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五十步笑百步,簡稱五十笑百,是出自《孟子·梁惠王上》中之一則寓言孟子梁惠王(魏惠王)說,士兵在陣前逃跑,一人逃了五十步,另一人逃了一百步,前者就譏笑後者不勇敢,以此來比喻譏笑別人犯錯時,自己亦犯了同樣之錯誤,只是程度輕一點。

原文编辑

  梁惠王曰:“寡人之于国也,尽心焉耳矣。河内凶,则移其民于河东,移其粟于河内;河东凶亦然。察邻国之政,无如寡人之用心者。邻国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何也?”

  孟子对曰:“王好战,请以战喻。填然鼓之,兵刃既接,弃甲曳兵而走。或百步而后止,或五十步而后止;以五十步笑百步,则何如?”

  曰:“不可,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

  曰:“王如知此,则无望民之多于邻国也。”

  “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

  “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載)于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涂有饿莩而不知发,人死,则曰:‘非我也,岁也。’是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王无罪岁,斯天下之民至焉。”

译文编辑

梁惠王說:「寡人對於國家,真是夠盡心了。河內發生災荒,就遷移該處百姓到河東去,運糧食到河內去賑濟。河東發生災荒,我亦如此辦。考察鄰國之政務,無國君能如我為百姓操心者了。但是鄰國之人口並不減少,而我們魏國之人口並不增多,為何緣故呢?」

孟子回答道:「大王喜歡打仗,請讓我拿戰事作比喻。咚咚地擂起戰鼓,刀刃劍鋒相碰,有士兵丟盔棄甲,拖著兵器逃跑。有的逃了一百步停下來,有的逃了五十步住了腳。如果自己只逃了五十步就嘲笑該等逃了一百步之人,則如何?」

惠王說:「不可以,只不過後面的逃不到一百步罷了,此亦是逃走呀!」

孟子說:「大王如果懂得此一點,則不要指望魏國的百姓會多於鄰國了。如果兵役徭役不妨害农业生产的季节,粮食便不會食完;如果细密的鱼网不到深的池沼里去捕鱼,鱼鳖就不會食光;如果按季节拿着斧头入山砍伐树木,木材就不會用盡。粮食和鱼鳖食不完,木材用不尽,是使百姓对生养死葬没有遗憾。百姓对生养死葬都無憾,就是王道之开端了。分给百姓五亩大的宅园,种植桑树,五十岁以上者就都可以穿丝绸了。鸡狗和猪等家畜,百姓能够适时饲养,七十岁以上之老人就都可以食肉了。每家人有百亩的耕地,官府不去妨碍其生产季节,數口人之家庭就可以不挨饿了。认真地办好学校,反复地教導老百姓孝顺父母、尊敬兄长之大道理,须发花白之老人也就不会自己负載着重物在道路上行走了。七十岁以上者有丝绸穿,有肉食,普通百姓不飢不寒,如此还不能实行王道,是从来未有过!

現在梁國,富貴人家之豬狗食掉了人之糧食,而不約束制止;道途上有餓死之人,而不打開糧倉賑救。老百姓死了,竟然說:『此非我之罪過,而是由於年歲收成不好。』此種說法和拿刀殺死了人,卻說『不是我殺,而是兵器殺』,又有何異呢?大王如果不歸罪到年成,如此天下之民就會投奔到來了。」

使用编辑

此後中國文人常以此比喻不知恥之人,如南朝弘明集》說:「豈獨愛欲未除,宿緣是畏,唯見其有,豈復是過,以此嗤齊侯,猶五十步笑百步耳。」

閩南語俗諺中,常稱「無尾(或鱉笑龜粗皮)」,以龜鱉本相近,卻能互相恥笑,義同「五十步笑百步」。

英语古諺中,「壺嫌煲太黑」(The pot calling the kettle black),同是黑色的茶壶嘲笑茶煲太黑(因为传统的壶和煲都是黑色材料制作),今人多以此作為「五十步笑百步」的翻譯。

日語俗諺中雖也有「五十步百步」(ごじっぽびゃっぽ)的用法,但亦有更通俗的同義諺語「目糞鼻糞」(めくそはなくそ)。全句為「目糞が鼻糞を笑う」意思即是「眼屎笑鼻屎」。

注释编辑

焉而:而已,罢了 凶:发生灾荒 亦然;也是这样 兵:兵器 曳:拖着 走:逃跑


参见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