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凡·米哈伊洛维奇

伊凡·米哈伊洛維奇(俄語:Иван Михайлович,1357年-1425年5月22日),特维尔大公,特维尔大公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三子,外公是下诺夫哥罗德-苏兹达尔大公康斯坦丁·瓦西里耶维奇,从母亲处继承著名的科穆宁家族血统。立陶宛大公科斯图提斯之女婿,维托夫特大公之妹婿,快乐的鲍里斯之祖父。因推行特维尔货币改革和在伏尔加河治水而闻名,其在特维尔大公国的统治成功重振了自1387年第二次特维尔-莫斯科战争战败以来衰弱的国力。

伊凡·米哈伊洛维奇
Facial Chronicle - b.13, p. 022 - Death of Ivan Mikhailovich of Tver.gif
特维尔大公
統治1399年至1425年
前任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
繼任亚历山大·伊凡诺维奇俄语Александр Иванович
勒热夫王公
統治1374年至1387年
前任首任
繼任无,领地割让予莫斯科大公国
祖布佐夫王公
統治1387年至1425年
前任首任
繼任分封予孙儿伊凡·尤里耶维奇
出生1357年
逝世1425年5月22日
特维尔
安葬
配偶玛丽娅·科斯图提耶芙娜
王朝留里克王朝
父親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
母親叶夫多基娅·康斯坦丁耶芙娜
宗教信仰东正教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伊凡·米哈伊洛维奇早年是其父的外交专使,曾经在第二次特维尔-莫斯科战争策动由特维尔牵头,及下诺夫哥罗德和梁赞三大公国组成的反莫斯科同盟,但因诺夫哥罗德维彻拒绝再加入而陷于两线作战的境地。战争失败后,下诺夫哥罗德被削去九成领地,特维尔也割让了勒热夫别热茨克、科纳甚金、托罗佩茨、加列姆辛等地予莫斯科大公国,割让托尔若克、勒尔瓦等伏尔加河北岸地区予诺夫哥罗德共和国梁赞大公国因并无战败,只是退出占领的莫斯科大公国领土并赔偿2,000银卢布。伊凡争取为特维尔大公国留下公国重要的白银产地卡申银矿,但代价是公国60%的土地都被莫斯科大公国割让,公国户口数从1371年的约四十五万户降至只有十四万户,而且这剩下的四成领地,有近半都饱受战争摧残,如霍尔姆在5年间在诺夫哥罗德与特维尔双方之间易手三次,公国首都特维尔也被莫斯科军队攻破,特维尔方因为梁赞方的退出,也只能接受苛刻的条约,向莫斯科大公称臣以结束战争。条约签订后伊凡·米哈伊洛維奇自身领地勒热夫也被割让,伊凡失去全部头衔返回特维尔,其父亲米哈伊尔称赞他仍然能保留卡申银矿,分封祖布佐夫一地于伊凡[1]。 当时特维尔大公国相当虚弱,但米哈伊尔大公仍然不放弃与莫斯科大公国的对抗,伊凡多次劝阻父亲不果。1389年,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去世,米哈伊尔大公打算乘机反攻,名将伊凡·霍尔姆斯基告知大公最多只能组织一队4,000人的军队,随便开启战端只要莫斯科方几路并进,特维尔大公国必然亡国。伊凡亦回特维尔劝阻父亲,认为继续称臣纳贡才是生存之道。最终大公因为长子亚历山大·米哈伊洛维奇去世,决定放弃叛乱,派伊凡前去莫斯科向莫斯科大公瓦西里一世称臣。但转封卡申一地予主战的四子鲍里斯,两人之次兄费奥多尔已早于1355年夭折,因此他们就是最高顺位的继承人,大公继承权之争开始。1395年,米哈伊尔大公打算废伊凡大公储位让鲍里斯取而代之。伊凡先发制人发动政变,以与方便父亲相见为由将鲍里斯软禁在特维尔地区的奥尔格德城塞的一座塔上,米哈伊尔大公被迫任命伊凡为共治者,鲍里斯在被软禁三个月后意外跌死,数百年来一直有阴谋论认为鲍里斯极有可能被伊凡谋杀。1396年米哈伊尔大公勾结金帐汗国新廷臣也迪古,打算再发动政变夺回权力,伊凡指父亲精神不稳定,软禁父亲,由他摄理政事[2]

与莫斯科和立陶宛之间的争战编辑

1399年,米哈伊尔大公以66岁高龄去世,伊凡向沙迪别汗进贡,换取大汗承认其特维尔大公头衔。伊凡也向瓦西里一世继续称臣,因其妻是瓦西里一世妻子的姑姑,双方打算亲上加亲,将双方重要人物联姻,特维尔的名将伊凡·霍尔姆斯基娶瓦西里一世之妹阿纳斯塔西娅。其弟米库利诺王公小费奥多尔俄语Фёдор Михайлович (князь микулинский)娶莫斯科内务总管费奥多尔·扎哈林-科甚金之女安娜。瓦西里一世之弟德米特罗夫与乌格里奇王公彼得·德米特里耶维奇俄语Пётр Дмитриевич娶伊凡大公之叔弗谢沃洛德大公之孙女欧多拉西娅。伊凡在宴会中的席次也仅次于瓦西里一世大公和其次弟尤里·德米特里耶维奇。1399年至1406年一直是两公国的蜜月期,特维尔大公国不断出兵对抗入主诺夫哥罗德共和国的立陶宛公爵卢格维尼俄语Лугвений。期间伊凡大公认为河道疏通有助促进商贸和农业灌溉,加上公国狭长的主要领地几乎都是沿河,因此善加治理河道有助公国发展,因此大量开河,疏通河道,拓宽河川,挖掘河床。当时民众因开河之事怨事载道,民不聊生,因为当时挖河并没有工资此一概念,就是纯粹的义务劳动,收益不明显,民众不愿意干,所以一直是农闲时才挖几段,直至其孙快乐的鲍里斯在位时期的1338年,整个河道工程才基本完工。因此伏尔加河流经特维尔领地的这一段被称为特维尔河,来纪念此一创举[3]

1406年,立陶宛大公国对莫斯科大公国宣战,特维尔仍站在莫斯科大公国一方,力阻立陶宛军队入侵。莫斯科大公国当时陷于梁赞战事,无法救援,因此特维尔独抗立陶宛-诺夫哥罗德联军。1408年,瓦西里一世决定与维托夫特议和,伊凡认为瓦西里一世没有与他商量就与立陶宛人无条件议和之举是背信弃义,撰写信件责问瓦西里一世是否不珍惜特维尔人对莫斯科的付出。伊凡及时向妻舅维托夫特议和并称臣效忠,成为立陶宛大公的附庸,此举大出瓦西里一世预期。瓦西里一世派使者向伊凡劝说,使者被伊凡绑送维托夫特大营。伊帕齐耶夫编年史指,特维尔在2年战争期间以少数兵力抵挡兵力数倍的敌人,因此他们已尽了盟友的道义。1408年,立陶宛-金帐联军围攻莫斯科俄语Поход Едигея на Москву,伊凡公也带兵参加,夺回了1387年失去的托罗佩茨和勒尔瓦领地。从此特维尔成为了莫斯科和立陶宛两大公国争夺的重镇,以平衡外交维持双方的平衡[4]

晚年编辑

1422年,伊凡大公协助维托夫特对抗条顿骑士团,同年开始进行铸币行动。当年除了莫斯科、梁赞、诺夫哥罗德等少数例外,绝大多数公国都在使用以格里夫纳为计量单位的银锭,而一单位的特维尔格里夫纳=204克白银。以贵金属的重量和成色计算价值,以作为贵金属的主要流通形式,而民间仍然通用以物易物,只有在交税时才换成白银。伊凡大公认为此举不便于贸易,特维尔的白银大举外流,只能换回掺了杂质的外国货币。莫斯科的卢布,立陶宛的兹罗提金币和格罗申银币在掠夺特维尔的财富。由于与邻国莫斯科和诺夫哥罗德关系不佳,伊凡大公决定派遣一个十四人使节团去西方各国学习造币技术,使节团第一站是前往盟国立陶宛大公国,他们发现立陶宛各公货币混乱,私铸币质量不一,成色不一,令人无所适从。但他们听说了西方的波兰和波希米亚的货币,于是就派一个人回去告知大公他们的路程和目的地,一个人因为爱上了一个立陶宛姑娘在当地落地生根不回去了。剩下的十二人分成两路分别前去克拉科夫布拉格,前往克拉科夫的使节团在格罗德诺被维托夫特大公召见,他听说妹婿的使者要前去波兰,命令文书官写了一封介绍信给堂兄,亦是时任波兰国王雅盖沃。但当使节团在1422年6月13日到达克拉科夫时,雅盖沃王正领兵攻打普鲁士地区,使节无法觐见。由于使节团是国王堂妹婿之使节,获得相当好的礼遇,使节团参观了克拉科夫铸币厂,他们打算以黄金购入铸币的模具和工具,还想聘请铸币师,他们在1422年9月26日离开克拉科夫东返。南路使节团听说胡斯战争爆发,并没有进入波希米亚,而是去了匈牙利,1422年6月21日时任匈牙利王西吉斯蒙德听说有一群从鞑靼国来的使者就接见了他们,并向使者们赠送了一枚金币,使者认为这才是真正的技术,他们向凯撒请求希望学习如何制造,西吉斯蒙德认为此为秘密,他不会传授该技术。但他允许使者在其治下的城镇自由旅行。南路使节团在1422年10月7日到了罗马,并得到时任枢机主教乔瓦尼·贝拉尔迪俄语Берарди, Джованни的协助,让他们带同铸币师和铸币机返回,还带回了十卷拉丁文圣经[5]

伊凡大公最先接见的是从波兰返回的使节团,他决定先尝试铸币,特维尔有当时罗斯地区银产量第二大的卡申银矿,原材料不成问题。南方使节团回来后他又命人铸造一些银币。银币最早的作用在于赏赐臣下和作为纪念币使用。目前史学界认为特维尔格罗申更多的是一种记帐货币,用以折算各种成色不同的贵金属,但至少特维尔继梁赞、加利西亚-沃里尼亚、诺夫哥罗德和莫斯科外,成为第五个也是最后一个脱离格里夫纳货币体系的公国,且折算为单一货币单位也有助于经济流通。在伊凡大公在位晚期,特维尔格罗申还没有发挥出货币的作用[6]。但为了吸收更多新技术,他欢迎更多的天主教徒和犹太人到特维尔定居,这引起了宗教当局的不满[7]

1425年5月22日,68岁的伊凡大公染上腺鼠疫,长子伊凡三子尤里已经先他而逝,长子在1406年死后他任命二子亚历山大为储君也近20年,伊凡大公在病榻前支开其他仆人召见公储亚历山大密谈,在数度的休克和苏醒之后在当晚去世。他去世时三子尤里的孙女克谢尼娅都已经7岁了。其子亚历山大的统治在5个月后也因腺鼠疫去世,二孙子尤里·亚历山德罗维奇也仅统治了6个月,根据上世纪30年代从变形大教堂挖出的三代特维尔大公石棺考古结果,他们在一年间接连去世皆是因为感染鼠疫。由其孙儿快乐的鲍里斯继位[8]

参考文献编辑

  1. ^ Клюг Э. С. Княжество Тверское (1247-1485 гг.). Тверь: Редакционно-издательская фирма. 1994: 140 (俄语). 
  2. ^ Клюг Э. С. Княжество Тверское (1247-1485 гг.). Тверь: Редакционно-издательская фирма. 1994: 146-149,204-207 (俄语). 
  3. ^ Клюг Э. С. Княжество Тверское (1247-1485 гг.). Тверь: Редакционно-издательская фирма. 1994: 224-227,248 (俄语). 
  4. ^ Клюг Э. С. Княжество Тверское (1247-1485 гг.). Тверь: Редакционно-издательская фирма. 1994: 304 (俄语). 
  5. ^ Ломоносова, М.В. Старая Русь Экономическая история. Ежегодник.. Москва: МГУ им. 2007: 124-144 (俄语). 
  6. ^ Клюг Э. С. Княжество Тверское (1247-1485 гг.). Тверь: Редакционно-издательская фирма. 1994: 333-335 (俄语). 
  7. ^ Ломоносова, М.В. Старая Русь Экономическая история. Ежегодник.. Москва: МГУ им. 2007: 129 (俄语). 
  8. ^ Клюг Э. С. Княжество Тверское (1247-1485 гг.). Тверь: Редакционно-издательская фирма. 1994: 336 (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