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假王,即「代理王」,「假」意為代理。「代理王」与有同样的权力,地位亦相同,但是无继承权。其产生,可能是由于战争或者政治斗争中的强者,多半非皇族宗室,所以不能正常合法获得爵位,便通过某些「非常手段」获得,一般在之后可以获得一个合法的王爵,但是該人若失势,王爵难保。

楚漢相爭時期,漢王劉邦被楚軍圍困,命韓信前來支援,但韓信自請為假齊王(假齊王,即代理齊王),以便治理。當時劉邦正與楚軍相持不下,聞言破口大罵:“我困在這裏,早晚等待你來幫助我,居然要自立為王!”,這時張良陳平私語說目前我方軍機不利,亦無法阻止韓信自立為王,刘邦立刻醒悟,又改罵曰:“大丈夫平定诸侯,要當王就當真王,當假王要做甚麼!”,於是直接封真齊王,而非假王[1]

汉朝后,王爵一般只传于本姓宗室,即开国皇帝之其宗族后代,这便是白馬之盟的核心理论。但是由于政治与实际的情况所现,刘邦在位时仍有异姓王,即韩信韩王信英布彭越臧荼張敖等,劉邦為此設定了消滅異姓王方針。

汉朝之后诸朝亦有异姓王,但其地位大大削弱,至时王位只是最高等级的荣誉爵位,而且王位也出现等级。

  • “一字王”为宗室。
  • “二字王”为赐王,宗室亦有。
  • “三字外王”地位等与“二字王”同等。

参考文献编辑

  1. ^ 何焯《義門讀書記》說:“人見漢王轉換之捷,不知太史公用筆入神也。他人不過曰:‘漢王怒,良、平谏,乃許之。’”刘何《书淮阴侯传后》 :“信以佐命元勋而死疑狱,高帝、高后信寡恩矣。虽然,信亦有以自取。盖汉之杀信,始于郦生之烹,决于假齐王之请。当信之入赵也,……乃用蒯通(蒯徹)计乘间袭齐,致郦生烹,是直信烹之也。夫郦生,王之幸臣也,从汉王久,累功与良、平先后,忽以信死,王惜郦死,畏信专而杀信之心起。当此之时,为信谋者维深自敛抑,归功于上,引咎于己,犹可自挽。乃计不出此,而据齐请封,跋扈已甚!当良、平蹑足时,而汉王杀信之心已断断乎不可解,虽无赦官徒、袭吕后之谋,信其不死乎?”(刘宝楠辑《清芬集》卷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