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人性論是有關人之天性(human nature)的理論。

此處所謂的,包括古今國內外人類之全體,所謂天性,指先天的,與生俱來的性質或特徵,而不涉後天的,受環境影響的,因人而異的部分。

目录

人性與人性論编辑

每一個正常人都具有人性。也就是說,具有人性的生物才是真正的人。以此觀之,人性論不只是有關「人是什麼」的主張,也涉「何者為人」的判準。

在近代,有關人之天性為何的研究,可以從心理學生物學遺傳學自然科學的角度來探索,或從人類學社會學等觀點進行分析比較。但是在傳統上,人性論非僅只是從經驗及現象中,經由觀察、實驗、或統計,片面地歸納出人之某些特徵。而是從哲學思維的角度,探求人所以為人的,普遍的、絕對的、終極的特質。也就是說,對做為物種而存在之複雜性,進行哲學的把握;並提出較深刻的,具根源性的說明。以回答諸如「人是什麼?」「人應該是什麼?」「人可以成為什麼?」「人的終極價值為何?」等問題,並進一步以理論推演說明上述問題之間的相互關係。

例如,西哲亞里斯多德理性靈魂區分人與其他動物,主張理性克制非理性是德行的必要條件;孟子則以性善為人之異於禽獸者,視人性為人倫實現的內在根源。

中國人性論概述编辑

在中國,人性論的歷史甚是悠久。孔子「性相近也,習相遠也」 (論語.陽貨)可謂中國人性討論之濫觴。其後有孟子性善論荀子性惡論董仲舒天人同類等理論。

隋唐時,佛教大興,佛學中有關本心佛性關係的討論,擴大傳統儒學的視野,使人性理論之思維深度更加超絕,導致其後以心性之學為主的人性論思潮。

北宋張載將人性二分為天地之性(天命之性)及氣質之性[1],天地之性是先天的,是善的根源。南宋朱熹繼承張載及程頤,進一步主張性即理[2]心統性情[3]

明代王陽明則認為心,性不應二分,主張心即性,性即理,故心即理[4]。陽明之後,心性之討論日益玄虛而常流於空談。清學者戴震轉以血氣心知論人性[5],強調「理者存乎欲也」。試圖修正宋、明儒在「滅人欲」上的偏執[6]

西方人性論概述编辑

西方人性論大約可分三種形態:形上學的,基督宗教的,及自然主義的。古希臘時代多從形上學德行倫理學角度討論人性。例如柏拉圖認為人性是人的理型亞理斯多德理性的靈魂來區分人與其他動物,並以服從理性是德行及幸福人生的關鍵條件。基督宗教興盛之後,多從聖經的觀點,談論人性及人的地位。例如人的形象,人的墮落,原罪,及救贖等。

近代西方之啟蒙運動,促使人文主義自然主義興起,在思想上逐漸自形上學及基督宗教的籠罩中解放。十八世紀盧梭以自然為主調的人性論,重視人的情感及本能*。其後有休謨以情感的角度[7]康德以理性的角度[8],分別提出不同的人性論及道德哲學。十九世紀達爾文演化論的提出,進一步為人性提出生物學上的解釋[9]。。

當代人性論概述编辑

當代西方在人性論方面的研究,一方面承續原有的基礎發展,另一方面,承自然科學研究的豐碩成果,從演化倫理學[10],社會生物學[11]等角度,對古老的人性論重新做哲學檢視。

在中國儒學方面,當代亦有牟宗三道德創生論述實體意義之心性[12]。;以及傅佩榮人性向善論對傳統性善論提出新的命題及論述[13]。。

參考文獻编辑

  1. ^ 張載《正蒙·誠明》「形而後有氣質之性,善反之則天地之性存焉」。
  2. ^ 《朱子語類.卷五.性理二》「性即理也。在心喚作性, 在事喚作理。」
  3. ^ 《朱子語類.卷九十八.張子之書》「性情皆因心而後見,心是體,發於外謂之用。」
  4. ^ 王陽明《傳習錄「心即性, 性即理, 下一與字恐未免為二。」;「心也, 性也, 天也, 一也。」
  5. ^ 載震《孟子字義疏證》「人之血氣心知,本乎陰陽五行者,性也」。粗略言之,血氣指身體,心知為心靈知覺意識。
  6. ^ 錢穆《中國思想史》,頁199-208。
  7. ^ 參考休謨《人性論》(A Treatise of Human Nature, 1739–40)
  8. ^ 參考康德《道德底形上學之基礎》(Grounding for the Metaphysics of Morals, 1785)
  9. ^ 參考達爾文《人類的由來與性擇》(The Descent of Man, and Selection in Relation to Sex, 1781)
  10. ^ 參考Joyce ,Richard, The Evolution of Morality, 2006.
  11. ^ 參考Wilson, Edmund O., On Human Nature , 2004.
  12. ^ 參考牟宗三《智的直覺與中國哲學》,1971;《心體與性體》,2001
  13. ^ 參考傅佩榮《儒家哲學新論》,2010。

研究書目编辑

  • 張松禮:《人性論》,臺北: 幼獅,1967年。
  • 徐復觀:《中國人性論史 先秦篇》,臺北:臺灣商務,1988年。
  • 錢穆:《中國思想史》,臺北:蘭臺出版社,2001年。
  • 牟宗三:《智的直覺與中國哲學》,臺北:臺灣商務,1971年。
  • 牟宗三:《心體與性體》,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
  • 傅佩榮:《儒家哲學新論》,臺北:聯經,2010年。
  • Wilson, Edmund O., On Human Nature ,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 Joyce ,Richard, The Evolution of Morality, Cambridge, MA: M.I.T. press, 2006.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