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陸軍上將伯納斯特·塔爾頓爵士,BtGCB[?](英語:General Sir Banastre Tarleton,1754年8月21日-1833年1月16日),英國陸軍將領及政治家,1775年至1781年期間參與討伐美國獨立戰爭,返國後於1790年至1806年及1807年至1812年兩度擔任下議院利物浦選區議員。

伯納斯特·塔爾頓爵士
Sir Banastre Tarleton
Banastre-Tarleton-by-Joshua-Reynolds.jpg
出生 (1754-08-21)1754年8月21日
Flag of Great Britain (1707–1800).svg大不列顛英格蘭利物浦
逝世 1833年1月16日(1833-01-16)(78歲)
 英國英格蘭什羅普郡倫沃丁
居住地  
效命 大不列顛
军种 英國陸軍
服役年份 1775年─1781年
军衔 上將(1812年)
部队 第1龍騎衛隊
统率 英國軍團
参与战争 美國獨立戰爭
卡姆登戰役考彭斯戰役
获得勋章 GCB勳銜(1820年)

塔爾頓的家族祖居蘭開郡,後來移居利物浦,頗有名望。1775年,美國獨立戰爭爆發,他旋即應募跟隨英軍軍官康沃利斯勳爵前往北美洲對抗當地革命軍,期間表現突出而獲英軍倚重,但卻為當地革命份子所痛恨。

後世對塔爾頓的評價不一,不少美國學者指他手段殘忍,其中在1780年的「沃克斯華屠殺」中被指大肆屠殺示意投降的革命軍,因而在後世取得「血腥塔爾頓」(Bloody Tarleton)及「卡羅萊納屠夫」(The Butcher of the Carolinas)等負面稱號;但支持他的人則形容他驍勇善戰,當時不少英國民眾視他為戰爭英雄,使他同時在後世擁有「青龍」(The Green Dragoon[1]的美譽。隨著英軍在1781年的「約克鎮圍城戰役」戰敗,標誌著美國獨立戰爭的告終,塔爾頓隨大隊投降後,終在1782年1月安全返回英國。

塔爾頓在英國成為了輝格黨的支持者,並在1790年起代表家鄉利物浦出任下議院議員,前後近22年之久,但他在參政後期轉投托利黨。在下院,塔爾頓主張反對與法國開戰,同時反對廢除奴隸貿易,頗受注目。此外,塔爾頓在1787年發行回憶錄講述美國獨立戰爭,書中將英方戰敗原因歸咎於康沃利斯勳爵,兩人因而交惡。塔爾頓退出下院後淡出政壇,在什羅普郡過著平靜的退休生活,晚年分別在1818年及1820年獲英廷冊封從男爵和頒授GCB勳銜,以肯定他的戰績。

生平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伯納斯特·塔爾頓在1754年8月21日生於英格蘭利物浦,家族祖居蘭開郡,後來移居利物浦,在當地頗有名望,屢有家族成員擔任利物浦市長。[2]塔爾頓的父親約翰·塔爾頓(1719年-1773年)是貿易商人,主要從事奴隸貿易,亦曾於1764年至1765年出任利物浦市長。[3][4]至於塔爾頓的母親是珍·帕克(Jane Parker,1724年-1798年)同樣祖籍蘭開郡,是伯納斯特·帕克的女兒,因此塔爾頓的名也是以其外祖父命名。至於「伯納斯特」一名最遠可上溯其母親的先祖托馬斯·伯納斯特爵士(Sir Thomas Banastre,?-1379年),他生前曾獲愛德華三世頒授嘉德勳章[3]

伯納斯特·塔爾頓在家中六名兄妹中排行第二,有一長兄名托馬斯(1753年-1820年),另有三名胞弟及一名胞妹分別名約翰(1755年-1841年)、威廉(1758年-?)、克萊頓(Clayton,1762年-1797年)及布麗吉特(Bridget,1760年-1818年)。[3]塔爾頓的父親希望讓兒子學習法律,所以在1770年送托馬斯及伯納斯特到牛津大學,並將伯納斯特的名字登記到倫敦中殿律師學院。伯納斯特在1771年正式入讀牛津大學的大學學院,學習法律及其他外語,但他對學業並不熱衷,相反卻把時間花在賭博運動及到處消遣。到1773年,伯納斯特的父親去世,他遂從遺產繼承得5,000英鎊,可是不出一年即全數在賭桌上花光。[3]

塔爾頓從沒有於牛津大學畢業,為清還欠債,在得到母親的資助下,他在1775年出800鎊購入軍職,到英皇第1龍騎衛隊擔任屬於初級軍階的騎兵旗手(Cornet)。[3]同年,美國獨立戰爭爆發,他遂自發在12月隨英軍軍官康沃利斯勳爵前往北美洲鎮壓起義。[3][5]

美國獨立戰爭编辑

塔爾頓在討伐美國獨立戰爭的表現出眾,1776年12月他參與行動成功在新澤西俘虜敵方將領查爾斯·李(Charles Lee),並因軍功獲擢升為副旅長(Brigade Major)。1777年至1778年期間,他曾在新澤西馬利蘭賓夕凡尼亞等地參與戰事,當中在1777年9月參與過在賓夕凡尼亞的白蘭地酒戰役(Battle of Brandywine),此後一度駐守賓夕凡尼亞,並獲擢升為上尉[2][5]到1778年7月,英軍北美總司令亨利·克林頓爵士設立英國軍團(British Legion),軍團由一些北美的保皇黨志願者、龍騎衛隊及數個步兵團組成,其中克林頓爵士以卡思卡特勳爵(Lord Cathcart)為軍團上校,而塔爾頓則獲提拔為軍團中校。不久以後,卡思卡特獲得擢升,塔爾頓遂全權統領軍團轄下的騎兵部隊。在塔爾頓的帶領下,軍團在1780年初向南卡羅萊納進發,並在同年5月成功協助克林頓爵士取下革命軍重要據點查爾斯頓[2][3]

攻陷查爾斯頓以後,塔爾頓獲指派追擊亞伯拉罕·布福特(Abraham Buford)所率的敵方援軍,結果在5月29日於南卡羅萊納的沃克斯華(Waxhaw)大舉痛擊布福特,布福特的多名部眾被殺,史稱「沃克斯華屠殺」,但英方則稱之為沃克斯溪戰役(Battle of Waxhaw Creek)。[3]據了解,布福特原本在沃克斯華向塔爾頓示意投降,但塔爾頓卻未有理會,才導致屠殺發生。但也有意見認為,塔爾頓在屠殺前曾向布福特傳達訊息,表示願意以寬厚的條件接受布福特投降,但布福特沒有接受;至於雙方在沃克斯華作戰時,塔爾頓的座騎卻中彈身亡,而塔爾頓亦墮馬於地上,無法指揮,最終才導致屠殺的發生。後世對塔爾頓在沃克斯華屠殺的表現評價不一,不少美國歷史學者形容他是「血腥塔爾頓」(Bloody Tarleton)、「血腥阿班」(Bloody Ban)、「沃克斯華屠夫」(The Butcher of the Waxhaws)或「卡羅萊納屠夫」(The Butcher of the Carolinas);但塔爾頓在沃克斯華的表現卻深得英方肯定和讚許,有關事跡令他在英國聲名大震,在後世取得「青龍」(The Green Dragoon)的美譽。[6]

 
1781年1月17日進行的考彭斯戰役。圖中穿紅衫的是英軍。

1780年8月16日,塔爾頓進一步在卡姆登戰役中協助康沃利斯勳爵徹底擊敗革命軍,並在緊接兩日後的釣魚溪戰役入面乘勝追擊,擊潰由托馬斯·薩姆特(Thomas Sumte)領導的革命軍。但到隨後11月的布萊克斯托克農場戰役卻遇上輕微挫折,至翌年1月的考彭斯戰役(Battle of Cowpens)更遭重創,整隊騎兵部隊僅餘下200多人。自此以後,英軍整體形勢開始逆轉,在1781年3月,塔爾頓於南卡羅萊納參與由康沃利斯領導的吉爾福德縣府戰役(Battle of Guilford Court House),結果在戰事中受傷,事後右手兩隻手指被切除。[2]歷經重創後,塔爾頓一度希望從軍中退役返英,但卻被康沃利斯勳爵設法挽留,而在他的提拔下,塔爾頓復於6月15日正任為英軍正規中校,並名義上隸屬於第79步兵軍團,不過實際上則繼續統領英國軍團。[3]

自吉爾福德縣府戰役後,塔爾頓的部隊跟隨康沃利斯前往維珍尼亞,並在6月試圖突襲準備在夏律第鎮開會的湯瑪斯·傑佛遜,但傑佛遜等人及時逃逸。經過零星戰鬥後,康沃利斯在8月指示塔爾頓的部隊跟隨他到約克鎮,但克林頓爵士卻建議塔爾頓留在威廉斯堡,最後在康沃利斯的堅持下,塔爾頓惟有率部跟隨他到約克鎮,並駐守於附近的告羅士打角[5]可是,駐守約克鎮很快就注定是一個錯誤的決定,不久以後,革命軍領袖喬治·華盛頓率大軍由北面迫近約克鎮,而華盛頓的法國盟友格拉斯伯爵更率領軍艦從海路而來,對約克鎮形成包抄之勢,並向約克鎮進擊,史稱「約克鎮圍城戰役」(Siege of Yorktown),戰事持續近一個月,結果以英軍大敗收場,康沃利斯勳爵於10月19日決定投降,標誌著英軍在美國獨立戰爭中大勢已去。[3]

康沃利斯勳爵投降後,留守告羅士打角的塔爾頓等人亦不戰而降,隨之淪為戰俘,並隨大隊被送往紐約簽署假釋文件。最後於同年12月啟程返回英國,1782年1月18日返抵倫敦[3]

返回英國编辑

塔爾頓返回英國後成為大受歡迎的人物,他鎮壓美國獨立戰爭的事蹟獲廣泛傳誦,他自己很快更加入了輝格黨的社交圈子,並與威爾斯親王查爾斯·詹姆士·福克斯等人為伍。然而,塔爾頓在英國沒有工作,僅僅繼續從他的中校身份向軍隊支取半薪,加上他熱衷賭博及沉迷享樂,沒多久就陷入財政困難。[3]

1782年初,內政大臣謝爾本勳爵有意任命康沃利斯勳爵為印度總督,康沃利斯隨即打算安排塔爾頓一同前往印度,並讓他打理騎兵隊。不過由於康沃利斯剛剛透過人質交換協議的形式從北美返英,而有關保釋又未失效,結果康沃利斯的任命始終也沒有實現。[3] 未幾,塔爾頓獲康沃利斯安排下前往法國南部避債,並在當地住上好一段日子,而他的債務最後由家人所分擔。返回英國後,塔爾頓繼續追隨福克斯等人,並在1784年4月宣佈代表輝格黨競遂下議院利物浦選區議席,但卻以些微票數落敗。[3]這時的塔爾頓再因為欠下債務而避居法國,為了償債,他在法國撰寫名為Campaigns of 1780 and 1781 in the Southern Provinces of North America(《1780年及1781年北美南部地區戰役》)的回憶錄,內容多對前英軍北美總司令克林頓爵士有所迴護,並將英軍戰敗責任歸咎於康沃利斯勳爵,不過書成後塔爾頓沒有立即將之出版。[2]

到1786年2月,康沃利斯勳爵獲政府正式任命為印度總督,塔爾頓遂立即從法國回到倫敦,尋求希望與康沃利斯一同前往印度。然而,當時英國政局由托利黨小皮特領導,皮特自然不願有輝格黨員出任政府公職,結果塔爾頓前往印度發展的希望再度落空,並惟有再回法國。塔爾頓在1787年3月終於出版他的回憶錄,這導致他與康沃利斯的關係決裂。外界對該書評價不一,有康沃利斯的支持者對書中觀點加以反駁,並出書回應,而塔爾頓與康沃利斯的友誼再也沒有修復過來。[3]

下院生涯编辑

塔爾頓在1788年返回英國,並積極籌備再次競逐下院議席。到1790年,塔爾頓第二度出選利物浦選區,結果成功當選,晉身下院,同年又獲得上校軍階。在下院中,塔爾頓站到屬於反對派的輝格黨一方,反對與法國開戰,但在奴隸貿易的議題上,卻與支持廢奴的輝格黨走相反路線,這是因為利物浦是英國的主要貿易城市,廢除奴隸貿易會對當地經濟構成很大打擊。至於他反對與法國開戰,也是考慮到利物浦與法國的貿易會因為開戰而中斷。[3]

另一方面,塔爾頓曾於1792年9月訪問巴黎,其時正值法國大革命,當地局勢相當不穩,塔爾頓亦在同月及時回到英國。不過,英國當時正準備向法國開戰,故他出訪一事被輿論質疑他向法國提供有利情報。到1793年,第一次反法同盟爆發,塔爾頓本有機會從軍出征,但他因病而沒有成行。在1794年,他進而獲軍方頒授少將軍銜。[3]

1796年,下院再次舉行大選,這次托利黨為拖垮塔爾頓,而將塔爾頓的胞弟約翰·塔爾頓安排為利物浦選區候選人,兩人遂成為對手。約翰·塔爾頓乃托利黨人,原屬下院錫福德(Seaford)選區議員,雖然兩人屬於不同黨派,但兄弟關係一向要好。可是,這次選舉卻使兄弟反目,塔爾頓最後擊敗胞弟成功連任,但兩人的關係卻因為這正面衝突而陷入永久決裂。[3]

儘管與胞弟決裂,但塔爾頓自1796年大選以後卻與托利黨的關係逐漸改善。在1798年,他終獲派以少將身份到葡萄牙服役,塔爾頓在1799年3月起行,但到葡萄牙後發現被投閒置散,無所作為,所以在同年10月返回英國。回到英國後,塔爾頓雖然仍然名義上是輝格黨人,但卻因為早前接受過托利黨的任命,身份開始變得模糊,也漸少在下院辯論中發言。到1801年1月1日,他獲軍方晉升為中將,沒多久以後在同年獲任命前往愛爾蘭南部擔任司令,統率當地部隊,以防範拿破崙突襲英國後方。但事實上,拿破崙從沒有進犯愛爾蘭,所以愛爾蘭的局勢相當平穩。到1802年,英、法簽定《亞眠條約》,雙方戰事告一段落,塔爾頓隨即卸任離開愛爾蘭,並於同年榮任第21龍騎衛隊的上校一職。[2]

英、法間的和平並不持久,戰事很快就在1803年再度展開,塔爾頓原本希望會獲委任為愛爾蘭的總司令,但總司令一職卻由卡思卡特勳爵出任,自己卻只獲任命為副司令。塔爾頓心有不甘,於是獲批准調往指揮英格蘭西部地區,一直到1809年為止。到1806年,下院再度舉行大選,這時的塔爾頓已轉投陣營為托利黨人,並成為已故首相皮特的支持者,代表輝格黨的威廉·羅斯科遂成為他的主要對手。這次選舉相當激烈,塔爾頓最終以些微票選被擊敗。雖然在選舉中落敗,但下院在半年後於1807年又一次召開大選,塔爾頓旋即捲土重來,在大選中以大比數擊倒羅斯科而重返下院。此外,塔爾頓在當選後於1808年還獲終身榮任為貝里克及神聖島總督(Governor of Berwick and Holy Island)。[2]

可是,塔爾頓在下院卻未能再有所作為,閒時與妻子出席倫敦的社交場合,他在下院僅主要在半島戰爭期間,抨擊英方主將威靈頓勳爵對法國的戰略方針失誤,但他的抨擊未能獲得輿論支持。到1812年1月1日,塔爾頓終獲軍方擢升為將軍。同年,下院在10月舉行大選,但這次塔爾頓選擇退出政壇,結果其議席由托利黨政治家喬治·坎寧奪得,至此塔爾頓出仕下院前後近22年。[3]

晚年生涯编辑

塔爾頓退出下院後逐漸淡出政壇,在1814年,他與妻子遷入位於什羅普郡倫沃丁府(Leintwardine House,今屬赫里福德郡),過著平靜的退休生活。到1815年1月,英廷決定大舉向曾參與拿破崙戰爭的將士授勳,但當中不包括曾參與美國獨立戰爭的將士。塔爾頓感到心有不甘,遂致函時任陸軍及殖民地大臣巴瑟斯特勳爵(Lord Bathurst)要求獲得平等待遇,但沒有獲得正面答覆。塔爾頓之後轉而前往倫敦尋求好友約克公爵協助,最終促成他在1818年11月6日獲封從男爵,並因此取得爵士頭銜。[7]同年,他還進而獲終身委任為第8輕龍騎衛隊的上校。[2]

1820年,塔爾頓的好友威爾斯親王攝政10年以後,終於繼承父親皇位,成為喬治四世。喬治四世繼位後急不及待宣佈向塔爾頓授予GCB勳銜,以報答及肯定塔爾頓對國家所作的貢獻,塔爾頓在1820年5月20日正式獲勳,並由約克公爵主持授勳儀式。[2]

塔爾頓晚年沒有再出席公眾場合,也沒有出席威廉四世在1830年的登基大典。他閒時主要花時間在倫沃丁府附近釣魚、打獵和騎馬。臨終前幾年的塔爾頓因為中風而變得行動不便,最終在1833年1月16日卒於倫沃丁府內,終年78歲,當日正好是考彭斯戰役52周年的前夕。據記載,塔爾頓的遺體在1月25日安葬於倫沃丁附近的抹大拉聖馬利亞教堂旁的墓地,不過由於文獻散佚,墳墓的確實位置今已不可考,惟教堂內現時仍豎有一塊塔爾頓爵士紀念碑,供人憑弔。[3]

個人生活编辑

塔爾頓於1782年認識女詩人及演員瑪麗·羅賓遜(Mary Robinson,1757年-1800年),瑪麗曾經是威爾斯親王的情婦。塔爾頓與瑪麗的情侶關係維持大約15年,兩人同居多年,亦曾一同居於法國,瑪麗更在1783年懷孕,但卻以流產告終。由於瑪麗本身是失婚婦人,另外又在前一段婚姻育有一名女兒,因此兩人的來往一直遭塔爾頓家人反對,兩人最後在1797年分手離場。[3][8]

1798年12月17日,塔爾頓在倫敦白廳迎娶已故第四代安卡斯特公爵的私生女蘇珊·伯提(Susan Bertie,1778年-1864年)為妻,蘇珊本身比塔爾頓年輕24歲,塔爾頓在1833年逝世後,蘇珊比丈夫多活了31年,至1864年以87歲高齡去世,兩人終生無子無女。[3][9]此外,塔爾頓育有一名私生女,名叫班尼亞·喬治亞娜·塔爾頓(Banina Georgiana Tarleton,1797年12月19日-1818年4月12日)。根據記錄,班尼亞的母親名「柯蓮娜」(Kolina),其餘所知不多,班尼亞在1818年死時年僅20歲。[10]

後人飾演编辑

在後世,塔爾頓一角曾在多部影視作品中出現。其中,在1985年的滑稽電影《戲假情真》(Sweet Liberty)中,塔爾頓由米高·堅所飾。[11]至於在2000年以美國獨立戰爭為題的電影《孤軍雄心》中,入面有一名名為塔輝頓上校(Colonel Tavington)的虛構人物,由積遜·艾錫所飾,影片中的塔輝頓上校是位老練而無情的騎兵司令,正正就是以塔爾頓為藍本。[12]

2006年以廢除奴隸貿易為題材的電影《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入面,塔爾頓由西亞朗·辛德斯(Ciaran Hinds)扮演。影片中的塔爾頓被描繪成為在下院反對廢奴的主要領導人物,而且是威廉·威伯福斯的主要對手。[13]

經歷
  • 參與美國獨立戰爭
    (1775年-1781年)
  • 下議院蘭開郡利物浦選區議員
    (1790年-1806年)
  • 於葡萄牙服役
    (1799年)
  • 於南愛爾蘭服役
    (1801年-1802年)
  • 第21龍騎衛隊上校
    (1802年-1833年)
  • 於英格蘭西部地區服役
    (1803年-1809年)
  • 下議院蘭開郡利物浦選區議員
    (1807年-1812年)
  • 貝里克及神聖島總督
    (1808年-1833年)
  • 第8輕龍騎衛隊上校
    (1818年-1833年)

部份著作编辑

(直譯:《1780年及1781年北美南部地區戰役》。倫敦:T·卡戴爾,1787年。)
  • Reply to Colonel de Charmilly. London:  Ebers, 1810.[2]
(直譯:《給查米利上校的回覆》。倫敦:伊巴斯,1810年。)
  • Substance of a Speech intended to have been delivered on the Vote of Credit Bill. London: 1810.[2]
(直譯:《原訂就信貸草案投票一事致辭的擬稿扼要》。倫敦,1810年。)
  • Substance of a Speech in a Committee of the House of Commons, on the Army Estimates. London: 1811.[2]
(直譯:《於下議院某委員會就軍隊預算一事的致辭扼要》。倫敦,1811年。)

榮譽编辑

頭銜编辑

  • 伯納斯特·塔爾頓,Esq(1754年8月21日-1775年4月20日)
  • 騎兵旗手伯納斯特·塔爾頓(1775年4月20日-1778年1月[14]
  • 陸軍上尉伯納斯特·塔爾頓(1778年1月-1778年7月[14]
  • 軍團中校伯納斯特·塔爾頓(1778年7月-1781年6月15日[14]
  • 陸軍中校伯納斯特·塔爾頓(1781年6月15日-1790年6月28日[14]
  • 陸軍中校伯納斯特·塔爾頓,MP(1790年6月28日-1790年11月18日[15]
  • 陸軍上校伯納斯特·塔爾頓,MP(1790年11月18日-1794年10月3日[16]
  • 陸軍少將伯納斯特·塔爾頓,MP(1794年10月3日-1801年1月1日[16]
  • 陸軍中將伯納斯特·塔爾頓,MP(1801年1月1日-1806年11月8日)
  • 陸軍中將伯納斯特·塔爾頓(1806年11月8日-1807年5月14日)
  • 陸軍中將伯納斯特·塔爾頓,MP(1807年5月14日-1812年1月1日[15]
  • 陸軍將領伯納斯特·塔爾頓,MP(1812年1月1日-1812年10月16日)
  • 陸軍將領伯納斯特·塔爾頓(1812年10月16日-1818年11月16日)
  • 陸軍將領伯納斯特·塔爾頓爵士,Bt(1818年11月16日-1820年5月20日)
  • 陸軍將領伯納斯特·塔爾頓爵士,Bt,GCB(1820年5月20日-1833年1月16日)

殊勳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注釋编辑

  1. 塔爾頓本屬龍騎衛隊,衛隊制服以綠色為主,故得名「青龍」。
  2.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GEN. SIR BANASTRE TARLETON, BART.", Gentleman's Magazine v. 103, London: J. B. Nichols and Son, 1833, pp. 273 - 274.
  3.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Holley Calmes, Banastre Tarleton - A Biography by Holley Calmes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12-15., retrieved on 27 January 2009.
  4. "Former Mayors and Lord Mayors of the City of Liverpool", The City of Liverpool Website, retrieved on 27 January 2009.
  5. 5.0 5.1 5.2 "SIR BANASTRE TARLETON (1754-1833)", Encyclopadia Britannica, 1911.
  6. "Tarleton Trivia[永久失效連結]", Banastre Tarleton and the British Legion, retrieved on 27 January 2009.
  7. 其從男爵全稱為蘭開郡利物浦的塔爾頓從男爵。
  8. "Mary Darby Robinson ("Perdita")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4-03-08.", Banastre Tarleton and the British Legion, retrieved on 27 January 2009.
  9. "Susan Priscilla Bertie (Tarleton)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1-29.", Banastre Tarleton and the British Legion, retrieved on 27 January 2009.
  10. "Banina Georgiana Tarleton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1-29.", Banastre Tarleton and the British Legion, retrieved on 27 January 2009.
  11. "Film Reviews: Sweet Liberty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06-11.", Banastre Tarleton and the British Legion, retrieved on 27 January 2009.
  12. "Film Reviews: The Patriot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10-29.", Banastre Tarleton and the British Legion, retrieved on 27 January 2009.
  13. "Film Reviews: Amazing Grace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06-11.", Banastre Tarleton and the British Legion, retrieved on 27 January 2009.
  14. 14.0 14.1 14.2 14.3 "British Colonel Banastre Tarleton", The Patriot Resource, retrieved on 27 January 2009.
  15. 15.0 15.1 "LIVERPOOL (LANCASHIR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Leigh Rayment's Peerage PAge, retrieved on 27 January 2009.
  16. 16.0 16.1 Donald N. Moran, "Lt. Colonel Banastre Tarleton, the Most Hated Officer in America", Revolutionary War Archives Website, retrieved on 27 January 2009.
  17. "TARLETON of Liverpool,Lancs", Leigh Rayment's Peerage Page, retrieved on 26 January 2009.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军职
前任:
何奧子爵
貝里克及神聖島總督
1808年–1833年
繼任:
詹姆士·巴瑟斯特
前任:
新創設
蘭開郡利物浦的塔爾頓從男爵
1818年–1833年
继任:
絕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