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爱乐乐团

伦敦爱乐乐团(英語: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是英国最大的管弦乐团,设在伦敦皇家节日大厅。它也是戈林德伯恩歌剧节英语Glyndebourne Festival Opera的常驻乐团。它也常在布莱顿圆顶英语Brighton Dome伊斯特本国会剧院英语Congress Theatre (Eastbourne)演出。

伦敦爱乐乐团
管弦樂團
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Logo.svg
原名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簡稱LPO
建立1932年 (1932)
地點 英國伦敦
音樂廳皇家节日音乐厅
首席指揮爱德华·加德纳英语Edward Gardner (conductor)
網站www.lpo.org.uk

历史编辑

早期编辑

伦敦爱乐于1932年由汤玛斯·比彻姆创立,同年10月7日在女王音樂厅举办首场音乐会。那时的副指挥是马尔科姆·萨金特[1]该乐团早期由保罗·比尔德英语Paul Beard (violinist)戴维·麦卡勒姆英语David McCallum Sr.领导,主要的演奏者包括安东尼·皮尼英语Anthony Pini雷金纳德·凯尔英语Reginald Kell莱昂·古森斯英语Léon Goossens格威迪恩·布鲁克英语Gwydion Brooke杰弗里·吉尔伯特英语Geoffrey Gilbert伯纳德·沃尔顿英语Bernard Walton和詹姆斯·布拉德肖(James Bradshaw)等。[2]

1932年11月的演奏会上,16岁的耶胡迪·梅纽因演出了一首小提琴协奏曲,巴赫莫扎特的协奏曲则由比彻姆指挥,爱德华·埃尔加则指挥了他自己创作的《小提琴协奏曲英语Violin Concerto (Elgar)》。1930年代伦敦爱乐担任皇家歌剧院的国际音乐季演出工作,比彻姆任艺术总监。

比彻姆为哥伦比亚唱片提供了一系列78转黑胶录音。其中1939年演出的勃拉姆斯第二交响曲广受评论界好评。

二战及战后岁月编辑

1939年乐团赞助者撤掉资金支持,乐团开始自理。二战期间它旅行全国,将管弦乐带到它之前不曾达到过的地方。1941年5月女王大厅遭到空袭,许多演奏者的乐器都遗失了,公众捐献了乐器使得乐团得以继续维持。比彻姆缺席期间,指挥一职一般由理查德·陶伯担任。

二战之后比彻姆回到乐团8个月,后来另创了一个新乐团皇家爱乐乐团。这时期的客座指挥有维克多·德·萨巴塔布鲁诺·瓦尔特谢尔盖·切利比达奇威廉·富特文格勒等。1949年到1950年,伦敦爱乐共举办248场音乐会。[3]

在经历了一段没有首席指挥的日子后,该乐团雇佣了荷兰指挥家爱德华·凡·贝纳姆。那时外国人只允许在英国工作六个月。贝纳姆不在时,一众客座指挥指导伦敦爱乐,其中包括让·马蒂农英语Jean Martinon。贝纳姆因健康原因被迫于1950年退休。之后,乐团经理托马斯·罗素邀请阿德里安·博尔特英语Adrian Boult任首席指挥。

1949年至52年,乐团经历了一次危机,罗素因其共产主义信仰而遭受打压。伦敦郡议会撕毁了伦敦爱乐作为皇家节日音乐厅常驻乐团的协议。最后乐团投票解雇了罗素。博尔特1956年带团访问苏联。[4]随后他不再担任首席指挥,但依然与团里合作,1965年还成为主席。

1960年代、1970年代编辑

1962年乐团访问印度、澳大利亚。1967年伯纳德·海廷克担任首席指挥,他连续12年任职于该乐团。这时期,丹尼·凯英语Danny Kaye艾靈頓公爵约翰·丹克沃思杰克·本尼维克托·伯厄托尼·本内特都曾做客该乐团。

70年代伦敦爱乐曾到美国、中国、西欧、俄国演出。埃里希·莱因斯多夫欧根·约胡姆卡尔罗·马里亚·朱里尼乔治·索尔蒂都曾任客座指挥,索尔蒂1979年成为乐团首席指挥。

1980年代之后编辑

1983至1987年克劳斯·滕施泰特任首席指挥。滕施泰特因病离职后乐团有3年没有首席指挥,直到1990年弗朗兹·威尔瑟-莫斯特上任。莫斯特上任后遭到许多严厉的批评。[5]莫斯特1996年离职,其后首席指挥位置空缺4年。2000至2007年,库尔特·马苏尔担任首席指挥。

历任首席指挥编辑

参考编辑

  1. ^ Aldous, p 69
  2. ^ Notes to EMI/WRC set SHB 201-204
  3. ^ Hill, Ralph (ed) (1951). Music 1951. Harmondsworth, England: Penguin Books. OCLC 26147349
  4. ^ Pepper, Maurice, "The 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in Russia" (February 1957). The Musical Times, 98 (1368): pp. 67-69.
  5. ^ Ivan Hewitt. Why all those insults made me stronger. Telegraph. 2005-08-18 [2008-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