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焯(1661年-1722年),屺瞻茶仙,因祖上曾在元统年间以“义行”得到旌门褒扬,人称义门先生何义门[1]江蘇長洲人。與笪重光姜宸英汪士鋐並稱為康熙年間的“帖學四大家”。

清代学者象传》第一集之何焯像

生平编辑

何焯少時鈍拙,十四歲發憤用功,拜吳縣邵彌安溪李光地為師,與閻若璩有往來,寓居阎家,常與閻通宵切磋。二十五岁时以拔贡生进京城,被尚书徐乾学祭酒翁叔元收为门生。精幹校書,長於考據,然性情偏狹,喜歡詆毀前輩如錢謙益方苞、徐乾學等人。[來源請求]其師翁叔元依附明珠,指斥湯斌為「偽道學」,何焯寫長信給叔元,表明師生絕交,索還門生帖子。叔元恨之入骨,極力打壓何焯。[2]

康熙四十一年(1701年)冬,聖祖南巡駐涿州(今河北省涿州市),巡撫李光地向康熙推薦何焯,入值南書房,赐为举人。次年,参加礼部考试,末取,赐进士,选庶吉士。不久侍讀八皇子,與八阿哥胤禩關係密切,胤禩“將何焯一幼女私養於宅中,以為己女。”,因與胤禩營黨,陷入皇子之爭而下獄。

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何焯獲罪後,在獄中仍校讀《易經》,康熙帝閱覽被沒收的何焯邸中書籍,認為何焯“固讀書種子也,而其中曾無失職觖望語”,又見其草稿有辭去吳縣令饋金,“盡以其書還之,罪止解官,仍參書局。焯即趨局校書如故”。何焯受李光地知遇之恩,但李光地出賣陳夢雷,為何焯所不齒,何寫給全祖望的信中,對李頗有微詞。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何焯去世,康熙帝十分惋惜說“修書勤,學問好。朕正欲用之,不意驟殤,深可憫惻!”,命有司存恤其孤。

何焯工書法,尤善小楷,得晉唐人法度,筆力如董其昌[3],曾為皇帝寫《四書集注》,與姜宸英汪士铉陈邦彦並稱四大家。何焯晚年好品,號茶仙,精於茶藝。门人著录者四百人,吴江沈彤、吴县陈景云为尤著。其弟子金农有诗云:“宋元雕本积万卷,父子著书游禁庭。近不得意但高卧,秋风吹老古槐厅”。著有《義門讀書記》。乾隆三十四年蔣維鈞輯《義門讀書記》,乾隆三十七年叶树藩据何批刻成《海录轩朱墨套印本》,乾隆四十三年于光華輯《重訂文選集評》。

学术编辑

武汉大学文学院韦胤宗认为,何焯是后世版本目录、校勘之学的鼻祖。是“清人学问转变之一典型”。歷史上,他最早專業批校,所批校的書籍遍及四部,有百種之多。衍生的批校及過錄本逾三百种。汪绍楹在《阮氏重刻十三经注疏考》中说:“。。。于校勘,实衍义门昆仲之余绪”。不过,由于何焯早年将精力投入在时文制义,即八股文中,他的学术成就几乎都是在康熙三十四年(1695)学风转变后达成的。俞正燮《癸巳丛稿》称其“用批时文法批书”。張之洞《書目答問》中的“國朝著述諸家姓名略總目”將何焯列為校勘學家之首。自何焯起,学者们从原来的抄书做笔记逐渐改而在原书上批校。而这些批校转而被人整理为可以单独刊行的“读书记”之类。[1]

何焯的學術圈子,包括了其師友與眾弟子。李光地是其師,何焯批校中常引用他的見解。何煌是其弟,與乃兄同為學者,兄弟之間多有交流。錢楚殷錢曾長子,是何焯的好友。通過楚殷,何焯得以借閱錢謙益绛雲樓烬餘之書,又得到了海虞馮舒馮班兄弟舊藏之書。何氏與毛扆陸贻典毛奇齡徐乾學等學者及藏書家的交往逐漸形成了批校、過錄的學術文化、學術風尚。何焯的弟子眾多,著名的有沈彤蔣杲陳景雲等。[1]

考据家钱大昕曾否定何焯的校勘[4]。或说虽然钱大昕有时的确指出了何焯的错误,但也有时误读了何焯的原文,也有时不知自己的论点其实与何焯相同[5]

何焯在书法上特具造诣,尤精于小楷行书,为帖学大家。即使是何氏在书上批校的寥寥数行字,都会被后世藏家当做可贵的临摹书帖。在何焯批校文本被过录的过程中,他的书法被各色过录者们当做写字的范帖,学习书法。清代中期的姚世钰(薏田)以字迹与何焯极似闻名,几乎可以乱真。其他类似的书法临习者不少,导致后世鉴定何焯真迹变得更加困难,乃至有商家雇佣抄手模仿何焯字迹,抬高书价。[1]

著作编辑

  • 《詩文古籍》散佚
  • 《語古齋識小錄》散佚
  • 《道古錄》散佚
  • 《義門讀書記》五十八卷
  • 《義門先生集》十二卷
  • 《義門家書》四卷
  • 《義門小集》一卷
  • 《分類字錦》六十四卷
  • 眾多在其他刻本上的批校文字、題跋等。[1]

逸事编辑

何焯曾在南書房問左右“老頭子去否?”不料康熙聽到大怒,打算加罪。先生解釋說:“先天不老之謂老,首出庶物之謂頭,父天母地之謂子,非有心誹謗也。”[6]這個故事後來被套用在紀昀與乾隆的軼事。[7]

流行文化编辑

光榮《三國志14》中曹操的特性“魏武之強”出自何焯对《三国志》中曹操收编青州黄巾军一段的批校“魏武之强自此始。”

注釋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韋胤宗. 浩蕩遊絲:何焯與清代的批校文化. 北京: 中華書局. 2021. 讀書種子何焯與他的批校、過錄,學術關係的構建與學術知識的傳播. ISBN 9787101152616. 
  2. ^ 《清史稿》卷271:“叔元愛才而褊隘,何焯在門下,初甚賞之;叔元疏劾湯斌,焯請削門生籍,叔元擯之,竟不得成名。”
  3. ^ 吴德旋《初月楼论书随笔》说:“张司寇(照)书名最赫,其笔力沈鸷,洵足追步香光,而气韵远不逮矣。姜湛园、何义门气韵与香光为近,而笔力又不足以副之。”
  4. ^ 《潜研堂文集》:跋义门读书记:近世吴中言实学必曰何先生义门。义门固好读书所见宋元槧本皆一一记其异同。又工于楷法蝇头朱字粲然盈帙。好事者得其手校本不惜善价购之。至于援引史传掎摭古人有绝可笑者。
  5. ^ 王嘉川; 张卉子. 如此疏忽为哪般 ——钱大昕与前辈学者何焯之间的一段学术公案. 廊坊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1, 37 (1): 63–68. 
  6. ^ 昭楗《嘯亭雜錄》卷九《何義門》條云:“何義門先生值南書房時,嘗夏日裸體坐,仁皇帝驟至,不及避,因匿爐坑中。久之不聞玉音,乃作吳語問人曰:老頭子去否?上大怒,欲置之法。先生徐曰:先天不老之謂老,首出庶物之謂頭,父天母地之謂子,非有心誹謗也。上大悅,乃舍之。此錢黼堂侍郎樾親告餘者,以南書房侍臣相傳為故事云。”
  7. ^ 《清朝野史大觀》卷六《老頭兒》條云:“河間紀曉嵐先生一日在朝待漏,坐久倦甚,戲語同僚曰:『老頭兒胡尚遲遲其來?』語未已,履聲橐橐起於座後,則高宗微服至矣,厲聲問『老頭兒三字何解?』先生從容免冠,頓首謝曰:『萬壽無疆之謂老,頂天立地之為頭,父天母地之為兒。』高宗乃悅。”

延伸阅读编辑

[]

 清史稿/卷484》,出自趙爾巽清史稿

參考書目编辑

  • 《清史稿·何焯传》
  • 《崇明县志》
  • 王應奎:《柳南隨筆》
康熙四書家
姜宸英 - 汪士鋐 - 何 焯 - 陳邦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