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那巴鲁国家公园

(重定向自京那峇鲁国家公园

京那巴魯國家公園馬來語Taman Negara Kinabalu)或稱神山國家公園基纳巴卢山公园京那峇魯國家公園,位於马来西亚沙巴西海岸省,面積753.7平方公里,成立於1964年。該公園1984年被列為東協遺產公園,2000年獲聯合國教科文化組織通過成為世界遗产,為馬來西亞第一個自然遗产

京那巴魯國家公園
馬來語Taman Negara Kinabalu
IUCN分类II(国家公园
京那巴魯國家公園內的京那巴鲁山
京那巴魯國家公園位置图
京那巴魯國家公園位置图
位置马来西亚沙巴西海岸省
坐标6°15′0″N 116°30′0″E / 6.25000°N 116.50000°E / 6.25000; 116.50000
面积753.7平方公里(291.0平方英里)
建立1964年
管理者沙巴公园信托局
類型自然遺產
標準(ix) (x)
评定时间2000 (24屆世界遺產委員會)
參考編碼1012
地區亞洲和太平洋地區

京那巴魯國家公園以豐富的生物多樣性著稱,京那巴魯地區有5,000-6,000種植物,超過所有被子植物的一半。另外有多個特有種瀕危物種,包括馬來王豬籠草豹斑猪笼草京那巴魯麝鼩京那巴鲁类蛭等,在東南亞的生物群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歷史沿革

编辑

克洛克山脉的最高峰京那巴鲁山被當地原住民卡达山-杜顺人視為神山,稱為「Aki Nabalu」,意為祖靈所在之地[1]。1851年3月休·洛首次攀登京那巴鲁山頂峰,京那峇魯山的最高峰——羅氏峰(Low's Peak)即以休·洛的名字命名[2]

1961年,皇家澳大利亞工程兵團英语Royal Australian Engineers戈登·卡特英语G. S. Carter少校成立了京那巴魯紀念委員會,以紀念1944年山打根死亡行軍中被殺害的1,787名澳大利亞和641名英國戰俘,以及冒著生命危險幫助他們的當地民眾[1]。1962-1963年皇家京那巴魯科學學會對於該區域進行探索,之後形成京那巴魯保護區建立的基礎[3]埃德雷德·科納英语E. J. H. Corner教授將探索成果彙整為總結報告,之後卡特少校擬定了《設置京那巴魯國家公園提案》並提交給北婆羅洲直轄殖民地總督,1964年成立京那巴魯國家公園。1984年,京那巴魯國家公園被指定為東協遺產公園[4]。2000年京那巴魯國家公園獲聯合國教科文化組織通過成為世界遗产[5]

地理

编辑

京那巴魯國家公園位於婆罗洲北端的馬來西亞沙巴,在沙巴首府亞庇西方83公里處。公園範圍介於北緯6度至6度29分,東經116度21分至116度45分之間[1],海拔介於152-4,095公尺之間,公園內有兩座主要山峰,一為東南亞最高峰京那巴鲁山,標高4,095公尺;二為京那巴鲁山東北方不遠處的担布尤贡山,標高2,579公尺。京那巴鲁山有廣闊的山頂高原,除了主峰之外,附近有7座超過3,900公尺的頂峰(peak)[6]。其地質由1,500萬年前形成的侵入性花崗岩,100萬年前因地殻運動向上推升,再經持續進行的地殻運動造成今日景觀[5]。京那巴魯山的造山運動仍持續進行中,估計每年上升0.5公厘[7]

氣候

编辑

京那巴魯國家公園屬於熱帶雨林氣候,二月至五月降雨量較少,十月至隔年一月降雨量較多。位於海拔1,563公尺的公園總部,平均溫度約為攝氏20度,每日溫差為攝氏7-9度,年平均降雨量為2,380公厘[8]。山上氣候十分多變,清晨時出現陽光,但午後常常雲霧繚繞,遮蔽了山體。下午迎風坡通常會有陣雨。在某些年份,厄尔尼诺-南方涛动现象會導致長期乾旱,對公園植被產生嚴重的影響[9]

生態

编辑

植物

编辑

京那巴魯國家公園的植被包括热带雨林(占35%)、熱帶山地森林(占37%)、亞高山森林和灌木叢,超基性岩蛇紋石)上特有的植被(占16%)[5]。根據比曼(Beaman)1998年的研究,京那巴魯地區有5,000-6,000種植物,分屬200多個科、1,000多個屬,超過所有被子植物的一半,包括大量的特有物種和瀕危物種。在2008年IUCN紅色名錄中,沙巴有60種極危物種、34種瀕危物種,主要為植物和有商業價值的樹木。此地植物種類豐富,為少數可與新幾內亞喜马拉雅山脉東部或安地斯山脈媲美之山地區域[10]

京那巴魯國家公園有121個屬1,200種蘭花,包括至少5種罕見的兜蘭,如羅氏兜蘭戴氏兜蘭英语Paphiopedilum dayanum。有610種蕨類植物,比整個熱帶非洲還多。10種豬籠草,其中豹斑猪笼草馬來王豬籠草爱德华猪笼草长毛猪笼草為當地特有種。27種杜鵑花,5種為特有種。78種榕樹,52種棕櫚樹,6種竹子,30種[11]

動物

编辑

京那巴魯國家公園擁有婆羅洲一半的鳥類、哺乳動物、兩棲動物物種,以及三分之二的婆羅洲爬行動物物種。90種低地哺乳动物、22種山地哺乳動物和326種鳥類[5]

特色動物包括哺乳類馬來穿山甲婆羅洲猩猩銀白長臂猿英语Silvery gibbon何氏葉猴栗紅葉猴英语Maroon leaf monkey西部眼鏡猴英语Horsfield's tarsier婆羅洲懶猴英语Philippine slow loris马来熊伊氏鼬獾英语Bornean ferret badger婆罗洲云豹婆羅洲金貓纹猫水鹿京那巴魯麝鼩等。特色鳥類包括山蛇鵰英语Mountain serpent eagle馬來犀鳥赤胸山鹧鸪紅頭鷓鴣英语Crimson-headed partridge黑黃鸝英语Black oriole慄頰蟆口鴟英语Dulit frogmouth丽绿阔嘴鸟埃氏地鶇英语Everett's thrush等。其他包括京那巴鲁类蛭基納巴盧巨型蚯蚓京那巴魯蜓蜥英语Sphenomorphus kinabaluensis等。[1]

世界遺產登錄

编辑

2000年11月至12月,第24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澳大利亚凱恩斯召開,由馬來西亞申報的項目「基纳巴卢山公园」[註 1]經大會通過,成為馬來西亞第一個自然遺產,編號為1012。世界遺產委員會指出,基纳巴卢山公园擁有一系列特殊的自然生態系統,植物種類豐富,為全球重要的植物特有種中心。[5]

该世界遗产被认为满足世界遺產登錄基準中的以下基準而予以登錄:

  • (ix)在陆上、淡水、沿海及海洋生态系统及动植物群的演化与发展上,代表持续进行中的生态学及生物学过程的显著例子。
  • (x)拥有最重要及显著的多元性生物自然生态栖息地,包含从保育或科学的角度来看,符合普世价值的濒临绝种动物种。
世界遺產編號 名稱 所在地 保護範圍
1012 基纳巴卢山公园 6°15'0"N 116°30'0"E 75,370公頃

旅遊

编辑

京那巴魯國家公園為沙巴熱門旅遊勝地,根據官方統計,2009年有25萬人造訪該公園,其中有4.7萬人申請攀登京那巴魯山[3]。攀登京那巴魯山由標高1,829公尺的登山口至主峰頂約8.7公里,一般遊客約需2天1夜時間,是當地極受歡迎的登山路線,吸引眾多各國登山客造訪[12]

圖集

编辑

注釋

编辑
  1. ^ 世界遺產官方網站之中文名稱。

參考資料

编辑
  1. ^ 1.0 1.1 1.2 1.3 Kinabulu Park. World Heritage Datasheet.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and UN Environment World Conservation Monitoring Centre. [2022-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6) (英语). 
  2. ^ Simon Richmond; Brandon Presser. Lonely Planet Malaysia, Singapore & Brunei. Lonely Planet. 2007-11. ISBN 978-1740597081. 
  3. ^ 3.0 3.1 Kinabalu Park. Sabah Parks. [2022-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12) (英语). 
  4. ^ Kinabalu National Park. ASEAN HERITAGE PARKS. SEAN Centre for Biodiversity. [2022-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1-25) (英语). 
  5. ^ 5.0 5.1 5.2 5.3 5.4 Kinabalu Park.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22-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20) (英语). 
  6. ^ MOUNT KINABALU TRAIL MAP. Mount Kinabalu. Amazing Borneo Tours & Events Sdn Bhd. [2022-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8-10) (英语). 
  7. ^ Mohamad Asrul Mustafar; Wim J. F. Simons; Felix Tongkul; Chalermchon Satirapod; Kamaludin Mohd Omar; Pieter N. A. M. Visser. Quantifying deformation in North Borneo with GPS. Journal of Geodesy. 2017-04-22, (91): 1241-1259 [2022-12-08]. doi:10.1007/s00190-017-1024-z.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19). 
  8. ^ Kitayama, K. Climate profile of Mount Kinabalu during late 1995 - early 1998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the 1998 drought. Sabah Parks Nature Journal. 1999, 2: 85–100. 
  9. ^ Lowry, J., Lee; Stone, B. Effects of drought on Mount Kinabalu. Malay Nature Journal. 1973, 26: 178–179. 
  10. ^ John H Beaman; Reed S Beaman. The Plants of Mount Kinabalu, Volume 3: Gymnosperms and Non-Orchid Monocotyledons. 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 1998-12. ISBN 9789838120265. 
  11. ^ Beaman, J. Evolution and Phytogeography of the Kinabalu Flora. In Wong, K. & Philips, A.. Kinabalu Summit of Borneo. Kota Kinabalu, Sabah: Sabah Society. 1996. 
  12. ^ 郭育任. 馬來西亞沙巴省京那巴魯山生態旅遊發展案例. 臺灣國家公園. 內政部營建署. [2022-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2-12) (中文(臺灣)). 

外部連結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