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卑亚继承战争

优卑亚继承战争[1],或称埃维亚继承战争[註 1],是1256年至1258年间发生的一场战争,战争的一方是亚该亚亲王国[註 2],另一方是因惧怕亚该亚亲王纪尧姆二世·德维尔阿杜安英语William II of Villehardouin而结成联盟的几个法兰克希腊小国英语Frankokratia威尼斯热那亚两个共和国也卷入其中。战争的导火线是纪尧姆二世·德维尔阿杜安想要控制优卑亚岛的部分领土,而统治该岛的伦巴底人男爵(称内格罗蓬特三主国)在威尼斯共和国的支援下决定抵抗。随后,雅典与底比斯领主居依一世·德拉罗什英语Guy I de la Roche中希腊的几个小君主也决定站在他们一边对抗纪尧姆二世。双方于1258年5-6月在卡里迪(Karydi)决战,最终联军战败,亚该亚获胜,1262年,双方签订了停战条约。

优卑亚继承战争
ShepherdByzempire1265.png
1265年的拜占庭帝国与拉丁人领地
日期1256年-1258年
地点
结果 亚该亚亲王国胜利
参战方
Armoiries Achaïe.svg 亚该亚亲王国
 热那亚共和国
 威尼斯共和國
Blason fam fr La Roche (Ducs d'Athènes) (selon Gelre).svg 雅典与底比斯领主国
Blason-vide-3D.svg 内格罗蓬特三主国
Blason-vide-3D.svg 萨洛那领主国英语Lordship of Salona
Blason-vide-3D.svg 波多尼察侯国英语Marquisate of Bodonitsa
指挥官与领导者
Armoiries Achaïe.svg 纪尧姆二世·德维尔阿杜安英语William II of Villehardouin 威尼斯共和國保罗·格拉代尼戈(Paolo Gradenigo)
Blason fam fr La Roche (Ducs d'Athènes) (selon Gelre).svg 居依一世·德拉罗什英语Guy I de la Roche

背景编辑

1204年第四次十字军攻陷君士坦丁堡后,原属拜占庭帝国的南部希腊被几个拉丁人领主瓜分英语Frankokratia,其中最强大的是亚该亚亲王国,掌控伯罗奔尼撒半岛全境。纪尧姆二世·德维尔阿杜安英语William II of Villehardouin亲王1246年从兄长那里继承国家,他是个励精图治的统治者,希望拓展势力,巩固对诸拉丁小邦的控制[2]居依一世·德拉罗什英语Guy I de la Roche雅典底比斯的“大领主”,在亚该亚北方,他同时也是亚该亚境内的阿尔戈斯与瑙普利亚领地的领主,因此名义上是亚该亚的附庸[3]。统治优卑亚岛的三个伦巴底人男爵(合称内格罗蓬特三主国,“内格罗蓬特”即优卑亚岛及其首府哈尔基斯的古代名称)也承认亚该亚的宗主权[4]

1255年,纪尧姆二世的第二个妻子,三主国中北部领地的女男爵卡林塔纳·达勒卡尔切里(carintana dalle Carceri)去世,依据妻权,纪尧姆要求继承她的领地,甚至铸造硬币,称自己是“内格罗蓬特三主之一(Triarch of Negroponte)”,但其他两个男爵古列尔莫一世·达维罗纳(Guglielmo I da Verona)和纳尔佐托·达勒卡尔切里(Narzotto dalle Carceri)对此并不认可,尽管纪尧姆是他们的宗主,古列尔莫一世与他还有姻亲关系,但二人都不愿让不属于自己家族的人占有优卑亚岛上的领地,于是把这块领地交给亲戚格拉佩拉·达勒卡尔切里(Grapella dalle Carceri)[4][5]。二人的这一举动获得了威尼斯共和国驻内格罗蓬特代表英语Bailo of Negroponte保罗·格拉代尼戈(Paolo Gradenigo)的支持。内格罗蓬特是威尼斯的一个重要贸易据点,威尼斯人长期在优卑亚岛上保持存在,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6]

反亚该亚同盟形成编辑

威尼斯马里奥·萨努多·托尔切洛英语Marino Sanuto the Elder记载,纪尧姆二世命令两个男爵古列尔莫和纳尔佐托向他前来宣誓效忠。出於封建契约的约束,二人被迫同意,随后便被纪尧姆二世拘捕。二人的妻子在许多骑士和亲属的陪同下,前去请求威尼斯代表的帮助。代表保罗·格拉代尼戈(Paolo Gradenigo)应允,近代学者威廉·米勒英语William Miller (historian)指出,他的动机是“同情与政策的需要”[7][8]。萨努多认为,这就是威尼斯开始帮助内格罗蓬特的标志事件,并声称直到纪尧姆二世在1259年的佩拉戈尼亚战役英语Battle of Pelagonia被俘之前,两个男爵一直被监禁[9][4]。但实际上,这次囚禁可能只持续了很短一段时间,二人在1256年6月和1257年1月曾自由行动[10]

1256年6月14日,被两个男爵拥立,继承纪尧姆二世亡妻领地的格拉佩拉·达勒卡尔切里(Grapella dalle Carceri)与威尼斯共和国在底比斯(雅典与底比斯领主居依一世·德拉罗什英语Guy I de la Roche的首都)签定盟约。其中规定,内格罗蓬特三主国不再承认亚该亚亲王国为宗主,转而成为威尼斯共和国的附庸;每年向其缴纳两件金线服饰作为年贡,一件献给威尼斯总督,一件献给圣马可大教堂;每逢复活节、圣诞节和圣马可纪念日(4月25日),要举行仪式向威尼斯致敬。三主国在1209年和1216年也曾与威尼斯签订条约,在这次的新约中,他们之前付给威尼斯的高额年贡被免除,也不必为威尼斯负义务,但他们被迫放弃向威尼斯商品收关税的权利;威尼斯人还获得了规定优卑亚岛度量衡的权力,其公民也在内格罗蓬特获得特权[9][8]。更重要的是,三主国把国内许多地产,包括一座极具战略意义的要塞割给威尼斯,这座要塞捍卫着优卑亚岛通往希腊本土的通道——横跨尤里普斯海峡的大桥。签约之后,威尼斯人实际已在内格罗蓬特建立了自己的殖民地,之后,他们对三主国的控制逐渐加强,百年之后,威尼斯掌控了优卑亚全岛[4]

纪尧姆得知威尼斯加入敌人一方后,求助于威尼斯的死敌热那亚共和国。热那亚本就想要教训威尼斯,再加上之前纪尧姆在之前热那亚占领罗得岛英语Genoese occupation of Rhodes时支援过他们,所以欣然接受了他的请求。热那亚海军以亚该亚的莫奈姆瓦夏港为基地,四处攻击威尼斯船只。优卑亚岛南部城市卡里斯托斯的领主奥顿·德齐孔英语Othon de Cicon也加入纪尧姆一方,他控制着战略要点黄金角英语Cavo D'Oro[11][12]。但其他的拉丁人小邦并不支持亚该亚,因为纪尧姆二世曾宣称所有南希腊小邦都是他的藩属。1256年夏天,雅典与底比斯领主居依一世·德拉罗什和他的亲戚、封臣纪尧姆·德拉罗什英语William de la Roche (lord of Veligosti)不顾纪尧姆名义上的领主身份[註 3],加入威尼斯阵营。萨洛纳领主英语Lordship of Salona托马斯二世·德欧特勒芒库尔英语Thomas II d'Autremencourt波多尼察侯爵英语Marquisate of Bodonitsa乌贝蒂诺·帕拉维奇尼英语Ubertino Pallavicini随后也加入威尼斯一边[13][14]

1256年10月,威尼斯共和国的新代表马可·格拉代尼戈(Marco Gradenigo)带着三艘桨帆船安德烈亚·丹多洛英语Andrea Dandolo的记载称有七艘)抵达内格罗蓬特,威尼斯政府授权他全权处理该地事务[13]。1257年1月25日,他与三主国签订了反纪尧姆二世的正式盟约,双方都承诺不单独与亚该亚媾和[9][13]

争夺内格罗蓬特编辑

1256年初,纪尧姆二世就已出兵占领内格罗蓬特城(即今哈尔基斯)以实现自己的领地宣称,但很快威尼斯代表保罗·格拉代尼戈(Paolo Gradenigo)出兵将其收复[4][15][16]。纪尧姆又派自己的侄子卡里泰纳男爵英语Barony of Karytaina布雷尔的若弗雷(Geoffroy of Briel)再次攻陷该城,并劫掠了优卑亚本岛[4]

威尼斯的新代表马可到达希腊之后随即围攻内格罗蓬特城,此次围城战持续了13个月之久,在雅典与底比斯领主居依一世·德拉罗什的关键援助之下,威尼斯人于1258年初迫使城内守军投降。威尼斯的长矛步兵在城墙附近发动突袭,打败了有名的亚该亚骑兵,挫败了他们援助守军的计划[13][15][16]。布雷尔的若弗雷也背叛了他的叔叔,带着“罗曼尼亚(即拉丁希腊)中最好的士兵”加入了反亚该亚同盟[11]

卡里迪战役与战争的结束编辑

纪尧姆二世以一系列“无休止的行动”(威廉·米勒英语William Miller (historian)语)回击盟军。他先是攻击威尼斯在科龙英语Koroni的要塞;然后出其不意地袭击阿提卡以全面进攻居依一世·德拉罗什英语Guy I de la Roche领地,但却战败险些被俘。随后他重在尼克里集结军队,穿越科林斯地峡,行至墨伽拉底比斯中间的卡里迪山(Karydi)山口时,决定性地击败了联军。居依一世·德拉罗什及其他小贵族逃到了底比斯城堡中,纪尧姆二世紧随而至,准备围攻城市,但在底比斯大主教英语Latin Archbishop of Thebes(属天主教会)和他自己手下不少贵族的劝说之下,最终撤退,居依向他保证,自己会在亚该亚的贵族法庭上出席受审[17][12]

贵族法庭很快在尼克里召开,居依在几位骑士的陪同下出席,但亚该亚亲王国的男爵们认为他们并无审判居依的权力,决定上告法国国王路易九世(1226-1270年在位)[註 4]。1259年,居依前往法国,路易九世不仅赦免了他,甚至还封他为公爵,从此以后他及他的后代就被称为雅典公爵[18]。叛徒布雷尔的若弗雷也出席受审,全靠男爵们坚定而真诚的求情,急于复仇的纪尧姆二世亲王才饶他一命;但是亲王以不可动摇的征服权为由,没收了他的领地,但这些土地又被“恩赐”还给若弗雷,这意味着如果若弗雷没有直系后代的话,这块领地将在他死后被亲王没收[19]

和约编辑

除在卡里迪获胜之外,纪尧姆二世还在奥雷伊英语Oreoi击败威尼斯军,致使联盟开始求和。1258年8月6日,内格罗蓬特三主国的两个男爵古列尔莫一世·达维罗纳(Guglielmo I da Verona)和纳尔佐托·达勒卡尔切里(Narzotto dalle Carceri)同意以威尼斯总督的名义与亚该亚谈和,1259年初,总督派新任驻内格罗蓬特代表安德烈亚·巴罗齐英语Andrea Barozzi与纪尧姆签约。而纪尧姆二世此时参与了反尼西亚帝国伊庇鲁斯-亚该亚-西西里同盟,同年晚些时候在佩拉戈尼亚战役英语Battle of Pelagonia中兵败,被米海尔八世(1259-1282年在位)俘虏,和约一直拖到1262年他被释放才正式签署[12][20]

最终,双方在底比斯大主教的宅邸签署和约。这个和约基本上维持了现状:纪尧姆二世承认他亡妻的领地由古列尔莫一世·达维罗纳(Guglielmo I da Verona)和纳尔佐托·达勒卡尔切里(Narzotto dalle Carceri)拥立的格拉佩拉·达勒卡尔切里(Grapella dalle Carceri)占有,承认三人为内格罗蓬特三主国的三主;三人则要向纪尧姆宣誓效忠。内格罗蓬特城的防御工事将被拆除,但威尼斯人可以扩大他们在城中的殖民地,而且保留了他们在优卑亚岛向除亚该亚亲王、三主及其代理人之外的人收取关税的权力。威尼斯在1256年条约中得到的利益基本保留,但考虑到付出的大量军费,这份条约对威尼斯人来说仍是一次失败。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威尼斯专心保持其在内格罗蓬特的财政特权,不多过问其政事[21][22]

脚注编辑

注释编辑

  1. ^ 因优卑亚又译作埃维亚
  2. ^ 又作亚该亚侯国、亚该亚公国,源于对“Principality”一词的不同翻译
  3. ^ 居依是阿尔戈斯与瑙普利亚领主,纪尧姆是韦利戈斯蒂-达马拉男爵英语Barony of Veligosti,两个领地都属于亚该亚,所以纪尧姆二世名义上是他们的领主。
  4. ^ 居依和纪尧姆的祖先都来自法国,在第四次十字军后在希腊获得领地。

參考資料编辑

  1. ^ 英语War of the Euboeote Succession,见Setton 1976,第80頁;Dourou-Iliopoulou 2005,第30頁。
  2. ^ Miller 1908,第97–98頁.
  3. ^ Miller 1908,第99頁.
  4. ^ 4.0 4.1 4.2 4.3 4.4 4.5 Setton 1976,第78頁.
  5. ^ Miller 1908,第102–103頁.
  6. ^ Fine 1994,第188–189頁.
  7. ^ Miller 1908,第103–104頁.
  8. ^ 8.0 8.1 Setton 1976,第78–79頁.
  9. ^ 9.0 9.1 9.2 Miller 1908,第103頁.
  10. ^ Setton 1976,第78, 79頁.
  11. ^ 11.0 11.1 Miller 1908,第105頁.
  12. ^ 12.0 12.1 12.2 Setton 1976,第80頁.
  13. ^ 13.0 13.1 13.2 13.3 Setton 1976,第79頁.
  14. ^ Miller 1908,第104–105頁.
  15. ^ 15.0 15.1 Miller 1908,第104頁.
  16. ^ 16.0 16.1 Fine 1994,第189頁.
  17. ^ Miller 1908,第105–106頁.
  18. ^ Miller 1908,第106–108頁.
  19. ^ Miller 1908,第106頁.
  20. ^ Miller 1908,第108–117頁.
  21. ^ Miller 1908,第117–118頁.
  22. ^ Setton 1976,第80–81 (note 6)頁.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