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莎貝拉·埃斯特

伊莎貝拉·迪埃斯特義大利語Isabella d'Este ,1474年5月18日-1539年2月13日,又翻作伊莎貝拉·德·埃斯特),是曼圖亞侯爵夫人,也是義大利文藝復興中的女性領袖,在文化與政治上起著無與倫比的作用。她是通權達變的政治高手,也是偉大的藝術贊助人。[1]

伊莎貝拉·迪埃斯特(Isabella d'Este)
Tizian 056.jpg
提香在伊莎貝拉六十歲時作的肖像畫。一開始提香把她畫成真實年齡的相貌,但此舉使她不悅並要求重繪,於是提香在此圖中把她畫成四十歲的樣子
出生(1474-05-18)1474年5月18日
費拉拉義大利
逝世1539年2月13日(1539歲-02-13)(64歲)
曼圖亞, 義大利
头衔曼圖亞侯爵夫人
配偶弗朗切斯科·貢扎加二世英语Francesco II Gonzaga, Marquess of Mantua
子嗣埃萊奧諾拉·貢扎加英语Eleonor Gonzaga (1493–1570)
瑪格麗塔·貢扎加
費德里克二世·貢扎加英语Federico II, Duke of Mantua
利薇雅·貢扎加
伊波利塔·貢扎加
埃爾科萊·貢扎加英语Ercole Gonzaga
費蘭特·貢扎加英语Ferrante Gonzaga
寶拉·貢扎加

於贊助藝術的同時,她也是時尚的領導人,其創新無比的穿著打扮,被整個義大利法國宮廷中的上流女性們爭相模仿。伴隨著她的智慧與英明,著名詩人阿里奧斯托形容她為「自由且心胸寬闊的伊莎貝拉」;[2]大學者彼得羅·本博讚美她為「最聰明、最幸運的女人」;外交官尼科洛·達·科雷喬(Niccolò da Correggio)也頌揚她為「世界第一夫人」。[3]

當她丈夫弗朗切斯科·貢扎加二世英语Francesco II Gonzaga, Marquess of Mantua(1466-1519年)外出作戰時,伊莎貝拉就會在曼圖亞代為攝政,輔佐她丈夫。當1519年其夫因梅毒過世後,她成為兒子費德里克二世英语Federico II, Duke of Mantua的攝政。當義大利戰爭進行地如火如荼時,她在1500年於米蘭成功地說服了法王路易十二,使曼圖亞免受法軍的攻擊威脅,展現傑出的外交才幹。[4]

她對文藝復興的精神身體力行,不但對文學情有獨鍾,也是個多產的書信家。她除了寫下大量的書信給知名藝術家(如達文西就收過許多委託信,但達文西緩慢的創作風格常無法達到其要求),委託創作藝術品之外,[1]更終身保持對小姑伊莉莎白·貢扎加英语Elisabetta Gonzaga(Elisabetta Gonzaga)的書信聯繫。那時代聲名狼藉的美豔貴婦魯克蕾齊亞·波吉亞是她的弟媳,但卻在1503年(與弟弟阿方索·埃斯特一世成親的隔年)開始與其夫弗朗切斯科長期外遇,導致伊莎貝拉對愛情失去信心。

早年编辑

 
伊莎貝拉的袖珍畫像

伊莎貝拉·迪埃斯特於1474年出生在位於威尼斯正南方的小公國——費拉拉公國,是費拉拉公爵埃爾科萊·埃斯特一世與夫人阿拉貢的伊萊奧諾拉英语Eleanor of Naples, Duchess of Ferrara的長女(埃斯特家族)。她成長於文藝復興的教育和藝術氛圍中,但生活中又充斥著專屬於15世紀義大利的暴力強權。[1]

伊莎貝拉兩歲時,她的堂兄為了搶奪政權,對都城與宮殿發動進攻。在她快滿八歲時,強大的威尼斯軍隊入侵費拉拉,企圖統治這個小公國。好在她父親精於權變,不但擋下這次危機,也承受住之後的多次考驗,把費拉拉建設成當時歐洲最發達的城市之一。在這些危機當中,伊莎貝拉開始學習文義復興時的縱橫之術。[1]

教育编辑

伊莎貝拉從小就接受了最佳的傳統人文主義教育。她的家庭教師教她用古典拉丁語閱讀羅馬時代的偉大作品,她學得很快,在孩提時代就能流利地使用拉丁語。她還是位音樂才女,擅長歌唱、演奏魯特琴[1]

婚姻编辑

 
伊莎貝拉的丈夫弗朗切斯科·貢扎加二世英语Francesco II Gonzaga, Marquess of Mantua貢扎加家族領袖。他在1484年繼任為曼圖亞侯爵,被公認是名勇敢的騎士

她的父母從她六歲開始,就為費拉拉和她的將來考慮,積極物色合適的丈夫。他們與鄰近的曼圖亞侯爵貢扎加家族)接洽,商討伊莎貝拉和侯爵長子弗朗切斯科·貢扎加二世英语Francesco II Gonzaga, Marquess of Mantua(1466-1519年)的婚約。當弗朗切斯科的家族代表見到這個小女孩之後,他們致信給未來的親家,說這個女孩的早慧讓人吃驚。伊莎貝拉的父母給弗朗切斯科的雙親寄回了一幅黑眼金髮、玲瓏可愛的女孩畫像,確信「她絕妙的知識與智慧(遠比她的美貌)更值得愛慕」。這樁婚事的敲定,聯合了埃斯特與貢扎加家族,使兩家在強鄰米蘭公國威尼斯共和國之間,能夠維持獨立。[1]

伊莎貝拉與弗朗切斯科在1490年成親,新郎25歲、新娘17歲。一場精心打造的婚禮過後,兩家正式聯盟並結合。在伊莎貝拉晚年回憶時,她跟從當時的風尚,驕傲地寫下了婚禮時精美的禮物、飾品以及鋪張華麗的宴會,作為時代的見證。結婚是她人生轉折的標誌。[1]婚後兩夫妻彼此吸引相愛,伊莎貝拉更如同「花朵般一樣綻放」。可惜好景不常,夫妻倆幸福美滿的生活只維持到1503年。當年弗朗切斯科開始與美豔放浪的魯克蕾齊亞·波吉亞(伊莎貝拉的弟媳)發生外遇,給伊莎貝拉造成莫大的痛苦,深刻地嫉妒著魯克蕾齊亞之美貌與霸占其夫。[5]

輔佐丈夫编辑

曼圖亞在侯爵夫妻弗朗切斯科與伊莎貝拉的勵精圖治下崛起,躋身義大利小型城市國家的首席行列。在這對夫婦統治期間,伊莎貝拉盡顯外交才華。譬如當義大利戰爭進行地如火如荼時,她在1500年於米蘭成功地說服了法王路易十二,使曼圖亞免受法軍的攻擊威脅。[4]她輔政時共寫了兩千多封信——其中許多是寫給教宗法國西班牙國王及其他義大利統治者。[1]

當弗朗切斯科在1489-1498年任職威尼斯陸軍總長時(曾在1495年福爾諾沃戰役大敗法軍),伊莎貝拉在一封寫給丈夫的信中保證說,自己在國內的攝政能夠讓他全心全意地關注軍事要務:「我打算以……這樣的方法治理國家,你將不會捲入風波與過失之中,凡是對你的臣民有利、可行之事,我必會加以完成。」這位天才女人很好地兌現了承諾。特別是當弗朗切斯科於1509年被捕並遭監禁後,伊莎貝拉就代替丈夫全權統治,英勇地保衛城市,使其免遭侵襲。[1]弗朗切斯科後來在1512年獲釋回國,卻羞憤於妻子才幹能力遠勝自己的事實,導致兩人的婚姻關係徹底破裂,從此完全分居並獨立生活。[6]

寡婦攝政编辑

 
年輕的伊莎貝拉,由達文西畫作的素描草稿

生性風流、外遇不斷的弗朗切斯科(某方面可說是受時代風氣影響,他和魯克蕾齊亞·波吉亞長期的不倫戀情,使伊莎貝拉在1506年後不再去挽回丈夫),終於因嫖妓染上梅毒魯克蕾齊亞·波吉亞聽聞他染病,立刻結束了外遇關係,而伊莎貝拉仍悉心照料丈夫),於1519年過世。他留下六個子女(共有八名子女,兩個早卒)與46歲的伊莎貝拉。

1519年兒子費德里克二世英语Federico II, Duke of Mantua(1500-1540年)繼承曼圖亞侯爵後,伊莎貝拉掌權攝政,成功地瓦解了教宗併吞曼圖亞的計劃。她是一個「忠實的國家領袖」,攝政寡婦的身分除了需要她誠摯的努力,更要求她去研究如何治理城邦國家的問題。為了提高人民的生活水準,她鑽研建築、農業和工業的技術,並遵循馬基維利於《君王論》提出的治國原則。她的努力成果豐碩,曼圖亞的人民回報以感激和愛戴。[7]

她在義大利政治界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並穩步地提升曼圖亞的地位與勢力。靠著她的外交天才,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封其子費德里克二世英语Federico II, Duke of Mantua為公爵,曼圖亞因此在1530年被提升為曼圖亞公國;她安排費德里克與蒙費拉托侯國的女繼承人瑪格麗特·帕拉蘿嘉英语Margaret Paleologina於1531年結婚,使貢扎加家族在1536年統治了蒙費拉托,大幅擴充了領土。她還在教宗面前,替另一個兒子伊洛可·貢扎加英语Ercole Gonzaga爭取到樞機主教的高位。[4]

贊助文藝编辑

 
一塊繪上伊莎貝拉與其丈夫的錫釉陶盤,1524年作(收藏於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

如同其他受文藝復興「偽科學」風氣影響的義大利人一樣,伊莎貝拉對占星術深信不疑。每逢大事,她一定要請占星師占卜吉凶。不過,她也對那時代流行的探索自然與世界,抱有高度興趣。她曾收到有關哥倫布發現美洲的書信,並閱讀到哥倫布寄給她關於找到「智慧和友好」之土著的信件。[1]

這位受過良好教育的侯爵夫人,因為資助偉大的藝術家與作品而被世人牢記。她對於所委託的作品,會寫下明確的要求——她曾為一幅畫寫了多達40封信。她眼光銳利、慧眼識天才,幾次寫信委託達文西創作,但是達文西卻因為無法在她指定的期限內完成作品,加上訂金與薪資不如其他買家豐厚,後來乾脆不予回信。[1][4]

打從幼年開始,她就對文學情有獨鍾,與丈夫的婚姻疏離之後,她更是把精神投注於文藝中,以填補那痛苦而空虛的感情世界。[4]因此,她籌建起一座圖書館。這座圖書館後來發展成義大利最好的圖書館之一。她採用新式印刷技術,印刷出古典精品以及文藝復興初期佩脫拉克但丁的文學作品。她對書籍版本的要求以及對文學作品的渴求,顯示出她對美的欣賞——她要求書籍用羊皮紙印刷(非紙制),用皮革裝訂。[1]

晚年與評價编辑

她晚年與眾多兒孫相伴為樂,其中一個五歲就能背誦維吉爾作品的孫子,讓她大感快慰,高興自己的教育成功。她死於1539年2月13日,比她丈夫晚了20年。[1]在他生命的最後幾個月裡,大學者彼得羅·本博驚訝於她的豐富心靈與廣泛興趣,讚美她為「最聰明、最幸運的女人」。除了各國政治家對她的高度讚揚之外,著名詩人阿里奧斯托(Ariosto)曾說她的美麗、高貴、謙遜、聰慧以及文學、藝術上的涵養,「不管怎麼讚揚都不夠」,只好形容她為「自由且心胸寬闊的伊莎貝拉」;小說作家馬提歐·班德羅英语Matteo Bandello稱她為「女中豪傑」;外交官尼科洛·達·科雷喬(Niccolò da Correggio)也頌揚她為「世界第一夫人」[3][4]

費德里克二世英语Federico II, Duke of Mantua為母親建了一座美麗的陵墓,一年後(1540年)也跟著去世了。[4]後世的學者認為,她是通權達變的政治高手,也是偉大的藝術贊助人;她對文藝復興精神的身體力行,堪稱時代典範。[1]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美)丹尼斯·谢尔曼、乔伊斯·索尔兹伯里著,陈恒、洪庆明、钱克锦等譯校,《全球视野下的西方文明史——从古代城邦到现代都市》(第2版)中冊(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11年),頁434-435
  2. ^ Marek, George R. (1976). The Bed and the Throne: The Life of Isabella d'Este. New York: Harper and Row Publishers.p.ix ISBN 978-0-06-012810-4
  3. ^ 3.0 3.1 Marek, p.ix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美)威爾·杜蘭著、幼獅文化公司譯,《世界文明史‧第五卷‧文藝復興時代》,第二部第四章第三節
  5. ^ Marek, p.33
  6. ^ Marek, p.166-169
  7. ^ Marek, p.205

延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