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亨利·斯图亚特 (达恩利勋爵)

奥尔巴尼公爵亨利·斯图亚特(Henry Stuart/Stewart, Duke of Albany;1545年12月7日-1567年2月10日)是一位英格兰贵族,1565年与玛丽一世结婚后成为王夫(king consort),但婚后关系恶化,1567年在柯克场被谋杀。他到1565年为止也拥有达恩利勋爵(Lord Darnley)的头衔,现代许多研究文献均称他为达恩利勋爵

亨利·斯图亚特
Henry Stuart, Lord Darnley.jpg
苏格兰配國王
时间 1565年7月29日至1567年2月10日
繼任 詹姆士六世和一世
奧爾巴尼公爵、羅斯伯爵、阿德曼諾克勳爵
統治 1565–1567
出生 (1545-12-07)1545年12月7日
英格兰约克郡紐塞姆莊園
逝世 1567年2月10日(1567-02-10)(21歲)
苏格兰爱丁堡柯克场
安葬 1567年2月14日
配偶 玛丽一世(1565年)
子嗣 詹姆士六世和一世
王朝 斯图亚特王朝
父親 第四代伦诺克斯伯爵马修·斯图亚特
母親 玛格丽特·道格拉斯
宗教信仰 罗马天主教

他是第四代伦诺克斯伯爵马修·斯图亚特玛格丽特·道格拉斯的儿子,是伦诺克斯伯爵头衔的推定继承人。他的外祖父是第六代安格斯伯爵阿奇博尔德‧道格拉斯,外祖母是英格兰国王亨利七世的女儿、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四世遗孀玛格丽特·都铎。因此同时具有继承英格兰和苏格兰王位的条件。[1]

目录

早年编辑

 
1555年的达恩利勋爵

1545年,亨利·斯图亚特出生于英格兰约克郡利兹紐塞姆莊園。但其生日实际未必确切。1566年3月表姐玛丽一世写给他的信中说他当时已经十九岁,因此他也有可能是1546年出生的[2]。其父第四代伦诺克斯伯爵马修·斯图亚特其实是苏格兰贵族。但他出生那年其父因在粗暴求婚一役中反对玛丽·德·吉斯而被判叛国罪,他们家在苏格兰的地产被没收[3],其父也被流放英格兰[4]

虽然如此,因为他的外祖母玛格丽特·都铎是英格兰国王亨利七世的女儿、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四世遗孀,他仍然同时具有继承英格兰和苏格兰王位的条件。他家从小也有意识地将他往这方面培养。他小时候就学过苏格兰盖尔语。他的老师、苏格兰出身的约翰·埃尔德(John Elder)就是英苏联盟的倡导者 [5]。此外,自幼接受贵族教育的他还精于歌唱、跳舞、马术、弹鲁特琴,爱好狩猎和养鹰。[6]

與表姐瑪麗結婚编辑

 
達恩利婚前所用的徽章
 
達恩利和瑪麗,繪于1565左右,現藏於哈德威克廳[7]

1565年2月3日,達恩利離開倫敦,當月12日抵達愛丁堡,17日在法夫威姆斯城堡面見瑪麗。詹姆斯·梅爾維爾爵士(James Melville of Halhill)說:“女王待他很好,說他是她見過的最精力充沛、身材最好的人”[8]。到敦克尔德與其父短暫會晤之後,2月24日達恩利攜瑪麗返回荷里路德宮。次日聽約翰·諾克斯佈道,晚上和瑪麗跳了會雙人舞。此後一直陪同在瑪麗身邊。[1]

在婚禮籌備階段,達恩利在1565年5月15日獲封阿德門諾克勛爵(Lord of Ardmanoch)、羅斯伯爵[9]。英格蘭樞密院在6月4日就瑪麗和達恩利的婚姻進行了激烈的爭辯[10]伊麗莎白一世對瑪麗的使臣約翰·海(John Hay)提出要瑪麗把達恩利送回英格蘭[11]

7月22日達恩利在荷里路德修道院獲封奧爾巴尼公爵,28日愛丁堡的集市十字架上貼出佈告,稱蘇格蘭很快就要擁有一位國王了[12][13]。29日婚禮正式在荷里路德的小教堂舉行,但信仰天主教的達恩利(蘇格蘭宗教改革後蘇格蘭國教變成了蘇格蘭長老會)拒絕參加婚禮彌撒[14][1]

婚後编辑

結婚之後瑪麗發現達恩利過於自大、難以依靠。加上達恩利喜好酗酒鬧事[15],瑪麗拒絕將他提升為并肩王(Crown Matrimonial),因此他沒能得到預想中的王位繼承權[14]。1566年3月9日瑪麗的私人秘書大衛·里奇奧被達恩利夥同其他蘇格蘭貴族刺殺,已經懷胎七個月的瑪麗在荷里路德宮的餐廳裡目睹了這一切。根據當時的外交家托馬斯·蘭道夫和貝德福德伯爵弗朗西斯·羅素所說,這是達恩利為了逼迫瑪麗封他為並肩王而想出的計策。3月20日達恩利公開否認自己的罪行,但瑪麗已經再也不信任他了[16]。1566年6月19日兩人的兒子詹姆斯,即後來的詹姆士六世和一世出生。

死亡编辑

1567年2月初,待在格拉斯哥的達恩利被瑪麗召回,住在愛丁堡柯克場,9日,達恩利的遺體被人發現於柯克場。死前一周他的天花(一說實際上是梅毒)剛剛有所好轉,死時臉上還有病毒留下的疤痕。[17]

當時有謠言稱策劃謀殺的就是瑪麗本人。就第四代莫頓伯爵詹姆斯·道格拉斯(里奇奧謀殺案參與者)發現的银匣信件來看,瑪麗本人也的確是支持這場謀殺的。此外這些信件中還包含有瑪麗和博思韋爾伯爵的結婚證書[18]。後來莫頓伯爵聲稱謀殺的主使就是博斯韋爾和他的隨從阿奇博爾德·道格拉斯(Archibald Douglas)牧师[19]

死後達恩利在荷里路德修道院下葬,1688年一夥暴徒襲擊了修道院,達恩利的遺體未遭破壞[20]。但在1776年至1778年間,修道院再次遭到洗劫,達恩利的遺骨就此失蹤[20][21]。1898年11月,愛丁堡大學買下了一個據稱是達恩利頭骨的骷髏。但2016年鄧迪大學的研究顯示這個頭骨並不屬於達恩利[22][23]

头衔编辑

  • 1545年12月7日-1565年5月15日: 达恩利勋爵
  • 1565年5月15日-1565年7月20日: 羅斯伯爵、阿德曼諾克勳爵
  • 1565年7月20日-1565年7月28日: 奥尔巴尼公爵
  • 1565年7月28日-1567年2月10日: 苏格兰配國王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Elaine Finnie Greig, 'Stewart, Henry, duke of Albany [Lord Darnley] (1545/6–1567)',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online edn, Jan 2008 accessed 4 March 2012
  2. ^ Weir, Alison. The Lost Tudor Princess: The Life of Lady Margaret Douglas. New York: Ballantine Books. 2015: 131. ISBN 9780345521392. 
  3. ^ Elaine Finnie Greig, 'Stewart, Henry, duke of Albany [Lord Darnley] (1545/6–1567)',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online edn, Jan 2008
  4. ^ Daniel, William S. (1852), History of The Abbey and Palace of Holyrood. Pub. Edinburgh: Duncan Anderson. p. 62
  5. ^ Letters & Papers Henry VIII, vol. 18 part 2, (1902), no. 539: Bannatyne Miscellany, Edinburgh vol. 1, (1827), 1–6
  6. ^ Ellis, Henry, ed., Original Letters illustrative of British History, 2nd series vol. 2, (1827) pp. 249–251
  7. ^ Henry Stuart, Lord Darnley, (1545–1567) and Mary, Queen of Scots (1542–1587), National Trust Inventory Number 1129218. National Trust collections. [2 February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4 February 2014). 
  8. ^ Melville, James. Gordon Donaldson, 编. Memoirs of his own life. New York: AMS Press. 1973. ISBN 0404527183. 
  9. ^ Goodare, Julian, 'Queen Mary's Catholic Interlude', in Mary Stewart Queen in Three Kingdoms: Innes Review, vol.37 (1987), p.158: Calendar of State Papers Scotland, vol. 2 (1900), p. 161 no.181:
  10. ^ Calendar State Papers Scotland, vol. 2 (1900), pp. 175, 194.
  11. ^ Calendar of State Papers Scotland, vol. 2 (1900), pp. 175–177, 178.
  12. ^ Calendar State Papers Scotland, vol. 2 (1900), p. 184, Randolph to Bedford, 28 July 1565.
  13. ^ Daniel, William S. (1852), History of The Abbey and Palace of Holyrood. Pub. Edinburgh: Duncan Anderson, p. 67.
  14. ^ 14.0 14.1 Davison, Meredith Henry Armstrong. The Casket Letters. 1965. Print.
  15. ^ Mary Queen of Scots, by Antonia Fraser, 13th reprint, London: 1989; ISBN 0-297-17773-7
  16. ^ Calendar State Papers Scotland, vol.2 (1900), 270–1 no.364 & no.369.
  17. ^ "Mary, Mary, quite Contrary." Off Our Backs 12 February 1971: 11-. ProQuest Research Library. Web. 15 Mar 2012 .
  18. ^ MacRobert, A. E. Mary, Queen of Scots and the casket letters. International Library of Historical Studies 25. I.B.Tauris. 2002. ISBN 978-1-86064-829-8. 
  19. ^ The Skull and Portraits of Henry Stewart, Lord Darnley, and their Bearing on The Tragedy of Mary, Queen of Scots Karl Pearson Biometrika , Vol. 20B, No. 1 (Jul. 1928), pp. 1–104
  20. ^ 20.0 20.1 Pearson, Karl. The Skull and Portraits of Henry Stewart, Lord Darnley, and their Bearing on the tragedy of Mary, Queen of Scots. Biometrika. July 1928,. 20B (1): 1–104 –通过Oxford Academic. 
  21. ^ Wilson, Daniel. Queen Mary and the legend of the black turnpike (PDF). The Society of Antiquaries of Scotland. 1890, XXIV: 415–435 –通过Archaeology Data Service. 
  22. ^ Price, Emma. Lord Darnley. Forming Faces. 2016. 
  23. ^ Knapton, Sarah. Face of Lord Darnley revealed - Mary Queen of Scots' 'lusty and well proportioned' husband. The Telegraph. August 2016 [6 September 2017]. 

扩展阅读编辑

苏格兰王族
空缺期
前一位相同頭銜:弗朗索瓦二世
苏格兰君主配偶
1565–1567
空缺期
下一位相同頭銜:丹麦的安妮
蘇格蘭貴族爵位
新建立 奥尔巴尼公爵
第四次建立
1565–1567
继任:
詹姆士六世和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