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何可綱(?-1631年),又作何可剛明朝遼東人。是袁崇煥的部屬,任職寧遠道中軍,為人廉潔勇敢,具有良好的領導統御才幹,擅長安撫士兵。何可綱先後於寧遠大捷寧錦之戰成功守備寧遠城,備受袁崇煥推崇,與趙率教祖大壽共為抗清三將[1]。於1628年清軍經蒙古入關侵犯明朝首都北京時,先大戰古冶鄉及雙望,接著營雙望諸山,之後收復永平。何可綱於大凌河之役時,與祖大壽被清軍團團困死大凌河要塞,彈盡糧絕之際,仍然不願投降,最後於滿清諸將面前被祖大壽殺死。

何可綱
出生 不詳
明朝
逝世 1631年
明朝遼寧大凌河
职业 明朝將領

經歷编辑

初戰告捷编辑

 
明朝末年明清(後金)對峙圖。

1616年,努爾哈赤在赫圖阿拉稱汗,建立後金,起兵反明。努爾哈赤於薩爾滸之戰擊潰明軍之後又佔領瀋陽、遼陽,勢如破竹,強不可撼。明軍節節敗退,逃入山海關內,時人稱「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1626年後金帝努爾哈赤率大軍包圍山海關的前哨寧遠城,當時何可綱協助袁崇煥守備寧遠城。他們以紅夷大炮擊敗後金軍,努爾哈赤返國後去世,史稱寧遠大捷。何可綱也因功升官為都司僉書。1627年,繼任努爾哈赤,建國清朝皇太極率軍再攻寧遠與錦州,史稱寧錦之戰,何可綱再度成功守備寧遠城。事後升參將,署寧遠副將事,然而袁崇煥被免職[2]

實賴可綱编辑

1627年明朝朱由檢繼位,即明思宗,史稱崇禎帝。巡撫畢自肅命何可綱令轉任中軍。直到袁崇煥再度復出,何可綱方擔任副將領中軍事。當時寧遠因為缺餉四個月,爆發十三營之變。四川兵與湖廣兵先行嘩變,把巡撫畢自肅、總兵官朱梅等縛在譙樓上。兵備副使郭廣把官銀二萬兩銀子拿出發餉,並向寧遠商民借五萬兩,嘩變始解。何可綱受袁崇煥命令率軍逮捕張正朝張思順等人並斬首,斬殺中軍吳國琦、懲罰參將彭簪古,罷免都司左良玉等四人,十三營之變平定。

十三營之變後袁崇煥打算重新布局戰場給將領掌管,向崇禎帝建議分成扼守關內山海關一片石的平遼將軍,及關外寧遠錦州的征遼前鋒將軍兩部。其中建議以何可綱專防寧遠城,並且稱讚「仁而有勇,廉而能勤,事至善謀,其才不在臣下。臣向所建豎,實可綱力。」[3]。袁崇煥又說,趙率教祖大壽與何可綱這三人是抗清三將,不論成敗都願意與此三人同生共死[1]。崇禎帝聽從他的建議後,讓何可綱協助崇煥更新軍制,該年節省軍餉居然有一百二十萬有餘,可見何可綱的能力甚佳。之後崇禎帝認為何可綱以春秋二防有功,進職右都督。   

己巳之變编辑

1628年冬天,清帝皇太極避開寧錦堅城,繞道長城喜峰口後入侵明朝首都北京,何可綱與祖大壽隨袁崇煥緊急率軍入關保衛京城,並且成功的在北京城左安門、廣渠門外與清軍維持相持之勢[4]己巳之變後袁崇煥被崇禎帝奪權監禁,祖大壽大怒,何可綱隨他一同東返出關[5]。崇禎帝著急了,急令袁崇煥寫信召返祖大壽與何可綱。祖何二人在出關之後收到信,兩人痛哭後返回京師再度守衛[6]。1629年初,北京四周的永平灤州又被清軍攻陷,祖大壽與何可綱的目標是收復永平、遵化一帶以截斷清軍歸路。何可綱率軍大戰古冶鄉及雙望,稍為有所斬獲。袁崇煥死後,孫承宗接替成為薊遼總督。四月,孫承宗命令何可綱率軍營雙望諸山,以綴永平之師。命令祖大壽率軍直趨灤州。灤州收復後,皇太極忌憚退路以斷,放棄永平逃離,何可綱成功率軍收復永平。擊敗清軍後,崇禎帝加封何可綱為太子太保、左都督。

激戰大凌河编辑

袁崇煥死後,何可綱協助祖大壽防禦錦州、寧遠、大凌河等地。不久皇太極又率清軍包圍錦州,何可綱率領諸將救援,於郵馬山成功擊敗清軍。孫承宗巡視遼東後,向崇禎帝建議在錦州附近的大凌河築城,藉由大凌河擴大地盤以穩固錦州。1630年何可綱協助祖大壽於大凌河築城。八月剛完工時,皇太極突然率清軍兩萬人團團包圍大凌河要塞,意圖困死祖大壽。何可綱率明軍堅守大凌河要塞,讓清軍久攻不下。孫元化得知大凌河要塞被圍後,急令孔有德救之,然而孔有德於救援途中發動吳橋兵變,倒戈回攻山東,登州城陷;孫承宗又派宋偉吳襄兩將救援祖大壽,宋吳兩將不和,在長山坡遭遇清軍潰敗。最後,在第四次增援行動中監軍張春率軍以紅夷大砲攻擊來犯清軍,吳襄因清軍也以紅夷大砲反擊,居然率先逃遁,張春軍大敗被俘。之後,祖大壽率軍四次突圍均全軍覆沒,損失兩萬多人。1631年大凌河要塞堅守一段時間後糧盡援絕,祖大壽等人打算投降,然而何可綱堅持絕對不可以投降滿清。最後祖大壽抓住他,於滿清諸將前面殺死。可綱臨死前面不改色,不發一言,含笑而死,其屍體被城中飢民分食。事後祖大壽偽報朝廷:「可綱慰閣部,獻身為食」[7]。後來東窗事發,明廷了解實際情況,直隸巡按王道直上書說:「大凌河之役,只有副總兵何可綱堅持不投降,以至於死無完膚。他的正氣萬夫不惴,而忠心千古為昭。」完整地表明何可綱的死因。[8]

評論编辑

  • 袁崇煥欲更置大將,上言:「臣昔為巡撫,定議關外止設一總兵......而以臣中軍何可綱專防寧遠。可綱仁而有勇,廉而能勤,事至善謀,其才不在臣下。臣向所建豎,實可綱力,請加都督僉事,仍典臣中軍。則一鎮之費雖裁,一鎮之用仍在。」[3]
  • 直隸廵按王道直疏奏:「凌河之困,獨副總兵何可綱大罵不屈,死無完膚。其正氣萬夫不惴,而忠心千古為昭,其贈卹固宜首加。」[8]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1.0 1.1 《明史 列傳第一百五十九 何可綱》:「臣妄謂五年奏凱者,仗此三人之力,用而不效,請治臣罪。」
  2. 《明史》(卷259):「忠賢因使其黨論崇煥不救錦州為暮氣,崇煥遂乞休。」
  3. 3.0 3.1 《明史 列傳第一百五十九 何可綱》
  4. 《明實錄·崇禎實錄》(卷二):「丙午,袁崇煥求外城屯兵,如滿桂例。並請輔臣出援。不許。」
  5. 《明實錄·崇禎實錄》(卷二):「遼東兵潰,遼兵素感崇煥恩。滿桂與祖大壽又互相疑貳。大壽輙率兵歸寧遠,遠近大駭。」
  6. 《明實錄·崇禎實錄》(卷二):「孫承宗上言:『遼東兵潰約萬五千人,自通州南趨張灣。臣聞之,急以手札慰諭祖大壽。並傳檄三軍,令游擊石柱國力諭諸將校、將校多垂淚』。曰:『主帥已戮城,上又以火炮殲我,故逃避至此。』臣思大壽危疑之,甚又以身貴不能受制。同列故乘吏卒驚疑,全軍盡潰陷。人以自護,非諸將盡叛,也急宜敕關內關外。兩道慰諭將領角。」
  7. 《崇禎長編 卷五一》:「初未潰前一日,凌城食盡。副總兵何可綱語大壽曰:『子可出慰閣部,我當死此!自為文以祭,遂死之。』」
  8. 8.0 8.1 《崇禎長編 卷五三》

书籍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