,咸執香,為周吏部乞命。諸生文震亨、楊廷樞、王節、劉羽翰等前謁一鷺及巡按御史徐吉,請以民情上聞。旗尉厲聲罵曰:「東廠逮人,鼠輩敢爾!」大呼:「囚安在?」手擲鋃鐺於地,聲瑯然。眾益憤曰:「始吾以為天子命,乃東廠耶!」蜂擁大呼,勢如山崩。旗尉東西竄,眾縱橫毆擊斃一人,餘負重傷,逾垣走。一鷺、吉不能語。知府寇慎、知縣陳文瑞素得民,曲為解諭,眾始散。順昌乃自詣吏。又三日北行,一鷺飛章告變,東廠刺事者言吳人盡反,謀斷水道,劫漕舟,忠賢大懼。已而一鷺言縛得倡亂者顏佩韋、馬傑、沈揚、楊念如、周文元等,亂已定,忠賢乃安,然自是,緹騎不出國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