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代理孕母的分娩,旁邊的是提出代孕需求的委託父母

代孕代理孕母是第三方借代孕母親懷孕生子的過程。代孕母親和需求方協議,同意懷孕分娩,產下的嬰兒成為代孕需求方的子女。

尋求代孕的情形有很多種,可能是需求方的夫妻在醫學上不太可能懷孕,或是因女方懷孕併發症英语Complications of pregnancy風險太高,不適合懷孕,也有可能是單身男性或是男同志伴侶希望有自己的小孩。代孕也是人工生殖技術英语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ies的一項。

在代孕的協議中,可能會包括對代孕母親的金錢補貼,也可能沒有。若是代孕有金錢的補貼,有時會稱為「商業代孕」。代孕的費用(包括金錢補貼)及合法性會隨司法管轄權而不同,有時會造成複雜的跨州或是跨州代孕協議。

目前代孕在國際上尚有諸多爭議,在許多國家是不合法的。若是在代孕合法的國家,伴侶可以尋求代孕機構協助尋找合適的代孕母親,並且安排代孕協議。代孕機構也會進行代孕母親的身理心理檢查及其他醫學檢測,讓在妊娠過程及分娩時可以有最佳的健康狀態。代孕機構也會處理需求方父母及代孕母親之間的法律事宜。

若是有人居住在禁止代孕的國家,但也希望尋求代理孕母,有可能會旅行到允許代孕的國家,再尋求代理孕母及代孕事宜(生育旅遊英语fertility tourism)。

目录

分類编辑

代孕可分為兩種,第一種是将需求方的精子送入代孕母亲的体内,在体内受精并完成怀孕全过程,这种方法称为人工授精代孕,这种方式的孩子是与代孕母親有血緣遗传关系的。另一種是將一對不孕夫妻的精子卵子经过试管婴儿技术培养成胚胎,移植在代孕母亲的子宫里,直到出生的过程,孩子的遗传基因是來自不孕不育方的,以上方法称为试管婴儿代孕。

在美國,试管婴儿代孕比較常見,其法律問題也比較不複雜[1]

人工授精代孕编辑

人工授精代孕(traditional surrogacy)是利用代孕母亲的卵子和委託父親(或是捐精者)的精子受精。代孕母亲的授精可以用自然方式,也可以用人工授精。以基因的角度來看,人工授精代孕所生的小孩和委託母親無血緣關係。若是用捐精者的精子進行授精代孕,小孩和委託父親就沒有血緣關係。若是用委託父親的精子授精,小孩和代孕母亲和委託父親是有血緣關係的[2]

有些人工授精代孕會由代理孕母和委託父母直接進行,沒有醫師的介入。在一些司法管轄區內,若是用使用捐精者的精子進行人工授精代孕,委託父母需透過領養程序,才可以在法律上成為孩子的父親及母親,行使相關義務及權利。若是透過代孕機構安排,許多代孕機構也會處理代理孕母和委託父母的法律事宜。

试管婴儿代孕编辑

试管婴儿代孕(gestational surrogacy)最早是在1986年4月1日提出的[3],是由體外人工受精(IVF)產生的胚胎植入代理孕母的子宮內。试管婴儿代孕有幾種不同的形式,不論是哪一種形式,以基因角度來看,所生的嬰兒和代理孕母是沒有關係的:

  • 胚胎是由委託父親的精子及委託母親的卵子培養而成。
  • 胚胎是由委託父親的精子及捐卵者的卵子培養而成。
  • 胚胎是由委託母親的卵子及捐精者的精子培養而成。
  • 胚胎是由他人捐出的,可能是體外人工受精後多餘的胚胎,捐出給其他有需要的人。此情形下這個嬰兒在基因上和委託父母是沒有關係的[4]

各司法管轄區编辑

 
世界各地有關代孕法律:
  商業性及非商業性皆合法
  無相關法例
  非商業性合法
  僅允許表親關係以上的代孕
  禁止
  暫無資料/不確定

亞洲编辑

香港

非商業合法

印度

爭議编辑

代理孕母在遺傳上沒有角色的說法,恐怕忽略了懷孕過程子宮所提供的環境,對於DNA表現的重大影響。同一套DNA,在不同代理孕母的生產下,產生的後代必然有所不同,產生的差異甚至會多於同卵雙胞胎。

故此,代理孕母地位,理論上不應低於DNA母之地位。

由此而論,若DNA母有養育下一代之天賦責任,代理孕母同理也有。

也因為如此,如果要求精和卵只能捐不能賣,那代理孕母同理也是,畢竟捐精捐卵和代理孕母都是拋棄養育天賦責任之行為,又豈能倒收費用。

又假設捐精捐卵代理孕母不具天賦養育責任(採國家養育說),那捐精捐卵代理孕母的行為當比照器官捐贈議題。

器官的割捨或借用之所以倫理上不能由市場買賣,乃因會導致富人的生命存續及基因傳承權利優於窮人。

故對於生命權人人平等的國家而言,器官只能捐贈,且需由國家負責配對到最需要的人身上。

代理孕母同理應如此。然而代理孕母有別於捐精捐卵者的地方,在於捐精捐卵者是把自己多餘的器官捐出,而代理孕母是把自己原本需要的養份供給給子代,且懷孕過程會承受死亡的風險。

故由國家支付代理孕母懷孕的成本及保險,是可行方法之一。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Using a Surrogate Mother: What You Need to Know. WebMD. [April 6, 2014]. 
  2. ^ Bhatia, Kalsang; Martindale, Elizabeth A.; Rustamov, Oybek; Nysenbaum, Anthony M. Surrogate pregnancy: an essential guide for clinicians. The Obstetrician & Gynaecologist. 2009, 11 (1): 49–54. ISSN 1744-4667. doi:10.1576/toag.11.1.49.27468 (英语). 
  3. ^ http://www.people.com/people/archive/article/0,,20096199,00.html
  4. ^ Brinsden, Peter R. Gestational surrogacy. Human Reproduction Update. 2003-09-01, 9 (5): 483–491. ISSN 1355-4786. PMID 14640380. doi:10.1093/humupd/dmg033 (英语).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