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傅友德(1327年-1394年12月20日),宿州人,生于砀山明朝開國功臣,封颍国公。

傅友德
傅友德

傅友德像,現藏波蘭華沙國家博物館


大明太子太师
爵位 颍国公
追封丽江王
籍貫 河南江北等处行中书省宿州
族裔 汉族
諡號 武靖
出生 泰定四年(1327年)[1]
中书省济宁路砀山县
逝世 洪武二十七年十一月乙丑
(1394年12月20日)
应天府
親屬 父:傅以治
兄弟:傅友文傅友仁傅友贤
四子:傅忠傅春、傅让、傅正

傅友德早年参加刘福通军,随李喜喜入蜀。后率部归朱元璋,从徐达北伐明太祖第二次北伐期间,七战七胜平定甘肃。后与汤和分南北两路取四川,以主帅之职平定云南。以功封颍国公,封太子太师。后遭朱元璋猜忌,在杀死其儿子后,当着朱元璋的面自杀身亡。

目录

生平编辑

早年经历编辑

少年驍勇,善於擊刺騎射。並在元末加入劉福通紅巾軍,之後跟隨水寇李喜喜四川、歸降夏王明玉珍,明玉珍見之不用,遂赴武昌投靠漢王陳友諒[2]至正二十一年(1361年),於吳王朱元璋進攻江州時率眾歸順。朱元璋与他交谈,觉得他非同寻常,便任他为将。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跟随常遇春支援安丰,夺取庐州。随后参加鄱阳湖之战,驾轻舟挫败陈友谅军前锋。傅友德多处受伤,却愈战愈猛,又在泾江口拦击汉军,陈友谅战败而死。次年,随征武昌,诸将从城东南的高冠山可俯视城中,却被汉兵占据,诸将相互观望,不愿前进。傅友德率领数百人,一鼓夺之。飞箭射中面颊,穿透两腮,傅友德毫不丧气。武昌平定,他被授为雄武卫指挥使[3]

傅友德之后跟随徐达攻取庐州,另外率军攻克夷陵衡州襄阳。进攻安陆时,傅友德九处受伤,最终攻克安陆,并擒获元将任亮。又随大军下淮东,在马骡港击败张士诚援兵,获战船千艘,又在安丰大败元将竹贞。与陆聚驻守徐州扩廓帖木儿李二来攻,驻扎陵子村。傅友德估计寡不敌众,于是坚守不战。当探知元军正四散抢掠时,便率领二千人逆河而上到达吕梁洪,登陆进击,傅友德独自骑着战马,持槊奋力刺向元将韩乙。元军败退。傅友德料到元军还会再来,便迅速返回,打开城门,列阵野外,横戈以待,约定闻鼓即起。李二果然到达,傅友德立即下令鸣鼓,士兵腾跃搏击,破擒李二。傅友德应召回京,晋升为江淮行省参知政事,朱元璋撤掉御前麾盖,命人敲鼓吹号将他送回府宅[4]

参加北伐编辑

至正二十七年,跟隨靖遠大將軍徐達北伐,攻占沂州青州。元丞相也速来援,傅友德以轻骑诱元军进入伏击点,然后奋力追杀元军,于是攻取德州沧州。攻克元大都后,傅友德巡察古北口,驻守卢沟桥,攻取大同,回军攻下保定真定,驻守定州。随后攻山西,攻克太原扩廓帖木儿自保安来援,万名骑兵突然而至。傅友德率领五十名骑兵将元军冲退,并趁机夜袭元营。扩廓帖木儿仓促逃遁,傅友德率军追至土门关,俘获数以万计。又在石州击败贺宗哲,在宣府击败脱列伯,然后往西会合徐达,围攻庆阳,以一部队军队驻扎灵州,遏制元军援兵,于是攻克庆阳。回京后,被赐白金、文绮[5]

洪武三年(1370年),傅友德跟随徐达直捣定西,大败扩廓帖木儿。然后率军伐蜀,傅友德率领前锋出一百八渡,夺取略阳,于是进入沔州。又分兵自连云栈攻克汉中。因粮饷不继,回军西安。夏将吴友仁进攻汉中,傅友德率三千骑兵前去援救,进攻斗山寨,命军中士兵燃起十个火把分布山上,夏兵见此惊逃。同年冬天,傅友德被授为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荣禄大夫、柱国、同知大都督府事,封为颍川侯,年禄一千五百石,并被授予世券[6]

攻灭明夏编辑

 
清《晚笑堂画传》所附《明太祖功臣图》之傅友德像

第二年,傅友德担任征虏前将军,与征西将军汤和分道伐蜀。汤和率廖永忠等以水师进攻瞿塘峡,傅友德率顾时等以步兵、骑兵出秦、陇。朱元璋对傅友德说:“蜀人听说我军西伐,必定将其全部精锐部分东守瞿塘,北阻金牛,抵抗我军。如果出其不意,直捣,门户已毁,腹心自溃。兵贵神速,只怕军队不勇猛啊。”傅友德疾驰至陕,召集诸军声言兵出金牛,而暗地里却率军直趋陈仓,攀援岩石,昼夜行进。抵达阶州,击败夏将丁世珍,攻克此城。夏军弄断白龙江桥。傅友德军修桥渡江,攻破五里关,于是攻克文州。然后渡过白水江,直趋绵州。当时汉江水涨,不能渡江,傅友德军为此伐木营造战舰。为将军威通达瞿塘,于是便削成数千木牌,将攻克阶、文、绵的日期刻上,投入汉水,让它们顺流而下。守军见后,全部解体[7]

当初,夏军获悉大军西征,丞相戴寿等聚集所有部众防守瞿塘。等到听说傅友德攻克阶、文,直捣江油,才分兵支援汉州,以保成都。还未到达时,傅友德军已经在城下打败其守将向大亨,并对将士说道:“援军远道而来,听说向大亨兵败,便已经丧胆,无能为力了。”然后加以迎击,大败夏军。遂拔汉州,进围成都。戴寿等驱来战。傅友德下令以强弩火器冲击,身中飞箭却毫不后退,将士也殊死作战。大象调头而跑,踩死许多夏军。戴寿等获悉明升已降,才登记府库、仓廪钱粮,反绑双手到军门投降。成都平定。然后分兵进攻未下州县,攻克保宁,将吴友仁捉拿押送京城,蜀地全部平定。傅友德进攻汉州时,汤和还屯军于大溪口。在江流中得到木牌后才进兵。而戴寿等此时已撤其精兵西救汉州,留下老弱防守瞿塘,所以廖永忠等才得以乘胜直捣重庆,降服明升。因此朱元璋写作《平西蜀文》,盛赞傅友德功劳第一,廖永忠次之。回师之后,傅友德受到朱元璋的赏赐[8]

西征甘肃编辑

洪武五年(1372年),傅友德协助征西将军冯胜远征沙漠,在西凉击败失剌罕,至永昌,击败太尉朵儿只巴,俘获马牛羊十余万。攻取甘肃,射杀平章不花,降服太尉锁纳儿[9]。至沙州,俘获金银印及各种牲畜二万而返[10]。当时兵出三路,唯独傅友德大获全胜[11]。因主将冯胜因小过获罪,未获奖赏。

第二年复出雁门,傅友德为前锋,俘获平章邓孛罗帖木儿。然后回军镇守北平,陈述五件对国家有利之事[12]。朱元璋都加以采纳。傅友德应召回京,跟随太子朱标在荆山讲武,增加年禄千石。洪武九年,傅友德在延安击败并擒获伯颜帖木儿,降服其部众。朱元璋准备征讨云南,命傅友德巡行川、蜀、雅、播之境,修城郭,补关梁,并以兵威降服金筑普定诸山寨[13]。洪武十四年(1381年),傅友德辅佐大将军徐达出塞,征讨乃儿不花,北渡黄河,袭击灰山,斩俘甚众[14]

平定云南编辑

洪武十四年(1381年)秋,傅友德担任总兵官,挂征南将军印,率左副将军蓝玉、右副将军沐英,统领步兵骑兵三十万征讨云南[15]。至湖广,傅友德分派都督胡海等率军五万由永宁直趋乌撒,而自己则率大军由直趋贵州。攻克普定普安,降服诸苗蛮。进攻曲靖,大战白石江,擒获元平章达里麻。然后进攻乌撒,沿格孤山向南,与永宁驻军打通联系,派遣两将军直趋云南。元梁王把匝剌瓦尔密在逃跑途中自杀[16]。傅友德在乌撒筑城,少数民族进攻,其军奋力击败少数民族,攻取七星关,以通达毕节。又攻克可渡河,降服东川乌蒙芒部诸蛮。乌撒诸蛮复叛,傅友德率军征讨,斩首三万余人,缴获牛马十余万,水西诸部全部投降。十七年,论功时,傅友德进封为颍国公,年禄三千石,并被授予世券[17]

洪武十九年(1386年),傅友德率军讨平云南少数民族。洪武二十年,协助大将军冯胜金山征讨纳哈出。洪武二十一年,东川少数民族叛乱,傅友德又任征南将军,率军将其讨平。然后调兵征讨越州叛酋阿资,第二年在普安将其打败。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傅友德跟随晋王朱棡、燕王朱棣征讨沙漠,擒获乃儿不花,回军驻守开平,并再征宁夏。第二年,担任征虏将军,防备北平边境。又跟随燕王征讨哈者舍利,追击元辽王。军队刚刚出发,却突然受命班师。元军未做防备,便趁机偷偷深入至黑岭,大败元军而返。傅友德再次出外任职,练兵于山、陕,总管屯田事务。加封为太子太师,不久被遣还乡[18]

晚年经历编辑

傅友德怒声呼喝,陷坚突阵,身冒百死。从偏将升至大将,每战必定身先士卒。虽伤多处,作战却更勇猛,因而屡立战功,朱元璋多次下诏奖励慰劳。其子傅忠,娶寿春公主为妻,其女是晋王世子朱济熺之妃[19]。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傅友德请求获得千亩怀远民田。朱元璋不高兴地说:“我给你的年禄、赏赐不薄,你为什么还要去侵犯百姓的利益呢?你没有听说过公仪休的事吗?”[20]不久,傅友德协助宋国公冯胜分兵山西,在大同、东胜一带屯田,并设立十六卫。这年冬天,又在山西、河东练兵。第二年,一起应召回京[21]

藍玉被殺後,定遠侯王弼私語傅友德:“皇上已經年老,早晚會把我們全部殺掉,我們得自己想個辦法。”朱元璋聽說了此事。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冬,朱元璋大宴文武,傅友德有一道菜沒有喫,朱元璋在筵席中指責傅友德不敬,並說:「叫你兩個兒子過來」。傅友德於是離席。有武士傳話:「把他們的人頭帶過來。」不久,傅友德馬上拿了兩個兒子的首級過來,朱元璋驚訝地說:「怎麼那麼快!真是殘忍的人啊!」傅友德從袖中抽出匕首說:「不過是想要我們父子的頭罷了。」於是自刎。朱元璋大怒,流放傅其他沒死的家屬到遼東雲南,而王弼亦自盡,只留下已故壽春公主(嫁給傅友德長子傅忠)之子傅彦在京[22]

弘治六年(1493年)九月,晋王朱锺铉援引鄂国公常遇春后人恩例为傅友德五世孙傅瑛请求加一级以奉先祀,被礼部驳回。崇祯十七年(1644年),朱由崧追封他为丽江王,谥“武靖”[23]

参考文献编辑

  1. ^ 其出生年代有多套《傅氏家谱》记载为1327年,享年68周岁。
  2. ^ 国朝献徵录》(卷6):“傅友德者,宿州人也,徙居颍川砀山。元末,从李喜之起兵山东,转攻剽入蜀。喜之败,归明玉珍。玉珍不能用,乃率所部走武昌,从陈友谅。”
  3. ^ 明史》(卷129):“傅友德,其先宿州人,后徙砀山。元末从刘福通党李喜喜入蜀。喜喜败,从明玉珍,玉珍珍不能用。走武昌,从陈友谅,无所知名。太祖攻江州,至小孤山,友德帅所部降。帝与语,奇之,用为将。从常遇春援安丰,略庐州。还,从战鄱阳湖,轻舟挫友谅前锋。被数创,战益力,复与诸将邀击于泾江口,友谅败死。从征武昌,城东南高冠山下瞰城中,汉兵据之,诸将相顾莫前。友德帅数百人,一鼓夺之。流矢中颊洞胁,不为沮。武昌平,授雄武卫指挥使。”
  4. ^ 明史》(卷129):“从徐达拔庐州,别将克夷陵、衡州、襄阳。攻安陆,被九创,破擒其将任亮。从大军下淮东,破张士诚援兵于马骡港,获战艘千,复大破元将竹贞于安丰。同陆聚守徐州,扩廓遣将李二来攻,次陵子村。友德度兵寡不敌,遂坚壁不战。诇其众方散掠,以二千人溯河至吕梁,登陆击之,单骑奋槊刺其将韩乙。敌败去。度且复至,亟还,开城门而阵于野,卧戈以待,约闻鼓即起。李二果至,鸣鼓,士腾跃搏战,破擒二。召还,进江淮行省参知政事,撤御前麾盖,鼓吹送归第。”
  5. ^ 明史》(卷129):“明年从大将军北征,破沂州,下青州。元丞相也速来援,以轻骑诱敌入伏,奋击败走之。遂取莱阳、东昌。明年从定汴、洛,收诸山寨。渡河取卫辉、彰德,至临清,获元将为向导,取德州、沧州。既克元都,侦逻古北隘口,守卢沟桥,略大同,还下保定、真定,守定州。从攻山西,克太原。扩廓自保安来援,万骑突至。友德以五十骑冲却之,因夜袭其营。扩廓仓卒遁去,追至土门关,获其士马万计。复败贺宗哲于石州,败脱列伯于宣府,遂西会大将军,围庆阳,以偏师驻灵州,遏其援兵,遂克庆阳。还,赐白金文绮。”
  6. ^ 明史》(卷129):“洪武三年从大将军捣定西,大破扩廓。移兵伐蜀,领前锋出一百八渡,夺略阳关,遂入沔。分兵自连云栈合攻汉中,克之。以馈饷不继,还军西安。蜀将吴友仁寇汉中。友德以三千骑救之,攻斗山寨,令军中人燃十炬布山上,蜀兵惊遁。是冬,论功授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荣禄大夫、柱国、同知大都督府事,封颖川侯,食禄千五百石,予世券。”
  7. ^ 明史》(卷129):“明年充征虏前将军,与征西将军汤和分道伐蜀。和帅廖永忠等以舟师攻瞿塘,友德帅顾时等以步骑出秦、陇。太祖谕友德曰:“蜀人闻我西伐,必悉精锐东守瞿塘,北阻金牛,以抗我师。若出不意,直捣阶、文,门户既隳,腹心自溃。兵贵神速,患不勇耳。”友德疾驰至陕,集诸军声言出金牛,而潜引兵趋陈仓,攀援岩谷,昼夜行。抵阶州,败蜀将丁世珍,克其城。蜀人断白龙江桥。友德修桥以渡,破五里关,遂拔文州。渡白水江,趋绵州。时汉江水涨,不得渡,伐木造战舰。欲以军声通瞿塘,乃削木为牌为千,书克阶、文、绵日月,投汉水,顺流下。蜀守者见之,皆解体。”
  8. ^ 明史》(卷129):“初,蜀人闻大军西征,丞相戴寿等果悉众守瞿塘。及闻友德破阶、文,捣江油,始分兵援汉州,以保成都。未至,友德已破其守将向大亨于城下,谓将士曰:“援师远来,闻大亨破,己胆落,无能为也。”迎击,大败之。遂拔汉州,进围成都。寿等以象战。友德令强弩火器冲之,身中流矢不退,将士殊死战。象反走,躏藉死者甚众。寿等闻其主明升已降,乃籍府库仓廪面缚诣军门。成都平。分兵徇州邑未下者,克保甯,执吴友仁送京师,蜀地悉定。友德之攻汉州也,汤和尚顿军大溪口。既于江流得木牌,乃进师。而戴寿等撤其精兵西救汉州,留老弱守瞿塘,故永忠等得乘胜捣重庆,降明升,于是太祖制《平西蜀文》,盛称友德功为第一,廖永忠次之。师还,受上赏。”
  9. ^ 国朝献徵录》(卷6):“五年,副征西将军冯胜,北征沙漠。败失刺罕于西凉,至永昌败朵儿只巴,获马羊十馀万。攻甘肃,射死平章不花,降太尉琐纳儿等,获马万匹。”
  10. ^ 明史》(卷129):“五年副征西将军冯胜征沙漠,败失剌罕于西凉,至永昌,败太尉朵儿只巴,获马牛羊十余万。略甘肃,射杀平章不花,降太尉锁纳儿等。至瓜沙州,获金银印及杂畜二万而还。”
  11. ^ 明史》(卷125):“五年复大发兵征扩廓。达以征虏大将军出中道,左副将军李文忠出东道,征西将军冯胜出西道,各将五万骑出塞。达遣都督蓝玉击败扩廓于土刺河。扩廓与贺宗哲合兵力拒,达战不利,死者数万人。帝以达功大,弗问也。时文忠军亦不利,引还。独胜至西凉获全胜,坐匿驼马,赏不行,事具《文忠》、《胜传》。”
  12. ^ 国朝献徵录》(卷6):“六年大军复出雁门,西北巡长城外。友德?前锋,虏远遁,□获平章邓孛罗帖木儿。军还,留镇北平,上疏陈五事。”
  13. ^ 明史》(卷129):“是时师出三道,独友德全胜。以主将胜坐小法,赏不行。明年复出雁门,为前锋,获平章邓孛罗帖木儿。还镇北平,陈便宜五事。皆从之。召还,从太子讲武于荆山,益岁禄千石。九年破擒伯颜帖木儿于延安,降其众。帝将征云南,命友德巡行川、蜀、雅、播之境,修城郭,缮关梁,因兵威降金筑、普定诸山寨。”
  14. ^ 明史》(卷129):“十四年副大将军达出塞,讨乃儿不花,渡北黄河,袭灰山,斩获甚众。”
  15. ^ 明史纪事本末》(卷12):“十四年秋九月壬午,命颍川侯傅友德为征南将军,永昌侯蓝玉、西平侯沐英为副将军,帅师征云南。列侯曹震、王弼、金朝兴、都督郭英、张铨等皆从。”
  16. ^ 明史》(卷124):“太祖知王终不可以谕降,乃命傅友德为征南将军,蓝玉、沐英为副,帅师征之。洪武十四年十二月下普定。王遣司徒平章达里麻率兵驻曲靖。沐英引军疾趋,乘雾抵白石江。雾解,达里麻望见大惊。友德等率兵进击,达里麻兵溃被擒。先是,王以女妻大理酋段得功,尝倚其兵力,后以疑杀之,遂失大理援。至是达里麻败,失精甲十余万。王知事不可为,走普宁州之忽纳砦,焚其龙衣,驱妻子赴滇池死。遂与左丞达的、右丞驴儿夜入草舍,俱自经。”
  17. ^ 明史》(卷129):“其年秋充征南将军,帅左副将军蓝玉、右副将军沐英,将步骑三十万征云南。至湖广,分遣都督胡海等将兵五万由永甯趋乌撒,而自帅大军由辰、沅趋贵州。克普定、普安,降诸苗蛮。进攻曲靖,大战白石江,擒元平章达里麻。遂击乌撒,循格孤山而南,以通永宁之兵,遣两将军趋云南。元梁王走死。友德城乌撒,群蛮来争,奋击破之,得七星关以通毕节。又克可渡河,降东川、乌蒙、芒部诸蛮。乌撒诸蛮复叛,讨之,斩首三万馀级,获牛马十余万,水西诸部皆降。十七年论功进封颍国公,食禄三千石,予世券。”
  18. ^ 明史》(卷129):“十九年帅师讨平云南蛮。二十年副大将军冯胜,征纳哈出于金山。二十一年,东川蛮叛,复为征南将军,帅师讨平之。移兵讨越州叛酋阿资,明年破之于普安。二十三年从晋王、燕王征沙漠,擒乃儿不花,还驻开平,复征宁夏。明年为征虏将军,备边北平。复从燕王征哈者舍利,追元辽王。军甫行,遽令班师。敌不设备,因潜师深入至黑岭,大破敌众而还。再出,练兵山、陕,总屯田事。加太子太师,寻遣还乡。”
  19. ^ 明史》(卷129):“友德喑哑跳荡,身冒百死。自偏裨至大将,每战必先士卒。虽被创,战益力,以故所至立功,帝屡敕奖劳。子忠,尚寿春公主,女为晋世子济熺妃。”
  20. ^ 國榷》卷一,二月辛巳(3月23日)“颍国公傅友德请怀远等县官地九顷有奇为圃,上曰:‘禄腆矣,而犹请地,独不闻公仪休乎?’谈迁曰:‘上以公仪休折友德,安知其不为王翦、萧何也,严主之莫测如此。’”
  21. ^ 明史》(卷129):“二十五年,友德请怀远田千亩。帝不悦曰:“禄赐不薄矣,复侵民利何居?尔不闻公仪休事耶?”寻副宋国公胜分行山西,屯田于大同、东胜,立十六卫。是冬再练军山西、河南。明年,偕召还。”
  22. ^ 國榷》(卷10):“藍玉誅,友德以功多內懼,定遠侯王弼謂友德:“上春秋高,行且旦夕盡我輩,宜自圖。”太祖聞之,會冬宴,從者徹饌,徹且不盡一蔬。太祖責友德不敬,且曰:“召二子來!”友德出,衛士有傳太祖語曰:“攜其首至。”頃之,友德提二子首以入,太祖驚曰:“何遽爾?忍人也!”友德出匕首袖中,曰:“不過欲吾父子頭耳。”遂自刎。太祖怒,分徙其家屬於遼東、雲南地,而王弼亦自盡。”
  23. ^ 清·李天根爝火录》(卷6):“追补开国名臣赠谥。傅友德赠丽江王,谥“武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