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倩女幽魂 (歌曲)

1987年張國榮主唱的同名電影主題曲

倩女幽魂》,1987年張國榮主唱的同名電影主題曲,由黃霑作曲填詞、戴樂民編曲。有粵、國語兩版,歌詞略有幾處分別;前者收錄於張國榮同年推出的專輯《Summer Romance '87》,後者則見於1988年的專輯《拒絕再玩》。曾提名第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最佳電影歌曲。

《倩女幽魂》
張國榮的歌曲
收录于专辑《Summer Romance》
发行日期 1987年
类型 粵語流行
时长 3:30
唱片公司 新藝寶唱片
作词 黃霑
作曲 黃霑
编曲 戴樂民
制作人 張國榮、楊喬興

後來多部《倩女幽魂》相關影視均引為主題曲,包括1995年的《倩女幽魂前傳》(高勝美翻唱)、2003年的電視劇《倩女幽魂》(陳曉東)和2011年的電影《倩女幽魂》(原版)。

目录

創作背景编辑

張國榮曾說歌名本是《人生路茫茫》,但經理人陳淑芬覺得意頭不好(諧音「亡」),張國榮想縮短為《人生路》,她又說三個字的歌名不「旺」他,於是取回電影同名。[1]

黃霑說過主旋律是他跟隨新藝城眾影人參觀法國康城影展時,一夜間寫成的,填好詞即獲通過[2][3]。歌詞寄予了深意,「路隨人茫茫」寫的是當時香港人的心態[3]

到錄製歌曲時,樂器演奏方面有二胡家黃安源琵琶師林風兩位名家[3]。他又形容張國榮錄音「快而準而好」,令各製作單位均滿意[4]

派台與發行编辑

張國榮所屬唱片公司新藝寶的老板陳少寶曾於網上電台節目中表示,當時已把主打曲《無心睡眠》派台,不能再派第二首,但電影方催促他盡快派台以宣傳電影,張國榮卻認為電影上映時歌曲自然會熱播,當刻應全力宣傳《無心睡眠》,令陳少寶頗感為難;到專輯《Summer Romance '87》發行時,又誤把此曲放在最後一軌,令電影方非常不滿[5]

音樂特徵编辑

歌曲的結構是「一段體」(即全曲不分主副歌,單以一個重重覆覆的樂段構成)[6],並以小調調式寫成,旋律舒緩[7]。編曲則是民族樂器、電子合成器爵士鼓的混搭。中段達二分鐘的純樂器間奏,明報專欄作者孔昭形容「有濃厚交響樂味道」[3],先是二胡、琵琶、古箏漸次加入演奏,然後音樂色彩劇變,鼓混合琵琶以相當一致的音高和節奏反覆演奏了十多遍後,回歸平靜的人聲部分結束[8]

評價编辑

有論者認為詞人寫活了寧采臣微妙迷茫的心態[9],也道出了「人生如夢的中國生死觀」[8]。騰訊網一專欄則認為黃霑以深厚的文言根基,「將東方古典的宿命主題,融入到略帶陰氣的旋律氛圍裡」,賦予一部商業鬼片更深的內涵,產生出一首經典的「中國風」歌曲。[10]

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美學專業講師馮慶認為黃霑為電影系列《倩女幽魂》所寫的歌曲,亦可作互有關連的系列作觀。首先黃霑因「政治社會動盪對『快樂少年郎』的美夢探尋(《倩女幽魂》)可能造成的傷害引發了『不許紅日,教人分開,悠悠良夜不要變改』(《黎明不要來》)的傷悼情緒」,再於續集主題曲《人間道》表達了因現實風波而激發的憤怒,最終在第三部的主題曲《道道道》裡重建了理想的政治心態。[11]

現場演繹编辑

參考编辑

  1. ^ 張國榮何來一千萬. 明報. 1987-09-03. 
  2. ^ 黃霑(口述)、衛靈(整理). 劍嘯江湖:徐克與香港電影(《愛恨徐克》一章). 2002年. ISBN 962-8050-15-X. 
  3. ^ 3.0 3.1 3.2 3.3 孔昭. 天道地道 胡說八道 黃霑:我自求我道. 明報. 1987-07-22. 
  4. ^ 黃霑. 我好鍾意LESLIE. 香港周刊 (香港). 1989-07-06. 
  5. ^ 陳少寶、文狄. 少寶與文狄 第31集 (MP3) (web radio). HK: 面包台. 2017-08-06 (粵語). 
  6. ^ 黃志華.《何日重生此鬼才 ── 黃霑電影音樂談》.《香港電影》月刊.2009年12月.
  7. ^ 朱沛龙、 刘克利. 新旧版《倩女幽魂》配乐分析与比较. 電影文學. 2011年, (22期): 146–147. 
  8. ^ 8.0 8.1 孫少君. 淺析黃霑電影歌曲創作的音樂特徵 (碩士论文). 中國藝術研究院. 2009. 
  9. ^ 楊熙. 香港詞人系列──黃霑. 中華書局(香港)有限公司. 2016-11-14: 100. ISBN 9789888420278. 
  10. ^ celiawu. 騰訊音樂大耳機:張國榮戲中曲的戲中人生. 騰訊音樂. 2010-03-31. 
  11. ^ 馮慶. 黃霑的「豪情」. 藝術評論. 2017年, (11期). 

註腳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