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侯思止(7世纪-693年),唐朝武周年间酷吏

侯思止来自长安京畿的雍州醴泉。他出身贫穷,靠卖饼也难以为生,于是在恆州(约在今石家庄)游击将军高元禮家中为仆,素诡谲无赖。载初元年(690年)四月,恒州刺史裴贞杖责一判司,该判司示意侯思止游说高元礼,密奏当时为唐睿宗摄政的太后武则天,指控裴贞和睿宗的叔祖父舒王李元名谋反。武则天正要寻机清洗李氏宗室中的长者,于是派周兴去审理,七月,废李元名并流放,杀其子豫章王李亶,灭裴贞族。武则天封侯思止为游击将军。当时告密者往往官居五品,侯思止却求为官阶较低但有权调查犯罪的侍御史。高元礼惧怕,反过来对侯思止阿谀奉承,与他同坐,称他为侯大,并教导他说:“现在国家用人不论门第,如果圣上说你侯大不识字,你就答:獬豸兽也不识字,但能用角顶坏人!”果然武后这样问他,侯思止就按高元礼所教的獬豸回答,武后感到满意。于是在天授三年(692年)封他为朝散大夫、左台侍御史。高元礼又教道:“圣上知道侯大没有宅子,要是赏赐给你犯官的宅子,你可以辞谢而不受。圣上必问你原由,你即奏云:‘那些反贼犯人,臣讨厌他们的名字,不愿住在他们的宅子里。’”武后更高兴了,恩泽更优厚。[1][2][3]

天授年间,侯思止与司刑丞杜景俭徐有功来俊臣专理制狱,时人称:“遇徐、杜者生,遇来、侯者死。”[1][4][5][6]

武后夺取睿宗皇位建立武周后,来俊臣等罗织罪名陷害公卿,在牒文左署道:“请付来俊臣或侯思止推实必得。”为武后所信。一批高官如宰相任知古狄仁杰裴行本及司农卿裴宣禮、前文昌左丞盧獻、御史中丞魏元忠潞州刺史李嗣真都被控谋反。长寿元年(692年)一月,酷吏左台中丞来俊臣负责查案,侯思止负责审讯魏元忠,他口出牢中俚语:“急认白司马(白板子),不然,即吃孟青(棒子)。”其实白司马指的是洛阳的白司马坂,孟青棒是杀琅邪王李冲的将军,侯思止见识浅并不解其意。魏元忠一直不认罪,侯思止就拖拽他。魏元忠讽刺道:“我命苦啊,就像骑着劣驴摔下来,脚被马镫挂住拖拽。”侯思止更生气了,加大了拖拽的速度。魏元忠说:“侯思止,你现在是国家御史,须识礼数轻重。你如果要我的头,锯掉就罢了,别要我承认谋反。奈何你穿着朱紫官袍,奉皇命,却不行正直之事,说的白司马、孟青是何言!非魏元忠,无人能教。”[7]结果侯思止惊起害怕,不但停止了对他的折磨,还向他致谢说:“思止死罪,幸蒙中丞教。”引其上床而问之,魏元忠泰然就坐,神色不变。最后这7个官员都被免死,但都被外贬。[8][9]但侯思止之后仍然说粗俗话,被人仿效,常成为官员们的笑料。御史霍獻可嘲笑侯思止,侯思止愤怒地去找武则天告状。武则天见霍獻可取笑自己信任的大臣,予以斥责,但当霍獻可描述侯思止的粗俗之言时,她也大笑了。[1][2]

来俊臣、侯思止等滥用刑法,诬陷忠良,人们都害怕,[5]宰相凤阁侍郎李昭德常当廷奏其事,来俊臣一党稍稍受到抑制。同时,侯思止发现,来俊臣休妻后强娶家门显赫的太原王氏王慶詵的女儿,便也想娶同样出自名门的赵郡李氏李自挹之女,武则天让宰相们对此进行商议。李昭德抚掌对诸宰相说:“大可笑。”认为来、侯所为都是辱国之举,上奏反对,并号召对其进行弹劾。长寿二年(693年)二月,武则天下令禁止私藏锦,侯思止私藏了锦,李昭德审理之,将侯思止杖杀于朝堂。[1][2][7][10][11]

后酷吏纷纷伏诛,武则天也有所觉悟。监察御史魏靖上言请复查酷吏们所定案情,[12]获准。唐中宗神龙元年(705年)三月,追究侯思止等二十三人自垂拱以来枉滥杀人之罪,所有官爵,并令追夺。[13]天下称庆。唐玄宗开元十三年(725年)三月,御史大夫程行谌奏侯思止等武周酷吏二十三人残害宗室、良善情状尤重,[2][5]不许子孙做官。[1][14][15]

影视形象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