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傅爾丹满语ᡶᡠᡵᡩᠠᠨ转写Furdan[1]?-1752年),瓜爾佳氏,滿洲鑲黃旗人,費英東曾孫,倭黑之子。清朝軍事將領,活躍於康熙雍正乾隆三朝。

康熙年間编辑

康熙三十年(1691年),父親倭黑逝世,傅爾丹襲爵為三等公兼佐領,授職為散秩大臣[2][3][4]。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任正藍旗蒙古都統。康熙四十七年,任正白旗蒙古都統[5]。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任領侍衛內大臣。康熙五十四年(1714年),以託有疾而未入直之罪,罷免領侍衛內大臣之職。受命率領土默特兵一千開赴烏蘭固木等處屯田[6][7]。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傅爾丹授職為振武將軍[8],與靖逆將軍富寧安出兵討伐噶爾丹,駐軍阿爾泰。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傅爾丹上疏請與富寧安分路進兵,諭定師期。其後,傅爾丹請與征西將軍祁里德統領一萬二千人,以七月為期出兵布魯爾,直抵額爾齊斯河。剛好,策妄阿喇布坦遣使前來乞和,朝廷下令暫停進取,繕兵防守。其後傅爾丹更擊潰準噶爾,建立殊功[9]

雍正年間编辑

雍正三年(1725年),傅爾丹被召還任內大臣[10]。雍正四年(1726年),任黑龍江將軍[11]。雍正六年(1728年),傅爾丹任吏部尚書,賜雙眼孔雀翎,甚得雍正帝器重[12][13]

雍正七年(1729年),策妄阿喇布坦死後,子噶爾丹策零繼嗣,屢次侵犯邊境。雍正帝遂任命傅爾丹為靖邊大將軍加少保,統領三軍出北路進擊,噶爾丹策零最後交出羅卜藏丹津,上表請降[14][15][16]。雍正九年(1731年)五月,傅爾丹中了噶爾丹策零之詭計,冒險深入,差不多全軍覆沒,力戰才僥倖逃回。雍正帝改任錫保為靖邊大將軍,傅爾丹只掌振武將軍印,協辦軍務[17]。雍正十年(1732年),準噶爾入侵烏遜珠勒,錫保命令傅爾丹統領三千人禦敵,再嘗敗績。罷免領侍衛內大臣、振武將軍之職,削去公爵之位,命留軍效力[18]。雍正十三年(1735年)伊都立等侵吞軍餉事發,牽連傅爾丹,朝廷下命侍郎海望逮捕詣京師下獄,並追論和通呼爾哈諾爾及烏遜珠勒兩戰失機之罪,諸王大臣等依律擬定處斬。皇命未下,正好雍正帝駕崩,乾隆帝即位,下命改為監候[19]

乾隆年間编辑

乾隆四年(1739年),與岳鍾琪一同被釋放出獄[20]。乾隆十三年(1748年),清軍征討大金川未下,傅爾丹授職為內大臣、護軍統領,開赴軍前效命。其後再署任川陝總督,與岳鍾琪一同治理軍事[21]。乾隆十四年(1749年),下命傅爾丹轉為參贊。大金川退兵後,授職為黑龍江將軍。乾隆十七年(1752年),傅爾丹逝世,賜祭葬,諡號為「溫愨」[22]

家族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满语意思是“关卡”。(安双成,《满汉大辞典》,1073页)
  2. ^ 《清史稿 卷二百二十五 列傳十二》:三十年,卒。子傅爾丹,自有傳。
  3. ^ 《清史稿 卷二百二十五 列傳十二》:三十年,卒。子傅爾丹,自有傳。
  4. ^ 《清史稿 卷一百六十八 表八》:傅爾丹,倭黑子。康熙三十年襲。
  5. ^ 《清史稿 卷二百九十七 列傳八十四》:四十三年,上西巡,駐蹕祁縣鄭家莊,於行宮前閱太原城守兵騎射。有卒馬驚逸近御仗,傅爾丹直前勒止之,捽其人下。上悅,諭獎傅爾丹,賜貂皮褂。尋授正白旗蒙古都統。
  6. ^ 《清史稿 卷二百九十七 列傳八十四》:四十八年,授領侍衛內大臣。五十四年,以託疾未入直,罷領侍衛內大臣。命率土默特兵千赴烏蘭固木等處屯田。
  7. ^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011432號
  8. ^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稿 ,701005797號
  9. ^ 《清史稿 卷二百九十七 列傳八十四》:五十六年,復授領侍衛內大臣。師討噶爾丹,授富寧安靖逆將軍,出西路;傅爾丹振武將軍,出北路:駐軍阿爾泰。五十七年,疏請與富寧安分路進兵,諭定師期。傅爾丹請與征西將軍祁里德將萬二千人,以七月出布魯爾,直抵額爾齊斯河。會策妄阿喇布坦使來乞和,令暫停進取,繕兵防守。上欲於烏蘭固木、科布多築城衛喀爾喀游牧,命傅爾丹相度具奏。五十八年春,傅爾丹疏請 築城鄂勒齊圖郭勒,上以鄂勒齊圖郭勒距師遠,命更於科布多築城。傅爾丹復疏言:「科布多阻大河,材木難致。請築城察罕廋爾,距鄂勒齊圖郭勒千里,中設十一站。」上從之。五十九年,將八千人自布拉罕進次格爾額爾格,準噶爾兵潰,擊斬二百餘級,擒宰桑等百餘,盡降其眾。又焚烏蘭呼濟爾敵糧,引還。雍正元年,命兼統祁里德軍,分兵駐巴里坤。
  10. ^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054563號
  11. ^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稿 ,701005797號
  12. ^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稿 ,701005797號
  13. ^ 《清史稿 卷二百九十七 列傳八十四》:三年,召還,授內大臣。四年,授黑龍江將軍。六年,授吏部尚書,賜雙眼孔雀翎。
  14. ^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大庫檔案 ,011432號
  15. ^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稿 ,701005797號
  16. ^ 《清史稿 卷二百九十七 列傳八十四》:初,青海羅卜藏丹津敗走,準噶爾策妄阿喇布坦納之。上屢遣使索獻,策妄阿喇布坦亦遣使請和,上罷兩路兵,久之議未決。策妄阿喇布坦死,子噶爾丹策零嗣,屢犯邊。七年二月,上命廷臣集議,大學士朱軾、左都御史沈近思皆言天時未至,副都統達福亦言不可,惟大學士張廷玉贊用兵,上意乃決,復出師。命傅爾丹為靖邊大將軍,出北路;發京師八旗兵六千、車騎營兵九千、奉天等處兵八千八百,以巴賽為副將軍,順承郡王錫保掌振武將軍印,陳泰、袞泰、石禮哈、岱豪、達福、覺羅海蘭為參贊。定壽將前鋒,魏麟、閃文繡將車 騎營,納秦將奉天兵,塔爾岱、西彌賴將索倫兵,費雅思哈將寧古塔兵,阿三將右衞兵,素圖將寧夏兵,承保、常祿將察哈爾兵,馬爾齊、袞布將土默特兵,丹巴、沙津達賴將喀喇沁、土默特兵,法敏、伊都立、巴泰、西琳、傅德理餉,永國護印。上祭告太廟,幸南苑閱車騎營兵,御太和殿行授鉞禮,賜傅爾丹御用朝珠、黃帶、紫轡、白金五千,加少保。出駐阿爾泰。八年,噶爾丹策零表請執羅卜藏丹津以獻,上命緩進兵。尋召與岳鍾琪同詣京師議軍事,遣還軍。九年,疏言科布多為進兵孔道,請仍於此築城,下廷議,如所請。
  17. ^ 《清史稿 卷二百九十七 列傳八十四》:九年,疏言科布多為進兵孔道,請仍於此築城,下廷議,如所請。五月,傅爾丹移軍科布多,噶爾丹策零遣所部嗒蘇爾海丹巴為間,為守卡侍衛所獲,詰之,曰:「噶爾丹策零發兵三萬,使大策零敦多卜、小策零敦多卜分將犯北路。小策零敦多 卜已至察罕哈達,大策零敦多卜以事宿留未至。」傅爾丹信其語,計及其未集擊之。令選 兵萬人,循科布多河西以進,素圖、岱豪為前鋒,定壽等領第一隊,馬爾薩等領第二隊,傅爾丹舉大兵繼其後,令袞泰護築城,陳泰屯科布多河東,斷奇蘭道。六月庚子,師發科布多,定壽等進次扎克賽河,獲准噶爾邏卒,言距察罕哈達止三日程,準噶爾兵不過千人,未立營。傅爾丹命乘夜速進,行數日不見敵。戊申,獲諜,言準噶爾兵二千屯博克托嶺。傅爾丹遣素圖、岱豪將三千人往擊之。敵出羸兵誘師,而伏二萬人谷中。己酉,定壽師次庫列圖嶺,遇敵,斬四百餘級,敵驅駝馬踰嶺遁。庚戌,傅爾丹師至,素圖、定壽皆會。辛亥,逐敵入谷,伏發,據高阜衝擊。傅爾丹督戰,殺敵千餘,塔爾岱、馬爾齊督兵奪西山,敵據險,師攻之不能克。壬子,傅爾丹令移軍和通呼爾哈諾爾,定壽、素圖、覺羅海蘭、常祿、西彌賴據山梁東,塔爾岱、馬爾齊據其西,承保居中,馬爾薩出其東,達福、岱豪當前,舒楞額、沙津達賴等護後。師甫移,敵力攻山梁東西二軍,定壽等奮戰。大風雨雹,師為敵所圍。傅爾丹遣兵援塔爾岱出,又令承保援定壽,日暮,圍未解。癸丑,海蘭突圍出,定壽、素圖、馬爾齊皆自殺;西彌賴令索倫兵赴援,兵潰,亦自殺。甲寅,敵環攻大營,傅爾丹督兵禦之,殺敵五百餘。科爾沁兵潰,沙津達賴奮戰入敵陣,師望見其纛,曰:「土默特兵陷賊矣!」遂大潰。乙卯,永國、海蘭、岱豪皆自殺。傅爾丹雜士伍中以出。敵大集,查弼納、巴賽、達福、馬爾薩、舒楞額皆戰死。傅爾丹率殘兵渡哈爾噶納河,敵追至,擊殺五百餘人。七月壬戌朔,還至科布多,收餘兵僅存二千餘。方戰,科爾沁蒙古兵先敗,傅爾丹聞人言,謂先敗者土默特兵也。劾沙津達賴,論斬。歸化城土默特副都統袞布降敵,戮其孥。傅爾丹疏請罪,上諭曰:「損兵誠有罪,朕因爾等竭蹶力戰,特寬恕之。痛惻難忍,不覺淚下!解朕親束帶賜傅爾丹。爾等毋妄動,敵至能堅守,即爾等之功。科布多不能守,可還軍察罕廋爾。」傅爾丹復疏請罪,上諭曰:「輕信賊言,冒險深入,中賊詭計,是爾之罪。至不肯輕生自殺,力戰全歸,此爾能辨別輕重。事定,朕自有處置。」尋命以錫保為靖邊大將軍,傅爾丹掌振武將軍印,協辦軍務。
  18. ^ 《清史稿 卷二百九十七 列傳八十四》:十年七月,準噶爾侵烏遜珠勒,錫保令傅爾丹將三千人禦之,敗績。錫保疏劾,罷領侍衛內大臣、振武將軍,削公爵。十一年,錫保再疏劾傅爾丹,上察傅爾丹兵寡,原其罪,命留軍效力。
  19. ^ 《清史稿 卷二百九十七 列傳八十四》:十三年,伊都立等侵軍餉事發,辭連傅爾丹,命侍郎海望逮詣京師下獄,並追論和通呼爾哈諾爾及烏遜珠勒失機罪,王大臣等依律擬斬。命未下,世宗崩,高宗即位,命改監候。
  20. ^ 《清史稿 卷二百九十七 列傳八十四》:乾隆四年,與岳鍾琪並釋出獄。
  21. ^ 《清史稿 卷二百九十七 列傳八十四》:十三年,師討大金川未下,授內大臣、護軍統領,赴軍,尋命署川陝總督,與鍾琪治軍事。大學士傅恆出為經略,奏傅爾丹衰老,惟熟於管理滿洲兵,請專治營壘諸事。
  22. ^ 《清史稿 卷二百九十七 列傳八十四》:十四年,命為參贊。大金川師罷,授黑龍江將軍。十七年,卒,賜祭葬,諡溫愨。
官衔
前任:
陳泰
清朝黑龍江將軍
雍正四年(1726)二月 - 雍正五年(1727)十二月
繼任:
那蘇圖
前任:
傅森
清朝黑龍江將軍
乾隆十四年(1749)三月 - 乾隆十七年(1752)二月
繼任:
綽爾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