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禩满语ᠶᡡᠨ
ᠰᡟ
穆麟德Yūn Sy太清Yvn Syʼ;1681年3月29日-1726年10月5日),原名胤禩满语ᡳᠨ
ᠰᡟ
穆麟德In Sy太清In Syʼ),雍正命令改名為「阿其那」,康熙帝第八子,母良妃卫氏康熙晚期,允禩頗得眾大臣高官的抬舉立為儲貳人選皇太子,人稱:「八賢王」。

允禩
多羅貝勒廉亲王→圈禁
允禩
胤禩→允禩→阿其那→允禩
族裔滿族
旗籍滿州正藍旗
籍貫左翼近支正藍旗第二族
出生康熙二十年二月初十日未时
(1681-03-29)1681年3月29日
逝世雍正四年九月初十日
1726年10月5日(1726-10-05)(45歲)

生平编辑

康熙二十年二月初十出生,八阿哥允禩由於出生時生母良妃出身辛者庫宮女,地位較低,因此少時由允禔生母惠妃撫養。年幼時書法差勁,康熙帝令書法家何焯為其侍讀。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康熙帝初度分封皇子,17岁的允禩受封为多罗贝勒。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太子允礽被廢之後,大阿哥允禔被發現曾用魘鎮控制人心加害廢太子允礽,而允禩與允禔結為黨時,曾對張明德欲行刺太子允礽知情不奏,因此康熙認為允禩和允禔為了儲位欲謀害廢太子允礽,甚至革除大阿哥允禔爵位,並加以拘禁。[1][2]而八阿哥允禩因證據不足以謀害廢太子,所以康熙帝僅判允禩革除王爵[3]。而朝中重臣馬齊、(康熙的舅舅)佟國維等人知道這些事後,仍然向滿漢眾臣抬舉立允禩為儲君。所以康熙帝說了:「倡言欲立允禩為皇太子殊屬可恨,朕於此不勝忿恚…朕與八阿哥父子之恩絕矣…」[4][5]。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三月,康熙帝開始复立皇太子允礽,并对诸皇子封爵,當時将允禩排除在外[a]。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康熙帝命令暫時停止允禩和其屬下護衛人等的俸銀俸米,以作為懲戒。[6]

后八阿哥允禩轉而支持十四阿哥允禵克承大统。康熙六十一年,奉康熙帝遺命四阿哥胤禛登基稱帝。

胤禛即位,改元雍正,胤禩為避諱而改名允禩。雍正帝命允禩、胤祥馬齊隆科多四人總理事務,又封允禩為廉親王,任理藩院尚書,管工部事務,期間多次借故譴責允禩失職。

雍正二年八月,雍正帝諭曰:「從前大阿哥允禔、八阿哥允禩、十四阿哥允禵、九阿哥允禟,俱不知本量結為朋黨,冀遂其志,康熙帝洞鑒此情,禁錮大阿哥允禔,令十四阿哥允禵出征西寧,置之遠地,無知之人反說是十四阿哥允禵將定儲位,允禵於是妄生覬覦…」。

雍正四年正月,允禩被革去黄带子,發宗人府,築高牆圈禁,議罪狀四十款,並派諸王大臣多次前去敦促其易名,允禩遂自改名曰“阿其那”[7][8][9]满语ᠠᡴᡳᠨᠠ穆麟德Akina[b],其子改名“菩薩保”[12];其妻被革去福晋[13]雍正帝稱允禩「凶惡之性,古今罕聞」。同年九月初十,於拘禁中病故。

雍正六年(1728年)十一月十一日,雍正帝諭曰:「十四阿哥允禵賦性狂愚,與八阿哥允禩尤相親密,聽其指使,昔年允禩謀奪太子之位,皇考欲治八阿哥允禩之罪,十四阿哥與九阿哥在康熙帝前袒護強辯,致觸聖怒,欲手刃十四阿哥允禵。即位,降旨將伊喚回,伊在朕前放肆傲慢,犯禮犯分,朕悉皆曲宥,仍令允禵奉祀景陵,竟有奸民蔡懷璽投書伊之院中,造作大逆之言稱允禵為皇帝、而稱塞思黑允禟之母為太后。允禵見書大逆之語,剪裁藏匿向該管總兵云:此非大事可酌量完結。即此,則其悖亂之心何嘗改悔耶?…從前諸王大臣羅列允禩大罪四十欵,允禟大罪二十八欵,允禵大罪十四欵,又特參允䄉魘勝之罪,懇請將伊等立正典刑以彰國憲。再四躊躇心實不忍,暫將允禩拘禁降旨詢問,外省封疆大臣待其回奏,然後定奪,仍令太監數人供其使令、一切飲食所需聽其索取,不意此際,允禩、允禟遂伏冥誅。康熙帝切齒痛心於允禩、允禟等,則伊等不忠不孝之罪,尚安有得逃於天譴者乎?朕在藩邸光明正大公直無私,諸兄弟之才識實不及…古人大義滅親周公所以誅管蔡也,假使二人不死,將來未必不明正典刑,二人之死實係冥誅,眾所共知共見。尚未加以誅戮,也至於朕秉公執法鋤惡除奸…逆賊乃加朕以屠弟之名,只此一事天下後世自有公論,朕不辨亦不授…允禩等平日之逆謀不遂,播散訛言,分門立戶各各收買黨羽,欲以蠱惑人之耳目,俾素蓄逆念之蠢動而起,然後快心,祖宗之社稷所不顧也。夫加以凶暴惡名,允禩、允禟等之罪,今敗露者即不勝其數,其他匪類邪黨之聽其驅使者,奚止數千百人,造作種種誣謗之語,已流散於極邊遠塞,則宇宙之內,鄉曲愚人為其所惑者,豈止曾靜數人而已哉…」。[14]

雍正十三年(1735年)十月初八日,乾隆帝登基後,下達上諭:「阿其那允禩,赛思黑允禟,存心悖乱不孝不忠,获罪与我皇祖康熙,我皇考雍正继位之后,二人更心怀怨恨,思乱社稷,是以皇考雍正特降谕旨,销籍离宗,究之二人之罪,不至于此,此我皇考雍正继至仁至厚之寬典也。但阿其那、塞思黑,孽由自作,萬無可矜……,若俱屏除宗牒之外,则将来子孙与庶民无异,当初办理此事,乃诸王大臣再三固请,实非我皇考雍正帝本意,其作何办理之处,著诸王满汉文武大臣翰詹科道,各抒巳见,确议具奏,其中若有两议三议者,亦准陈奏」。[15][16]

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正月十三日,乾隆帝谕曰:「阿其那允禩、塞思黑允禟居心险诈结党妄行罪皆自取。皇考雍正尚不忍重治其罪,仅令削除谱牒更改其名以示愧辱。就两人心术而论,其潜蓄觊觎窥窃之谋,诚所不免。及皇考雍正绍登大宝,伊等怨尤诽谤亦属情事所有,盖伊两人未尝无隐然悖逆之心,特未有显然悖逆之迹,是以皇考雍正明暴其罪状…」。

同一日,乾隆帝令恢復曾經干犯國法且謀逆皇帝的阿其那允禩、塞思黑允禟及子孫一併收入玉牒,復其宗室原名,但原本王爵皆不復原。[17]

雍正帝曾經認為乾隆帝的親三哥弘時品行有問題,命令第三子弘時過繼允禩子嗣。雍正十三年十月二十四日(1735年12月7日),乾隆帝即位後,追復弘時宗籍。[18]

但是,清朝宗室金承藝根據雍正五年(1727年)九月,雍正皇帝有一份批折檔案,有隱約提起真相:「朕尚有阿其那允禩、塞思黑允禟等叛賊之弟…不但弟兄,便親子亦難知其心術行事也」。

關於允禩之死因,在末代皇帝溥儀曾說過,兒時與其弟溥傑在宮裡某處裡面的香爐中,挖出一封乾隆皇帝所留的書信,上面寫道:『打開此信者,皆不是我的子孫』。養心殿內藏有乾隆皇帝晚年時留下雍正皇帝的密詔。[19]

評價编辑

  • 康熙帝:前因滿漢大臣有請立八阿哥允禩之言,朕深忿恚,欲俟朕劇疾少愈將廢皇太子獲罪時,乘隙紊亂國家。[20]
  • 雍正帝:十四阿哥允禵賦性狂愚,與八阿哥允禩尤相親密,聽其指使。昔年,因八阿哥允禩謀奪太子之位,康熙帝欲治八阿哥之罪,十四阿哥允禵與九阿哥允禟在康熙帝前袒護強辯,致觸聖怒,康熙帝欲手刃十四阿哥允禵[21]

家室编辑

妻妾编辑

雍正十三年十二月初十日,和碩裕親王廣祿等奏議關於如何處理阿其那塞思黑子孫的滿文奏折中,曾有「阿其那之子菩薩保和他額麼、阿其那的兩個蘇拉格格放在一起」的記載。菩薩保的額麼應為妾張氏。阿其那的兩個蘇拉格格是否为庶妃王氏及媵妾毛氏,待考。

  • 嫡福晉郭絡羅氏[22],皇朝文典的冊文亦作郭爾羅斯氏。和碩額駙明尚之女,生母為岳乐第七女和硕格格。康熙三十六年定婚,康熙三十七年成婚。雍正四年正月,世宗以殘刻之罪名革去郭絡羅氏的福晉頭銜,休回外家,不准對外傳遞消息。
  • 側福晉[c]某氏,《皇朝文典》所錄入的祭文有記載,祭文有記和硕廉亲王允禩側妃某氏很早就入侍王府[23],雍正二年或以前已故,某氏為胤禩妾室中的何人尚待考。
  • 庶福晉王氏,康熙四十五年的玉牒記載,第八子多羅貝勒胤禩位下之已生育庶妃王氏為四品典儀阿爾法之女。由於王氏所出的子女夭折,庶妃王氏之名不再出現於玉牒,後事不詳。
  • 張氏,張之碧之女。初為侍女,生一子弘旺。
  • 媵妾毛氏,毛二格之女。初為侍女,生一女郡主,惟其女因允禩被削爵及除宗籍而被削爵。

子女编辑

有一子一女

  • 弘旺:康熙四十七年戊子正月初五日寅时生,母妾张氏,张之碧之女;乾隆二十七年壬午十一月初二日亥时卒,年五十五岁。
  • 女,康熙四十七年戊子五月初八日巳时生,母为媵妾毛氏,毛二格之女;雍正二年甲辰六月,她嫁给姑妈和硕悫靖公主之子、表兄弟孙五福。格格受封郡主,丈夫五福为和硕额驸[24];郡主于乾隆四十年乙未十一月二十一日巳时卒,年六十八岁。
  • 養子弘時[25]

允禩最後的直系後裔為其玄孫奕沆(1841-1879),無子,後過繼允禑來孫載慰為嗣。

王府旧址编辑

关于原封廉亲王允禩的府邸,在《京师坊巷志稿》卷上有两条记载。一为75页“王府大街”条,转引《啸亭续录》记述,“饶余亲王、廉亲王府,俱在王府大街。”二为58页“四王栅栏”条,同样引有《啸亭续录》记述,又加了半句话:“今皆为昭忠祠”。可知廉亲王府在台基厂东北,相当于现今台基厂头条(今商务部)。它的西侧是裕亲王府,东为安亲王府。

影視形象编辑

注释编辑

  1. ^ 康熙四十八年三月初九日,胤礽重立为太子。尔后,康熙加封诸子,皇三子胤祉、皇四子胤禛、皇五子胤祺俱著封为亲王,皇七子胤祐、皇十子胤䄉俱著封为郡王,皇九子胤禟、皇十二子胤祹、皇十四子胤禵俱着封为贝子。未受封爵的成年皇子只有已遭囚禁的皇长子胤禔、皇十三子胤祥与大失圣心的胤禩。
  2. ^ 据沈原《阿其那、塞思黑考释》,akiyan,夹冰鱼,又称akiyan nimaha;akiyambi,干透、冰透。“阿其那”的意思是“夹在冰层里的鱼”,表示他當時心冷絕望的狀況。清代早年尚有尖團音的分別,儘管普通話中「其」讀作qi,但事實上可能是讀ki的。《阿其那塞思黑子孫重入玉碟以及給賜紅帶子等事》褶(雍正十三年十二月初十)原稿,裡面多次出現二人名字akina, seshe 。亦有学者认为akina就是akiyana一词,等同于akiyanambi,字面意思应为“去干透”。鉴于阿其那这个名字允禩自己起的,或许他借这个名字表达自己愿意化作寒风中的一缕摇曳的枯草,争位的心思早已干透。[10][11]
  3. ^ 此處的側妃很有可能是指側福晉,清朝親王的妻妾分為四個等級,俗稱“一正二側四庶”。“一正”為親王的正妻嫡福晉;“二側”為親王的側室側福晉;“四庶”為親王的妾侍庶福晉。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世宗憲皇帝實錄 卷之四十五》雍正四年六月三日,(八阿哥)聽信相士張明德誑言遂欲謀殺二阿哥,希圖儲位,又與大阿哥暗蓄刺客,謀為不軌,眾所共知者一也。
  2. ^ 《世宗憲皇帝實錄 卷之四十》雍正四年正月五日,從前皇考曾諭諸王等:允禩姦險詭詐,結黨設謀,欲弒皇太子,今事俱敗露,見在交審。是時允禟允禵在側,獨挺身保奏允禩竝無此意,因致皇考震怒,拔刀欲誅允禵,恒親王等勸止,將允禵責懲,并允禟逐出。
  3. ^ 《聖祖仁皇帝實錄》康熙四十七年十月二日,布穆巴供:張明德往普竒公家,回至我府,言普竒謂皇太子甚惡與彼謀刺之約我入其夥,我不從,故以語直郡王(胤禔)。直郡王(胤禔)云:爾勿先發此事,我當陳奏可覓此人,送至我府,因送往直郡王府…九阿哥胤禟、十四阿哥胤禵供:八阿哥曾語我等,有看相人張姓者云皇太子行事兇惡已極,彼有好漢可謀行刺,我謂之曰此事甚大,爾何等人乃輒敢出口?爾有狂疾耶?爾設此心,斷乎不可,因逐之去。八阿哥胤禩供:我以此語告諸阿哥是實,問張明德口供無異。取供具奏,上諭諸皇子議政大臣大學士九卿學士侍衛等曰:貝勒胤禩聞張明德如許妄言,竟不奏聞,胤禩革去貝勒為閒散宗室。…公普竒知情不首,革去公爵,為閒散宗室。…張明德情罪極為可惡,著凌遲處死行刑之時,可令事內干連諸人往視之。
  4. ^ 《聖祖仁皇帝實錄》康熙四十八年正月二十二日,康熙帝諭滿漢諸臣曰:…所以拘執皇太子(胤礽)者,因其獲戾於朕耳,並非欲立胤禩為皇太子而拘執之也。皇太子(胤礽)獲罪之處虛誣者甚多。馬齊、佟國維與胤禔為黨,倡言欲立胤禩為皇太子,殊屬可恨,朕於此不勝忿恚,況胤禩乃縲絏罪人、其母又係□族,今爾諸臣乃扶同偏徇保奏胤禩為皇太子,不知何意?豈以胤禩庸劣無有知識,倘得立彼則在爾等掌握中,可以多方𥳽弄乎?如此則立皇太子之事皆由於爾諸臣、不由於朕也,且果立胤禩,則胤禔必將大肆其志,而不知作何行事矣!朕悉睹其情形,故命亟釋廢太子胤礽。朕聽政四十九年包容之處甚多,惟於茲事忿恚殊甚,朕原因氣忿成疾…。諭曰:馬齊原不諳事,此數年中起自微□,歷陞至大學士,其處心設慮無恥無情但務貪得,朕知之已久早欲斥之,乃潛窺朕意而蓄是心殊為可惡,理應立斬,以為眾戒,朕因任用年久不忍即誅,著即交胤禩嚴行拘禁。李榮保著免死,照例枷責,亦聽胤禩差使。馬武著革職,其族中職官及在部院人員,俱革退,世襲之職亦著除去,不准承襲。…
  5. ^ 《聖祖仁皇帝實錄》康熙五十三年十一月,康熙帝諭諸皇子:「胤禩係辛者庫□婦所生,胤禩自幼心高陰險,聽相面人張明德之言,遂大背臣道,覓人謀殺二阿哥胤礽,舉國皆知,胤禩殺害二阿哥胤礽,未必念及朕躬也。朕前患病,大臣保奏八阿哥胤禩…仍望遂其初念與亂臣賊子等結成黨羽密行險奸,謂朕年已老邁歲月無多及至不諱,伊曾為人所保,誰敢爭執,遂自謂可保無虞矣,朕深知其不孝不義情形,即將所遣太監馮遣朝等於朕所御帷幄前,令眾環視,逐一夾訊,伊已將黨羽鄂倫岱、阿靈阿盡皆供出。自此,朕與八阿哥胤禩父子之恩絕矣,朕恐後日,必有行同狗彘之阿哥仰賴其恩為之興兵搆難,逼朕遜位而立八阿哥胤禩者,若果如此,朕惟有含笑而歿已耳,朕深為憤怒。特諭爾等眾阿哥,俱當念朕慈恩遵朕之旨,始合子臣之理。不然,朕日後臨終時必有將朕身置乾清宮,而爾等執刃爭奪之事也,胤禩因不得立為皇太子恨朕切骨,胤禩之黨羽亦皆如此」。
  6. ^ 《聖祖仁皇帝實錄 卷之二百六十二》 康熙五十四年正月二十九日,諭宗人府:貝勒允禩、延壽,行止卑污,凡應行走處,俱懶惰不赴,著將伊等俸銀俸米,及伊屬下護衛官員俸銀俸米執事人等銀米,俱著停止。
  7. ^ 《清世宗實錄·卷四十二》:「諸王大臣等遵旨將允禩改名之處詢問允禩,允禩自改名為阿其那。」
  8. ^ 《清史稿》「本紀九.世宗本紀」,清代蕭奭撰《永憲錄》《四卷》:「發庶人允禩歸正藍旗卓鼐佐領下,改允禩名阿其那,弘旺名菩薩保。」
  9. ^ 遼寧省檔案館滿文史料《黑圖檔》:「......neneme akina gebu halarade geren wang ambasa genefi ududu mudan sorgire jakade teni gebu araha......」(先前阿其那改名字時,因諸王大臣前去數次催促,才改了名)
  10. ^ “阿其那”、“塞思黑”考释--《清史研究》1997年01期. www.cnki.com.cn. [2020-08-18]. 
  11. ^ 三释阿其那与塞思黑--《历史档案》1998年04期. www.cnki.com.cn. [2020-08-18]. 
  12. ^ 从新发现的满文档案再释阿其那与塞思黑--《故宫博物院院刊》2000年02期. www.cnki.com.cn. [2020-08-18]. 
  13. ^ 《雍正朝起居注冊》,北京:中華書局,1993。
  14. ^ 大義覺迷錄》《雍正朝起居注
  15. ^ 節錄自官方文獻《清实录乾隆朝实录》載:雍正十三年十月初八日癸酉○又乾隆谕:阿其那、塞思黑、存心悖乱,不孝不忠,获罪于我皇祖康熙。我皇考雍正即位之后,二人更心怀怨望思乱宗社,是以皇考特降谕旨,削籍离宗,究之二人之罪。不止于此,此我皇考雍正至仁至厚之宽典也。但阿其那、塞思黑、孽由自作,万无可矜。而其,实圣祖仁皇帝之支派也。若俱屏除宗牒之外,则将来子孙与庶民无异。当初办理此事,乃诸王大臣再三固请。实非我皇考雍正本意,其作何办理之处,著诸王满汉文武大臣翰詹科道,各抒巳见。确议具奏,其中若有两议三议者,亦准陈奏。
  16. ^ 節錄自官方文獻《清实录乾隆朝实录》載:乾隆四年。己未。十二月。和碩康親王巴爾圖等議奏、弘皙大逆不道,乞正法,以彰國憲。弘皙妻子、請照例革去宗室為民,交該旗辦理。其與弘皙結黨之莊親王允祿、請仍照原議革去王爵乾隆諭曰:王大臣所奏甚是,弘皙情罪重大理應即置重典以彰國法,但朕念伊系皇祖聖祖皇帝之孫,若加以重刑,於心實有所不忍。雖弘皙不知思念皇祖康熙寧不思念皇祖康熙乎? 從前阿其那胤禩、塞思黑胤禟居心大逆干犯國法…
  17. ^ 清史稿》卷二百二十。
  18. ^ 上諭:「弘時為人斷不可留於宮廷,是以令為允禩之子。」《宮中檔雍正朝奏摺》第二十六輯,第291頁
  19. ^ {{關於允禩之死因,在後來的末代皇帝溥儀曾說過,小時與其弟溥傑在宮裡某處裡面的香爐中,挖出一封乾隆皇帝所留的書信,上面寫道:『打開此信者,皆不是我的子孫』。並提及允禩的死因真相。}}根據:末代皇帝溥儀、溥傑賈英華末代皇帝的後半生》《末代皇弟溥傑傳》溥儀晚年時,在自己的回憶錄《我的前半生》中專門記載了小時候玩耍時看見雍正帝的密詔的這件事,雖避免記憶有誤最終刪掉相關文字。但另一個親歷者——溥傑,在後來的訪談中向歷史學者賈英華詳細描述養心殿神龕裏發現藏有乾隆晚年時疑似留下雍正帝的密詔,乾隆帝晚年特別揭開這段歷史,目的可能是希望紀錄歷史於野史或非正史上。
  20. ^ 《聖祖仁皇帝實錄》
  21. ^ 大義覺迷錄》《雍正朝起居注
  22. ^ 《清史稿·卷九·雍正本纪》记载:雍正四年正月“戊戌,集廷臣宣诏罪状皇八弟胤禩,易亲王为民王,褫黄带,绝属籍,革其妇郭絡羅氏福晋,逐回母家,复革民王,拘禁宗人府,敕令易名名曰阿其那,名其子弘旺曰菩萨保。
  23. ^ 《皇朝文典》:國家優渥之澤既篤於屏藩,軫恤之儀,並加於嬪侍,爾和碩廉親王允禩側妃,早充朱邸,奄閉繐帷,考彝典以申恩,遣专官以赐奠。呜呼!生膺象服之荣,秩称簉室,殁荷纶章之贲光,逮泉灵其有知,尚可歆享。
  24. ^ 清实录·世宗实录·卷之二十一》雍正二年。甲辰。六月……○戊寅……○授廉亲王允禩女为郡主。壻五福为和硕额驸……
  25. ^ 上諭:「弘時為人斷不可留於宮廷,是以令為允禩之子。」《宮中檔雍正朝奏摺》第二十六輯,第291頁
允禩
廉親王世系
清聖祖世系的分支
出生于:3月29日1681年逝世於:10月5日1726年
王室頭銜
新頭銜 多罗贝勒
任職期間:1698年-1708年;1709年 - 1723年
封爵廢除;进爵
新頭銜 廉親王
任職期間:1723年-1726年
封爵廢除
虛銜
前任:
(身前未能复封)
— 名义上的 —
廉親王繼承人
任職期間:1726年
繼任:
長子弘旺