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傳送門系列角色列表

传送门系列游戏的角色列表

傳送門系列角色列表列出在Valve游戏作品《傳送門》和《傳送門2》中出现的角色。

以下部分译名为常用译名,部分为英文直译。

人类编辑

雪儿编辑

雪儿(英語:Chell)是《传送门》和《传送门2》(单人模式)中游戏的主角。她是一个从来不说话的“静寂主角”,而且游戏中很少提及她的背景和身世。当GLaDOS评论她的时候,GLaDOS认为她是一个“可怕的人,甚至都不需要测试”。

道格·拉特曼编辑

道格·拉特曼
所属系列 传送门系列
初登场

Portal (2007) (只在墙面涂鸦上体现)
Portal 2: Lab Rat (2011) (第一次看到外貌)


Lego Dimensions英语Lego Dimensions (外購關卡中客串出場)
设计师 Michael Avon Oeming英语Michael Avon Oeming (Portal 2: Lab Rat)
Andrea Wicklund (Portal 2: Lab Rat)
配音 未知 (在一些背景音乐中出现)

道格·拉特曼(英語:Doug Rattmann),通常也被称作“鼠人”,是《传送门》和《传送门2》中未露面的一个角色。他曾在光圈科学工作,当GLaDOS在设施中释放神经毒素时,他成功逃脱,成为为数不多的一个幸存者。他患有精神分裂症。在两部游戏中可以找到一些隐藏房间,这些房间的墙上都留有他的涂鸦和画作。他是漫画《Portal 2: Lab Rat》中的主人公。这部漫画由Valve发布,将传送门和传送门2的剧情相衔接。在GLaDOS疯狂释放神经毒气之前,他是光圈科学的一名科学家。[1] 他很早之前就对计算机持怀疑态度,在逃出神经毒气之后,他始终藏在GLaDOS的视线之外,不知过了多久,他逐渐变得精神错乱。

通过《Lab Rat》漫画,可以知道道格·拉特曼认为雪儿性格固执,将其看作不合格的实验对象,并把她的名字移到了测试对象队列的第一位。在《传送门》中,他在实验室外面的墙面上涂鸦以警告雪儿,帮助她离开实验室并进入GLaDOS所在房间。在雪儿打败GLaDOS之后,他试图逃出设施,但是他看到雪儿被机械手拖回设施,并被放入休息中心内无限期休眠,于是重返设施。在重返期间,他不幸被炮塔射中大腿,受了重伤。在漫画的最后,他爬进入了休眠设备,生死未卜。

《传送门2》暗示他可能已经从低温休眠状态中醒来,继续到处涂鸦和留下暗示。在游戏的最后一处鼠人房间,玩家可以听到鼠人的叫声。虽然是胡乱的叫喊声,但是玩家有可能听到一些特定的词语,例如“Look at me Chell”。

在《传送门》中,有一处涂鸦上面写着“the cake is a lie”,这句话成为了网络迷因

因為《传送门》和《樂高次元(Lego Dimensions)》合作,所以道格也隨即在外購關卡中以樂高人偶現身,道格只會在破裂的天花板、牆壁、出口中閃現,是並不能獲得的角色。是此角色在遊戲中首次露面。

卡夫·強森编辑

卡夫·强森(英語:Cave Johnson)是科技公司光圈科学的创始人和CEO。在《传送门2》中由J.K. Simmons作为配音演员。他未真正露面,而是通过预先录制好的录音与玩家交互。

通过游戏中的信息,可以判断卡夫·强森嫉妒竞争对手黑山基地,对此感到沮丧并逐渐失去理智。后来因月球岩石中毒而去世。

卡洛琳编辑

卡洛琳
 
卡洛琳(右侧)和卡夫·强森(左侧),在傳送門2中出现.
所属系列 传送门系列
初登场 传送门2 (2011)
创造者 Jay Pinkerton英语Jay Pinkerton
配音 Ellen McLain英语Ellen McLain

卡洛琳(英語:Caroline)是《传送门2》中的一个人物,由Ellen McLain配音。从玩家听到的预录的录音中可以判断,她是卡夫·强森的个人助理。卡夫·强森因月球岩石中毒而身体恶化之后,希望能将自己大脑存入电脑中。但是他担心无法活到研究成功的那一天,便下令将卡洛琳放入电脑中。卡洛琳最终成为GLaDOS的人格核心。在《传送门2》的后半部分,GLaDOS被放入馬鈴薯中,使得她逐渐回想起Caroline的人格,并且与雪儿合作,一起打败惠特利。在胜利之后,GLaDOS感谢了卡洛琳的人格,随后便将其删除。

在游戏的早期开发过程中,Valve建立了一个名为“Greg”的角色,但是他们没有聘请新的配音演员,而是节约开支,重新让艾伦·麦克莱恩(GLaDOS的配音演员)配音,并建立了角色卡洛琳。开发者由此想到一个主意——将卡洛琳的人格与GLaDOS捆绑,于是在《传送门2》设计了GLaDOS的故事:GLaDOS发现了自己曾为人类的过去,利用它获得了成功,然后就马上把它删除了。

人格核心编辑

光圈科学人格核心(英語:Aperture Science Personality Constructs)或“人格核心”,是光圈科学创造的具有独立人格的机器人。负责运作整个设施的中央主机也是人格核心。中央主机可以附加、移除和更换人格核心。在《传送门》和《传送门2》的前半段,GLaDOS在中央主机中,而《传送门2》的后半段,处于中央主机中的人格核心是惠特利。

GLaDOS编辑

GLaDOS是“Genetic Lifeform and Disk Operating System”(基因生命体和磁盘操作系统)的简称,游戏中由艾伦·麦克莱恩配音。她控制着光圈科技的设施,并且是《传送门》中邪恶的主要对手。

在《传送门》中,她唤醒了玩家,引导玩家进行测试。在测试进行的过程中,她开始欺骗玩家,甚至在最后尝试杀死玩家。但是玩家成功逃脱,并将其摧毁。在《传送门2》中,惠特利意外将其唤醒。在GLaDOS与玩家未正式开始测试的时候,GLaDOS提到内部有黑盒子,所以可以无限重启并分析被摧毁时的状态。

后来惠特利成功说服玩家,进行核心转移,用自己代替GLaDOS,而GLaDOS被制成一个馬鈴薯电池(PotatOS)。在玩家和GLaDOS在光圈科学的早期设施中的时候,GLaDOS与玩家合作,重返现代化实验室。在光圈科学设施被没有逻辑能力的惠特利毁灭之前,她们成功地进行了核心转移。

惠特利编辑

惠特利 (英語:Wheatley) 是GLaDOS的一个人格核心,并从其上面分离下来而独立活动,在《传送门2》中出现,由斯蒂芬·默切特配音。一开始他试图帮助雪儿离开设施,但是意外唤醒了GLaDOS。最终,惠特利帮助雪儿逃出GLaDOS的实验室,启动了核心转移程序,代替GLaDOS成为中央主机,接管了整个设施。但是他背叛了雪儿,将雪儿和被制成馬鈴薯电池的GLaDOS送入深渊。在雪儿和GLaDOS下坠的过程中,GLaDOS告诉雪儿,惠特利“他不是个普通的白痴。他是一部由一代最了不起的聪明人共同合作的杰作。这些聪明人目的是创造曾经活着的最蠢的白痴”,“工程师试尽了所有办法让我……运转,让我慢下来”。

在雪儿和GLaDOS重返现代实验室之后,惠特利想方设法“测试”她们,并且在发现ATLAS和P-body之后下决心将她们杀死。由于惠特利没有逻辑思维能力(例如无法理解悖论),很快就导致光圈科学设施出现故障,并且惠特利决定不顾故障而继续实验。在设施被毁之前,雪儿和GLaDOS来到了惠特利所在的“巢穴”,成功进行核心转移,GLaDOS重新取代了惠特利。而惠特利被抛到太空中,无法返回地球。惠特利在太空中表达了对雪儿的歉意,但为时已晚。

人格核心编辑

人格核心
所属系列 传送门系列
初登场 传送门 (2007)
配音 艾伦·麦克莱恩 (好奇思想核心、数字计算核心)
Mike Patton英语Mike Patton(愤怒思想核心)
Nolan North英语Nolan North (太空核心、冒险核心和真相核心)
斯蒂芬·默切特 (智能减震球)

人格核心(英語:Personality Cores)是便携的、自供电的、球形的人工智能体,有一个眼睛和两个手柄。惠特利就是一个人格核心。它们由光圈科学设计制造,在设计之时就被模块化,以便于增加GLaDOS的功能,提高其能力。后来科学家发现GLaDOS有释放神经毒素危害人类的倾向,便研究出了“人工智能抑制技术”。该技术可以在GLaDOS内心产生良知,抑制其“不道德的”程序。人格核心在《传送门》和《传送门2》中均有出现。

在《传送门》中,雪儿把装在GLaDOS身上的核心全部拆了下来,扔到了焚化炉中,使得GLaDOS出现故障,最终导致GLaDOS被摧毁,而雪儿也因此被抛出了研究设施。这些被摧毁的核心包括:

  • 倫理核心(英語:Morality Core):因为GLaDOS多次打算释放神经毒素,科学家设计出了倫理核心,旨在阻止GLaDOS这样做。在雪儿刚进入实验室时,倫理核心从GLaDOS身上掉了下来。伦理核心不说话,也不发出声音。
  • 好奇思想核心(英語:Curiosity Core):好奇思想核心使GLaDOS注视雪儿的一举一动,而不是杀了她。在核心被拆下来的时候,它会不时地向雪儿问问题。
  • 数字计算核心(英語:Intelligence Core):始终念诵蛋糕配方,包括食物成分和非食物成分,以及它们的含量。此蛋糕是GLaDOS提出的在雪儿完成测试之后的奖励。
  • 愤怒思想核心(英語:Anger Core):愤怒思想核心不说话,只产生愤怒的咆哮声。

此外,在《传送门》游戏结束时,玩家可以看到一个屋子,正中间是蛋糕,而周围有多个依次点亮的人格核心。

在《传送门2》中,在惠特利接管设施之后,GLaDOS提议在惠特利身上安装“损坏的”核心,使得系统认为他的核心已经损坏,从而触发核心转移,使GLaDOS重返中央主机。这三个“损坏的”核心包括:

  • 太空核心(英語:Space Core):它十分渴望进入太空,而且积极地向玩家描述进入太空之后的设想。在惠特利将要被吸入太空的时候,它也跟着进入了太空。后来,有一个与传送门无关的游戏《上古卷轴V:天际》中出现了一个游戏模组,由Valve制作,名字也叫做“Space Core”。其中,太空核心从天上掉了下来,玩家可以将其拾起并作为一个道具使用。
  • 冒险核心(英語:Adventure Core,自称Rick):认为自己是一个男主角,应该带领玩家去开始新的冒险。
  • 真相核心(英語:Fact Core):会随机说出一些“事实”,不过其中更多的是荒谬的、无法考证的内容。

这三个核心由Nolan North英语Nolan North配音。他也是已损坏炮塔的配音演员。

ATLAS和P-body编辑

ATLAS和P-body
所属系列 传送门系列
初登场 傳送門2 (2011)
设计师 Tristan Reidford
配音 Dee Bradley Baker英语Dee Bradley Baker

ATLASP-body是《传送门2》合作模式的两个主角。它们两个是机器人,只能发出叫声。它们两个拥有自己的传送门枪,产生的传送门的颜色与其自身颜色一致(ATLAS产生的传送门是蓝色和紫色,P-body产生的传送门是黄色和红色)。在一次采访中,开发者确认他们给这两个机器人设定了性别,其中ATLAS为雄性,P-body为雌性。[2]

在合作模式游戏中,GLaDOS把它们叫做“蓝队”和“橙队”,反复强调这种说法,并尝试挑拨它们之间的关系,例如只夸奖其中一个机器人而故意忽略另外一个,或者单独贬低和嘲笑其中一个机器人。GLaDOS将它们两个送到四个区域以获取数字光盘。一旦光盘播放完毕,GLaDOS就将它们两个爆破,并告诉它们这是离开那些地方的唯一办法。随后,GLaDOS命令它们到一个地方找回一个“秘密”。它们开始寻找,直到最后,它们找到了成百上千到测试对象,然后GLaDOS宣布:“你们拯救了科学”。ATLAS和P-body刚要开始庆祝,就又被GLaDOS爆破了。

在DLC关卡“同侪评审”中,ATLAS和P-body于合作模式剧情结束的一星期之后被GLaDOS唤醒,GLaDOS说她用完了所有的测试对象,打算把ATLAS和P-body培养成“杀人机器”,并将其送到原型中央控制室,以找到设施出现问题的原因。最终它们发现所谓的“破坏”其实是一只鸟在啄控制台的键盘。这只鸟使GLaDOS陷入了恐慌,因为GLaDOS认为在自己变成馬鈴薯的时候,就是这只鸟想要吃掉它。ATLAS和P-body设法把鸟赶走,然而它们注意到这只鸟留下了三个鸟蛋。GLaDOS命令它们将鸟蛋砸碎,不过在动手之前,GLaDOS改变了自己的主意——把鸟蛋带到自己的房间,帮助它们孵化,好将其培养成自己的小“杀人机器”。

按照GLaDOS的说法,ATLAS和P-body最初是为了协作测试协议而创造的,打算在送雪儿离开设施之后投入使用,同时取消人类测试对象。但是GLaDOS一直没有机会使用它们,结果这两个机器人在《传送门2》单人模式剧情中被惠特利发现,于是惠特利决定杀掉雪儿和GLaDOS,使用机器人代替她们进行测试。它们两个在GLaDOS准备送雪儿离开设施的时候露了一面。

在游戏开发之初,合作模式的两个主角是两个人类,一个是雪儿,另一个叫做梅尔(英語:Mel)。在游戏测试过程中,开发者发现,在合作模式中玩家很容易死掉,因此开发者将人类换成了两个可以无限次重生的机器人。在更换成机器人后,ATLAS和P-body起初看起来更像Westworld[3]后来进行了一些修改,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测试材料编辑

重量存储同伴方块编辑

重量存储同伴方块
所属系列 传送门系列
初登场 传送门 (2007)
创造者 Erik Wolpaw英语Erik Wolpaw
Kim Swift
设计师 Scott Klintworth

重量存储同伴方块(英語:Weighted Companion Cubes),又称“同伴方块”,是光圈科学重量存储方块的变体。与普通方块不同的是,它的上面画有一个粉色的心形,而不是普通方块的光圈标志。

在《传送门》的实验室17里,GLaDOS给雪儿一个同伴方块,并告诉她,方块是她测试期间的忠实伙伴,必须好好使用才能通过测试。然而,在离开实验室之前,雪儿被要求将同伴方块投入焚化炉,然后才能继续测试。在游戏测试期间,开发者发现,如果允许玩家将同伴方块带走,将给后面的游戏带来不可预料的结果,因此采取了这种设计。在游戏结束的时候也能看到一个同伴方块,它被放在蛋糕的旁边。

在《传送门2》中同伴方块被重新设计,于GLaDOS的实验室7中出现。GLaDOS“嘘”(分解)了前两个方块。GLaDOS告诉雪儿,这个实验室的物质分解格网损坏了(即可以带方块离开实验室),可以把同伴方块带走,不过如果玩家照做,GLaDOS会在玩家到电梯门之前把方块分解。在游戏结束的时候,当雪儿刚刚离开光圈科学设施的时候,身后弹出了一个被烧焦的同伴方块,很可能是前作中的那个方块。

在传送门漫画《Portal 2: Lab Rat》中,同伴方块多次出现,“鼠人”与一个假象的同伴方块为伴,那个方块甚至能够对他说话。

此外,同伴方块也成为一个网络迷因。

机枪炮塔编辑

光圈科学机枪炮塔
所属系列 传送门系列
初登场 传送门 (2007)
设计师 Scott Klintworth
配音 Ellen McLain (普通炮塔)
Nolan North (有缺陷的炮塔)

光圈科学机枪炮塔(英語:Aperture Science Sentry Turrets)是制作精致、体型瘦长、拥有三条腿的炮塔。她们使用激光瞄准,当玩家进入其射程和视线之内,她们就会锁定玩家,打开身体两侧,露出机枪并向玩家射击。炮塔射速很快,玩家若不及时躲避,很快就会死亡。如果玩家把她们推倒,她们就会因发生错误而停止工作,即使再被扶起来也不会启动。在《传送门2》中,玩家也可以使用折射方块来改变激光的方向,使激光射向炮塔身体上,这时炮塔就会燃烧并很快爆炸。玩家也可以通过传送门枪在机枪炮塔前面放置强光桥,这样机枪炮塔就无法发现躲在强光桥后面的玩家。

炮塔由艾伦·麦克莱恩配音。炮塔说话音调较高,风格较,并且说话比较谦逊。例如,玩家离开她们的视野,她们会说“Are you still there?”;如果玩家将其推倒,她们会发生错误,然后说“I don't blame you”或“No hard feelings”等。游戏宣传片中提到炮塔被设计成多种颜色,便于与实际环境相配合,例如迷彩,虽然实际游戏中只有一种纯白色的炮塔。宣传片中还提到,炮塔的子弹由弹簧发射,而且炮塔内部也装有人格核心。

在《传送门2》中,玩家在经过炮塔生产线的时候,可以看到炮塔的生产和组装过程。而且,炮塔在组装之后就被立即打包,而检验产品时又要拆掉包装,这给光圈科学带来了数百万美元的经济损失。

游戏中有一种叫做“故障炮塔”(英語:Defective Turrets)的炮塔,由Nolan North配音,说话带布鲁克林区口音,有一种男子汉的感觉,然而它们即使遇到目标也从来没有真正开过火。它们无法看到目标,没有子弹,或者无法射出子弹,产生卡住的声音。正常的炮塔其身体是竖直放置的,但有些故障炮塔被错误地制造成身体水平放置的。惠特利把它们叫做Crap Turrets。当惠特利带领雪儿切断炮塔生产线的时候,雪儿在生产模板中取出了正常炮塔,然而生产系统内存中有炮塔模板的备份,于是雪儿找到了故障炮塔,将其放入生产模板中,导致炮塔生产线的产品全部变成了故障炮塔。

在惠特利接管光圈实验室之后,惠特利将其改名为惠特利实验室,并创造了另一种方块——炮塔方块(英語:Frankenturret)。炮塔方块由一个重量存储方块和两个炮塔拼凑而成。惠特利希望这些方块能够自行走到按钮上面,但是这些失败品只会漫无目的地乱走。炮塔方块不会说话,只会发出叫声。它们身上的机枪已经被去除,因此无法向玩家射击。在游戏中,当GLaDOS使用悖论打击惠特利时,实验室内所有炮塔方块都发生短路并损坏,而惠特利因为没有逻辑思维能力所以安然无恙。

游戏中还有三个独一无二的炮塔:

  • 神谕机枪塔(英語:Oracle Turret):这是《传送门2》的一个彩蛋。對玩家是友好的,所以不會對玩家發射子彈。第一次遇見玩家被卡在輸送管裡,玩家無法接觸,惠特利也告訴玩家忽略她,第二次是在玩家走到缺陷炮塔的传送带上面时,会出现一个说“I'm different”的炮塔,如果玩家将其拾起,她会说“Thank you”,然后说出部分在之后发生的游戏剧情,例如GLaDOS的真实身份。
  • 动物之王(英語:Animal King):这个炮塔一身豹纹,在大屏幕中名为“Animal Takeover”的视频中出现。在游戏结束,玩家看到众多炮塔送行的时候,可以看到最里面那个巨大的炮塔就是动物之王。
  • 第三个炮塔在另一个彩蛋中出现,其体态较胖。在一些實驗室可看見。在游戏结尾炮塔送别的时候它也在那些炮塔之中。

Valve曾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在Valve总部的办公室中,有一个与游戏中设计相同的真实“炮塔”。该“炮塔”由Weta Workshop制作,拥有和游戏中相同的音效,但不会发射子弹。[4]

参考文献编辑

  1. ^ Keighley, Geoff. The Final Hours of Portal 2. 2011. ASIN B004XMZZKQ.  该书亦作为iPad和Steam应用出现。
  2. ^ Yin-Poole, Wesley. How Valve Opened Up Portal 2 - Interview (Part 2). Eurogamer. [2011-09-04]. 
  3. ^ Reeves, Ben. Redesigning Portal: Valve's Artist Speaks. Game Informer. [August 3, 2011]. 
  4. ^ ashash28. Portal 2 Sentry Turret Replica Unveiled by Valve!. 2012-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2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