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邑考

中国先秦历史人物

伯邑考(西元前1112年-不詳),周文王太姒嫡长子周武王的同母大哥[1][2][3]

伯邑考

周文王十三岁的时候,伯邑考出生,两年后,周武王出生。[4][5][6][7][8]

一说周文王被纣王囚禁后,伯邑考在殷商做人质,为纣王驾车。纣王烹杀了伯邑考将他做成了肉羹赐给西伯昌(周文王名“昌”,也叫西伯昌),并说:“圣人应当不会吃自己儿子做成的肉羹。”西伯昌最后还是吃了肉羹。纣王评价说:“谁说西伯昌是圣人?吃了自己儿子做成的肉羹尚且不自知。”[9]另一说周文王舍弃了伯邑考立次子发为太子[1][10][11][12]

孔颖达王国维阎若璩认为周文王舍弃伯邑考及伯邑考的儿子而立周武王为太子,是遵循殷礼[13][14][15]梁玉绳则认为伯邑考是早死,并非被周文王废掉太子之位。[16]

伯邑考的后裔不详被分封在何处。[17]

小說形象编辑

神魔小說封神演义》中,伯邑考在周文王諸子中最優秀,善琴藝,外貌俊秀,且是一名孝子,為了救其父而死。時紂王因疑懼西伯昌,將之囚於羑里,伯邑考攜帶美女和七香车、醒酒毡与白猿三样异宝,往見紂王,並作為周國的人質,以求釋放其父,紂王則命令伯邑考做車伕。此時,紂王愛妃妲己對伯邑考是一見鍾情,以學琴之名接近伯邑考,但卻被拒絕,妲己由愛生恨,向紂王誣告伯邑考對她性騷擾,紂王大怒殺死伯邑考並製成餡餅送給西伯,來試探西伯。據說西伯昌因懼怕紂王而吃了餡餅,後來吐出了三隻兔子(音通吐子)。伯邑考之靈魂被封為紫微大帝,永鎮北極

影視形象编辑

電視劇编辑

年份 劇名 演員 製作公司 備註
1990年 封神榜 湯鎮宗 上海電視劇製作中心
2000年 封神榜 游耀光 中國電視公司(中視)
2001年 封神榜 盧慶輝 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2006年 封神榜之鳳鳴岐山 關禮傑 中國中央電視台
2014年 封神英雄榜 季肖冰 山東衛視
2019年 封神演義 亓航
待播 封神之天啟 李亭哲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史记·管蔡世家》:武王同母兄弟十人。母曰太姒,文王正妃也。其长子曰伯邑考,次曰武王发,次曰管叔鲜,次曰周公旦,次曰蔡叔度,次曰曹叔振铎,次曰成叔武,次曰霍叔处,次曰康叔封,次曰厓季载。厓季载最少。同母昆弟十人,唯发、旦贤,左右辅文王,故文王舍伯邑考而以发为太子。及文王崩而发立,是为武王。伯邑考既已前卒矣。
  2. ^ 《列女传·母仪传》:大姒生十男:长伯邑考、次武王发、次周公旦、次管叔鲜、次蔡叔度、次曹叔振铎、次霍叔武、次成叔处、次康叔封、次聃季载。
  3. ^ 《白虎通·卷八·姓名》:文王十子,《诗传》曰:“伯邑考,武王发,周公旦,管叔鲜,蔡叔铎,成叔处,霍叔武,康叔封,南季载。”
  4. ^ 《仪礼注疏·士冠礼第一》:又《大戴礼》云:“文王十三生伯邑考。”
  5. ^ 《毛诗正义·文王之什·大明》:《大戴礼》称文王十三生伯邑考,十五生武王,发明大姒之小於文王才一二岁耳。
  6. ^ 《毛诗正义·召南·摽有梅》:《礼·文王世子》曰“文王十五生武王,武王有兄伯邑考”
  7. ^ 《礼记正义·冠义》:案文王十五而生武王,尚有兄伯邑考。
  8. ^ 《礼记正义·昏义》:文王十五而生武王,尚有兄伯邑考
  9. ^ 《史记正义·殷本纪》:帝王世纪云。“囚文王,文王之长子曰伯邑考质於殷,为纣御,纣烹为羹,赐文王,曰‘圣人当不食其子羹’。文王食之。纣曰‘谁谓西伯圣者?食其子羹尚不知也’。”
  10. ^ 《尚书中侯》:文王废伯邑考,立发为太子。
  11. ^ 《礼记·檀弓上》:公仪仲子嫡子死,而立其弟。檀弓谓子服伯子曰:“何居?我未之前闻也。”子服伯子曰:“仲子亦犹行古人之道。昔者文王舍伯邑考而立武王,微子舍其孙腯立其弟衍。”子游以问诸孔子。子曰:“否。周制立孙。”
  12. ^ 《淮南子·泛论训》:立子以长,文王舍伯邑考而用武王,非制也。
  13. ^ 《礼记正义·檀弓上》:正义曰:案文王在殷之世,殷礼:自得舍伯邑考而立武王。而言权者,殷礼若适子死,得立弟也。今伯邑考见在而立武王,故云“权”也。
  14. ^ 《殷周制度论》:是故大王之立王季也,文王之舍伯邑考而立武王也,周公之继武王而摄政称王也,自殷制言之,皆正也。
  15. ^ 《尚书古文疏证·卷五下》:伯邑考既已前卒矣。又云:伯邑考其后不知所封。可知当时伯邑考固有子,文王乃舍伯邑考之子,而立次子发,以遵殷礼。
  16. ^ 《史记志疑·卷十九》:案:徐氏《测议》曰“伯邑考为纣所杀,未必文王有意废立。武王为次弟,其序亦及也。”方氏《史注补正》曰:“纣烹伯邑考虽不见经、传,但其后无封,必早死无后。《檀弓》文王舍伯邑考而立武王,乃子服伯子附会之言,不足据也。”余谓史公于下文云“伯邑考其后不知所封”,盖微弱久灭失传耳,不得臆断其无后不封。而殷道太子死立弟,文王当殷时行殷礼,故伯邑考死,其子虽在,舍之而立武王。《檀弓》言“舍伯邑考”者,省文也。《左传》“潘尪之党,申鲜虞之傅挚”,亦省去“子”字。《史》谓文王有意废立,似误会《檀弓》之文。方氏以为子服附会,亦非。
  17. ^ 《史记·管蔡世家》:伯邑考,其後不知所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